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五十一章你的臉為什么要來撞我的手?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五十一章你的臉為什么要來撞我的手?

    松鼠君難得慪氣了。

    因為它覺得她像別人的主人……

    簡悅懿摸它小腦袋,擼它小肚皮替它順毛,它依然鼓著腮幫子生氣。

    又柔聲哄它:“明天帶你去買你最喜歡的松子,好不好?”

    “不好!”松鼠君哼嘰了一聲,表示不會接受利誘。

    那怎么辦?簡悅懿想了想:“我不是不知道它那是參加考試嗎?換成是你參加泰山娘娘的考試,別說童生了,秀才、舉人我都會幫你過關。”

    松鼠君眨巴眨巴亮晶晶的黑豆眼:“真的?”忽然又用爪爪扇了自己一巴掌,一臉忍痛割舍的表情,“不!不用了!我要一輩子跟隨主人!哪兒也不去!”

    這么忠心?簡悅懿笑瞇瞇地伸手又擼了擼它。

    松鼠君在她掌心躺平了,任她擼,覺得:主人果然對我是不一樣的。得意地輕輕打起小呼嚕來。

    簡悅懿擼了它一陣,抬頭想要賞賞荷塘月色,卻看到某個方向有微光時隱時現。

    她想起了顧韻林。但這微光跟他身上的明顯不一樣。

    她不由跟松鼠講了講,修真界小百科松鼠君歡喜雀躍:“這個是寶氣!真正的寶物都是有寶相外顯的!主人,咱們趕緊去看看!會有意外之喜的!”

    一主一仆循著微光閃爍的方向而去。尋來尋去,走了半晌,卻發現微光是從清大大禮堂的地底發出的。

    簡悅懿有些遲疑了,問小松鼠:“整座大禮堂的地底都有你說的那種寶氣,什么寶物這么大?能讓建筑面積1843平方米的大禮堂地基整體發光?”

    松鼠君皺起眉頭:“可能是……金箍棒?”

    簡悅懿失笑:“原來你還看《西游記》的?”

    “那是……都跟你說了,我們妖精修仙得學人語,通曉人世風俗。再說了,《西游記》里面寫的可是妖怪亂斗,唐三藏那樣的高僧還得靠大妖怪護送才能取到真經!你看這本書寫得多有意思……”

    簡悅懿笑著點頭。忽爾一個閃念闖入心底,她嘆道:“我知道這地底有什么寶貝了。可惜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寶貝。”

    松鼠睜大眼睛。

    “這里是松鶴山房的遺址。”

    啥啥?遺址?松鼠君坐在她肩頭,表示無語。果然是考古系的學生,她看到的寶氣都跟修真界的人看到的寶氣不一樣……

    簡悅懿之所以這么篤定這是松鶴山房遺址,是因為2010年清大百年校慶翻修禮堂之際,在禮堂下方發現了一些古建筑的基址。鑒于清大在未擴建前,原本是康熙第三子允祉的私家花園熙春園,教授們經過研究,很容易就發現到這個古建筑的基址,正是允祉為其老師陳夢雷所建的松鶴山房。

    陳夢雷其人為文壇巨擘。他與他的團隊在熙春園里編纂了我國現存最大的,也是世界最大的百科全書《古今圖書集成》。此書全書有1.6億字,是《大英百科全書》字數的4倍。里面收錄了上古時期到明末清初的許多文獻,天文地理、政經農桑、文史醫方無不囊括!

    當時校方宣布這是松鶴山房基址后,學生們無不趕去參觀,深以自己清大人的身份自豪……這所學府從一開始就是文學巨擘云集,學術活動頻繁,學術氛圍極濃的地方。

    當然,校方為保護基址,在松鶴山房的石基、磚拱橋基等處都設了玻璃罩保護。而從那以后,學生再去大禮堂看電影,都美其名曰是“去沾沾文氣”了。

    聽完簡悅懿的敘述,松鼠君更沒興致了:“那你打算怎么辦?這個又沒法兒告訴校方。總不能說你看到松鶴山房在發光,叫學校趕緊把大禮堂的地面給挖了吧?”

