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五十七章松鼠君: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五十七章松鼠君: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

    簡悅懿駭笑:“你叫我吃人?”

    松鼠君連連擺手:“不是不是,就像吃我一樣,你只要把他的內丹吃了就行了……”

    人參寶寶也跟著摻合:“吃他吧吃他……我才不過是支300歲的小寶寶……都不夠塞牙縫,還是吃他好!天人的壽命都長得不得了,就算是最低的那層天……四天王天,居住在那里的天人也能活500年!”

    松鼠君看到居然有人敢搶它修仙界百科全書的稱呼,勝負欲陡地就冒出來了!它剜了人參寶寶一眼,搶著說:“但是四天王天的天人,他們的一天等于人界50年。也就是說,他們的壽命等于人壽912萬5千歲!”

    然后它睜大星星眼:“主人,你吃了他,你就起碼能活912萬5千歲了哦……”

    簡悅懿頭痛地道:“我當初吃你的內丹,情況是不一樣的。你當時不是要把我和春莉的氣運互換嗎?她那么倒霉,把她的霉運換到我身上,我不是死定了?我那是在自救好嗎?顧韻林又沒害過我,現在還要送我的料子,我干嘛要把他吃了?”

    想到“吃”一個男人,聽起來曖昧得緊,簡悅懿又改了口:“我是說,我干嘛要吃他的內丹。”

    “因為他的內丹好吃啊!”松鼠君說得特別理所當然。

    “因為他的內丹美味啊!”人參寶寶也在同一時刻,說出了差不多的話。

    它倆難得統一一次意見,差點就想握爪了!可一想到對方剛剛的所作所為,兩個小家伙馬上又互相對瞪了一眼,同時冷哼了一聲。

    簡悅懿問:“你們作為妖精是有內丹沒錯,但你們又沒修成仙過,怎么知道天人也有內丹呢?按照我的理解,天人是已經修到一定境界的神仙,對吧?佛教不是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嗎?說不定他的內丹已經從色入空了呢?”

    松鼠君用爪爪托著腮,認真地道:“說得也是。我沒當過天人,確實不曉得他是不是有內丹。不過,本著‘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惟一標準’這一條來說,咱們不是可以把他的褲子扒了,然后用我鋒利的爪子把他的小腹打開,看看他里面到底有沒有內丹嗎?”

    人參寶寶拍了拍它的分支根須:“哦哦哦……要動手術啦,要動手術啦……”

    簡悅懿:……

    她問人參寶寶:“你為什么還不跑?”松鼠君光顧著撿天人了,完全忘了這邊還有支參寶在。

    人參寶寶眨巴眨巴眼睛,萌噠噠地道:“我不跑。為什么要跑?我還等著回去泡溫水,泡出杯人參精華玉露給你喝呢。”

    松鼠君呵呵噠:“還精華玉露,明明就是你的洗澡水!”它又對簡悅懿道,“主人,你千萬別看著它長了一臉人寶寶的模樣,就被它騙到!”

    它說:“它就是一只狡猾的人參精!它是想騙你跟它結主仆契約,這樣,等你把天人吃了成仙的時候,它就也能跟著雞犬升天了!”

    人參寶寶嘴巴一歪:“好意思說我,你還不是跟我一樣半斤八兩……”

    兩個小家伙互相拆臺,鬧得不亦樂乎。

    簡悅懿五感本來就敏銳,有人在她跟前鬧騰,耳朵里簡直像有人擂鼓一樣。

    她煩得抬高聲調:“別吵了!我不會吃他的!”

    轉身走人。

    走了兩步,突然發現松鼠君沒跟上來。回頭一看,那兩個小家伙正盯著顧韻林流口水……

    簡悅懿:……

    想到對方是因為她的氣運才會突然睡著,陷入危險的,她決定,還是先把他喊醒再走。

    “顧同學?顧同學?”她大聲喊了他兩句。

    他沒反應。

    “顧同學,快醒一醒,妖怪要來吃你了!”

    松鼠君和人參寶寶同時駭了一跳,委屈巴巴地看著她。

    簡悅懿:現在知道怕了?剛剛不是還在商量要怎么吃他嗎?

