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九十四章攻略天貓計劃……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九十四章攻略天貓計劃……

    千萬不要小看了簡媽的決心,她就算兩條腿都崴了,那她還有兩只手啊!

    她就算是爬,也能爬到簡家老屋去!

    長時間過著倒霉日子,連她以前疼愛的幺女春莉都不待見她,把她一個人晾著過日子,周圍鄰居看到她又都喜歡翻個白眼兒給她瞧瞧。這日子過久了,如今的簡媽偏執得驚人。

    她只曉得一件事,她今天一定要見到懿丫頭!只有她才能改變她的命運!

    她爬啊爬,爬啊爬,爬得滿身都是臟臟的泥土和塵灰。但沒關系,她的模樣越慘,就越能激發別人的同情心!今天晚上辦接風宴,那么多人都在簡家老屋里,懿丫頭就是迫于面子,也只能對她和顏悅色的!

    越想,她越是充滿了希冀。

    而她也確實想對了,她都慘成這副模樣了,公社牛書記頭一個就同情起她來。

    牛書記看到簡媽時,是他正趕去簡家參加接風宴的路上。

    他一邊走,一邊感慨,簡悅懿小同志北上讀書前,就已經是揚名揚到省城去的小英雄了。誰能想象得到,她不過就在首都讀了幾個月的書,現在連副主席都知道她的名字了呢?

    《人民日報》這種黨媒報紙是他一個搞政治、行政工作的公社書記,每天必讀的讀物。他是親眼看到簡悅懿在《人民日報》的頭版頭條發表了署名信,倡議國家立法,成為一個社會主義法制國家的。也是親眼看到她組織清大77級新生給副主席寫聯名信,請求恢復研究生考試的新聞的。

    關鍵是這兩件事還真成了!

    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把信交到副主席手里的,但他心里清楚,人家肯定有門道。想著,不由暗暗叮囑自己一聲,等會兒到了簡家,對她家上上下下的人一定要客氣,千萬不要擺出當官的架子來。

    他是跟黨委辦公室的兩名干事,一名秘書一起過去的,心里正琢磨事情呢,就看到路邊有個人在地上艱難地爬行著。

    他心里咯噔一下,作為被縣里提名先進個人的東方紅公社黨委書記,他自認自己的工作是做得很不錯的。現在社員們普遍日子過得都比周圍其它公社的社員強。

    咋公社里還出了個乞丐了嘞?

    他趕緊指著那個艱難爬行的人,跟秘書說了句:“過去看看,怎么回事?”

    秘書也嚇了一跳,現在又不是災荒年,咋還出乞丐了?再窮的公社也沒窮到這地步啊!

    他快步走過去,喚了一聲:“同志?同志?你這是怎么了?”邊喚還邊伸手去攙她。

    簡媽頭一抬,滿臉鼻涕眼淚的,對秘書道:“同志,我腳崴了。我閨女簡悅懿今天辦接風宴,我這個當媽的一定得到場的。你能扶我去嗎?”

    秘書愣住了,呆了三秒,然后神色怪異,卻又語氣溫和地道:“你稍微等等啊!”

    “誒?同志!”簡媽伸出臟兮兮的手,想要抓住他的衣角,卻抓了個空。

    秘書飛快地跑回牛書記身邊,壓低聲音跟他匯報:“書記,這位不是乞丐,是簡悅懿小同志的親媽。她說她腳崴了。”

    啥?牛書記震驚了。

    簡家發生的那些事,隨著簡悅懿的成名,被大家背地里叨叨得多。他自然也知道一些。作為一名優秀黨員,他對那些帶有封建迷信色彩的事情是不信的。但不管他信不信,簡家的這個二兒媳是信的啊。

    這種情況下,簡二媳婦跟小女兒一起謀算簡小同志的福運,那道德品質絕對是有問題的。

    不過,簡二媳婦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落魄成現在這副乞丐樣啊。簡老二跟她離婚的時候,啥財產都沒要,全留給她了!于情于理于義,都算對得起她了。

    想到這里,牛書記已經很是無語了。就算是崴了腳,也不可能看起來像個乞丐的。簡二媳婦特意選了親閨女的接風宴,打扮成這樣上門,那不就是想鬧事嗎?

    今天算她倒霉,半路上遇見他了!

    于是牛書記特別有領導風范地走上前去,和顏悅色地道:“你是簡二媳婦吧?怎么搞成這樣了?”

    簡媽哪里像這些當領導的人那么會打肚皮官司的,聽到他語氣這么和氣,眼淚一流:“書記,像我這樣的人,平時只能在開集體大會的時候,遠遠地瞧上您一眼。沒想到今天能被書記親自慰問……”

    她吸吸鼻子:“我閨女回來了,書記。不管我是不是跟閨女她爹離婚了,我總是她親媽。她辛辛苦苦在京市念了幾個月的書,今天回來,我一定要去見見我的寶貝女兒。書記,我腳崴了,您能讓人攙著我過去簡家老屋嗎?”

