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一百零二章拍出2萬M金的高價!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一百零二章拍出2萬M金的高價!

    5,000M金……

    這是看出來她急需用錢了……

    簡悅懿覺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但資本主義國家一直實行的是商品經濟,所有商品都是根據市場來定價的。從道德的層面,你當然可以批判她;但從法律的層面而言,你還真就拿她沒辦法!

    簡悅懿遲疑了數秒,想到這串朝珠就算拿到別的拍賣行,可能也會遇到類似的事情。而這么貴的東西,小的古董店又沒膽子收……

    一咬牙,回應道:“可以。但你得馬上安排追加拍賣品,這東西今天就得上拍!而且,”她定定地看著她,“這串朝珠的拍賣師必須由我出任。”

    克莉絲汀不認同地望著她:“你確定今天就要拍賣?每家拍賣行在舉行正式拍賣會之前,都會把當天將展示的拍賣品拍照做成畫冊資料,發放到每一位繳納了保證金的買家手中。你今天拍賣,買家手里沒有這件藏品的任何資料,流拍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她強調一點:“就算是流拍,你也得支付這5,000M金的。你確定今天就要上拍賣會嗎?而且……”她把簡悅懿上下打量一番,“我們的拍賣師都是有執照的,是專業人員。你這樣一個……15、6歲的高中生,你站到拍賣師的位置上去,你認為有買家會信任你嗎?”

    簡悅懿毫不退讓:“首先,我們華國人只是比你們看上去顯年輕,并不代表我實際歲數就有那么小。其次,古玩古董這一行靠的是對歷史知識的了解。就算你的拍賣師有執照,但我是華國最知名大學考古系出身的,我并不認為他能比我對這件藏品的了解更深。由一個并不了解藏品的人來主持拍賣,流拍的可能性才會更大,而落到懂行的人眼中,也會覺得貴拍賣行有失專業水準。”

    克莉絲汀:……

    簡悅懿的說話方式是很不給人臉面的。但M國人和華人相比,并不是那么重視面子觀念,相反,他們更喜歡張揚自信的人。

    所以,克莉絲汀甚至為她鼓了鼓掌,然后用商人精明的目光注視著她:“你說服我了。我等著看你的精彩表演。但是,這個世界是看實力的。假如你上臺充當拍賣師后,言行有損我行在專業水準方面的聲譽,我是會毫不留情地把你送進警察局,并告到你坐牢為止的!所以,你要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我勸你還是別上臺了。”

    簡悅懿呵呵噠,老娘可不是嚇大的:“你可以讓貴行的拍賣師負責拍賣,而我從旁協助,專門負責藏品解說。這不就什么紕漏都不會出了嗎?”

    克莉絲汀不置可否,可接下來的一切安排,卻是完全照簡悅懿所說的那樣去做的。

    有了前面5000M金的教訓,簡悅懿怕拍賣行的人把朝珠拿去鑒定的時候,會吞掉它,于是整個鑒定過程都伴隨左右。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畢竟M國不是華國,她并不清楚這個國家的科技到底發展到什么程度了,會不會用科技手段來截取朝珠。

    拍賣行的專業鑒定確實過硬,它有專門的鑒定師在實驗室中根據專業儀器來檢測。

    等檢測完畢,鑒定師甚至清楚地告訴她,這串朝珠大約是在1720—1730年造的。

    那不就是雍正年間?

    簡悅懿頓覺拜服。這種鑒定技術在后世不算什么,后世的一些儀器甚至能得出更細致的數據。但在這個年代,這確實已經很了不得了。

    得出朝珠確實是有年份的東西之后,克莉絲汀眼里的笑意很明顯的顯露出來,仿佛那5,000M金已經入了拍賣行的口袋一般。

    而簡悅懿的這件藏品也被安排在今天拍賣會的尾聲進行拍賣。

    拍賣師已被告知臨時增加拍品,于是對場內買家宣布:“各位女士、先生,我行榮幸地征集到一件華國雍正年間皇帝御用珠寶一件。這件珠寶是臨時增拍的拍品,在發給各位的拍賣手冊上并沒有相關資料。我們會對該拍品進行詳細解說。”

    接著,拍賣師作出“有請”的手勢,簡悅懿便身著拍賣行工作制服,戴著白手套,以黑絲絨托盤托著朝珠入場。

    她將朝珠執持手中向各個方位展示,并接過拍賣師遞過來的話筒:“這件藏品是清雍正帝所使用的朝珠。大家可以看到它是由珍珠所制,而且這種珍珠是華國東北所產的,產量極為稀少。稀少到什么程度呢?在清朝,只有皇帝和皇后才能使用東珠配飾。其他人敢用東珠,那就是犯了僭越的大罪。”

