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四十二章黑市之行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四十二章黑市之行

    府綢之所以叫府綢,是因為這種面料舊時是在封建貴族和官吏的府上織就的。它的原料普遍是棉的,手感和外觀與絲綢特別相似。料子也很有厚實度和垂感。

    “不是啊,大妹子你聽我說,我這個是成衣,又是時下最流行的軍綠色,而且還這么厚!光是里面塞的棉花,你都要攢好多張棉花票不是?更別提布票了。幾塊錢也就能買點料子,你還得找裁縫做衣服呢!”

    “那也要不了這么多。我只出10塊。還有,我不是只要一件貨,我要……”爺爺、奶奶、大哥、大伯、大伯娘、爸爸……她在心里把家里的人都數了一遍,再加上她,“10件。”

    “十……件?”販子嚇了一跳。

    他穩了穩心神,問她:“大妹子,不是我多心,你有那么多錢嗎?”

    她淡淡地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你有什么好怕的?”我一個手無寸鐵的女孩子都不怕。

    他想想也是,認真地道:“我手里沒這么多貨,我得去調。你真想要的話,下午再到這邊來一趟。不過,10塊真的出價太低了。你起碼得給我20塊才行。這還是看在你買這么多的份兒上。再低,我就虧了。”

    “15元。我就出這個數。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扯著嗓子問一句,看這里有沒有人能拿這個數給我。”

    “……”

    販子郁悶地看著她,然后一咬牙:“好,成交!那我現在就去調貨,你過一兩個小時過來。”扭頭走了幾步,又回頭叮囑,“大妹子,咱們可說好了。可別等我辛辛苦苦調好貨,你又不買了啊。”

    簡悅懿笑著點點頭。

    販子這才放心去了。

    這時,她挎包里的小松鼠突然冒出頭來,用力吸了幾口空氣,猛地跑出來,躥到她肩膀上,特別興奮地道:“主人,有好吃的!”

    簡悅懿失笑道:“你到底長的是狗鼻子,還是松鼠鼻子?”

    松鼠很認真地道:“修行人,五感肯定比普通人強啊!”

    “你聞到什么了?”

    “牛肉干!有牛肉干啊!五香的!還有松子!我都好長時間沒吃到過松子了,我可是松鼠啊!”它把兩只爪爪抱到一起,用星星眼望她。

    “松鼠會吃肉的嗎?”簡悅懿好奇地道。

    “我有什么不能吃的?我可是妖精!”它眨巴眨巴眼睛。

    她一時興起,逗它道:“那我為什么要給你買呢?”

    它搔搔腦袋:“喵喵……汪汪……啾啾……能不能因為我會好幾門外語?”

    她正要回答,它已經驚呼地指著一個人嚷嚷:“主人你看,牛肉干過來了!”

    簡悅懿嚇了一跳,這明明是行走的人類……果然妖有妖性,就算被拿走了內丹,也還是改不了害人的本性嗎?

    她正想著,那人已經湊過來問她:“姑娘,我這里有川地產的五香牛肉干,你要不要買點?”說著,就從胸前拿出一個油紙包來,里面有些撕碎了的牛肉干,“來,你嘗嘗,這個味道特別好,是那邊的特產。本地有錢也買不到的。”

    啊,原來如此……誤會了小家伙,她稍覺愧疚,自己沒嘗,反而拈了一小根牛肉干遞給松鼠。

    松鼠“呀……”地歡呼了一聲,接過牛肉干就開始啃。啃起來那模樣,跟后世的寵物倉鼠有得一比。

    “好吃,好吃,好好吃。主人買一點來吃吧。多買點哦,都可以吃咯……”

    販子在旁邊看著挺驚訝的,這么珍貴的肉食品,而且又是本地難得一見的外地特產,她自己都沒嘗,卻拿給一只松鼠吃。這也太奢侈了吧……

    那松鼠還傻頭傻腦的,一直“唧唧吱吱”地叫喚……

    唉,年輕姑娘啊,就喜歡這些長得好看的小動物,真糟蹋錢。

    簡悅懿問道:“你那里有多少牛肉干?”川地的五香牛肉干在后世確實是挺知名的小吃,可以多買點回家,給爺爺奶奶他們吃。

    “你要多少?”

    “你先告訴我,你有多少?”

    販子看著她的表情就有點一言難盡了……現在這年頭,就是生豬肉都要一塊零點一斤,更別說是牛肉干了。普通人家敢一開口就是“你有多少”,一副有多少買多少的款爺派頭?

