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六十五章在你掌心作畫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六十五章在你掌心作畫

    葛喬又臊又怒,窩了一肚子的火。一看到簡悅懿,怒目圓睜,立刻就沖了過去!

    簡悅懿唇角帶笑,不緊不慢地轉身離去。

    等葛喬沖到門外,她人已經不知去向。

    氣得葛喬一腳踹在墻皮上!

    這下,頓時有思想正直的好學生站出來指責她了:“你沒事兒往墻上踹干嘛?這墻壁招你惹你了?好好的白生生的墻壁,你給踹成這樣,好意思不?還是學生會主席呢。”

    氣得她又想踹,一扭頭卻看到低年級學生在往這邊看。為了維持形象,她只得咬牙收回了腳……

    而與此同時,松鼠君正在簡悅懿懷里拍手稱快:“哈哈哈,這回真是什么惡氣都出了!”

    人參精也乖巧拍手,表示贊同。

    簡悅懿卻只是表情淡淡的,既不看出高興,也看不出不高興。

    在這個十一屆三中全會還沒召開,國內改革開放的腳步還沒正式邁開的年代,女孩們就是穿個喇叭褲上街,都會被大叔大嬸們指責為不檢點、不學好,有些過激分子甚至會拿出一把剪刀,一刀把她們的褲腿給剪掉。

    在這種形式下,葛喬竟還畫了她裸露后背的油畫,放在美術教室這種公眾區域,要她受萬人“瞻仰”,用心可謂是非常險惡了。

    葛喬這種人要是活在后世,怕祭出來的就不是裸背圖這么簡單了。她甚至有可能畫一幅她的正面全裸圖放教室里。

    想到有這種可能性,簡悅懿就渾身惡寒,又覺惡心。

    對于這種下作的手段,她既不想多報復回去,也不想少報復一分。就干脆用同樣的手法,完完整整地還回去。

    怎么樣?就是要讓你知道事情是我做的。也就是要讓你有苦說不出。

    敢用下作手段,就得承擔自己也被人用同樣方法報復的后果!

    顧韻林也很快知道了這件事。他好笑地道:“還真有你的。原樣照搬別人整你的方法,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

    “這種在因果上沒問題吧?我不會受報應吧?”她笑問。

    “其實,地府里的冤魂也會向閻王申訴,請求到陽間索取他們仇人的性命的。地府吏員審核案件后,會報知閻王,此人的申訴是否屬實。若是屬實,閻王就會放他們暫返人間復仇。”他解說了一番,“放心,你這樣做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簡悅懿好奇地問:“冤死的人怨氣都挺大的吧,放他們重返陽世,地府不擔心他們因為情緒失控,報復過頭,甚至傷及無辜嗎?”

    “他們離開地府之前,都會跟吏員簽協議。要是做過了火,當下就會直墜地獄,受刀山火海種種痛苦。不過,說是協議,其實起作用的是因果律,并不是有什么特定的人在懲罰他們。就好像你的福報,來源肯定是你曾做過什么極大的好事,這輩子才會如此順心遂意。所以,那份協議不過是起一個告知、警示以及教育的作用而已。”

    “就好像普法教育那樣?”

    他莞爾點頭。

    至于葛喬,她出了這么大的丑,自然是要找劉文秀好好說道說道的。

    她不敢直接沖到劉文秀上課的地方找人,怕陰私畢露,于是去了寢室找人。

    剛好簡悅懿也在里面。

    她看她的眼神簡直恨得滴出血來。

    簡悅懿卻笑瞇瞇地望著她,剝核桃吃。一邊吃,一邊還不忘給松鼠君剝一顆。

    葛喬更氣了,卻只能招呼劉文秀:“劉同學,你出來一下,我有事問你。”

    劉文秀已經聽說過她的事了,但并不曉得她之前陰過簡悅懿。

    她只是隱隱覺得有點不太對,于是跟了出去,想問個清楚。

    葛喬把她帶到僻靜處,一轉身就質問道:“不是叫你把她盯好盯牢盯死了嗎?你知道她對我做了什么嗎?”

    “做了什么?”

    “她畫了我的裸背圖,掛在美術教室里!她這個瘋子!”

    劉文秀滿眼質疑:“她為什么要做這種事?你什么地方得罪她了?她這幾天一直都跟我在一起的,就連上廁所我都拉著她,她哪兒有功夫去畫畫。”

    葛喬氣極了:“不是她是誰?我……”她差點把真相說出來,但理智又讓她把話咽回去了。

    難不成,她還能告訴她,她曾用完全一樣的手法去整簡悅懿?

    望著劉文秀,她握了握拳頭,這個沒用的東西!要不是她沒盯好人,自己根本不會出這種事!

