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七十一章雙雙入定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七十一章雙雙入定

    “他們不加入正好。”簡悅懿忽然道。

    “啊?”簡曉輝愣住了。

    “這次的投毒事件從根本上來看,是77級新生和工農兵學員之間的矛盾造成的。那些學兄學姐們很清楚自己在文化程度上的弱勢,他們害怕被參加過高考的新生徹底比下去,甚至于被取而代之。”

    然后呢?簡曉輝滿臉疑惑,完全沒明白。

    簡悅懿笑得清淺,眼含淡漠:“我們不是要寫聯名信,請求立法嗎?在請求原因上面,把這一點也寫進去。你猜副主席在看到信后附的一長串簽名中只有77級新生,一個工農兵學員都沒有,會是什么樣的心情?這難道不是從細節上證明兩撥人積怨已久嗎?”

    簡曉輝恍然大悟,哈哈大笑:“我本來還想問你,學兄學姐們不支持,咱們要不要到大街上多宣揚宣揚立法的好處,拉校外人士一起聯名!現在看來,完全沒這個必要嘛!”

    簡悅懿趕緊制止:“你可千萬別這么做。去拉校外人士,你肯定不會自己一個人去吧?帶的人多了,到時候人多嘴雜,他們哪一個說話的時候沒注意細節,說不定就有奇怪的流言傳出去。你可別害了咱們學校的老師。”

    “我這不就是來找你商量來了嗎?”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我們作為投毒案件發生的學校的學生,我們請求立法那是為了自身安全著想,有正當理由。你去找社會人士聯名,意義就變了。外面的人簽得越多,就越有逼迫政府必須照我們說的去做的意思。”

    簡曉輝心里一涼:“你別說,我還真沒想到這一層!”

    “哥,你以后想進市委、省委這種機關單位,就必須學著從政府的角度出發看問題。政府最想要的是什么?國家的安定團結、繁榮昌盛。只要是對這點有利,它就會聽取你提出的合理建議。但假如你聚眾鬧事了,那就是在破壞安定團結,你明白嗎?”

    “明白明白。”聽到這事會被定性為“聚眾鬧事”,簡曉輝不由出了一頭冷汗。

    簡悅懿其實也能理解他,他平時表現得再像人精,到底也只是一個19歲,快滿20歲的年輕人。他接觸過的最高級的政府組織,也就只有東方紅公社而已,有些事情想不到很正常。

    把簡曉輝送走之后,她又回到201室,開始寫那封將要交給副主席的聯名信。大體內容跟前面寫的那封要交到人民日報社的署名信差不多,但語調和遣詞用句上肯定是不同的。

    畢竟一封是告知社會大眾的,需要寫得慷慨激昂;另一封是給日理萬機的副主席的,語氣自然得寫得委婉,同時把信寫得越簡潔越好。這樣做一來可以替他節省時間,二來這種高智商高情商的偉人是不可能被任何花招糊弄的。你只需要把建議提出來,后面附上這么做有哪些利弊,他自己會分析的。

    快寫到結尾時,簡悅懿遲疑了一下,又加了一個建議。那就是建議恢復研究生考試。

    她伏案疾書,提到投毒事件后,清大里人人自危。但奇怪的是,愿意參與聯名請求立法的只有77級新生。仿佛高年級的工農兵學員們就一點不擔心自身安危一般。

    造成他們反常舉動的原因,從根本上來看,是因為國家給了國內大多數學子高考這道龍門,讓他們有了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但已經讀了大學的工農兵學員們,不但沒有龍門可躍,反而被文化程度較高的大一新生給徹底比了下去。

    他們內心的絕望,來自于對未來完全性地失去把控……沒有人給他們獲取新生的機會和希望。

    國家既然已經恢復高考,那么為了培養更高級的人才,也該一并恢復研究生考試才對。只有賦予了所有人同等的參加考試的機會,讓工農兵學員們也看到希望,他們才會把全副精力投入到刻苦學習中去。

    那樣,他們就不會再有時間和心情,與77級新生起矛盾、起沖突了……他們的根本利益得到保障了!