    它剝了顆瓜子,正要吃,忽然又往她嘴里喂,安慰地道:“不就白忙活了一次嗎?沒事兒。下回咱們發現了更好的遺址,我陪你挖寶藏去……”

    簡悅懿頭往后仰,不接它的瓜子:“你洗手了嗎?”

    “……”

    松鼠君生氣地把瓜子喂到了自己嘴里。

    簡悅懿臨走前望了望松鶴山房的寶氣,心道,反正后世人遲早會發現它的,要不要告訴校方都無所謂。

    但此時的她,卻并沒想到后來會發生某些事情。

    學校那邊很快就批準了考古一班集資購買錄音機以助學習的事。不僅如此,校長大筆一揮,還貼心地讓學校后勤部門采購五十卷空白磁帶給一班學生做上課錄音之用。

    校方既然代為采購,簡悅懿就趕緊把錢交了上去,再把后續組織同學們晚間學習以及向學校借教室的事情,交給了劉文秀去辦。

    她在家鄉受到的追捧已經夠多了。作為名人,走到哪兒都有人認出她來。就連去黑市一趟,都能被販子認出來……

    幸好販子們都沒有壞心眼,要不然,估計第二天的報紙上就會登出“尋水英雄簡悅懿敗壞計劃經濟,在黑市悠閑逛街買貨”的新聞來……

    盛名所累,實在是太不自由了。

    劉文秀不同,她的家庭成分應該不太好,正需要多為大家服務,以體現自己對同學們有著深厚的無產階級感情,證明自己在階級性上的純潔和可靠。

    劉文秀見她把風光霽月所在讓給了她,再三推辭,說不能跟她搶。被她一番勸說,最終含淚相謝。

    于是,除了上課時間,她也就閑了下來。

    這天下午考古一班沒課,劉文秀又去組織大家聽錄音學習去了。而簡悅懿也打算在京市四處走走,看看這個年代的首都有著什么樣的風貌。

    她正在拿挎包,寢室里顧麗麗又跟楊艷吹噓起來。

    顧麗麗拿出兩包東西,得意洋洋地秀給楊艷看:“你看這是什么?”

    楊艷驚訝而又艷羨地道:“好多糕點啊……還有鹵肉……麗麗,你家好有錢吶……”

    顧麗麗更得意了,大方地道:“想吃嗎?想吃你就拿點出來嘗。”

    “真的嗎?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你,麗麗!”楊艷激動得不行。

    那激動勁兒,讓簡悅懿都好奇地望了過去,還以為她們說的是什么山珍海味,結果一看……是一堆碎肉渣和一堆糕點渣……

    EXM?

    偏偏顧麗麗還在跟楊艷介紹:“你可別小看了這種糕點,這可是國營副食店買來的。做這糕點的人,是以前經營南味食品的龍頭店鋪‘稻香村’的糕點師傅!你知道‘稻香村’不?它可出名了!以前乾隆皇帝下江南,品嘗過它的糕點后,贊不絕口,還賜過御賜扁額的!這可是皇帝都稱贊的美食!”

    楊艷“哇啊……”聲不斷。

    弄得簡悅懿實在忍不住了……她開口問道:“你們的意思是,以前乾隆皇帝吃的就是這種碎糕點渣?什么人這么大膽,敢讓皇帝吃碎渣的啊?”

    顧麗麗臉都綠了!

    她的小嘍羅楊艷馬上反擊道:“你到底懂不懂啊?這種糕點碎末不要糕點票,也不要糧票,想買多少就能買多少,味道也跟完整的糕點沒什么區別。買糕點沒啥了不起,能買這么多糕點碎末,那就是財力的象征了!”

