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四十八章開學第一堂課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四十八章開學第一堂課

    3月21日,正式開課。

    這天早上,簡悅懿還在睡,就被人推醒了。一看,是穿戴整齊的劉文秀在推她。

    “怎么了?”她揉揉惺忪的睡眼問。

    “你不是說上課前得提前去占好位置才行嗎?快起來吧,這都六點鐘了!”

    “……才六點嘛……”

    “快起來快起來。你看,我都幫你打好早飯了,是油條和豆漿哦……清大伙食真好,跟我家差不多。我來之前,爸媽還說,這下我得吃苦頭了。看來不是嘛。”劉文秀開始咬起油條來,嘴里含混不清地道,“快起來啦,等會兒油條冷了就不好吃了。”

    簡悅懿無奈地起床,穿好衣服,也跟著她開始吃起早飯來。劉文秀一開始表現得挺低調的,她還以為她性子是很沉穩的那種,沒想到骨子里會這么活躍。

    想了想,又忽然有些心疼她。性子里的活躍,應該是早年過得特別順遂的緣故吧。而低調應該是后面遭遇了一些事,所以不得不壓住原本的個性……

    今天這節課是在科學館的第一階梯教室上的。課程名《中國考古發現與探索》,是由一位趙教授主講的。

    這位教授不敢點名,上課鐘聲響了,他就笑瞇瞇地問學生們:“大家都準備好了嗎?要不要等一等還沒來的學生?”

    下面的學生意見頓時分成了三撥:

    “你是老師,你還問我們的意見?”

    “別等了!這會兒都還沒來,還等個什么鬼?”

    “那就等一等唄。”

    趙教授聽誰的呢?他想了想,和藹地道:“那我們就邊講邊等吧。”

    這種取巧的說話方式差點沒把學生們逗死!不過,課好歹是開始上了。

    就像劉校長所說的那樣,能上清大的都是570萬考生中的佼佼者。開學的第一堂課還真沒什么人遲到的,大家學習的積極性都很高。

    但這里面依然存在一個問題,那就是這群佼佼者的文化水平依然處于歷屆清大新生中很低的位置。只要想一下語文那一科的考試里,甚至還有給一句話標拼音這樣的題,就能窺到大致情況。

    今天這一課,內容是我國文明起源的研究。這里面又分為舊石器時代的研究和新石器時代的研究。每個時代下面還分早期、中期和晚期,如舊石器時代早期。而每個時代每一時期下面還得具化分類,比如分成華北舊石器時代文化等等。

    由此可見,這門課光是第一課的知識點就相當密集,相當不易掌握。

    趙教授已經盡量把語言通俗化,力求講得人人都能聽懂了。可他講了二十來分鐘后,就有學生實在受不了了。

    階梯教室里有人爆出一句:“老師,你能不能把一個知識點給我們講懂了,再講下一個啊?你這么個講法,誰聽得懂啊?”

    簡悅懿和劉文秀默默地對望一眼,她們倆就都聽懂了的。

    偏偏下面還有不少人都在附和:

    “對啊,都是舊石器時代,為什么華北地區就非要存在兩種文化呢?”

    “這兩種文化還是以石器的大小來分的,這像話嗎?”

    “這是不是意味著,今天在階梯教室里上課的學生,有些人自帶水杯,有些沒帶,到了一百萬年以后,后人研究我們現在的生活時,會把這個教室里的學生分成有水杯文化和無水杯文化?”

    “是啊,這個文化傳統它不對頭啊!這是不是教材本來就有問題吶?”

    在這個溫度依然偏低的日子里,趙教授因為學生們的起哄,著急得滿頭冒汗,卻還得好聲好氣地回答:“同學們,你們聽我說,這個劃分是很有必要的。這種大小石器的分布區域,不是由文化因素決定的,而是自然資源分布差異形成的。每個區域分布的石材是不一樣的,比如石英巖就適合做大型石器,脈石英就適合做小型石器。大石器適合砍砸,小石器適合削刮……”

    這是一個大命題,趙教授已經想方設法把它精簡精簡再精簡,通俗通俗再通俗了。可他又講出這么大一堆內容來,下面的學生全部傻掉了……

    當然,他們只傻掉了半分鐘。接著,就又開始起哄了。

    劉文秀實在忍不住了,站起來說了一句:“之所以分成不同的文化,是因為使用的工具不同,會直接對生活產生深遠影響。你們剛剛不是在說什么有水杯文化和無水杯文化嗎?那你們想想,有水杯的人是不是得想辦法給杯子里的水保溫啊?下課得去續熱水啊?手凍的時候,還會把手捂在杯子上保暖啊?但沒水杯的同學就不會做這些事吧?我們使用的東西不一樣,肯定會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和行為的嘛!”

