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四十四章拐賣風云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四十四章拐賣風云

    簡悅懿大約是去上學的學生當中,排場擺得最大的了。這排場還不是她自己排的,是鄉親們自動自發地過來,非要送她的。

    來送她的人,都是受過她大恩惠的。而她為東方紅公社尋得過水源,又為社內考生補過課,一隊隊員也因為她去了采金隊工作,這要論起來,社內還真沒人沒受過她的恩。

    這邊要去火車站,是需要先走到社內的一條主干道的。沿著主干道還要再走很長一段路,才到公交車站。坐車到了縣里再轉車,這才到得了火車站。

    這時期的公車,一輛車分前后兩節車廂,中間有個連接帶。車里能裝的人比后世的公交車多得多,但班次遠遠不如后世,而且也不像后來80年代那樣可以讓單位包車。于是,就是這一關,就自然淘汰了許多想要送簡悅懿,卻擠不上車的老鄉。

    那些老鄉追在公交車后,人人大聲喊著:

    “小老師……小老師……保重啊!”

    “千萬保重啊!”

    “一路平安……”

    “我們不會忘記你的!我們不會忘記你,小老師!”

    公交車上的售票員看得詫舌,這什么情況?她還從來沒見過有這么多人集體來送別的。關鍵這陣勢像在跑馬拉松一樣……嗬,還真不得了!

    司機也不住地通過反光鏡瞅后面的情況。

    簡悅懿動情地探出頭,朝大家揮手:“你們別追了,危險!都回去吧!等我到了京市,就寄平安信回來!我也不會忘記你們的!”

    而原本空曠的車廂,這時已經人滿為患。里面擠的幾乎都是經過一番“拼搏”,好不容易才擠上車的東方紅公社的社員們。他們望著追在車屁股后面的人們,心里又是得瑟又是慶幸:還好擠上來了!

    簡悅懿也著實沒料到,鄉親們會送得這么徹底,居然還擠到公交車上來了。她爺奶一大家子人想把她送到火車站,這個她是料到了的,可別的人就真的沒料到啊……

    大家招呼也不打一聲,就直接擠上來了。而且怕擠到她和她的家人,還自發給他們留出足夠的空間。他們自己則像擠沙丁魚一樣,有些個頭矮點的臉都擠變形了。

    不過,到了縣里之后,這撥人就又有一大半被淘汰了……縣里的公交,乘坐的人肯定更多。在這里擠不上去的老鄉,也只能如前一批那樣,追著車屁股后面跑。

    跑了好一段路,跑不動了,一個個眼紅紅地喘息著沖簡悅懿揮手,目送她遠去。

    簡老太兩口子年紀大了,禁不起這種催淚的場面,被氣氛一感染,當場潸然淚下。簡老太更是流著淚一路叮囑:“你在路上千萬別跟你哥走散了。他長得人高馬大的,站在你旁邊,人家就是有點壞心眼,也不敢對你做什么的。”

    “過去之后要跟同學好好相處,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最好是認識個京市的朋友,要不然,你要買點什么生活用品都不曉得在哪兒買。”

    大伯娘拍拍簡老太的背,勸她不要太傷心,轉頭自己也囑咐著:“在外花錢不要太省了,你大伯還上著班呢。錢不夠,我們會給你想辦法的。別虧到身體。”

    大伯偷偷湊到簡悅懿耳邊:“要是實在不夠,我偷偷在淘金的時候,截留一點下來,保證神不知鬼不覺的。所以啊,你別擔心太多。你爺奶也有我們兩口子照顧,你就只管好好學習就是。”

    簡悅懿哽咽得幾乎說不出話來,但還是湊過去壓低聲音,勸他不要截留,要不然那可是監守自盜,會連工作都保不住的。而且各級政府都獎了那么多錢,學校又有助學金,她不會缺錢的。如是云云。

    簡爸一直想跟自己閨女說話,可一家子人,人人都想跟簡悅懿多說會兒話,他哪兒插得進去啊?