    她也就是給它倆一個教訓,不是真想告訴顧韻林,所以那句“妖怪要來吃你了”說得比較小聲。

    不過,喊了兩回他都沒醒,她就打算捋起袖子,直接上手拍醒他了。

    可手才剛剛拍到他的臉,她就愣住了。

    她摸摸自己的臉,再摸摸他的臉。

    天吶……他皮膚居然比她還好?果然是個妖孽……

    她的皮膚是因修行而變得晶瑩剔透的,但再怎么皮膚好,她依然是個凡人。依然有凡人的毛孔,凡人的汗毛,只不過這兩樣東西都變得非常微小了而已。

    顧韻林的皮膚卻剛好相反,輕拍上去的瞬間,她以為自己拍到的是一塊上好的和田白玉,而且這塊白玉還是有彈性的……以她的眼力,竟無法看到他皮膚上有任何一根汗毛和任何一個毛孔。

    真是不可思議。

    她知道他長得好看。卻沒想到他好看到如此毫無瑕疵的地步。

    這張臉放在后世,怕是連國際巨星都得給他讓道吧。

    可一想到他自帶燈光效果,她忍不住就噗地一聲笑了出來!

    松鼠君好奇地道:“主人,你在笑什么?”

    “我只是想到天人自帶身光,有修行的人看到他們,看到的豈不是一個個行走的美人燈籠?連手電筒都省了……”

    松鼠君和人參寶寶一愣,想象顧韻林像只燈籠一樣走哪兒亮哪兒,突然捂著肚皮狂笑!

    美人燈籠?燈籠燈籠?哈哈哈哈哈!

    簡悅懿笑完之后,沒忘正事,又伸手去拍他的臉:“顧同學,醒一醒吶。在這里睡會著涼的。”

    她拍了兩下,嗯,很有彈性。但人沒醒。

    她加大力道,又拍了兩記:“醒一醒,回宿舍去睡吧!顧同學?顧同學?”

    顧韻林其實早就醒了。

    他身為天人,怎么可能那么菜?縱使簡悅懿有滔天福運,但也不過只令他睡了一彈指頃的功夫罷了。

    等他醒過來,正驚詫于自己突然睡著的事實,卻聽到那邊一人二妖在說著什么“天命福女”的氣運可令仙妖入睡之類的話。

    他突然睡著,是跟她有關?便不動聲色,想聽聽內幕。

    哪曉得他這邊在裝睡,那邊的兩只小妖怪就開始攛掇簡悅懿吃他了……

    這是自他出生天道之后,第一次遇到有人敢討論怎么吃他的。這種經驗還挺新鮮。

    于是他好整以暇地繼續裝睡,想看看她們要怎么吃他。是從他的手指開始啃呢?還是從他的臉?

    就算她的靈魂再怎么干凈,再怎么溫暖,也逃不開這么大的誘惑吧?畢竟吃了他,就能立刻得到那對于凡人而言,幾乎接近于永生的壽命。

    他根本不相信她在聽到“912萬5千歲”時,沒有對他生起貪心。更何況,他所居的那一層天,遠勝四天王天。

    然而,她卻說出了“別吵了,我不會吃他的”這樣的話。在聽到這句話時,他震驚了。就算是他,假如有得到比他更高層的天人內丹的可能性,他怕也是會猶豫的。

    她卻說出了“我不會吃他”這樣的話。不僅如此,她還試圖喚醒他。

    雖然……用打臉這種方式來喚醒,讓他有點自尊受挫的感覺……

    他本來想直接醒過來算了。誰知,她竟輕撫著他的臉,“咦”了一聲,像是在驚嘆什么,又……像是在故意撩撥……

    他的心又波動了一下。

    決定繼續裝睡。

    可惜接下來事情的走向,就有點畫風不對了。她竟然說他是一只“行走的美人燈籠”,還說有了他,“連手電筒都省了”。本來,天人的身光是福報的體現,沒有天人不以自己的身光為傲的。甚至像最高的那幾層天的天人,他們根本就沒有身體,只有光身。

    可到了她嘴里,卻變成了帶光行走的燈籠……

    他只覺胸口中了一箭,好生發疼……

    尷尬得只能再裝睡一會兒。

    等她再喚了幾聲,他才假作好夢初醒,慵懶地睜開眼睛。

    他疑惑地道:“我怎么突然睡著了?”