    寫完之后,簡悅懿覺得有點累。

    心累。

    這次的事件里,她哥完全是受害者。高年級學兄學姐們不參加聯名也就算了,竟還有人傳出洗白葛喬,陰謀論覺得這次事件是由77級新生下的套的流言。

    有些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可算是非常無恥了。

    但她告訴自己,流言畢竟只是從少數人嘴里傳出去的。大多數的高年級學兄學姐,心眼并沒有這么壞。

    簡悅懿,你得大氣一點。恢復研究生考試,不止對工農兵學員有好處,對77級新生包括你和你哥的前途,都有莫大好處。

    況且,只有把絕大多數工農兵學員拉過來,那些造謠生事的人才會面臨孤掌難鳴的境況。

    小雞肚腸是沒有出路的。只有大氣,才能鋪平未來的道路。

    這樣想時,她才從中汲取到了一絲力量。

    剛想閉眼休整一下,松鼠君卻突然冒了出來。

    “主人,你的信。”松鼠君乖巧地遞上一封信。

    簡悅懿愣了一下,反射性地環顧寢室,卻發現顧麗麗和楊艷早就不在了。寢室門也好好地關著的。

    “她們怕打擾你寫聯名信,就都出去了。門也是她們幫你帶過來的。”松鼠君解釋道,“放心,我沒那么蠢的……有人在的時候,我絕對就只是一只松鼠!”

    想到剛開學時跟顧麗麗她們彼此嫌棄的那些事情,再想到現在寢室里的融洽,她心里微微暖了起來。

    人,果然是要經過磨合,才能相處愉快的。

    “主人,你快看信吧,這封信是那個天人給你寫的。”說著,它又蹦噠到她的水杯旁,“你渴不渴呀?人參精華玉露液已經給你備好了,要不要先喝一口?”

    正在杯子里泡著的人參精晃了晃頭頂的莖葉,揚起一根須須打招呼:“主人,我都泡了兩個小時了,這一杯味道絕對夠濃!”說著,就從水杯里掙扎著出來。

    攀到杯沿,人參精眨著亮晶晶的大眼睛,張開全身須須:“主人,接住我!”跳起來往她身上撲!

    簡悅懿趕緊接住它,拿手絹幫這個小寶貝擦干凈身上的水,然后湊過去親了它一口。

    “哇啊啊啊啊啊,主人親我了,哈哈哈哈哈……”

    你說你笑得那么開懷,不是成心讓松鼠君不爽嗎?

    明明洗澡水都是它準備的,也是它叫人參精去泡澡的。那支蠢人參,從頭到尾就只負責舒舒服服地泡在里面而已!

    松鼠君環抱雙臂,打算來第二次碰瓷。

    簡悅懿卻把它也攬進懷里,親了它的小腦袋一記,再用下巴輕輕磨蹭它的頭頂。

    松鼠君受寵若驚,努力用腦袋頂她下巴回蹭。

    兩只寶貝確實讓她心情松馳了許多。她把它們倆分開放在自己的左、右肩膀,這才打開那封信開始閱讀。

    親愛的簡同學:

    一日之間,陡然生出這許多變故,不知你是否安好?

    我知你因貴兄被投毒一事,深受磨折,心懷忐忑,惟恐他再遇險情。故修書一封,許你君子之諾,盼能慰懷。

    貴兄與我同住強齋,以我神通,保他性命周全不過小事一樁。

    莫要掛礙。

    這信寫得半文半白的,并不羅嗦,落款簽上了“顧韻林”三個大字。字體飄逸大方,似有飛龍入天之勢。

    簡悅懿心中一動,問松鼠君:“他有沒有什么話叫你轉達的?”

    松鼠君點頭:“有!他叫我在你忙完了之后,問你一句,想不想徹底安心?要是想的話,他在你撿了他掉的600塊錢的那個地方等你。”

    簡悅懿:……

    “為什么是那個地方?”她問松鼠君。

    松鼠君一攤雙爪:“不知道。也許他不甘心自己在福運上比不過你?”

    簡悅懿失笑:“你當心這句話被他聽到!”

    松鼠君嚇得趕緊捂住了嘴巴!黑豆般的眼睛又滴溜溜轉了一圈,把爪子一松,開始拍馬屁:“其實他完全不用不甘心吶……他長得這么帥,修行這么好,還這么有錢!他都能在天上飛來飛去誒,自由得像一只鳳凰鳥一樣!”

    她又樂了,順便還問了一句:“你怎么會替他轉交信件的?”

    松鼠君郁悶了,對爪爪:“葛喬那個壞女人敢對主人不利,我心里氣得慌。看到你在忙寫信的事,我就打算號召我的鼠小弟們,千里奔赴派出所,跟她葛喬來一場人鼠大戰!啃她個嘎嘣脆!可我才溜出靜齋,就被他給逮到了……”

    “他來過這邊的?”