    他急得要命。下了車,進入火車站,在檢票口排隊,經過這三處地方,他都還是插不進去話。

    好不容易等到家里人話說得差不多了,默默然難受,他終于可以一展喉嚨:“懿娃……”

    他只說了兩個字,簡悅懿先看著自己身后長長的隊伍愣了一瞬。然后她開口道:“鄉親們,謝謝你們來送我。但這里是檢票口,排隊的都是要檢票進去搭乘火車的。大家排這么長的隊伍,有可能會影響到檢票工作的正常進行。我非常感謝你們的好意,但咱們可別誤了別人的行程,好嗎?”

    簡爸:……好想哭……

    而簡悅懿身后排隊的那些人都笑了,搶著告訴她:

    “小老師,我們也是要去讀書的。你忘了?咱們公社80%的人都考上大學了!”

    “我考上的是京市鋼鐵工業學院!”

    “我是京市礦業大學!”

    “還有我,還有我,我是京市醫學院!”

    這些同樣去京市念書的學生有十幾個,他們的父母也在樂呵,笑著跟簡悅懿解釋:

    “我家細伢子沒出過遠門,他一個人走,我們當父母的不放心。反正小老師也是去京市,我就讓他也跟著你今天走。”

    “是啊是啊,大家一起走,安全些。”

    “就是遇到土匪,這里可有十幾號人呢!土匪怕都干不過咱們的隊伍!”

    “等會兒上去了,小老師你千萬要坐在他們中間的位置。這樣他們就能好好保護你。你看,這完全就是一舉兩得的事。又把你保護好了,他們自己也互相能照應。”

    別說,這些鄉親想得還真周到。那么長的旅途,行李又那么多,中間還要中轉其它列車,再心思細膩的人也有顧不過來的時候。

    進了檢票口,簡悅懿終于也忍不住眼淚直往下流。哪管行李沉重,就算全用一只手拎著,也要空出右手跟爺奶一家,跟鄉親們道別。

    簡爸汪地一聲哭出來:“閨女!閨女!你好好念書,爸在家等著你!”哭得忒傷心,像死了親娘老子似的。

    那陣仗直接把他爹娘都給弄愣了,他們自己都差點忘了哭。

    一揮手,再揮手,三揮手。

    再怎么依依不舍,也還是得離開。

    簡曉輝心里也傷心,沖他爹嚷嚷:“爸,你也要等著我啊!等我讀出來了,我接你到首都去過好日子!”嚷完,突然發現不對頭,咦?他爸咋不說等他咧?

    但臨別在際,他也顧不得在意這種小事了,又沖爺奶還有大伯一家揮手:“你們都回去吧,都回去,我會照顧好大妹的,放心吧!”

    終于還是上了車……

    跟著她一起走的那十幾個人,手里拿的車票上印的座次大都沒在一起。可這也攔不住他們想跟著她一起坐的決心,大家挨著挨著問坐在簡悅懿周圍的那些旅客:“你好,我老師還有我朋友都在這邊,能不能跟你換一下座位啊?”

    很快,大家就調到了一起來。

    簡悅懿感念大家的心意,臉上一直保持著微笑,但神情之間卻不自主地流露出幾分愁悵。

    大家心知肚明,她這是跟他們一樣,心里離愁難解。

    有個心思細膩的女生忽然站起來,笑著道:“我們現在是要北上念書,是要去成為社會主義的棟梁之材,你們別這么垂頭喪氣的啊。來來來,跟著我唱《我們走在大路上》。一二三,預備起!”

    我們走在大路上。

    意氣風發斗志昂揚。

    領導革命隊伍。

    披荊斬棘奔向前方。

    向前進!向前進!