    “清朝的皇帝一般不止一條朝珠,但每條朝珠都是有不同配戴場合的。像這條東珠朝珠,就是在大典上用的。可見當時的帝王,是認為這種珠寶代表著自己的權利和尊榮的。”

    “不止如此,你們可以看到,它的三通佛頭,也就是這顆珠子,”簡悅懿分別指著佛頭和隔珠,“還有這三顆隔珠全是紅珊瑚的。經過了這么多年,這幾顆珠子依然色紅如血。而它的‘記念’則是綠松石的。‘記念’下面的墜子是碧璽。這件東方珠寶即使放到現在,也依然精美得足以令在座的女士艷壓社交場。”

    聽到“艷壓社交場”,下面坐著的幾位女士明顯心動了。

    而拍賣師也適時地開口:“這件拍品的起拍價為5,000M金,我們從5,000M金起拍,哪位有興趣,請出價,謝謝。”

    話音未落,一位貴婦就舉了牌。

    拍賣師馬上宣布:“32號,5,000M金。”

    又一位貴婦舉了牌。

    “63號,5,500M金。”

    然后……

    就全場寂靜了。

    簡悅懿心里罵了句MD,起拍價居然給她定這么低!

    不等拍賣師說“5,500M元第一次”那串話,她拿起東珠朝珠快速走下臺,讓買家直接看到真品。

    這家拍賣行大約因為鑒定古董的技術過硬的緣故,一向不會給買家與古董直接接觸的機會。買家們驚訝地看著簡悅懿執持真品下臺,然后親眼目睹了珍珠歷經200余年,依然散發著珠光寶氣,富貴逼人的模樣。

    此時,拍賣師已喊了“5,500M元第一次”。

    簡悅懿趕緊對圍過來的買家用極快的語速解說:“養殖珍珠是從日本的御本木開始的,在雍正年間根本沒有這種技術。你們看,這每一顆珍珠的大小雖然都差不多,但卻沒有一顆能達到百分百的正圓形,這正是天然珍珠的特征。”

    “5,500M元第二次!”拍賣師又喊了一聲。

    簡悅懿額頭冒汗,卻只能繼續解說:“這么大粒,又這么圓,而且還是產量極少的東珠,這世間很難再找到這么好的珠串了!”

    “5……”拍賣師再度開口,并舉起拍賣錘。

    突然,一名圍觀朝珠的買家舉起了手中的報價牌。

    “7,000M元!”拍賣師驚喜地喊出報價,“第54號買家,出價7,000M元!”

    “8,000M元!”

    “9,000M元!”

    像是為配合拍賣師一般,簡悅懿在競價過程中繼續解說,仿若場內的囂鬧和報價跟她毫無關系一樣。

    她,和拍賣師就像完全不相干的兩條線。

    “為什么天然珠這么好?因為天然珠的厚度比養殖珠更厚,而這串東珠朝珠個頭極大,珠層也因此相當厚實。即使經過了200余年,珠子已然泛黃,但它的珠光卻比現在很多的新珠還強。你們有喜歡大溪地的黑珍珠的,可以過來看看,它的珠光是不是比全新的大溪地黑珍珠的還強?”

    “15,000M元!”

    報價一下子沖了老高!

    好東西誰不喜歡?

    這也多虧了皇帝用的都是當時最好的東西!

    “珍珠串是講究‘連相’的,也就是說,一串珠串,它的每一顆珠子是否如出一轍,大小光澤圓度都差不多。如果是,那么它的整體價值將會超過單顆珍珠價值的總和!”

    報價又沖了幾沖。

    不過,在到達19,000M元時,價格就再也上不去了。

    “19,000M元,第一次。”

    “19,000M元,第二次。”

    簡悅懿早就想好招數,揚聲道:“拍得這件藏品的買家,將得到一次帝王級別的服務。”

    “第75號買家出價20,000M金!”

    終于,這串東珠朝珠以20,000M金的高價落錘。

    而75號買家在禮賓把成交確認書送到他面前簽字時,拿著筆沖簡悅懿問道:“你說的帝王級別的服務是什么?我現在能知道了嗎?”

    簡悅懿對幫她救了國的外國人,特別有好奇,笑瞇瞇地對他道:“請稍候片刻。”說著,把拇指和食指放到嘴里,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吱……”

    “吱……”

    “吱……”

    數只耗子叫同時響起!叫聲尖銳,但又整齊。

    這下可把這些有錢佬嚇得不行,他們對衛生方面的要求一向是很高的。特別是貴婦們,頓時花容失色。

    可下一秒,從門外整整齊齊如軍隊般走進來的,卻是六只可愛到爆的松鼠!