    有人幫著說話,趙教授松了口氣,連連道:“對對對,這位同學說得很對。”

    但也馬上有人反駁:“可知識點太多了,我們記不住啊!”

    “老師的責任和義務就是要講課講到學生懂了為止。而且我也覺得這種劃分是毫無必要的,假如要拿有水杯文化和無水杯文化來舉例,那么就是,為什么我們要去研究古人有水杯的時候和沒水杯的時候各有哪種表現呢?我們不是考古的嗎?”

    “對啊。與其講這種沒有意義的內容,還不如直接帶我們到野外去考古。我聽說京市又發現了一座公侯墓呢,要不然,老師你帶我們去現場考一考古吧?”

    學生們大部分知識水平都低,反駁的言辭聽起來簡直能讓內行人覺得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但他們胡攪蠻纏的程度,卻讓內行人都不知道該怎么辦。

    大家吵得正厲害,忽然有人淡然走入教室。

    正是那個叫顧韻林的發光男。

    他一走進來,頭排的幾個男學生趕緊起立,把他迎進了頭排中間的C位。這派頭簡直比講臺上的教授還大。

    一時間,吵吵嚷嚷的階梯教室竟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身上。

    趙教授也愣了一下,但他早幾年是被弄到林場去勞改的。直到去年底恢復高考,才幸運地被召回,對于重新站到講臺上講課這件事,他是萬分珍惜的。

    于是,他甚至沒露出半分不高興,還親切地跟顧韻林說道:“這位剛進來的同學,我們現在講的是課本第四頁的內容,就是華北地區舊石器兩大文化傳統這部分。”

    簡悅懿以為遲到之后還毫不慌張的人,應該是傲慢沒禮貌的。誰曉得,顧韻林竟挺有禮貌地道謝:“謝謝趙教授的提醒。剛剛進門沒喊報告,是怕打斷你講課。請繼續。”

    這種說話方式,還挺像一個上位者的。

    松鼠君在她懷里小聲叨叨:“他其實不是故意遲到的,是在他的生命里就沒有‘遲到’這種事存在。”

    簡悅懿低頭,用眼神叫它繼續說。

    “天人從一出生,就有屬于自己的宮殿和仆從,這些都是依他們自己的福報而幻化的。所以那些仆從并沒有真正的生命和意識,他們在自己的宮殿里也就不存在‘守時’和‘遲到’這種事。他可能得過一段時間,才能適應人間的生活。”

    這回,他沒有回頭看她,但耳朵卻明顯聳動了一下。

    不過,居然會有天人選擇考古這個專業,也真是有意思。但仔細想想,天人要是選了哲學系、經濟系等專業,不是更有意思嗎……那跟他在天道的生活完全不搭調。考古至少還能讓他回憶起曾經看到過的凡人世界吧?

    很快,課堂又回歸到主題上來,趙教授繼續向大家講解華北地區舊石器兩大文化傳統。而學生們也繼續說這個文化傳統的劃分有多么地沒有必要……

    對簡悅懿來說,老師講課時就低不就高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可老師都已經將就學生到這種程度了,學生還不僅不賣賬,更進一步置疑教材的合理性,把課堂上的寶貴時間拿來爭論無關緊要的話題,這就有點不對了。

    聽了半天課,都只聽到一堆置疑聲的簡悅懿終于忍不住站了起來,對課上的學生們道:“我要是沒理解錯的話,大多數同學覺得教材編寫不夠合理的本質原因,是大家覺得知識點過于密集了,大家還沒聽懂這一個知識點,教授就講到下一個去了,對吧?”

    畢竟是來學習的,對于問題最本質最核心的地方,大家倒是老老實實點了頭。

    簡悅懿又道:“那你們可以課前預習、課后復習啊。有不懂的地方再私下去請教趙教授不就可以了?而且大家還可以結對學習,這樣彼此都能交流彼此學到的知識點。這不是很好嗎?”

    “為什么一定要教授慢慢慢慢講呢?每堂課要講多少知識點,課時數是多少,都是定好了的。要是完全按照大家要求的節奏來講課,我們的大學四年可能就得變成五年、六年、七年了。”

    劉文秀附和道:“對,劉校長昨天才在迎新會上說過,希望我們77級的新生能盡可能地把時間用在學習上,不要辜負黨和國家的栽培。不就是預習和復習嗎?這點都做不到,還自稱什么學生呢?”

    大約是她最后那句話讓人覺得不舒服了,一大堆人開始攻擊道:

    “我們并沒說我們不預習、不復習啊。可就算是預、復習了,這些知識點還是太密集了!我聽課聽到現在,腦門都發漲了!”