    革命氣勢不可阻擋。

    列車廂里頓時響起了激勵人心的歌唱聲。

    這首歌是李劫夫在1963年創作的,就連總理都曾表露過對它的喜愛之情。它就像《學習雷鋒好榜樣》一樣,是那個年代最最流行的歌。但進入十年特殊時期后,好多文娛類節目都以各種各樣離奇的原因被禁,比如一部電影因有人對著紅太陽打了六槍而被禁。

    這首歌也在72年遭禁。

    如今國家宣布那段壓抑的歷史正式過去,大家又踏上了北去深造的路,一個個頓時雀躍不已。唱著這解禁的歌謠,大家唱著唱著,有些興奮的甚至還開始揮舞手臂跳了起來。還有些外向的,跑到其他不認識的旅客面前,示意人家跟著他們唱。

    別的旅客被他們逗樂了,再加上胸臆間那股迫切的對新生活的向往,一時間,前后兩節車廂的人都唱了起來。

    簡悅懿是從后世穿進書里來的,她也在97年慶祝港島回歸的大型音樂會上,見證過當時的主席領著首都數萬群眾唱響這首歌的。

    那是作為華國人最振奮的時刻之一。她隨后就把這首歌學會了。

    看到大家咿咿呀呀地唱,她也忍不住加入進去。

    離愁就這樣在一首歌中被沖淡了。

    大約是多人同唱一首歌的動靜實在有點大,把騙子和小偷都給唬到了,在這輛車上,他們一點事都沒出。不過換乘列車后,情況就有點不一樣了。

    在月票臺上,隊伍里的一個女生動作慢了點,大家都上了車,她還沒上。

    隊伍里是沒有領隊的,但簡悅懿時不時都要點一下人頭數,防止有人走丟。上了車之后,她又點了點人數,發現少了一個,面色一緊,問道:“少了一個人,大家互相看看,是誰還沒上車?”

    這十幾個青年都是同一個公社出來的,又已經同行了一段路,就算不熟也都認識。很快就有人報上名字:“是張大花!張大花沒上來!”

    簡悅懿又耐著性子等了一陣,還不見人上車,趕緊叫簡曉輝去乘務組拖延時間,她叮囑道:“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實在拖不住,你照顧好剩下的人和行李,咱們就在京市火車站集合。”

    這都馬上要發車了,人還沒上來,肯定有事!簡曉輝應了聲,趕緊去了。

    “來三個男同胞,跟我一起去找張大花!要是錯過了火車,我替你們買票北上!”簡悅懿預先把情況往最壞的方面做打算。

    “好嘞!”馬上就有好幾個人站了起來。

    簡悅懿挑了三個看上去身強體壯的,隨她一起下車。

    他們在月臺上到處找,沒找到人,又去了候車室。

    彼此張大花正哭著掙扎。有一個男人領著六、七歲大的男孩,一雙手像鉗子一樣鉗住她的胳膊,苦大愁深地跟周圍人傾訴:“我這婆娘賊TM不是人!娃兒都這么大了,她居然還跟別的男人不清不楚的!被我抓了奸之后,連娃兒都不要了,要跟著別的男人私奔!這放在過去,就是個該浸豬籠的!”

    一邊說,一邊把她往外拉,顯然是要把人帶走!

    張大花被嚇壞了,哭著跟周圍人嚷嚷:“我不認識他!我根本不認識他!不信,你們問問,他連我名字都不知道!”

    男人怒吼:“我怎么不知道了?你叫梅子!”又對身邊的孩子說,“還愣著干啥?去找你媽啊!”

    那個六、七歲的男孩眼里明顯沒有這個年紀的人該有的童真,他表情木然,走過去拉著張大花的衣袖拽動:“媽媽,媽媽,你不能不要我啊……”

    旁邊的人議論紛紛,說的都是些“這女的怎么這么不要臉”、“連孩子都不要了,都要私奔”、“野男人就這么好嗎”之類的。

    竟都信以為真,沒一個人肯幫她。

    張大花嚇得更厲害了,對周圍的人求救:“我真的不叫梅子,求求你們去叫乘警同志過來,我……”

    話還沒說完,就被男人一腳踹在小肚子上!頓時疼得彎腰蹲了下去,啥話都說不出來了。

    而那男人卻惡狠狠地罵道:“告訴乘警也沒用!天皇老子都管不到我教訓自己的婆娘!”