    這姑娘看著氣色又那么好,氣質也不一般,怎么看也跟平時來黑市買東西的人不一樣。該不會……是打擊投機倒把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吧?那些人有時候為了抓捕他們這些小商小販,會特意喬裝改扮,假裝是買東西的人。

    想著想著,他語氣就變冷淡了:“說啥呢?我總共就手里這點東西。這是我親戚從外地給我帶過來,讓我嘗嘗的。看你長得好看,特意拿出來給你品品。我自己都不夠吃,哪兒有剩的賣給你啊?”說完,扭頭就走。

    看到對方像是老鼠見了貓似的快速溜走,簡悅懿馬上就明白他的想法了。她也不覺得遺憾,因為,勉強能算半個修行人的她,嗅覺也非常靈敏。

    她剛剛就注意到,另一個方位的牛肉干香氣更濃郁。也就是說,那個方位的牛肉干數量更多。

    于是,她循著牛肉干香氣傳來的方向,一步步尋了過去。

    而販牛肉干的販子以為她是追著他在跑,嚇得哪兒敢去拿自家的貨啊!嚇得在下一個分岔路口往另一個方向跑了!

    可他跑了一段,突然發現,那女人根本沒追他,而是去了……他放貨的那個方向……

    他心里緊張,又安慰自己,他放東西的地方是在一處廢棄了的老屋里的廢木料底下的。門口又有他兒子守著,怎么著也不會出問題的。

    ……

    到底心虛,他又拐回去了。

    然后就看到那個姑娘正在跟他兒子說話!

    啊咧?什么情況?

    他嚇得趕緊跑過去,一把摟住兒子,護在懷里:“你你你……你想對我兒子做什么?他還那么小,關局子里被人打了怎么辦?”

    他兒子莫名奇妙:“爸,你干啥呢?大姐姐不是你介紹過來買牛肉干的嗎?”

    販子都快嚇哭了:“我什么時候介紹過她啊!你個傻兒子誒,你被人家套了話了!”

    “咦?那她怎么知道這里有牛肉干?”

    “對啊,你怎么會知道的?”販子驚恐地望著她。

    他兒子揚了揚手里的鈔票:“爸,她錢都給了誒,那咱們到底要不要把東西賣給她啊?”

    販子一看,一張十塊的票子,兩張一塊的,還有一張五毛的,總共十二塊五。這是把五斤牛肉干全賣出去了?啊呸!現在是該注意這個的時候嗎?他該想的是,打擊投機倒把辦公室的工作人員還會付錢?咦,難道他搞錯了?

    “你……不是政府部門的啊?”

    簡悅懿無奈地道:“我什么時候說過我是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了?我這個年紀像嗎?”

    “像啊,怎么不像?”

    十年特殊時期間,雖然各中小學都停課鬧革命去了,但教育上還是制定有正式學制的。66年—77年實行的一直是“五四學制”,即五年小學,二年初中、二年高中。當時的小學生6歲就可入學,算下來,15歲就能進入大學,到了19歲就能畢業。

    而且在實際實行上,各地是自行其事的。都覺得越短越好,越亂那就意味著是越革命。所以這一時期,多的是十幾歲的大學生。

    簡悅懿輕嘆一聲,然后攤出一只手來:“錢已經給了,東西該給我了吧?”

    “哦哦哦!”販子這還不夠放心,又左右張望了一番,發現她真是一個人過來的,才打消了疑慮。轉身進了旁邊那間廢棄的小屋子,從廢木料間的縫隙中掏出一個土布包袱來。

    肉貴,他放得也仔細。包袱皮解開后,里面還有個包袱皮。再解開,又是牛皮紙。再解,就是油紙了。

    他把油紙打開,把里面的牛肉干展示給她看:“看,東西質量好吧?這肉干制得可干了!要是拿水泡一泡,起碼能漲一倍的份量!不過,你可別真拿去泡水啊,泡了就不好吃了。”

    又拿出把紅栒子木的桿稱來,把牛肉放上去稱重量:“來,你看,這份量我給得賊旺實,五斤,你看好了。稱桿翹這么高,你這筆錢花得可不虧!”

    他把牛肉干遞給簡悅懿后,想了想,她沒趁著他不在,訛他兒子,反而真照他告訴兒子的二塊五一斤的價格來買的,又覺得這姑娘人品著實不錯。索性把衣兜里包好的那堆撕碎來的牛肉干也拿給她了。

    “這包是我拿來專門給人嘗味兒的,反正東西都賣出去了,留著也沒啥大的用處,都給你了。”販子大方地道,順便好奇地問了一句,“姑娘,你到底是怎么找到這邊來的啊?告訴我一下唄,回頭我也好留意一下,免得被政府部門的人抓了。”

    簡悅懿眼睛都不眨一下,指著肩膀上的松鼠胡謅:“它帶我來的。動物嘛,嗅覺比人好不是很正常的嗎?”