    簡悅懿滿臉擔憂地問:“顧同學是不是學習太累了?怎么站著都能睡著啊?你這種情況,我在別的同學身上看到過。就是去年高考前夕,我坐公交車的時候,老看到學生打扮的人拉著扶手就睡著了。”

    她嘖嘖有聲:“你說他們這是有多辛苦啊?是不是每天看書都看到凌晨一兩點鐘?”

    顧韻林:……你可真會裝。

    想了想,他又在心里補了一句:比我還能裝……

    他搖搖頭:“應該不會,我看到任何東西都能過目不忘的。”

    ……啊,忘了他也是修行人。她都記憶力這么超群了,修行遠勝于她的他,記憶力應該更了不得才對。

    “那你是不是下凡下得太久,人間靈氣稀薄導致了你生理性不適呢?”她又問。

    “……以我的境界,我能自給自足。”

    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嗎?簡悅懿攤攤雙手:“那我就不知道為什么了。要不然,你回天界找醫生問問?哦,天界應該沒有醫生吧?那么很可惜,這件事也許就成了萬古不解之謎了。”

    她笑瞇瞇地道:“顧同學,現在天色不早,已近熄燈。我先走了。BYE……”

    顧韻林:……

    他看著她瀟灑離去的背影,一時有些怔忡。忽然又笑了起來。

    在顧韻林睜開雙眼的那一剎那,剛剛還在討論怎么吃他的松鼠君和人參精,就嚇得趕緊躲進了簡悅懿懷里,連呼吸都放得極輕極緩。

    它倆假裝它倆已經走了……

    等簡悅懿跟顧韻林道了再見離開之后,這兩小家伙終于松了口氣。但又同時癱坐在她懷里,懷疑鼠生。

    有這么大一支天人都不吃,她還真是暴殄天物!

    不過人參精還算想得通,她不是也不吃它的嗎?而且,她福運那么滔天,說不準以后會有諸多奇遇!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嗯嗯,它一定得巴結在她身邊才行!

    跟著她回到她的寢室之后,人參精拼著耗費靈氣,施術讓寢室里的其他三人都困倦起來,陸續爬上床。它一邊施術,一邊哭嘰嘰地審視自己身體里減少的靈氣:還是氣運好……氣運也能把人給弄睡著,而且還半點不耗力氣,更不耗靈氣……

    最主要的是,她的氣運連天人這種級別的大人物都能催眠了!

    啊,好羨慕啊!

    人參精把其他閑雜人等弄睡著之后,就癱在地上指揮松鼠精:“你,快去給我倒溫水,我要泡人參精華玉露給主人喝……”

    松鼠君正在緬懷失去的雞犬升天機會,不耐煩地道:“你自己不曉得去倒嗎?”

    人參精氣苦:“你沒看到我施法催眠那些人類,耗掉了很多靈氣嗎?再耗靈氣倒水,我就泡不出來精華了!”

    松鼠君呵呵噠,力氣跟靈氣可不是一回事。它眼珠子一轉,突然態度變得超好:“那你等等哦,我馬上就去給你準備洗澡水……”托著簡悅懿喝水的搪瓷盅就躥了出去。

    不一會兒,它就費力地頂著搪瓷盅回來了。幸好它是妖,又幸好主人這幾個月修行突飛猛進,它小腹內已經開始有靈氣凝聚了。再過一段日子,說不準會有新丹結出來也不一定!

    螞蟻還能扛得動比自身體重重一百倍的食物呢。對于它這種已經能凝聚靈氣的松鼠精來說,托起一只裝滿水的搪瓷小盅還是不成問題的。

    “人參精,你要的水我打過來了。來,快跳進去吧。”松鼠君這會兒態度180度大轉變,特別和藹可親地道。

    人參寶寶滿臉疑惑:“你怎么突然對我這么好?”