    簡悅懿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心都緊了!這個年代只有戶口,要到80年代才有身份證制度。女人單身在外,遇到這種情況,一時半會兒還真沒辦法說得清楚!

    而等她說清楚,歹人已經夠時間把她整個人拖走了!

    她想也不想,沖上去就給了那男人一巴掌:“她的名字叫張大花,是去年底12月參加高考的女學生!我們來自東方紅公社,這些全都是可以查得到的!你這混賬拐騙婦女,還污蔑她的名譽!”

    那男的被打懵了一瞬,突然發狠要來抓她:“你是這賤女人的妹妹,你當然幫著她說!那個人,就是你介紹給她的!我這心口的怨忿還沒法兒跟人說呢,你倒找上門來了!正好!咱們回家慢慢算賬!”

    跟著簡悅懿一起來的三個男同胞氣樂了:這混蛋居然敢這么對待他們的小老師,不想活了!

    一個沖上去往他臉上呼拳頭,把他的臉打歪掉后,另一個又對準他的小肚子就是一踹!還有一個一腳踹在他的后膝窩上,把他踹跪了,又抓住他的頭發,按住他的腦袋給候車室里的主席像磕頭!

    “你大爺的!想拐騙婦女也不睜眼瞧清楚了!誰你都敢動啊?”

    “狗崽子膽子還忒大!在主席同志的面前都敢玩兒這套!”

    “你個臭流氓,她倆明明就是東方紅公社的女同志。這一位是誰你認得不?我們XX省省報都登過幾回,是我們省這回的高考狀元!你還好意思往她身上潑臟水!”

    簡悅懿看到周圍群眾還是一副不明真相的樣子,主動把自己的戶口遷移證和糧油關系轉移證給大家看:“你們看,我根本不是這個地方的人。這個人說的就是假話。大家以后看到這類事件發生,可千萬不要輕易相信歹徒,要不然,同樣的危險很有可能發生在你們的親眷身上!”

    她是因為有三個幫手。換成其他女子,歹徒根本不會給她機會拿出這些證明物來。

    這下人們終于反應過來了,想到自己家人獨身在外也可能會遇到同類事件,頓時嚇得血液都凝固了。一個個沖上來暴揍歹徒。

    只把那歹徒揍得哭爹喊娘。

    后來還是乘警過來了解情況,并實施抓捕,才算救了他半條小命。

    發生了性質這么惡劣的拐騙事件,乘警當即請簡悅懿和張大花他們留下來協助調查。在得知她們乘坐的列車就快駛走后,一名乘警當即保證,他可以讓他們免費乘坐下一個班次的列車。

    具體調查持續了數個小時。

    那個拐子犯罪經驗豐富,但在專業審訊人員面前完全就是不堪一擊的。他這才老實交待,原來他都是在各地流躥犯案的,犯案工具之一就是那名被他帶在身邊的兒童。

    那個孩子也是被拐來的。

    原本他打算把孩子賣掉,后來想出這個昏招兒后,發現把孩子當工具使用,可以幫他成功拐到更多婦女。

    這人心眼還特別壞,凈撿那種長得漂亮的婦女來拐。說是漂亮的,賣的錢更高。他拐到婦女后,一般都是先搜身,把她們帶的錢搜刮干凈。接著再賣到山里去,讓她們叫天天不應的,他也不必擔心被抓。

    聽到他已經拐賣了七個婦女后,張大花后怕得抓住簡悅懿直哭。差一點,就只差那么一點,她就保不住自己的清白,更與家里人再難見面了。而北上讀書的夢想也終究只會成為一個夢想。

    那個被當作工具的小孩子,聽到乘警問他家在哪里,說要送他回家,可憐的孩子汪地一聲就哭了,眼淚怎么都止不住。

    孩子歸家有望,對調查特別配合,乘警問什么他就答什么。最后,他甚至扭扭捏捏地走到張大花面前,特別愧疚地對她說:“阿姨……對不起……我不拉你,回去他會打我的,會不給我飯吃的……”