    販子一愣,哈哈大笑:“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我哪兒露餡了呢!嚇死我了!”心里想的卻是,唉喲,原來養松鼠還能有養狗的功用啊。我得裝裝樣子,可不能叫她看出來我啥都不懂,那多沒面子……

    拿著用油紙和牛皮紙雙層包裝好的牛肉干,簡悅懿又回到了黑市那邊。

    販子們看著她手里拎著東西,還在這邊晃悠,知道她還有想買的東西。又瞅著差不多要到中午了,大家都急著去吃飯,一呼啦都圍了過來,問她:

    “我有新鮮的蔬菜,你要不要看看?菜是南邊過來的,這大冬天的,就連菜市都沒啥菜賣,你要不要買點去打牙祭?”

    “手表要不要?上海牌的半鋼防水大三針,瑞士英納格的17鉆鋼背大秒針,我都有。來看看吧。”

    “漂亮的羊毛衫,有紅的有綠的,還有黑的和藍的,喜歡不?大姑娘家的,冬天穿這個最好看了!”

    “我這兒有伊拉克蜜棗哦,還有桃酥、曲奇餅干,還有奶油蛋糕啦!”

    “大妹子,看我的吧!我有一臺海市自行車三廠產的‘鳳凰’PA18型平車!你聽得懂不?就是新型的自行車啦。這個出廠價都要133塊!我不要你的票,只賣168。5塊,怎么樣?”有一個聲音特別高亢。

    這話一出口,在場的人除了簡悅懿全都呆住了!他們都是些二道販子,對于常見商品和大三件的價格不要太了解!

    鳳凰牌PA18型的自行車,那可是豬皮烘漆鞍的。硬邊胎、全鏈罩,手閘、支架還有轉鈴全部都是鉻金屬的,牢實得很,還好看!而且168。5塊那不是商場上憑票購買的價格嗎?不要票的話,賣個200多塊完全不成問題!

    買到就是賺到啊!

    他們也不賣東西了,反而爭相問那人:“你有好東西不早說?”

    “我要我要!”

    “給我!給我!”

    “車呢?車在哪兒?先給看看貨唄!”

    現場喧嘩至極。

    簡悅懿也有點詫異,看了看那人的衣著,他的穿衣風明顯跟本地人不一樣。這說明他肯定是從船上而來的外地人,也就是說,他是一道販子。

    再看他的衣服,面料竟是呢絨的。要知道這一時期,呢絨這種高檔面料是要憑工業券購買的。船員雖說能買得起這種料子,但人家跑船主要還是在工作,哪兒可能工作時間穿貴料子呢?弄臟了可不得心疼死?

    想到他杵在那里站了半天,都沒好意思嚷嚷自己有自行車這種緊俏貨,就曉得他肯定是頭一次干這種倒買倒賣的事。

    這所有念頭也就只在兩、三秒時間內閃過。她從上衣兜里掏出錢來,對那男人道:“我帶了現錢的,你還是賣給我吧。”

    這話一出口,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看著她……

    168。5元可不是小數目啊……擱廠子里,那可是正式職工五個月的工資了!在場的人是都想買,可誰曉得今天能碰上這么便宜的自行車啊?又有誰能像簡悅懿那樣,在沒有提前準備的情況下,隨隨便便掏這么多錢出來的?

    這是哪兒來的高干子女吧!這么有錢!

    大家哭兮兮地看著自行車男領著她走遠了,個個不由自主地擺出了爾康手……

    “小同志,走快點兒行不?我的船快要開了!”

    “好,沒問題。”簡悅懿答道,順便問了一句,“你還有多的自行車嗎?”

    那人剛剛就被簡悅懿隨隨便便就掏出那么多錢的氣勢給嚇到了,現在聽到她居然還想再買一輛,更是嚇傻了!

    “沒……沒……就這一輛。”他其實就是他剛剛提到的海市自行車三廠的廠委干事。這回回鄉探親,有人托他家中老父請他幫忙帶輛自行車。

    礙于父親的面子,他也就長途跋涉地帶過來了。誰曉得人家又不買了。家里本來就有一輛了,賣給親戚,又怕親戚覺得他是要賺他們的錢,占他們的便宜。頓時陷入了兩難境地。

    原來旅途中帶這么一個大家伙就非常不方便。現在還得原樣搬回去,那不得折騰死人嗎?

