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五十六章把他吃了,你就能成仙了!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五十六章把他吃了,你就能成仙了!

    所以,她在家里的時候,就把那張1000元的存單兌成了現金。再把所有鈔票都縫在了罩衫內層。外面厚衣服一穿,再加一件軍大衣,根本看不出她帶有重金。

    到學校報到之后,她就去了一家銀行,把現金全部存起來了。

    當時銀行工作人員被她這個千元戶給嚇壞了,一直叫囂要她出示有關收入來源是來自正常渠道的證明,否則,將把她押送派出所,交公安人員審問。

    而她早有預備地拿出一張省報和市報,再把上面有關她是省狀元的報道,指給工作人員看:“你看,這兩份報紙上提到的高考省狀元簡悅懿就是我了。這里明確寫了省里獎勵給省狀元的是500元獎金,市里獎了300元,縣里獎了100元。而我所在的東方紅公社獎勵了300元給我。”

    她又拿出另一份報紙:“你再看這個,這個尋水英雄簡悅懿也是我。這份副刊發行后,不少公社找到我,讓我幫助尋找水源,我幫了他們之后,他們也主動表達了謝意,付了感謝金。我的錢就是這么來的。”

    銀行工作人員風中凌亂:這這這……怎么會有這么厲害的人?小小年紀又是省狀元,又是尋水英雄的?

    但他鎮定了一下情緒,說道:“這只能證明這個叫簡悅懿的人很厲害,但并不能證明你就是她。”

    簡悅懿又掏出她的戶口遷移證和糧食關系轉移證給他看:“這個總能證明了吧?”

    工作人員心一顫:“能!我馬上給您辦!”對她的稱呼立馬變成了尊稱。

    辦好存單后,她就把各種證件和存單分開鎖放。她還找來舊報紙,像是糊墻一樣把分給她的那個柜子內壁都糊好,把大額存單藏在舊報紙和柜子內壁的夾縫間。再把大件物品如棉被、床單之類地往柜子里放,讓它看上去就不像是用來放值錢物品的地方。

    宿舍里臨窗的位置擺了一張長桌。桌子帶有四個不帶鎖的抽屜。她花錢買了銅鎖和門扣,去找她哥幫忙借了釘錘和釘子,把門扣安在了抽屜上。

    她還幫劉文秀也安了個鎖。自己的小額存單夾在書本里,放在抽屜里。自己大約留了二百塊錢的“零錢”在挎包里。

    劉文秀特別感動,抱著她“啵嘰”了一口,兩眼亮晶晶地說:“你真是我的小仙女……”

    從記憶中回過神來,簡悅懿在宿管阿姨那里拿了自己和劉文秀的飯盒子,就回寢室吃飯去了。

    晚上,她去荷塘靜修時,又陸續有好幾個學生跑過來找她說話,美其名曰是想認識她這個蹭過文氣,現在渾身上下文氣滿滿的“名人”。

    簡悅懿保持微笑,實則心情郁悶。沒辦法,誰叫她每回一開始專注,就有人跑過來打斷她呢。

    修行不成,她只能回寢室了。

    可有意思的是,她在回去的路上,又看到某種光亮了。

    她問懷里的小松鼠:“我好像又看到寶氣了。不過,這回的寶氣只有一丁點大。”

    松鼠君用爪爪托著小腦袋:“哦,那就不用在意了,有可能是一分錢、兩分錢……”就算只是分分錢,那也是錢。也是會有光的。

    “可是它的光亮,就好像天上的繁星那么亮。”

    被瞬間打臉的松鼠君吱吱尖叫:“在哪兒?在哪兒?主人,我們去撿星星!”

    “就在我腳邊……”

    她話還沒說完,松鼠君已經從她懷里躥出來,跳到地上,圍著她轉了兩圈了!

    偏偏它自己啥也看不到,急得把雙爪趴在她褲腿上,吱吱叫喚:“在哪兒在哪兒?”

    她蹲下來,戳了戳它的小腦袋瓜,然后指了指她腳邊的一株植物。

    小松鼠順著她的手指望過去,突然驚喜得雙爪捧臉,黑豆般的小眼睛睜得圓圓的。它甚至高興得連一只小腳腳都抬了起來,長長的大尾巴甩了好幾甩。

    然后,它就沖簡悅懿比了一個“噓”的手勢,自己悄瞇瞇地踮腳走過去,用爪爪極輕極慢地開始刨那株植物根部的泥土。

    簡悅懿只對考古和文物了解甚多,至于植物嘛,要不是穿成了農家女,她可能連五谷都分不清楚。

    她看著它刨土,好奇地望著那株植物。

    這種植物有著傘狀的花序,花序上都是些極小的花朵,看上去很是平凡。葉子是橢圓形的,邊緣有鋸齒。比較奇怪的是,花序上竟然還有幾顆紅紅的小果實。

    她印象中,從沒見過這樣奇怪的植物。不過,也有可能是她對植物不感興趣,所以沒有認真觀察過。

    不過,等到小松鼠慢慢、輕輕地把它的根一點點刨出來,簡悅懿終于看明白那是個什么東西了。

    那東西的根部看上去白白胖胖的,呈紡錘形,主根上延伸出去無數的細小根須。

    這是每個華國人一定不可能認錯的東西……滋補圣品人參!