    “誰記得住那么多內容啊!你自己看看這個知識體系,一節課的內容就要分新舊石器時代,每個時代還分早、中、晚三期,每一期還分主要文化遺址和主要特征起源的探索,還有生產力水平、經濟形態和社會組織……”

    “這誰能記下來誰就是個天才!清大到底是想培養天才,還是培養知識青年啊?這世上有幾個人是天才啊?”

    “這種教材和課程的設置,肯定是不合理的!肯定得重新編寫過才行!”

    “我就聽說了一件事,說是國外的一份報紙《每日郵報》抨擊了我國教材落后,課文內容嚴重不符合事實的問題。說我們的中學教材里有一篇英語課文,講了在萬惡的資本主義社會下,一名生活在倫敦的可憐女孩的故事。那篇課文把英國說得窮得要命,所有人都因為被資本家壓榨而過著悲慘的生活。可事實呢?那篇課文里說的根本就是狄更斯時期的英國!完全不符合現在的現實!”

    這個同學說得有理有據,現場頓時風向又轉了,大家都在問他從哪兒聽說這件事的……畢竟大家都對那篇課文很熟悉。

    接著,好好的一堂課變成大家集體抨擊教材落后,老師教學不負責任了。

    趙教授怕得不得了,在講臺上不斷地說:“別吵了,大家別吵了,你們想讓我怎么講,我就怎么講,好不好?”

    可沒人理他。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緒里。

    簡悅懿五感本來就比別人敏銳,這喧嘩聲像是在擂她的耳膜一樣,弄得耳膜嗡嗡生疼。

    她大力一拍桌子:“別吵了!”

    大家真不吵了……

    因為……桌子被她拍塌了……

    簡悅懿自己也愣住了,她什么時候變成大力士了?

    松鼠君從她軍大衣的領口出鉆出來,給她一個眼神:你看看,這也是修行的好處……

    簡悅懿:……

    可所有人都在看著她,她能怎么辦?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講:“我記得去年恢復高考時,很多補習班里的學生連數學方程式都不會解。但大家都迫切渴望著知識,沒有人指責教材編寫不合理,也沒有人認為是老師的問題。大家都清楚,在整個國家教育事業停擺的情況下,考生文化程度偏低是個不爭的事實。”

    “現在也是如此,與其寄希望在教授身上,我們不如老老實實承認我們這一屆學生的文化素養不夠,多花點時間課前預習、課后復習。”

    “我相信,在那么困難的條件下,諸位都能考上清大,說明你們學習的決心和毅力是遠超其他很多人的。沒道理眼前的這點小困難就能把我們77級新生難倒!”

    “你們回想一下,你們現在的這個學習機會有多么地來之不易。有些人已經工作了,但單位領導不讓你們報名,只肯把機會給跟他有關系的人;有些人拖兒帶女,每天既要工作,又要照顧孩子,還得學習;還有些人是上山下鄉的知青,因為不會種地,在農村被當成是最沒用的人。你們都忘記了過去受的苦嗎?”

    她談到這里時,大家都低頭沉默了。誰能夠遺忘那段壓抑的過去呢?

    “清大作為我國最知名的學府之一,是不會放水,把畢業證發給專業素養不過關的學生的。而沒有畢業證,又何來好的工作?你們別忘了,我們以后的工作是由國家統一分配的,就是想走后門都沒法兒走!現在妄談讓學校來適應學生,還不如自己趕緊進入狀況,盡快適應學校生活!免得在畢業的時候,被殘酷刷下來。”

    她采用的演講方式,是先抑后揚,最后再把最嚴重的狀況拋出來,嚇唬他們一下。而且“抑”的部分,也是著重在“客觀環境造就77級新生普遍文化素養不高”這一點上的。

    而想讓大家聽得進去你的建議,最好的方式有兩種:一是告訴他們這么做有什么好處;二是告訴他們這么做有什么壞處。一般而言,第二點對人的沖擊力會比第一點大。因為比起得到,人更害怕失去。

    果然,在她說完這一切之后,教室內安靜到可以聽到針掉落的聲音。

    過了半分鐘后,才開始有人說話。但說話的內容已經不是改編教材,讓趙教授改變講課方式了。而是討論花多少時間在預、復習上面,又打算用什么樣的方式進行學習了。

    簡悅懿松了口氣,第一堂課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為,那長達十年的特殊時期令人們對老師這個職業失去了基本的尊重度。

    即使現在國家的教育事業得到了恢復,但要一下子找回尊師重道的風氣,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大家的話題改變風向的時候,一個依舊有些不服氣的聲音響了起來:“你提議大家預、復習,想必你的功課預習得很好嘍?要不然,你來給大家講講課本里的知識點,讓大家也來鑒定一下,你功課到底預習到什么程度吧。”