    顧麗麗很是揚眉吐氣了一番。

    簡悅懿卻被她們逗笑了:“買糕點渣居然還是財力的象征,原諒我孤漏寡聞,還真不知道這一點!”

    她是從后世穿書而來的,來了之后沒過兩天糟心日子,就有錢起來。哪里知道普通百姓的生活呢?

    即使富庶如京市,在這個年代也是流行三大“美食”的,一是剔骨肉,二是糕點渣,三是高末兒。這三樣東西都是零碎的不完全品,所以都不要票,價格還便宜。

    簡悅懿又問:“那請問這乾隆皇帝都稱贊過的美食,價格幾何啊?”

    顧麗麗:……

    楊艷趕緊幫腔:“反正很貴!”

    顧麗麗也反應過來:“就是!這可不是你這種窮酸貨能吃得起的!”

    簡悅懿好奇地問:“有這么貴嗎?你是在哪兒買的?”要是真的好吃,正好買點回來給她哥和松鼠君嘗嘗。順便也給宿管阿姨還和劉小秀嘗嘗……

    生怕暴露真實價格的顧麗麗堅決不肯說:“我才不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我怎么知道它有多精貴呢?”

    “反正就是不告訴你。”

    “你連內褲都要炫耀是的確良的,這么喜歡炫富,現在居然不肯講你的糕點渣兒具體有多貴。這不正常啊!該不會這些渣渣只要一分錢一斤吧?”

    直接把顧麗麗的臉氣成了薄荷綠!她大聲嚷嚷:“你能不能別老提內褲內褲的?女孩子家家,你好意思嗎?”

    簡悅懿認真點頭:“挺好意思的呀。反正這里是女生宿舍,你難道不穿內褲,不洗內褲的嗎?”

    直接把她氣瘋!

    顧麗麗抓起那包糕點渣就要往地上摜!可舉到半空中,又舍不得了……又輕輕放下。

    這舉動少不得引來簡悅懿的笑聲。

    顧麗麗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轉身就沖出了寢室!

    簡悅懿正搖頭覺得好笑,這傻帽兒每每總給她帶來好多樂趣,就聽到外面“啪”的一聲,傳來什么東西轟然碎裂的聲音。

    她一愣,想起傻帽兒剛剛氣急敗壞的樣子,不由有些擔心,該不會是出事了吧?

    她趕緊走到寢室門口察看情況。

    楊艷也擔心地擠了過來。

    卻看到顧麗麗完好無損地站在走廊上,而一個穿著灰撲撲教師裝的女老師卻神情痛苦地蹲在地上,旁邊橫躺著一個內膽摔得粉碎一地的熱水瓶。

    滾水也潑得一地都是,不斷往外冒著熱氣。

    聯想到剛剛顧麗麗氣忿地沖出去的模樣,簡悅懿就曉得傻帽兒這是沖出去撞到人了。而且剛好把人家暖水瓶給撞翻了。

    顧麗麗看到暖水瓶砸在地上,內膽碎片和滾水飛濺而出,接著那位被她撞到的女老師就痛苦地捂著腳背蹲下去了。她心里害怕得不行,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被滾水滾到了,還是被碎片劃到了,第一反應就是推卸責任!

    “你搞什么啊?沒長眼睛嗎?你把我撞到了!”她嚷嚷道。

    女老師驚愕地抬頭望了她一眼,眼圈迅速泛紅,卻又隱忍地低頭道了句歉:“對……不起……”

    顧麗麗馬上松了口氣,裝作放她一馬的樣子:“幸好我沒什么事,這回就算了……”

    她話沒說完,一記巴掌“啪”地一聲就呼到了她臉上!把她整個人打得踉蹌倒退了好幾步。

    顧麗麗摸了摸臉,已經腫得老高了,上面的溫度隱隱發燙,明顯被打得不清。

    她扭頭憤怒地望向始作蛹者:“簡悅懿你瘋了?像只瘋狗一樣!你憑什么打我?”