    今天,他所在的那艘船剛好得靠岸采購物資,他就跟船員打聽了一下,知道這邊有黑市就過來試試看能不能賣掉。

    他快速地把自行車從自己的艙房弄出來,跟簡悅懿錢貨兩訖,然后快速地回到了船上。

    大約也就十分鐘左右,船就開走了。

    簡悅懿肩膀上的小松鼠一邊吃著牛肉干,一邊感慨:“你這運氣也真是無敵了,無為子以前靠著我給他指點,攢了好久的錢和工業券才買上自行車。也是鳳凰牌的。我記得價格好像就是你今天買的這個價吧……你沒攢工業券,都能用這個價格買到,他要是知道了,怕要氣死,哈哈哈哈哈……”

    自從跟簡悅懿訂了契約后,一看到她牛氣,它就有種自己也很牛氣的錯覺……

    簡悅懿倒是早已習慣了自己的好運:“你忘了嗎?我可是天命福女。”

    然后……

    她又推著自行車,回到了黑市。

    黑市里所有的二道販子都被她驚得集體向她行注目禮。這已經是他們第二次集體行此大禮了,頭一次是因為她長得太好看了。

    簡悅懿也不是有意要炫富,只是她跟人說好了要買軍大衣,沒辦法。

    很快地,跟她約定好的那個人終于來了,肩膀上扛了一堆衣服。

    簡悅懿提了個要求:“我在你這里買了這么多衣服,我一個女孩子肯定扛不動,你這個當老板的不幫忙把東西扛上公交車嗎?”這個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財不外露。現在露了財,她肯定得找一個保鏢。

    護送財神爺有什么不好的?那人滿口答應了。正要陪著她去車站,忽然又站住了,驚愕地往她臉上左看右看的:“你……是那個尋水小英雄?”

    簡悅懿:……連到黑市買個東西都買不清靜嗎?

    “不是,你認錯人了。”簡悅懿一口咬定。

    那人見她答得一本正經地,也覺得自己是不是認錯了,一錯眼,卻瞧到她挎包里冒出來的一個小腦袋!頓時嚷嚷道:“不對!你就是尋水小英雄!報紙上登的那張你的相片,里面就有這個小東西!”

    小松鼠一愣,一臉做錯事的表情,悄瞇瞇望簡悅懿。看到她也在萬般無語地看它,它趕緊捂緊了自己的小臉臉,縮回了挎包里。

    是的,這只愛出風頭的小松鼠在每一張劉記者給它主人拍的照片里,都偷瞇瞇偷了影的。不僅偷影,它還炫耀似地把它的長尾巴高高豎起來,生怕人家誤以為它是耗子……

    簡悅懿這會兒其實很想胡謅“你看錯了,報紙上的那只是松鼠,這只是耗子”。但想到它耳朵上那簇與耗子完全不一樣的長長的漂亮黑毛,只得無奈地打消了這個念頭。

    那人興高采烈地道:“我是覺得頭一眼看到你,就感覺很眼熟。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你。原來是在報紙上啊!”

    他說:“你早點說你是尋水英雄嘛,我肯定不會喊五十塊錢一件軍大衣的見鬼價錢的!咱們剛剛不是說好十五塊一件嗎?我不賺你的錢了,你一件就給十二塊的成本價好了!”

    這個時期的人們對于英雄人物的崇敬和熱愛,完全不比后世的人追星的那股勁頭差。

    簡悅懿忙道:“不不不,還是按十五塊錢一件的價格來就好。你也要賺錢,也要吃飯的。”

    那人笑道:“報紙上都呼吁了,說要是人人都肯像你這樣無私貢獻,從不利己,專門利人,那咱們別說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了,連共產主義社會都能實現!”

    “咱這種人吧,沒能耐像你一樣給全市人民解決大問題,但咱不賺英雄人物的錢,那也是對你英勇事跡的一種崇敬吧!那不是變相地在給你掌聲,鼓勵你更好地為人民服務嗎?咱這可是曲線救國啊!”

    在聽到“尋水英雄”幾個字時,原本就在注意簡悅懿的二道販子們就瞪大了眼睛:哦哦哦,難怪覺得她整個人看上去就跟別人不一樣,原來她就是尋水英雄啊!

    還有人想:我是說咋有人這么有錢,報上都登了,尋水英雄這回考了省狀元,光省里就獎勵了她500塊呢!人家這是好人有好報,該的!

    還有人其實心里起了不干凈的念頭,覺得這女孩這么年輕就這么有錢,錢的來路肯定不清白。指不定干了什么下三流的事呢!還琢磨著等會兒尾隨著她,走到僻靜處就搶劫……反正錢的來路不正,她也不敢報案!

    她的真實身份一曝光,大家又聽到那個賣軍大衣的說什么不賺英雄人物的錢,就是在鼓勵英雄人物更好地為人民服務,是在曲線救國,突然之間,他們就像商量好了一樣聞風而動,一擁而上:“小英雄,我們也要曲線救國!”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