    松鼠君嘿嘿笑道:“肯定要對你好啊。你現在干的是對我主人有好處的事,我當然要對你好!”

    也對,它主人修行進步了,它的修行也會進步。可不得感激自己嗎?人參寶寶認可了它的這個說法,根須一彈,就彈到水杯里去泡澡。

    可它才接觸到水面,就被那水滾燙的溫度給燙到了!幸虧它有無數根須!那些根須立馬劈腿般支開,死死拉住盅緣,一點點把它撐到半空哦。

    “燙死了燙死了燙死了!”人參寶寶哭嘰嘰地道。趕緊從盅緣上跳了下來。

    它指控松鼠君:“你這只壞松鼠,你想燙死我啊?”

    松鼠君抄起手手:“燙熟了,正好請主人把你整支吃掉。”

    “……”

    松鼠君扳回一城,正得意,長長的大尾巴就被人拎了起來。它馬上就變成只倒吊松鼠。

    一看,簡悅懿正不高興地望著他:“我說過我不會吃它的。你別老欺負它,它那么呆萌,真被你燙熟了怎么辦?”

    燙熟了正好啊……松鼠君想著,卻不敢說出來,只抱著爪子,努力擠出兩滴眼淚來,萌噠噠地望著她:“主人,我要愛的抱抱……”

    “……”

    人參精:“我要安慰的抱抱,我差點就被燙熟了……”

    簡悅懿同情地望著它,伸手把它撈起來,輕輕摸摸它那長了長長的莖葉的腦袋:“真可憐。”

    松鼠君暴走了:“我的主人我的主人!你是我的主人啊!為什么你要去抱別的妖精啊?說好的只寵我只喜歡我吶?你都已經幫一只黃鼠狼過童生考試了,現在又要把我的寵愛分成一只人參嗎?”

    它猛地趴在地上,眼淚狂流:“你為什么這么花心……”

    簡悅懿:……

    她只好去把杯子里的熱水兌成溫度合適的溫水,讓人參精跳進去泡澡。

    人參精還挺懂俗世禮儀的,它把自己上上下下洗干凈之后,對她說:“主人,古有焚香禮佛,今有我人參精沐浴周身,以待產出人參精華玉露液供主人食用。你看,我已經把自己洗得干干凈凈了,請替我換水,這回我可以好好泡一泡,產好東西給主人喝了!”

    主……人……松鼠君立即癱在地上了,完了……它可能要失寵了……

    可等人參精恭恭敬敬地把它泡出來的什么人參精華玉露液,推到簡悅懿面前時,后者卻把搪瓷盅端到松鼠君那里,戳了戳它的小腦袋:“別趴那邊裝死了,快起來,你的人參精華玉露液好了。”

    松鼠君愣了,突然涕淚泗流,抱住她的手指“哇”地一聲哭出來:“我還以為你要收別的仆人了!嗚嗚嗚……”

    她摸摸它的小腦袋:“收你一個就挺煩的了,還收一個不得煩死我?”語氣卻溫柔得不得了。

    松鼠君吐吐舌頭,蹭了過去:“主人對我最好了……”轉頭就把潛在威脅人參精往窗外一扔,“走好不送!”

    人參精呈拋物線般被扔出去,郁悶得要死:居然有人連人參都不要?

    它一想到那個天人,唔,也是,她連天人都不要的……

    松鼠君把人參精扔完,就趕緊把窗戶關好鎖死。然后躥到簡悅懿肩頭,抱著她的脖子撒嬌:“最喜歡主人了!……”

    感受著脖子那里毛茸茸的溫熱的小身體,她無奈地道:“快去喝你的洗澡水吧。涼了就不好喝了。”

    “我們一起喝嘛一起喝……”

    “……我不想喝別人的洗澡水……”

    “這個是玉露液,不是洗澡水。它頭一回洗的那次才叫洗澡水。你看它把自己刷得多干凈……每一根須須都刷到了!來嘛,一起喝嘛……”松鼠君極少用撒嬌的語氣跟她說話……因為自恃是大魔王的緣故。

    但今天差點就失了寵,又親眼目睹了人參寶寶賣萌撒嬌的可愛模樣,它決定與時俱進,也要學習這門技能!