    原來人參露在地皮上面的部分,長這個模樣啊……

    不過這支人參的根部長得頗有些畸形,它的形狀看上去竟像一張人臉。隨著松鼠君刨土刨得越來越深,人參主根露出地面的部分就越來越多。

    于是,它的臉出來了。它的脖子出來了。它的胳膊和胸膛也出來了……

    簡悅懿越看越驚訝,這小娃娃就像照著年畫里的寶寶雕刻出來的!

    松鼠君把人參根部的泥土刨開得差不多,突然一下子把它扯出來,一把摟住!可愛的小嘴巴“啵嘰”一聲親在人參的臉部,發出類似周星馳電影里星爺那夸張的笑聲:“哈……哈……哈……哈,我找了你多少年了!今天,終于被我找到了!”

    簡悅懿:……

    她總覺得這話里面,有一絲情的味道在往外散發。可這肯定是她的錯覺。植物跟動物怎么可能談戀愛呢?一個有意識,一個沒有意識,連交流都不可能,還談個鬼!

    結果她馬上就看到詭異的一幕了。

    那只胖胖的人參努力抽出兩只支須,撐在松鼠君的爪爪上,各種掙扎。連它頭頂的枝葉都隨著它的掙動而左右晃動起來。

    松鼠君冷哼一聲:“你再動一下試試?我馬上就把你給啃了!”

    胖人參嚇得打了個嗝,一動不動了。但隨即卻發出類似小娃娃哭泣的聲音:“嗚嗚嗚……人家正在睡覺覺,你不聲不響地就把人家挖出來了,還說要把人家給啃了……”

    “嗚嗚嗚,我又不是你養的雞,也不是你養的豬,我還是個寶寶……你怎么能說啃就啃,好像我是你養的一樣……嗚嗚嗚……”

    松鼠君斜睨著它:“你是植物,誰挖到你,誰就能吃你。認命吧,我的主人可是天命福女,能被她吃也算是你修來的福氣。”

    胖人參:……

    簡悅懿在人參開口說話的那一瞬,嚇了一跳。她湊攏過去,想要看看這支人參是靠哪個部位在說話的。

    可人參寶寶因為被宣判了死刑,滿臉臨刑前的絕望表情。它不說話了。

    簡悅懿問它:“你是怎么發出聲音來的?”

    人參寶寶無力地答:“不想跟要吃我的人說話……”

    “……可你現在不是正在說話嗎?”

    “那你就當沒聽見好了……”

    松鼠君翻了個白眼,對簡悅懿道:“主人,這個人參精可能是個傻的。你看,我刨土刨了這么久,它居然都沒發現,睡得跟頭豬一樣!我沒見過比它更傻的豬了。”

    “我以前有內丹的時候,也能看到寶氣的。在我一百年的生命里,起碼發現過20次人參精!可每次,我還沒靠攏,它們就跑得不見影兒了!運氣最好的一次,我也只逮到一片人參葉子!”

    說著,它望了望被它死摟在懷里的人參寶寶,嫌棄地道:“你說它得有多傻,才會被我整支挖起來了都還沒醒啊?沒見過這么豬的人參精!”

    簡悅懿了然了,原來人參精真的像傳說中說的那樣,會跑的。

    人參寶寶氣哭了,兩只眼睛里流出晶瑩的淚水來,指控地道:“我平時根本就不會睡得這么死!我都300歲了,連片葉子都沒被別人摸到過!”

    松鼠君看到它的眼淚,馬上用爪爪刮下來,小心地放到嘴里吮。邊吮邊說:“唉喲別浪費,這眼淚肯定都是精華!”

    人參寶寶:……

    松鼠君吮了兩下,突然一臉愧疚地望著簡悅懿:“主人……我忘了……該先讓你吃的……”

    簡悅懿:不,謝謝,我對別人的眼淚不感興趣。

    松鼠君捏起爪爪在人參寶寶眼前晃動:“快!快哭給本魔王看!要不然,揍你哦……”

    人參寶寶機靈地去挑撥簡悅懿:“別看它現在只是偷吃我的眼淚,等晚一點,它會直接把我整支參都偷吃掉的!對于這樣的背叛者,你難道不想把它捏死嗎?”

    松鼠君快嚇死了!