    她忍了又忍,現在還不能跟劉文秀撕破臉。畢竟這個人跟簡悅懿同寢又同班,還能當她的眼線。以后總有能用上的時候。

    努力平息下心頭的怒氣,葛喬咽下了這個啞巴虧:“你說不是,那應該就不是吧。好,我知道情況了。”

    劉文秀卻咬咬唇,不安地追問:“學姐,為什么你一直這么針對小悅?現在出了事,也認為是她做的。小悅不是那種人的,她心眼很好,對人也很好的。”

    呵,這是上了她的船,臨時又想跑路了?哪兒這么簡單!葛喬嘴唇一歪,嗤笑道:“與其問這個問題,你不如先問問自己,只是因為想加入學生會,就什么都聽我的,連我叫你去砸她的暖水瓶,你也聽話地砸了。你當時甚至都沒有問我原因。”

    “我……”劉文秀有點慌,“小悅她經濟條件挺好的,連兩塊錢一瓶的可樂她都喝得起。一買還買三瓶!我是覺得這種物質上的東西,對她來說并不重要,才聽了你的話!”

    葛喬簡直被她那混雜了天真的惡毒給弄笑了。她也真的笑了,笑得前仰后合:“原來你覺得人家不缺什么,你就可以隨便給人家搞破壞的啊?唉喲,”她搖頭嘆氣,“這個簡悅懿有你這種朋友,也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反正話說開了,她也沒必要遮掩:“以后乖乖聽話,別問東問西的,叫你做什么,你就老實做。要不然,我就把你做的這些事全告訴她。她現在人氣這么旺,隨便透露一點風聲出去,你都不會有好日子過了吧。”

    劉文秀完全沒想到事情會有這樣的反轉,頓時傻眼了!

    日子一如既往,簡悅懿還是那么受老師們歡迎。

    甚至因為本校老師們的對外宣傳,偶爾還會有別校老師來參觀她。

    比如現在,教大學語文這門課的秦老師就八卦地領著她在外校的老師姐妹團,遠遠地在參觀簡悅懿。

    “瞧,那就是我們學校的雷鋒同學!”秦老師特別得瑟。

    “雷鋒就是她啊?長得好漂亮,很有氣質啊,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看起來人嬌嬌柔柔的,沒想到這么有性格,還敢跟教育部副部長提建議。真是人不可貌相!”

    “她哪里看起來嬌嬌弱弱了?人家那只是叫做眉目如畫,你看她的眉梢眼角,明明帶著英氣的嘛。”

    幾個老師在那里討論得熱火朝天的,卻沒發現她們當中的一員悄瞇瞇地、興致勃勃地朝簡悅懿走去。

    秦老師早就跟大家都打過招呼了,叫她們不要打擾人家。這位老師也覺得不打擾比較好。于是,她就只是跟簡悅懿擦肩而過,然后回頭笑容滿面地跟她打招呼:“雷鋒同學,你好。”

    然后,簡悅懿就看到一堆人躥過來,把這個喊她“雷鋒”的人給架走了……

    雷鋒?為什么她要喊她雷鋒?

    她這幾天做了啥好人好事了?

    完全忘了在韻古齋里,教育部的黎副部問她名字,她回答姓雷名鋒的事了!

    而被架走的外校老師特別委屈,對自己的朋友們說:“我就只是過去打個招呼而已……”

    “那你也不能直接喊她雷鋒啊!我跟你說,我們這位簡同學是很低調的。要不然,當初黎副部問她名字,她怎么不說呢?你喊她雷鋒,不是把她給曝光了嗎?”

    “人家這么低調,你干嘛還領我們來看她?”

    秦老師噎住了,然后理直氣壯地道:“你們難道就不想看嗎?再說了,咱們只是來賞風景的,剛剛不過就是順道偶遇了簡同學而已。你們不喊她雷鋒,那不是啥事兒都沒有嗎?”

    來偶遇簡悅懿的,還不止這些老師。

    今天又是個周末。自從清大跟電影公司的人商量好在大禮堂放電影后,每到周日,學生們就近乎虔誠地去禮堂的松鶴山房基址處蹭文氣,再在禮堂內尋一個好位置,坐下來好好看一場電影放松一周以來因學習而感到緊張的心情。