    這樣,就算以后有一萬支人參精來跟它爭寵,它已嫻熟這門技能,自能巍然立于不敗之地!

    松鼠君本來就長得極為可愛,再賣賣萌,簡直能把人的心給萌化!

    它再三求著她喝洗澡水,她被萌出一臉鼻血,竟然……真的喝了一口……

    不過一喝之下,就驚覺這味道獨特。有那么一點像西洋參含片的味道,但卻另帶一股清靈的幽甜。這股幽甜一入口,頓時有濃濃的靈氣自舌面往上直沖天靈蓋。

    整個大腦都被這靈氣沖得清靈起來。

    簡悅懿馬上就意識到,這個確實是好東西。看來她的舊觀念還是得改一改,你看西洋參切成片后,不也有很多人拿它泡水喝嗎?有人覺得那是西洋參的泡澡水嗎?

    她不能因為今天撿的這只人參寶寶長得像人,就覺得它泡出來的水是洗澡水啊。

    它本質上還是一株人參啊!

    她把人參精華玉露液喝了一半,留了一半給松鼠君喝。

    松鼠君伸出小小的舌頭,一口一口舔著喝,每喝一口還不忘感激地望她一眼。

    真是個可愛的小東西。

    一個星期之后,全國各高校陸續收到教育部寄發的文件通知。文件要求,每高校必須堅決擁護馬列主義、政治思想不動搖,要與時俱進地學習政治思想。而脫離實際,脫離黨中央的指導來與時俱進學習是不現實的,必須通過每天組織學生進行至少半小時的時事政治學習來實現。

    為令祖國未來的棟梁之材,緊跟黨中央的步伐,用準確的、完整的政治思想來指導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特給每所高校核批黑白電視臺一臺,用于學習新聞聯播時政。

    文件一出,各所高校的校領導和教師隊伍還挺懵逼。要進行政治學習,上政治課不就足夠了嗎?還用得著買電視?

    這手筆也太大了。

    直到各省、各市教育局組織相關會議,要求各高校必須副校長級別及以上的人來參會,他們才知道了原因。

    原來這就是一場以時政學習為名義,還教師隊伍以尊重、還知識分子隊伍以尊重的行動啊!

    不少人在會上灑熱淚,說“感謝黨,感謝國家,感謝副主席,不僅給我們摘了帽子,還千方百計提高我們的社會地位”。

    各省各市教育局的領導會召開這個工作會議,那都是因為事先去了首都參加了國家教育部的會的……教育局聲稱,只有尊師重道的學生才有可能真正重視老師所教的知識。此事事關國家能否培養出真正的人才,能否讓各高校教師隊伍對未來重新抱有希望,把全部熱情投入到教育工作中去。

    所以,各省市級教育局的領導都親自在會上聽到了黎副部……也就是當初與簡悅懿偶遇于韻古齋的那位國家教育部的副部長,他說這個主意最初來源于清大的一個77級新生。

    是她告訴了他各高校現在混亂的教學情況,又提了這個建議的。

    所以,當各省市級教育局領導回去開會,在會上看到高校領導們淚灑當場,感謝黨感謝國家還感謝了副主席,他們笑道:“其實,你們還該感謝一個人。”

    “誰?”

    “雷鋒。”

    黎副部當初問簡悅懿名字的時候,她不想出風頭,就告訴他,她叫雷鋒。

    很快地,各高校教師團隊里就傳出來一個被盛贊的名字……雷鋒。

    又是一位學習雷鋒,不留名的華國好兒女啊……

    但“雷鋒”同志的真實身份,可能瞞得過清大的劉校長嗎?對于簡悅懿和她哥哥為學校老師出謀劃策,提升他們在學生心目中地位的事,他早就耳熟能詳了。

    這個雷鋒,不是簡曉輝,就是簡悅懿!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