    她算盤打得好,有公社書記護駕,簡家老屋那邊的人就更得對她客氣了!

    牛書記卻道:“百善孝為先,哪兒有像你這樣當媽的給親閨女請安的?你現在腳都崴成這樣了,還去那邊干嘛?”回頭就招呼自己帶過來的兩名干事,“你們兩個,快過來!趕緊把咱們公社簡小英雄的親媽,抬回她家里去!小心點兒抬,聽到沒有!”

    在黨委辦公室工作的人,不說是人精,起碼也是有點兒眼力見的。他們敬重簡悅懿為公社辦了那么多大事,又為國家辦了大事,平時談到她,話里話外都是敬佩。

    呵呵,她媽不疼親閨女也就算了,居然還想去鬧事?

    他們看到牛書記的做派,就曉得書記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于是兩位干事嘴上特別熱情,沖到簡媽身邊道:

    “唉喲,您閨女那么了不起,您要見她,該叫我們抬上八抬大轎來接您去見她啊。咋就自己邁雙腿去了呢?”

    “要我說,也該用拖拉機拉上您去游街才對。您是咱們公社里肚子最爭氣的英雄媽媽啊。”

    他們夸人夸得特別夸張,兩人一前一后把簡媽抬起來,卻是往跟簡家老屋相反的方向抬。

    “咱們現在就把您抬回家養病。”

    “是啊,別著急,親閨女跑不了的。先把腿傷養好再說。”

    簡媽嚇了老大一跳,她好不容易才把自己外表弄得這么慘,也好不容易才爬了這么遠的!眼瞅著再爬個十幾、二十分鐘就要到了!他們居然把她往回抬?

    “不不不!你們放我下來,我要去見我女兒!你們放我下來啊!”

    抬她腳的干事特別聽話,雙手一撒,簡媽崴了的雙腳就砸到地上了!

    疼得她“嗷嗷”叫。

    那名“聽話”的干事還一臉自責:“唉喲您老,摔壞了沒?我看您的衣服上面打了那么多補丁,還以為你家里日子過得不太好,人肯定輕得很呢。沒想到您老這么富態,身材板兒這么實在。您看我長得跟竹竿一樣,哪兒抬得動這么富態的您啊。真不是故意的,您見諒啊見諒!”

    這要是換個人,怎么也能看出來點情況了。

    可簡媽不一樣啊,她一半的運氣都給了幺女,現在運道差著呢。再加上簡悅懿去了京市之后,做了那么多功德,福氣又有增長了。這此消彼漲之下,她居然沒聽出不對來!

    她痛得半死,眼淚鼻涕又流出來了。可平素鄉親們都對她冷眼相待,突然有人對她這么客氣,還這么奉承,她……

    居然還感動了……

    她哭著道:“好久都沒人對我這么好了。果然只有黨和國家,才把人民記在心中的。”接著,還唱起來了,“太陽最紅,主席最親。你的光輝思想,永遠照我心……”

    在場的其他人,嘴角同時歪掉了……

    難怪這女人生了那么優秀的一個閨女,居然還能對閨女起害心,感情本來腦子就不正常!

    而因為運道太差,被大家一捧,連自己今天的目的都忘掉的簡媽,在回家的路上一頓歌功頌德,一直在夸牛書記他們心眼好。

    等她被送回家后,她還特別熱情殷勤地挽留那兩名干事。是的,就只有那兩名干事。牛書記和自己的秘書看到把事情解決了,拍拍屁股,去參加接風宴去了。

    就這么個瘋婆子,誰有功夫理她?

    簡媽挽留干事:“兩位同志,你們別慌著走啊。留下來喝口水唄。”

    還喝水?就送您老這一趟,接風宴那邊都開席了!等他們趕過去,好酒好菜恐怕都被吃得差不多了吧。

    兩位干事郁悶得緊,面上含笑,揮揮手道:“不了,為人民服務是我們的本分。”

    說完趕緊往外跑,生怕錯過了公社里難得的盛事。

    “誒誒,別走啊!我炒個雞蛋給你們吃……”簡媽看到干事們爭先恐后地不愿占人民的便宜,內心感動異常。

    然后……她突然就想起來,不對啊!她今天不是要去找大閨女的嗎?

    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她咋把這么重要的事都給忘了?

    她現在是付出了崴了兩只腳,又把鞋子故意蹭破了,還在好好的衣服上打了好多補丁,把自己弄得跟個乞丐一樣,滿頭滿臉,渾身上下都臟得不行,兼且爬行了起碼七、八百米遠的代價,卻什么事兒都沒干成,還反而被抬回自家了?