    簡悅懿卻握住自己打臉的右手,滿臉痛苦,然后用同樣憤怒地聲音問她:“顧麗麗你瘋了?像只瘋狗一樣!你自己跑過來撞到我手上干嘛?”

    她吼道:“你沒長眼睛嗎?你把我的手撞痛了!”

    幾句話把顧麗麗震驚得張大嘴巴,半天合不攏。

    她還好心地提醒她:“你得趕緊跟我說對不起,賠償我的醫藥費才行,你看,”她把微微發紅的白凈掌心展示給她看,“我的手這么腫,你必須得負責任。”

    周圍看熱鬧的學生哄然大笑起來。她們剛剛是看到顧麗麗如何撞到老師,卻又不認賬的。這會兒見有人用同樣的方法回敬這個蠻橫的女學生,都覺得痛快!

    顧麗麗被這哄堂大笑笑得憋氣不已,罵道:“你才該向我道歉!我臉都腫了!你要是不道歉,我就向學校反映!”

    簡悅懿搖搖頭:“我真的快被你笑死了。你說的向學校反映,是指向誰反映?你別忘了,給你授課的人還有學校領導,他們都有另一個身份……老師。你害得這位女老師受傷,卻還拒不認賬,我倒想看看誰比較倒霉。”

    說完,她也不戀戰,直接走到女老師身邊,柔聲對她道:“老師,你的腳還好嗎?”

    老師忍住痛苦,強擠出微笑:“同學,謝謝你的關心,老師沒事。”

    “還說沒事?沒事會是這種反應?”她輕輕拉開她捂住腳背的手,仔細察看。

    白色的棉襪已經濕透了,看來是燙傷。

    她沒敢隨便剝她襪子查驗傷勢,燙傷雖說看上去不會像被碎片扎到那樣鮮血淋漓,但疼痛的程度卻絲毫不會少半分。

    她對圍觀的同學喊了一聲:“來個人幫幫忙,幫我一起攙老師到醫務室去。”

    大家這才如夢初醒般,忙手忙腳地過來。

    這時,樓梯口響起了如平地驚雷般的聲音:“你們群小年輕都給我讓開!”

    是宿管阿姨氣咻咻地跑上樓來了。

    她身后跟著一個女學生,似乎正是后者去通風報信的。

    緊急情況下,宿管阿姨急風驚雨地跑過來:“全讓開!一個二個就跟沒吃飽飯似的!等你們把人扶過去,黃花菜都涼了!”說著,竟將地上蹲著的女老師一下子打橫抱起!

    “哇,阿姨威武!”

    “天吶,阿姨吃的飯肯定跟我們不一樣!”

    “阿姨這力氣都抵得上男同學了……”

    女學生們被阿姨的怪力給震到了,不由脫口而出。

    阿姨猶有余力,看到簡悅懿也在當場,她愣了愣,還解釋了一句:“小簡,阿姨剛剛是在說她們沒吃飽飯,阿姨說的可不是你哦。你別往心里去。你看起來臉色這么紅潤,跟她們完全不一樣!”

    “阿姨你快送她去醫務室吧,我沒往心里去的。”簡悅懿解釋道。

    等阿姨一走,她再四處望了望,已經沒看到顧麗麗了。也不知道她是去反映情況了,還是躲煞躲起來了。要是前者,那可真是自尋死路了。

    既然女老師的事有人處理了,她就決定照原計劃,趁下午沒課去逛逛京市。回寢室拿挎包時,楊艷看她的眼神充滿驚懼。

    等她出門時,楊艷史無前例地用特別討好的語氣跟她打招呼:“你出去啊?麗麗沒回來,你要不要嘗嘗她的這些糕點?”

    糕點渣才對吧……

    她搖了搖頭。估計是看到她扇顧麗麗巴掌,被嚇到了吧?

    她一路走出學校,心情有些低郁。試問哪朝哪代有學生敢對老師大呼小叫,害老師受了傷還反而倒打一耙的?