    為首的那只似乎是指揮官,它“吱吱”一叫,身后的五只小松鼠就跟著它一直正步走,手臂甩得跟平至齊肩。可愛的小短腿兒卻打直了往上踢。

    正步走到簡悅懿面前時,簡悅懿沖指揮官指了指買下朝珠的第75號買家。

    指揮官再“吱吱”一聲,松鼠大軍就走到了75號買家前。接著,松鼠們恢復本性,全數跳到了他的身上,然后,兩只松鼠負責替他按摩頭部,兩只按肩膀,還有兩只按大腿……

    松鼠按摩新鮮出爐……

    外國人哪里看過這種特技表演,驚訝得連拍賣都忘了,全部過來圍觀。

    而75號買家也被逗得哈哈大笑,看到別人眼里的驚嘆和羨慕,心中分外得意。

    “噢,我的天吶,這些松鼠是怎么訓練的?走得那么整齊,還知道給人做按摩。”

    “它們按得舒服嗎?”有人問75號買家。

    75號買家笑道:“很好。很舒服。”接著問簡悅懿,“你的這些松鼠賣不賣?我有意買下它們。”

    簡悅懿搖頭:“它們是有鼠權的,我不能替它們決定它們的鼠生。”

    一位女士插話:“可是,它們太可愛了。你訓練它們表演雜技,也是為了賺錢是吧?我愿意出100M元買下一只。我可以保證,我是買來當寵物的。它吃的用的會比現在好很多!”

    100M元在這個年代確實不算小數目了。可是,簡悅懿是誰?她可是擁有松鼠大魔王的天道福女,這么疼愛大魔王的她,怎么可能允許她用100M元買斷一只小松鼠的一生呢?

    簡悅懿搖了搖頭。

    女士大約以為她是工作人員了,一轉頭又對仍在臺上的拍賣師道:“這些松鼠我要了!你們拍賣行出個價吧。”

    拍賣師尷尬地道:“很抱歉女士,這幾只松鼠不屬于我們拍賣行。”

    75號買家看那位女士的做法不行,又向簡悅懿宣揚道:“我買它們,不是想讓它們當寵物的。它們這么聰明,完全足夠當動物明星!你要是愿意的話,我們可以合作經營它們的明星之道。”

    不止這兩個人,其他看到商機的買家也紛紛開始競價。

    簡悅懿是好不容易才抄起六只小松鼠,逃出“包圍圈”的。

    而當她終于跑到克莉絲汀的辦公室時,推開門,克莉絲汀正一臉不高興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簡悅懿一進門,就伸手要錢:“我剛剛賣了20,000M元,相信你已經知道了。除去傭金還有15,000M元,現在請你支付這筆錢吧。”

    克莉絲汀騰地站起來,充滿怒意地質問她:“你知道你剛剛的行為,是在擾亂拍賣會現場嗎?拍賣師要落錘的時候,你卻拿著你的那串珠鏈跑下臺,到處跟買家推銷!你這樣做,當時出價的買家是有權利投訴我們拍賣行沒按規矩來,導致他的權益受損的!”

    那么貴重的朝珠當時差點以5500M元的低價落錘,簡悅懿當時也是慌了。她忙問:“是那個買家投訴了嗎?”

    克莉絲汀卻道:“不管他有沒有投訴,你這種行為都是違規的!在你要求上臺解說前,我曾說過,假如你的言行損害到了我行的聲譽,我一定會把你送到警局去。不過……”她聲勢忽又緩和了一下,“念在你初到M國,很多事情并不了解。我也就不為難你了。”

    她從辦公桌的抽屜里取出一沓錢,扔到簡悅懿身上:“拿著這些錢,滾!”

    簡悅懿氣得渾身發抖,她粗粗地掃了一眼,雖說都是大額鈔票,但卻根本沒幾張。

    1000M元有沒有?

    “根本就沒有人來投訴吧?是你想吃了我的錢才對。”簡悅懿雙眼怒睜。

    克莉絲汀連偽裝都懶得,她笑著問她:“你不接受,又能怎么辦?你護照上的簽證是學生簽證,而你現在竟然在我國從事了拍賣古董的商業行為。這種事被發現了,是會被直接遣返回國的。你是想拿著這1,000M金離開,還是想被遣返回國,一M分都拿不到?”

    簡悅懿幾乎想當場炸給她看,卻又想到副總理在他們出國前的殷切囑咐,叫他們在M國一定要注意言行,因為他們的言行不止代表自己,還代表國家。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