    簡悅懿卻只是淡淡回答:“不想。”

    松鼠君馬上感動得涕淚泗流:“主人,你果然是本魔王的好主人……”說罷,捏起爪爪就要揍人參。

    簡悅懿用一根手指攔住了它的小拳頭,后者趕緊用小臉臉蹭她的手指。

    人參精也趕緊有樣學樣,去蹭她的手指。

    氣得松鼠君揪住它的根須吼叫:“你這只死豬精,你是想跟我爭寵嗎?我告訴你,沒門兒!我跟主人是訂立了主仆契約的!”

    主仆契約?

    人參寶寶雙眼一亮,根本沒功夫理會隨時可能被松鼠君揪掉的根須,萌噠噠地問簡悅懿:“你跟這只沒內丹的松鼠都可以結主仆契約,要不要跟我也結一個?”

    它說:“我有很大的功用哦……你把我拿去泡在溫水里,第二天早上再把水喝下,你的身體就會得到很大滋補,而且修行也會進步的!”

    松鼠君急吼:“主人,千萬不可以啊!結了主仆契約后,主人和仆人的命運就會連結到一起!它一個人參精,天天都有人想抓它吃它!它要是被吃了,你也會少掉半條命的!”

    松鼠君指控道:“它這是在騙你保護它參身安全吶!”它惡狠狠地瞪視人參精,“再說了,你算是個什么東西?要我主人喝你的洗澡水!我呸!泡水泡出來的那點精華,要喝多少年才抵得上直接把你給生啃了的功效?”

    簡悅懿頭痛起來,老天爺最近給她的福運越來越不像話了。先是讓她撿了顧韻林丟的錢,再是弄一個看上去跟人類寶寶差不多,只不過周身長滿了細長根須的人參精給她吃。

    這只參精一臉人樣,她能啃得下嘴嗎?

    “別吵了,把人參精帶回去泡水。泡出來的水,你喝。”她直接對松鼠君下命令。

    松鼠君:……好浪費……

    不過想想,主人自己都不喝,拿給它喝,它又覺得好感動。

    人參寶寶聽明白她是要饒它一命了,感激得不得了:“你心腸真好,你以后一定能成仙的!”它祝福道。

    松鼠君不屑地道:“我家主人根本就沒興趣成仙,她在人界這么受尊重、受禮敬,干嘛要成仙?她已經是人類世界的‘仙’了!”

    它正說著,忽然感覺到好像有人在看著它。回頭一看,是顧韻林!

    那個天人!

    簡悅懿比它早一步發現,倒是表現得不驚不慌地:“顧同學怎么也在這里?是沖這支人參寶寶來的嗎?”

    松鼠君嚇得趕緊把人參精往自己身后藏。人參精也嚇壞了,乖乖躲到松鼠背后。可惜它不管怎么躲,頭上那長長的莖葉始終是藏不住的。

    顧韻林淡淡地道:“我需要特意為一支只長了區區300年的人參而來嗎?”他舒展開被他收斂住的天人華光,一剎那間,他的身光仿若溢彩的流光一般,照亮了一方夜空。

    人參精原本亮若星子的寶光,在這樣的華光映照下,一下子就失去了蹤影。

    確是螢火之光,無可與日月爭輝。

    簡悅懿像在看煙花表演一樣,驚嘆不已,又覺這表演比放煙花爆竹好看一百倍。畢竟煙火美則美矣,卻沒有層次感和質感。而顧韻林身上的光,像是某種溢彩的流光,光的粒子輕輕在他身周浮動,像有生命力一般。而那種浮動是極輕極緩的,注視久一點,浮躁的心緒便會平靜下來。

    她回想起自己修行時,當內心不生妄念,心就會變得平穩安寧。而此人的修行明顯比她高出極多……他內心的安寧竟已能影響到她了。

    不由贊嘆:“顧同學好修行。”接著,她好奇地道,“不過,你身上的這種光,怎么感覺上像寶氣啊……”

    大禮堂下面的松鶴山房基址有寶氣,韻古齋的汝窯水仙盆也有寶氣,今天晚上的這支人參精一樣有寶氣,那是不是意味著……他也像寶物一樣,可以拎得走的?