    “對啊。”

    一整天面對的都是人性之惡,忽然之間,卻發現有人在默默在關心著自己,簡悅懿頓時覺得像有一陣清風拂面一樣。

    整個人神清氣爽。

    她把寫好的信件放進抽屜里鎖好,起身對松鼠君道:“走,去荷塘。”

    此時,天色早已暗沉。清大校園中景觀頗多,可算得上是園林式單位,平素多的是鳥兒穿堂而過,嘰嘰喳喳,很是熱鬧。

    這會兒,鳥兒們早就倦極歸巢安眠了。周圍安靜得只能聽到風拂枝條的沙沙聲。

    遠遠地,她就看到他了。

    正是站在頭回他丟了錢的地方。

    她有點黑線,揶揄問道:“已經過去這么久了,你還掛念著你那600塊錢的?”

    顧韻林的視力也極好。他也早早地,就發現來者是她了。

    他笑得溫文爾雅,表情中很是帶了幾分認真,但眉眼間卻又有幾分肆意:“是很掛念。”

    “……”

    不等她進一步調侃,他又道:“我才知道原來現在的人結婚,聘金大多給的是100塊錢。算一算,我那600塊都足夠給6次聘金了。”我可是給了你聘金的人。

    還真會撩。她故意不解風情地道:“還真是。你是打算聘哪六家的大姑娘啊?現在新社會可不興一夫多妻制了,婚姻法明確規定了只能一夫對一妻的。想著這些可是違法的。”

    對于她的不接招,他很是無奈,只好把話題又掰回正題上。

    “你今天還好嗎?出了這么大的事。”他問。

    “還成。畢竟我哥沒有真的出事。要是他出事了,我估計會把葛喬抽筋剝皮。”

    “他不會出事的。”顧韻林眼眸清亮,“我答應你,有我在,他一定不會出事。”

    她清晰地看到他眼底倒映著她的影子,心動了那么一瞬,嘴里說出來的卻是:“這種事誰也保證不了。比如今天的事,假如不是我多了個心眼,跟著葛喬一路出來,那這世界上不會有人知道他是被下了毒。包括你在內,你也會以為他是生病了。”

    “我在的。”

    “啊?”她怔然。

    “葛喬來找你哥的整個過程,我都在。你忘了,我跟他住同一個宿舍?這些事不可能瞞得過我的。”

    “那……”

    “我當時就站在窗邊,親眼看著葛喬做戲的整個過程的,也看到你是如何像只黃雀一般,埋伏在那只狠毒的雌螳螂身后的。”

    當時她整個人繃得跟拉滿了的弓弦一般,仿若隨時都會沖出去要了敵人的命。

    他戲謔地道:“我記得某人說過,說她生就一副小雞肚腸,別人整了她,她不親自整回去,就會覺得難消心頭惡氣。我怕我要出手,某個人會郁郁好長時間。只能按捺不動,看她當大英雄救人性命。”

    他又故意嘆了口氣:“要是你力有未逮,我還可以在你面前一展俠士風采。奈何小娘子戰斗力驚人,比花木蘭不遑多讓。我連露面的機會都沒逮著。”

    她啼笑皆非:“我倒不知道,原來當時還有一位仙人在等著救苦救難。”

    他噙著笑,眼眸里似有星辰劃過:“只要你愿意,我就會是你的后盾。”他提步靠近,替她理了理云鬢,“你這樣的人,注定不是平凡的命格。只是,一個人孤身行路,難免前瞻后顧。要是有人替你解除后顧之憂,你就能集中全部心力一路往前。”

    他靠得太近,那天人獨有的清冷氣息拂在她發間,噴在她頰腮旁,帶著一股莫名的曖昧。

    他又眼神認真,深琥珀色的眼瞳澄澈干凈,美得仿若深秋的湖底一般,招惹著每一個看到它的人幾欲潛入湖中,一探其中美景。

    她有些恍神,怔怔地看著他的手探到她衣領的領口……

    領口?

    她嚇了一跳!回神卻發現他只是把倚在她脖子旁的松鼠君給摘了下去……

    顧韻林皺著眉頭:“明明是跟她一個人說話,結果卻有四只眼睛盯著我看。”他伸出手指在它腦門上一彈,“小老鼠,你幾歲了?不知道什么是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嗎?”