    簡悅懿也來了。

    原本她建議在禮堂放電影,就是為了給自己找點娛樂。這種時候自然不會錯過。

    她去得早,選了一個既不太靠前,也不很靠后的適中位置。

    這時的電影在放映之前,通常都會先播一些新聞紀錄片,比如像尊敬的西哈努克親王啊,還有莫尼克公主之類的。

    之后才開始放正片。

    不過,這個年代娛樂實在太少了,就算是新聞紀錄片,簡悅懿也看得津津有味。

    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不知不覺中已經對娛樂活動很不挑剔了。

    她才剛落座,就發現自己隔壁的位置也有人坐下了。她扭頭一看,正是顧韻林。

    他驚訝地問她:“你也來看電影?”眼里毫不掩飾的笑意,卻在明明白白地告訴她,我就是沖你來的。

    簡悅懿有些失笑。她還滿喜歡這個有什么說什么,從來不打肚皮官司的耿直天人。

    今天播的電影是《列寧在一九一八》。這部片子的革命性十足,當作宣傳教育片是再合適不過的了。不過,唯一的問題在于,蘇國對于“色情”的定義,明顯和我國這個時期不太一樣。

    于是,電影播放中,頻頻出現突然間黑上幾秒鐘的情況。

    每當有這種情況發生,旁邊就會有內行的同學慘呼一聲:“剪掉了!剪掉了!”

    表情夸張的程度,簡直比電影都還精彩。

    不過,這部大片有些地方可以剪,有些地方卻是剪不掉的。比如像后來特務在劇院里謀劃刺殺列寧的鏡頭,為了營造緊張的氣氛,導演把舞臺上身穿天鵝舞衣的女郎踏著音樂拍子跳著芭蕾舞曲的鏡頭,還有特務竊竊私語的鏡頭反復交替剪接。

    舞曲拍子越來越快,芭蕾女郎也開始旋轉跳躍。特務眼里閃著毒光,步步逼近列寧同志……

    這種不斷交替的鏡頭要怎么剪?

    放映員師傅特別聰明,他拿手擋。

    每當天鵝優美地抬起長腿,師傅就趕緊伸手遮鏡頭!每當這個時候,男同學們就發出一聲“唉……”的嘆息聲。而每當放映師傅因為鏡頭交替太快,沒能追上擋鏡頭,男生們就兩眼放光,興奮地大聲喊起來“喲喲喲喲喲”!

    顧韻林每回聽到這種聲音,就忍不住閉眼,為自己也是男同胞中的一員感到憂傷。

    簡悅懿看他這樣,笑出聲來:“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不,我不是因為看到這些鏡頭覺得不好意思。我是……”他斜眼瞟了旁邊正在“喲喲喲”的男生一眼。

    逗得簡悅懿笑得更厲害了。

    到了影片的后半部,列寧同志為防不測,在瓦西里家的客廳席地而眠。瓦西里和妻子談論著列寧同志為了革命,不惜以身犯險的事。談著談著,就開始擁吻。

    這時,禮堂里的女生們都不好意思地遮住了眼睛,而男生們則拍手喝采,大叫“精彩”!

    當然,下一秒,放映員又遮住了鏡頭。

    不過,即使如此,氣氛卻是營造出來了。

    顧韻林深深地看著簡悅懿,輕輕把手蓋在她的手背上,問她:“這里太吵了,要不然,我們出去吧?”

    簡悅懿笑瞇瞇:“這會兒出去,不是羊入虎口嗎?不要。我要看電影。”上次看她的裸背圖,直接看得發呆,嗯嗯,這個男人確實危險……

    “……”顧韻林有點郁悶,“同學,可不可以不要那么直白?”倒是大方承認了。

    她依舊笑瞇瞇:“不可以。”

    “……”

    他帶點懲罰性質地捏了捏她的手背,再把她的手掌翻轉過來,用食指在她敏感的掌心輕輕劃動。

    劃得她的心癢癢的。她剛想縮回手去,他卻輕輕拉住了她,問她:“想不想看看我的畫工如何?”

    她抬眉望他。

    他故意露出壞笑,但眉目間只見清俊,不見痞氣。

    他從懷里拿出一盒彩色鉛筆,竟開始在黑漆漆的,只有銀幕反光的禮堂里畫起畫來。

    而他的畫布,正是她的掌心。

    他不時壞笑著回望她,用手正大光明地在她手掌上吃豆腐。彩色鉛筆落在她掌心,筆觸卻顯得很認真,也很輕柔,與他臉上裝出來的表情完全不一樣。

    被一個明明白白告訴你“對,我就是在找機會摸小手”的人這樣對待,卻一點也生不出反感。能做到這一點的,估計也就只有這只美人燈籠了。

    只是,這樣的舉動在這個年代,會不會有點出格?她有些擔心地望了望四周。卻發現黑暗中,有不少情侶坐在一起說著情話。

    她怔忡片刻,禮堂什么時候變成情侶約會的地方了?70年代的時候,海市外灘上的那道防汛墻被稱為情人墻,一到晚上,那里到處都是去約會的小年青的事,她是知道的。

    沒想到在禮堂里搞了個蹭文氣和看電影的活動,竟把這里帶火成“情人堂”了……

    想想也是,77級的新生年紀最小的只有16歲,最大的卻已經有30多歲了。很多人再不抓緊時間談戀愛,年華也就老去了。

    不過……她瞪了顧韻林一眼,這家伙是故意在這里偶遇她的吧?