    她的這個心理活動并沒有變成語言說出來,但顧韻林看著她眼底的好奇與躍躍欲試,就有種不太妙的感覺。

    “你在想什么?”他問。

    小松鼠忽然抱著人參精躥到簡悅懿手腕上,在她掌心寫字:“真的像寶氣?”它不敢用說的,怕五感敏銳的天人會聽到,只能用這個法子。

    簡悅懿點點頭。

    小松鼠興奮了,繼續一手摟人參精,一手寫字:“那你去試試,你碰碰他,看他能不能像寶物一樣拎得走……”

    英雄所見略同。簡悅懿握了握它的爪爪。

    然而她倆不知道的是,顧韻林已經通過松鼠寫字時爪爪揮動的方向,看明白了它寫的是什么。

    被當作寶物期待的顧韻林:……

    簡悅懿難得對他綻放了燦若繁花的笑奤:“聽說天衣無縫,我可以看看你穿的衣服嗎?”遇到強敵,必須先迷惑對方,再行偷襲。

    “……我穿的是人界的衣服。”

    “作為天人,享用慣了奢侈物品,再穿凡衣,不會覺得皮膚磨得痛嗎?”她慢慢朝他走去。

    顧韻林猶豫了一下,說了真話:“不會。衣服外層的面料是凡間的,但里料卻是天界的。”

    “那我可以看看嗎?”手已經探向了他的手。

    在這夜間依然發冷的四月天,她的手指帶著暖意觸上了他的手腕。

    他愣了愣,并沒有拒絕。大約是從來不曾缺過什么的緣故,她身上并沒有其他凡人那樣的貪婪與欲望,而且,她的靈魂甚至就像她的指尖一樣,帶有溫度。讓人很容易就生出好感來。

    他也難得主動地把袖口翻出來給她看。

    簡悅懿本想趁機偷襲他,看看天人是不是也像其它寶物那樣,也能打包帶走。可一看到薄如蟬翼,在天人的身光映照下,反射出淡淡七彩流光的,她的注意力就被吸引開了。

    她摸了摸質地,“咦”了一聲:“料子好柔軟,摸起來比絲綢柔順多了。又這么薄,拿來制成睡衣,晚上肯定很好睡。”估計就跟裸睡差不多。

    顧韻林聽到“睡衣”兩個字,有些不自在地握手成拳,放到唇邊輕咳了一聲。“這種料子我多的是,你要喜歡,就送你一些好了。”

    簡悅懿眼睛一亮,好東西誰都喜歡,不過……“無功不受祿,要不然,我幫你做點事,算是從你那里收東西的酬謝吧。”

    “不用,我什么也不缺。”身為天人,顧韻林也是有屬于自己的驕傲的。

    “……這樣啊。那就不勉強了。”轉身帶著小松鼠就要走人。

    那意思很明顯的就是,哦,你沒什么需要的,那就算了。你的東西我也不要了。

    顧韻林怔忡片刻,看她毫不戀棧地離開的背影,微微蹙了蹙眉,勉為其難地道:“你既有能看到寶氣的能力,要不然,等你有空的時候,帶我去見識一下你們人間的寶物吧。”

    雖然人間的東西不可能有天界的那么好,但他起碼可以看看它有多差……某個自恃氣運逼人的天人是這么認為的。他卻不知道他很快就會被“啪啪”打臉。

    簡悅懿轉身,笑奤似花,走過來跟他握了握手:“成交!”

    她前次已經收過他的600塊錢了,這回再收他的,就算人家再沒把這兩樣東西當作一回事,她也覺得有點怪怪的。所以才提出以幫他做事,來換料子的說法。

    然而,這簡單的握手禮,卻讓顧韻林一向平靜的心微微波動了一下。

    她掌心的溫度,如同她靈魂的溫度一樣,溫暖卻不灼人。那種淡淡的暖意,就像他3月份剛剛入學時,躺在自己宿舍臨窗的鋪位上,沐浴著窗外照射進來的日光時,所感受到的暖意一樣。

    那暖意很容易就會讓人變得慵懶起來,然后在放松之中,慢慢睡著……

    簡悅懿看著眼前突然緩慢閉上雙眼的天人,心里頓覺莫名奇妙:“顧同學?”她喊了一聲。

    他沒說話,身體的姿勢維持著跟她握手前的樣子。但表情卻特別放松,嘴角上牽,就像……處在修行或熟睡之中那樣……

    但天人是不可能這么沒有警覺心地突然睡著的。

    應該說,就算是普通人也不可能說著說著話,突然睡著的吧?更何況還是站姿睡的!

    那他這就是……“他怎么突然修行起來了?”簡悅懿問松鼠君。

    松鼠君搔搔頭:“我也不知道啊……”

    人參精把它的兩根支根拍在一起,像拍手一樣,大聲嚷嚷:“我知道了!他這是睡著了!就好像我剛剛那樣!”它望望她,又望望松鼠,“你們過來的時候,我其實看到你們了的!可突然之間,我就睡著了!而且一直到這只臭松鼠把我挖出來摟死了,我才醒過來!”

    簡悅懿:……

    松鼠君:……

    她倆突然發現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老天爺給天命福女的氣運居然還包括讓跑得比她快,以及修為遠勝于她的妖和仙直接睡著!

    也是……這樣人參寶寶就不能逃了,天人君也沒辦法反抗她了……

    松鼠君興奮地道:“主人,咱們要不要把這個天人撿回去啊?把他吃了吧!你就能成仙了!”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