    松鼠君可憐巴巴地抱住自己的腦門:“我……我不是老鼠,我是松鼠……還有,我這么怕你,一看到你就想躥出去躲起來的!可……可我主人要我陪她過來的,我當然要聽我主人的……”

    它眨巴眨巴又害怕又難受,都擠成三角眼了的小眼睛,討饒地望著他。

    他嘆了口氣:“原來如此……”再尊重地對她道,“既然是你的意思,那就留它下來吧。”把它放回到她脖子邊。

    簡悅懿只覺那一小團溫熱又毛絨絨的小東西重新貼了過來,而同時貼過來的,還有他清冷的指節。

    他的指背輕輕拂過她項側,連帶拂過皮膚上的汗毛,搔得她的心癢癢地。

    他這分明就是故意的。

    這個天人道德品質是好,但還真就喜歡打點道德擦邊球。

    她這么想著的時候,他又開始皺眉瞪起松鼠君來,瞪得松鼠君倚在她脖子上直發抖。

    “我是很想尊重你、尊重你的主人。但你這么充滿敵意地瞪著我,讓我根本沒辦法好好跟你主人說話。既然你這么沒有禮貌,那我……”他又伸手去捉她脖子邊的松鼠……

    簡悅懿一把抓住他又想到她頸項旁作祟的手:“作為天人,這么欺負一位巴掌大的小同志,實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被輕易識破的顧韻林爽朗大笑。

    而松鼠君“哇”地一聲哭出來:你想勾引我主人,你就去勾引啊!把我陷進去干嘛啊?

    顧韻林又轉了話題:“女媧補天石你知道怎么用嗎?要我教你嗎?”

    簡悅懿的注意力果然被引走。她好奇地問:“怎么用的?”

    “你那塊青色石帶過來沒有?”

    “沒有。”

    他眼里閃過得逞的光,抓起她的手往自己胸口按:“那就用我的好了?”他那塊是制成吊墜掛在胸前的。

    可還沒按實,她就抽出了自己的手,有些懵懂地地道:“不用,我的那塊自己過來了……”

    顧天人怔忡不已,問她:“青石?自己過來?”

    她望著他,同樣滿眼疑惑:“自己過來。別問我,它是怎么過來的……就在我回答你,說我沒帶青石的時候,突然右手里就有這么個東西了……”

    而且最奇妙的是,當那塊青石跑到她手中的第一剎那,它就好像是一顆心臟一般,泵動了幾下。接著,一切歸于平靜,只余她初拾它時,把它放到手心所感受到的脈動。

    它像是有生命一般。

    她告訴了顧韻林這一點后,天人殿下有點尷尬。他說:“這是青石認你為主的表征。你以后可以留意一下,只要是你命令它去做什么事,它做完之后必定會回到你手中,以泵動的方式來回應你‘任務已完成’。”

    他越說越郁悶,為啥他的那顆青石就沒有認主?

    簡悅懿:……

    “它不就是一顆石子?怎么被你一說,好像它還具備行動能力和思維能力似的……”她問。

    “普通的石頭怎么可能補得了天?女媧煉石時,是把自己的精血也一并匯煉其中的。這顆青石有遠古大神的精血滋養,又幸運地逃過補天之劫,如滄海遺珠般遺留下來。經過這么多年吸納日月精華,早就開了靈智。哪里是普通石子可以比擬的?”

    “……也就是說,這是一顆石子精?”她這輩子怎么遇到的小家伙全部都是精怪啊……

    青石在她掌心突然泵動了一下,還真像在回答“是哦,我就是石子精……”!

    松鼠君坐在她脖子旁邊,突然覺得好心累。這年頭真是的,連當個仆人都當不清凈!你看,又跑出來一個爭寵的……

    有點被青石萌到的簡悅懿,興味十足地問它:“你剛剛是因為覺得我需要你,所以才自己跑過來的?”

    青石又泵動了一下。

    她興趣更濃了,忽然就起了壞心思,對青石說:“你會欺負人不?要不然,你欺負一下顧同學給我看看?”

    青石頓時就順著拋物線般的軌道,跳到了顧韻林腦門正當中,壓塌了那處的頭發。讓仙氣飄飄的顧天人一下子顯出幾分滑稽來。

    顧韻林:……

    他無奈地伸手去撈青石。

    青石卻又自己蹦噠著下來。蹦到他胸前,跟被當作吊墜掛在那里的另一塊青石貼到了一起。

    兩顆小石子像是久別重逢的好友般,歡快地蹦噠了幾下,還互相磨蹭了一下。簡悅懿的那顆小青石才重又跳回她手心來。

    顧韻林胸前的那一顆也安靜下來。

    顧韻林“咦”了一聲,一臉壞笑對她道:“你覺不覺得,這兩顆石子像是一公一母一對戀人?”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