    簡春莉追人追丟了之后,就趕緊跑去了簡家老屋那邊,遠遠地躲到一處可以看到老屋院門附近情況的地方,打算守株待兔,捉她媽!

    可她等了一、兩個小時都沒等到她媽。

    越往后等,她心里希望的火苗就越升騰起來。難道真像媽所說的那樣,她并不是想把運氣從她身體里抽回去?

    她不是真想讓她死?

    簡春莉的心一點點回暖,她又枯等了一陣,確實沒等到簡媽。忍不住自扇了自己一記巴掌,你怎么就能把她想得那么壞呢?

    她脾氣是不好,可她也是你媽。要不是她把運氣給了你一半,你早死了。現在你多活的每一天,都是拜她所賜的!

    她暗暗叮嚀自己,以后一定要孝順親媽。這個世界上,除了她親媽外,再沒有一個人真正在意她的死活了。

    回家后,等來等去,沒等到簡媽,簡春莉心里越發害怕。怕她媽哪里沒想通,真跑去找大姐了。

    心里特別緊張的時候,就看到有兩個年輕男同志把她媽抬進堂屋了。

    她正要沖過去,卻聽到她媽特別熱情地招呼人家留下,說要炒個雞蛋給他們吃。

    他們只是送她媽回家,她媽就覺得人家好得不得了。而她……每個月都省吃儉用往家里寄那么多錢,她才回來時,她媽連飯都不給她吃,口口聲聲說她不孝……

    她沉默了幾秒,等心里的難受勁兒緩和過來后,走過去滿臉關切地問簡媽:“媽,你怎么了?怎么弄得這么狼狽?你等著啊,我去拿條毛巾給你擦擦臉,再給你燒一鍋洗澡水。”

    簡媽這會兒剛剛反應過來自己付出極大代價,卻什么事都沒干成。看著破破爛爛的衣鞋,還有腫脹的腳踝,她怒從中來!

    恰好簡春莉就湊過來了!

    她直接就把滿腔的怒意發泄到了幺女身上:“滾!現在知道給我燒水了?剛剛我腳崴了的時候,你跑哪里去了?我爬了好遠的路,你知道嗎?”

    簡春莉愣住了,原來她媽不是不想讓她死,而是腳崴了沒法兒去。

    她心寒到了極點,忽然冷冷地笑了起來:“你叫我滾?好,我現在就滾。”直接回了她那屋,根本不管簡媽了。

    簡媽傻眼了:“你……你回來!你走了我怎么辦?簡春莉你給我回來!”

    回應她的,只有夜空中的回聲。

    與簡媽的凄慘完全不一樣,簡家老屋那邊是高朋滿座,勝友如云。

    不管是公社干部,還是普通社員都來參加了這場接風宴。簡家院子里根本坐不了那么多人,桌椅在門外一字擺開,擺了三十多米才讓所有來參加宴席的鄉親們都坐下了。

    本來沒那么多桌椅的,多虧了牛書記來得早,看到這情況,趕緊叫人去把廢棄了的公社食堂里的那些桌椅擦凈了搬過來,這才解了燃眉之急。

    不過,桌椅是夠了,飯菜酒類還有水果又不夠了。簡家人特別抱歉地告訴源源不斷過來的社員們,說確實沒想到有這么多人來,家里準備的東西不夠大家吃。

    沒想到社員們個個的反應都是,哈哈一笑,說不夠吃有啥關系?你等著,咱把自家的東西拿過來吃!

    這場席一直擺到晚上十一點多才散。

    簡悅懿喝得腳下都有些發飄了。大部分人來敬酒,怕她喝醉,都會先言明,說他們喝酒,她喝茶或是隨意就好。

    但就是這個隨意,也抵不過敬的人太多。她還是有些醉了。

    席散之后,她腳步虛浮,但卻依然能走直線回到自己屋子。可手接觸到門把時,她歪著脖子想了想,臉上忽然浮起一抹狡黠的笑來。

    門打開,可愛的顧貓貓正傲嬌地躺在桌子上,尾巴一甩一甩地,看上去有點不耐煩。

    不耐煩的原因,是她家小青石一直在它頭上不斷蹦噠。

    小青石輕輕蹦啊蹦,完全是一派認出老熟人來的歡喜樣兒。不過,顧貓貓不像簡悅懿這般,能與這顆小青石心意相通……它是不知道小青石為什么蹦噠的。

    小青石蹦啊蹦,把顧貓貓頭頂的貓毛都壓塌出來一個窩。作為一名天人,對遠古大神用來補天的遺石是必定會抱以尊重的……這就好比佛家的菩提樹一般。當佛陀不在時,信男信女都會把菩提樹當作佛陀本人來參拜一樣。

    所以顧貓貓特郁悶地躺在桌子上,尾巴像鞭子一樣在桌面上反復鞭著,就是不好伸爪把青石給打下來。它揣著手手,皺著眉頭,閉著眼睛,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看到簡悅懿進來,小青石開心地蹦到她掌心中,用它特有的泵動,像在敲摩斯密碼一樣,告訴簡悅懿:顧,顧,顧!