    簡悅懿斜睨那人一眼,開口道:“華北舊石器存在兩大文化傳統,一個是以大型石器為特征的‘匼河丁村系’,石器的基本類型主要是有砍斫器、手斧和石球等。藍田、三門峽、丁村、鵝毛口等遺址都屬于此傳統;另一個是以小型石器為特征的……”

    “基本類型有削刮器、尖狀器、雕刻器等。削刮器的式樣極為豐富……石器原料對華北地區的兩大文化傳統顯然存在制約作用……”

    “華北舊石器兩大文化傳統對于舊石器研究有重大影響,對文化編年研究有很大促進……”

    她前后背的內容大約有兩頁書那么多,中途無間斷。不少人翻著書比照她所背誦的內容,然后目瞪口呆地發現,她竟連一個字都沒背錯背漏!

    這就嚇人了!

    簡悅懿背了兩頁書后,還認真地問之前發難的那個同學:“還需要我往下背嗎?”

    那人嚇得趕緊搖搖頭。

    但更多的,是對她的學習和記憶能力感到新奇和不可思議的學生。有人問:“你能背第4頁第3段的內容嗎?”

    她馬上瑯瑯上口。

    “哇啊……不得了……那你能背第5頁第2段嗎?”

    照背不誤。

    “天吶,連第幾頁第幾段都能背下來,這也太神了!能不能講講你是怎么預習的啊?”

    “對啊,分享一下你的學習方法吧!”

    “這本書里面全是專業術語,光是用讀的都拗口,你怎么背下來的啊?”

    簡悅懿淡淡地道:“硬背嘍。”

    “……”

    “……”

    看著大家一言難盡的表情,她笑道:“其實也不是那么難,只要先做讀書筆記,把一節課的知識點抓出來,畫一個體系圖,再根據體系圖來背,就會容易許多。另外,目錄頁是很重要的,因為它把書里最重要的知識點以條目的形式標出來了,這本身就是一個知識體系圖。”

    不少人趕緊把她的這個學習方法用筆記了下來。

    趙教授也被她給驚呆了,這可真是華國好學生啊!不僅在課堂上幫忙維護老師的尊嚴,自己學習的能力還這么強。他雖然是教授,書里的知識點全都知道,也有自己經年積累的考古學知識和經驗,但要讓他把教材給背下來,他還是做不到的。

    他對她投去感激的一瞥。鑒于現在還在上課,他并未走過去道謝。不過,他也沒繼續講課,而是坐等學生們議論結束,風向徹底定下來再講。

    簡悅懿正要坐下,卻無意間瞟到前排的顧韻林對著她微微一笑。

    她愣了愣神,抬眼看他。他卻已經回頭,翻書閱讀。

    松鼠君這位解說家又開始bala bala起來:“天人能出生在天界,依靠的是前世所做的大功德事。每一位天人依靠自己的神通,都明確地知道這點,所以他們特別贊許善念善行,也特別地嫉惡如仇。”

    它蹦噠噠地拍手:“主人,他剛剛那一笑,是在表揚你哦……覺得你做得特別對!”

    簡悅懿毫不客氣地給了它一記爆栗,她需要什么表揚?

    小松鼠哭嘰嘰:“被天人贊許是很光彩的事誒,你想象一下,假如有一天你被國家領導人贊美了,你會有什么樣的心情?你再想想,我一個大妖怪號令一聲,都有無數耗子前仆后繼地為我服務,你被天人表揚,那是多了不得的……”

    不等它說完,她直接塞了顆大核桃到它嘴里去!

    “咯吱咯吱。”松鼠君郁悶地啃核桃皮,她咋就不肯聽它說完呢?可一想到她曾經跟它說過“寧為雞頭,不為鳳尾”的觀點,它又有些懂了。

    她既非真正的修真者,又何須依修真界的規則行事?她只需要做她自己就可以了。

    松鼠君想到自己以前去聽泰山娘娘講課時,就算去得早,占了前排的位置,等到修行比自己好的妖精來了,自己還得規規矩矩地起身讓它們。

    一讓,二讓,三、四讓。

    最后從泰山之巔,讓到泰山山腳去了……

    想想還挺心酸的。

    既然不走那條路,那人人都是平等的。管他是天人還是地人!

    想著想著,它就開心起來。嘿嘿嘿,它主子在人間還是很強的!好些人跟她行禮時,順帶也跟它行禮了!還有好多領導都對她客客氣氣的!

    在修真界,它體驗過來自“領導”的客氣嗎?沒有!

    所以,只有堅定地跟著主子,它才能越來越牛啊!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