    張大花噙著淚接受了他的道歉:“阿姨相信你是被逼的。”

    第二天,簡悅懿和張大花,還有三個來幫手的男同胞一起踏上了乘警安排好的那列列車。

    臨走前,簡悅懿還特意把自己的姓名和清大錄取通知書上留的校方聯系方式給了乘警,并主動道:“乘警同志,要是還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歡迎隨時跟我們聯系。請務必把這種社會毒瘤繩之以法!”

    乘警不由感慨:“你們已經幫了很大忙了!這種流躥作案的犯罪分子最是難抓。這回逮住了他,不知道會有多少婦女兒童能幸免于難。”

    就這樣,他們繼續北上。

    在京市下了火車,走到車站出口處,簡悅懿就聽到她哥熟悉的嗓音:“大妹,我在這兒呢!”

    還不等她回答,她哥又道:“你把張大花接回來啦?太好了!你不知道我擔心死了!”

    簡曉輝沖過來,一邊抹眼淚,一邊說:“幸好你們都沒事!幸好你沒事!要不然,爺爺奶奶他們肯定會叫我去死一死……我大妹子出事了,我也肯定不想念書了……到時候讓他們自己去學校報道,我就坐車回去找你……”

    簡悅懿失笑不已,指著身后三名身強體壯的同學道:“你當他們是吃素的嗎?”

    那三個臉色也很糾結,有一個還挽起袖子亮亮胳膊,對簡曉輝道:“哥,別的不說,我力氣肯定比你大。我要是都干不過架,你過來了也是白送死。”

    簡曉輝:……

    不過,簡曉輝也算是有能耐的了。驟遇大事,也還是沉著氣照簡悅懿所說的去辦了。那班次的列車后來是晚點了二十分鐘才走的。

    他一路上也把人員安排得好,后面沒出任何事。

    到了京市火車站后,由于窮學生們都沒什么錢,住不起旅館;糧油供給關系沒轉到學校去,也吃不上飯。他仔細考慮了之后,干脆就指揮男同學們分成兩撥人,先把女孩子送到她們就讀的學校,以免再次發生女生走失的事。

    他還特意叮囑男同學:“一定要確定她們的宿舍安排好了,你們才能走!要不然,她們走丟了一個,咱們全體大老爺們都有責任的!到時候放寒暑假,你們自己都沒臉回去見鄉親父老!”

    他又跟女孩子們說:“他們要是能陪你們到宿舍樓,肯定會陪的,放心。能考上大學的,都不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之輩。但要是他們被攔在校門口了,你們女生安排好宿舍,一定記得趕到校門口跟他們說一聲,讓大家安心。”

    還特別提醒了一句:“到了學校,不要隨便亂跑。除非是跟著熟門熟路的本地學生,幾個人一起外出。要不然,你們女孩子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遭別人欺負,知道不?”

    就這樣,大家都還不肯走,要留下來一起等簡悅懿。直到被他罵了,問他們“咱們大老爺們兒倒是可以隨便在地上躺著過夜,女孩子怎么辦?再說了,她們中途不去上廁所的啊?萬一遇到臭流氓咋辦?咱這團隊還要再丟一個人嗎?”

    這才把人都罵走,各自去做該做的事去了。

    而他自己則留下來一直守在火車站出口這邊,一刻鐘都不敢離人。就連晚上也是找了個角落擠在那邊躺地板上的,眼睛還不敢合,怕會被摸包或是跟他大妹錯過。

    簡悅懿聽說她哥做的這些事,說不感動是假的。她拉住她哥的手:“你在這里等了我一夜?走,咱們先去吃頓好的。”觸手所及,她哥的手冰涼得要命,頓時嚇了一跳,“怎么這么涼,別冷壞了吧?”

    立時跟人問了最近的飯館子的位置,想買點好的給她哥吃。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