    她摩挲著小青石,用肢體語言告訴它:我知道。

    毫不知情的顧貓貓睜開眼睛,起身伸了個懶腰,然后,它看到自己的小PP莫名奇妙地朝天撅起,羞恥地趕緊換了姿勢:貓這種動物怎么這么奇怪?伸個懶腰還要撅屁股……它一個不小心,就跟著身體的本能走了……

    它嘆了口氣,覺得自己裝貓裝得實在是太成功了,成功到讓自己好生頭痛。

    它邁著優雅的貓步,走到桌子邊上,迎接簡悅懿。當它的尾巴快豎起來時,它先一步用后腳把尾巴踩住了!

    簡悅懿暗叫可惜,不知道它的小PP到底長什么模樣……她要是直接伸手把它的尾巴拽開看,它會不會氣到連學貓叫都忘了,直接用人話罵她?她壞壞地想著。

    她腳步本就虛浮,朝顧貓貓走過去的時候,又刻意加重了幾分步履的不穩。行進的路線就變得有些東倒西歪起來。

    走到桌前時,一個不穩,她差點摔倒。

    顧貓貓趕緊過去用頭頂著她胳肢窩,試圖把她扶住。可變成貓的它,力氣變小了許多。

    這一扶不但沒扶住,她還夾著它一起摔到了地面上。

    “啊……”她唇邊逸出一聲痛呼,隨即又側過頭輕輕撫摸顧貓貓,“痛不痛?摔著了嗎?”

    顧貓貓擺擺爪,兩眼擔憂地望著她的手臂。

    剛剛跟她一起摔下來的時候,她用手臂護住了它,自己的手臂卻硬生生摔在地上,刮蹭掉了一些皮。皮下隱隱滲出一點血絲來。

    簡悅懿“咝”地捧著手臂,本來是想逗顧貓貓玩,結果喝醉了酒還真誤事。手腳都不像平時那么聽使喚了,她居然還真摔地上了……

    不過,即使如此,也不影響她逗弄它的心思。

    她伸出食指,輕輕在它鼻子上一刮,醉眼因為笑容而被牽扯得微瞇,反而看上去有種平時難得見到的嫵媚:“你在擔心我嗎?我沒事呢。”

    她輕輕替它拍去皮毛上的灰,雙眼盈盈然地道:“你看你,皮毛都臟了。天貓大人所去之處,都是天界潔凈之地,皮毛臟了,您一定覺得很難忍吧?我替您燒點洗澡水洗澡可好?”

    顧貓貓擺爪,不用。它是心疼她,走路都走不穩了,還是早點睡覺的好。

    此時的它,依然不知道她是在算計它。

    她笑了:“要的,一定要的。不洗澡,您睡覺的時候會不舒服的。”

    顧貓貓再擺爪,扭頭望著自己一身豹貓皮毛,表情有點郁悶。但它還是硬著頭皮,裝成一只合格的貓兒,回頭去舔自己的皮毛。

    貓兒的舌頭上又是長了倒鉤的。它才舔了兩口,就舔下來幾根毛。舔得它煩躁得腦門上直冒青筋。

    不過,它雖然能感受到腦門上青筋一跳一跳的,但簡悅懿卻沒法兒透過它的貓毛,看到那根筋。

    她只覺得努力裝貓的顧貓貓,簡直可愛到爆炸。一個沒忍住,她就伸出了右手,用拇指和食指輕輕拉住了它的舌頭。

    顧貓貓被她這出乎意料之外的動作給弄懵了。呆怔原地兩秒,才想起用爪子去推她的手。

    她不依,小心卻又牢牢地拉著它的舌頭。

    掉著舌頭的顧貓貓:……

    “別舔了。你這么個舔法,不止會舔得滿嘴毛,還會把灰塵跟泥巴都舔到嘴里去。”她的腦速因為喝了酒的緣故變慢了,連帶語速也特別慢,顯得比平時溫柔了好多。

    這么溫柔的她,實在叫它生不起氣來。

    于是,它決定原諒她。

    哪曉得,下一秒,她就歪七倒八地從地上撐起身子,出門去了。

    不一會兒,窗戶從外面被人關上了。門被打開,簡悅懿困難地端著一盆熱水進來了。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