    回應她瞪視的,是他更燦然的笑容。連只有她才看得到的,他身上的身光都璀璨了幾分。

    簡悅懿暗嘆,原來他的身光還能反映出他情緒的好壞。這光學效應也是絕了。

    心里卻莫名地生出了幾分喜悅。

    筆尖在她掌心輕柔細膩地滑動,癢癢地,帶得心也癢了起來。

    兩個人的夜視能力都很好。她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在她掌心畫的,是一個披散著及肩半長發的女孩。

    他畫的是工筆畫。用不同顏色的彩色鉛筆來勾畫線條。他畫得很慢,也很精細。電影都快結束了,他才只畫出了一個輪廓來。

    等電影放完,他拉住她的手,無比惋惜地問她:“怎么辦?還沒畫完。要不然,我們換個地方再畫?”

    她卻篤定,他肯定是故意的。

    然而就算如此,她也想看看他最終到底會畫出什么來。于是,兩人直接去了一間敞開的小教室,繼續畫畫。

    周日,愛學習的學生大多聚集在圖書館看書;想放松心情的學生,要不然就出去玩了,要不然就在禮堂里等著看第二場電影。這間教室這會兒并沒有人。

    換了地方之后,顧韻林畫得快多了。

    很快,一張掌心美人圖就成形了。他畫的,正是她披散頭發的模樣。

    她眉目間的英氣,因為散在頰間的發絲消散了不少。五官變得更加柔和了,眼神也顯得格外溫柔。有種嫻靜若仕女的美好。

    “我是這樣子的嗎?”她望著掌心圖,好奇地問道。

    他笑望她:“靜若處子,動如脫兔。你不僅有這樣的一面,還有很多不同的樣子。”他停了停,語帶深意,“讓人很是想一探究竟。”

    他伸出自己的左手,問她:“我幫你畫了肖像,你是不是該回報一下,也幫我畫一幅。”他也想知道,他在她心目中是什么樣子的。

    她大方答應,并不推托。接過彩色鉛筆就開始在他手心畫畫。

    這種彩色鉛筆不知道是用什么原料所制,芯子極為細膩,在掌心上都能順利作畫。

    不過,簡悅懿可是個性子皮的。他畫的是工筆畫,她畫的卻是Q版顧天人。

    Q版顧天人雙手插在褲兜里,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眨動右眼拋了個撩人的媚眼。妥妥就是后世痞痞的壞男孩!

    顧韻林看得滿臉黑線:“……我在你心目中就是這個樣子嗎?”

    回應他的,是簡悅懿一連串惡作劇得逞后的笑聲。等她笑夠了,才道:“這是畫著玩兒的。顧同學舉止優雅,怎么可能會這樣呢?”

    他就也跟著笑了起來。

    當天下午,她并沒有跟顧韻林在一起。

    她確實有點喜歡他。但經歷了劉文秀的事情后,她已經不再想太快地投入一份感情了。

    雖說能當天人的人,道德品質一定不會差。可也正因為他是天人,他和她的三觀、生長的社會環境還有習慣等等都是不同的。現在就盲目開始,后面有可能會面臨一系列的問題。

    沒人是奔著分手而去談戀愛的。與其等到以后發生問題,再去傷心,不如慢一點進入感情。多看看,多觀察一下,看看對方是否真的可以跟自己走得長遠。

    更何況,她需要考慮的問題其實挺多。比如天人的壽命那么長,對凡人來說幾乎像是永恒的存在一般。等她變老了,而他卻依然年輕,依然帥得足夠挑動萬千少女的心,那她得多沒安全感?

    想來想去,她都覺得不該太快開始。

    于是,她借口有事要忙,跟他道了個別就自行離開了。

    上次劉校長給的僑匯券,她還一張都沒用。正好趁著今天周末,去友誼商店看看。遇到好東西,就給家里人買點寄回去。

    想起劉文秀,她不由心生感慨,還是家里人以及故鄉的鄉親們樸實,肚子里沒那么多彎彎繞繞的。你為他們做了事,他們就一直都記得。

    她坐公交至建國門站,京市友誼商店就座落在建國門外大街的北側。友誼商店所在的樓,此時叫外賓大樓,里面分了幾個部,最有名的是食品部。它的前身是34號供應部,也就是赫赫有名的京市食品供應處。

    這個供應處為什么這么有名呢?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