    這種態度只有地痞流氓或是有權有勢者,遇到弱勢者時才會拿出來用。而今天,她看到的這一幕卻是學生為尊,老師勢弱,受了委屈卻還得忍氣吞聲!

    不知道為什么,她心里難受得慌。

    而周圍同學看到老師受傷,竟也沒一個站出來幫助她。直到她吼了一聲,她們才好像突然想起來該扶她去醫務室似的。

    這反映的是什么?

    這說明對老師的不尊重,是一種早已被普及到大家心里生了根的東西。

    77級和78級的大學生畢業后,基本全都成了干部,有些甚至還進了省委工作!他們是受到教育事業復興最大正面影響的一批人,也可以說是從老師那里得到最大恩惠的一批人。

    她不知道其它學校、其它院系情況如何,但就她眼見耳聞之下,好多77級新生根本不知道尊師重道為何物。

    越想越心煩,暫時又找不到辦法解決這個普遍性的問題,她索性制止住大腦再往這個方向思考。

    京市的大街上到處都是本地人,她問了問有關“在哪里可以買到原稻香村的糕點師傅制作的點心”。沒想到,沒問幾個人,就把地方給問到了。

    看來,不管是哪個年代,吃貨都遍布各處。

    她并不想像顧麗麗那樣買碎糕點渣,干脆就先去黑市買了些糕點票和糧票之類的。有意思的是,販子那里竟還有僑匯券這種高級票證賣。她也買了些,打算回頭有空,去友誼商店逛一逛,給爺奶他們寄點好東西回去。

    買好票證,她又去上次賣可口可樂那個販子那里看了一眼。可惜對方稱,可樂已經全部賣完,下次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有貨了。

    她覺得有些惋惜。但還是先去了原稻香村糕點師傅工作的那家國營鋪子,稱了半斤小豆包、半斤肉松蛋黃蟹、半斤杏蓉餅和半斤豆沙酥。

    坐車回校時,公交車經過琉璃廠那條街時,她眼前又看到學校大禮堂下面松鶴山房基址發出的那種隱約微光。

    她一愣,然后想起,這里不正是琉璃廠古文化街……那條素有“九市精華萃一衢”美譽的古玩街?就連有名的京市文物商店也在這條街上。

    看來,這里有寶啊。

    出于對文物的喜愛與欣賞,她欣然在此站下車。

    順著看到的微光一路找過去,簡悅懿的腳步在一家扁額為“韻古齋”的店鋪門口駐足。

    這家店鋪是京市文物商店的分店之一,專營歷代金、瓷、陶、石等文物商品。店鋪內粉彩、青花、銅灑金器皿、祭紅、琺瑯、釉里紅等等各色器物,涉及碗、瓶、盆、鼎、爐器達數十種之多。

    一走進去,就恍若回到了舊時光中。這些器皿的朝代還挺全,每走到一樣物品前,就像從一個時代徜徉到另一個時代般。

    而令簡悅懿的目光停駐的,是一件汝窯的橢圓形水仙盆。微光正是由此盆隱隱放出的。

    瓷器收藏自古以來,就有一種說法叫“汝窯始為瓷”。國人在汝窯之前對燒制方法鉆研了數千年,但一直到北宋末期,國人的審美和工藝才臻至完美。

    簡悅懿被它那種近似瑪瑙的華光,卻又制式極為簡潔大方,充滿極致簡約美的美感所震憾,隔著玻璃罩子,來回踱步,想要從各個方位將它的美納入眼底。

    在她完美沉浸在這件瓷器“雨過天青云破處”的美好色彩中時,一把略顯蒼老,卻又很有活力的聲音在旁邊響了起來。

    “小劉,你說的那件汝窯水仙盆在哪兒?快拿出來給我看看!”

    “唉呀,您終于來了!好咧,我馬上就拿!”

    簡悅懿嚇了一跳,這么名貴的瓷器說拿出來就拿出來?什么人這么大的派頭啊?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