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四十章記者采訪省狀元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四十章記者采訪省狀元

    到底得求著人家幫忙帶路,備感挫折的李副校長放低姿態,特別和顏悅色地道:“那啥……我不是來給她添麻煩的,我是來給她報喜來了。她這次高考啊,考了400分!”

    農民同志不太清楚400分意味著什么,問道:“這個成績是不是很好啊?連你這個當官兒的都來給她報喜了。”

    李副校長擦汗,尷尬地笑著,為啥這里的人句句話離不開“她很厲害”這個中心命題呢?“是啊,這回總共考了4科,每科100分,她這是全科滿分啊!”

    “哦哦哦,那你趕緊跟我走!我也去沾沾喜氣去!”

    等農民同志帶著李副校長到了簡家,后者才真正感受到他這個喜報得一點都不喜氣……

    簡老太一聽說他是來報喜的,一臉樂呵呵的表情:“我孫女我最了解。你不來報喜,我都曉得她肯定考得好!而且還不是一般地好!”不好,能給全公社的人講課嗎?

    簡老漢打岔道:“你讓人家好好說嘛,我都知道咱懿寶一定考得好咧。可到底考得有多好,那還是得聽人說的嘛。”

    “能有多好?縣狀元肯定跑不了!”簡老太一口咬定。

    簡曉輝撇了撇嘴:“縣狀元算什么啊?我聽說大妹在學校里,連她的政治老師都要跟她請教學問。依我看,市狀元大妹肯定能拿下!”

    被完全冷落的李副校長努力插話:“不止呢,她可不僅是咱縣、咱市的狀元,她還是省狀元!”

    簡曉輝“咦”了一聲:“我也就是順嘴跟爺奶提一句而已,今天才出成績,咋這么快就確定誰是高考狀元了?”

    他是在公社那邊報名參加高考的,所以成績也在那邊拿,今天上午他剛查到自己的分數。他考了325分,是在社里報名參試的考生中分數最高的。

    他心里樂呵之余,也沒忘記他大妹,讓經辦的周干事幫忙查一下她的分數……畢竟周干事是他稱兄道弟的好哥們兒,而大妹在學校那邊可沒熟人。早一點查到分,也好早點安心。

    倒沒想到,大妹學校的校領導會親自跑一趟。

    可就算如此,本次高考參考人員那么多,本市都有十幾萬人,這么快能搞明白誰考分最高?聽廣播里說,因為人數過多,印試卷的紙都不夠了,還是由中央臨時決定,調用原本拿來印《XX東選集》第五卷的紙,這才讓考生們順利考上試的。

    終于吸引到所有人目光的李副校長,心頭一喜,朗聲宣布:“簡悅懿同學品學兼優,前有救災義舉,今次考試更是光榮地得到了四科全部滿分的好成績。也就是說,她本次考了400分!在這種成績面前,就算有人也考得很好,也最多只能和她并列第一!你們說,她不是省狀元,誰是?”

    省……狀元?

    對簡悅懿的成績早有預估的簡老太一家全部張大了嘴巴!一張張嘴巴還因為震驚而不斷抖動!

    “咱……咱家居然出省狀元了……”簡老漢腿直哆嗦。

    “唉喲,你個沒用的老頭子!這都把你給嚇到了!”簡老太轉頭又笑瞇瞇問李副校長,“這位同志,你這句話說得不對嘛,既然是滿分,那我家懿寶不就該是全國狀元?”

    “對對對,省狀元算個啥,她肯定是全國狀元!唉喲我的媽,我家出了個女狀元!這要放在萬惡的舊社會,可是不得了的事啊!”簡老漢樂得嘴都差點歪掉了。

    簡曉輝嘆了口氣:“爺,奶,大妹當不了全國狀元。都怪這高考制度,干嘛不全國統考?要是統考,那她肯定是全國狀元了……”

    李副校長:……你們知道你們在說什么嗎?省狀元已經很不得了了好嗎?我們學校連同樣參加高考的老師,都沒能考得過她啊!

    簡老大笑呵呵地對李副校長道:“謝謝領導過來給咱家報喜啊,你看,你大老遠過來,咱連碗水都還沒給你端上。來來來,這邊走,”又對他堂客道,“去給貴客泡碗茶吧?”

    他媳婦笑著答應了。

    總算看到一個正常人,李副校長簡直感覺受寵若驚:“不不不,我這次過來除了報喜,還想跟你們談一件事,那個……簡悅懿同學不在嗎?”

    “哦,我去找小老師!”帶他過來的那位農民同志自告奮勇地道。

    很快,簡悅懿就回來了。

    李副校長這才開始發揮自己的口才,告訴她和她家里人,等她考了全科滿分的事情被公布出去后,不管是市報還是省報,甚至是一些小紙都極有可能過來做采訪。讓他們做好準備,要說些什么內容一定要事先想好了。

    “這些報紙的采訪,肯定會要你介紹你在學習上的小竅門。你好好跟記者們講一講,這個對明年參加高考的人幫助會很大的。等你介紹完了,記得稍微提一下自己的母校。那教過你的老師,還有我們這些資歷老點的老師都會很感念你為母校做出的奉獻的。”李副校長沒敢擺出校領導的威嚴,而是自謙地稱自己是“資歷老點的老師”。

    他又道:“記者肯定對你既是救災英雄,又是高考狀元的雙重身份很感興趣。你還可以多說說有關于你是如何抓緊一切時間學習的,又如何在不影響學習成績的情況下為人民服務的。你肯定平時就不一般,你平時做過什么值得稱道的事,你也可以好好說說。”

    他越說,越覺得要提點她的內容太多了,根本無從講完,干脆提議:“你要是實在拿不準要說些什么,干脆老師幫你擬一個講話稿怎么樣?”順便還可以多提提咱們學校!

    簡悅懿婉拒道:“不用了,李校長。我對這種虛名并不是很在意。記者問什么,我就答什么就好。”

    李副校長快哭了,你不在意,我在意啊!全校老師都在意啊!尤其陳校長他都跑去找記者了,你說他在不在意?

    他努力想要改變她的觀念:“這個不是虛名的問題,這是在樹立先進典型人物啊。就好像學雷鋒活動一樣,你看,當年主席同志號召全國人民向他學習后,出現了多少好人好事啊!就連發生個澇災,政府部門工作人員跟人民群眾募個款,好多人填姓名的時候都填的是雷鋒!”

    他說:“你這不是為了自己,你要明白!你是為了促進整個社會風氣的轉變,才需要誠懇地承認自己的優秀的!”

    他說到這里時,連他自己都被感動了。心想,老陳那么看重我,非要讓我來報喜,還是有道理的呀!

    “可是,已經有雷鋒、王進喜、陳永貴等等先進人物與事跡了嗎?哪兒還用得著我?”簡悅懿并不樂意出這個大風頭。

    “那不一樣啊!他們是外省的,你是本省的啊!你能不能讓本省也出一個值得全省上下驕傲的英雄人物啊?”李副校長都快抓狂了,“普通人沒遇到出名的機會,想辦法也要出名,你咋就對這個不感興趣呢?”

    然后,他立馬警覺到這話語氣不夠婉轉,趕緊閉緊嘴巴,想把話吞回去。

    可簡家上下已經全部拿斜眼看他了。

    簡曉輝不高興地道:“我大妹還用出名?她的名頭早就響亮得很了!”

    簡老太撇嘴道:“我家懿寶的能耐就是擺在那兒的,還用得著專門宣傳?”

    簡老漢叨叨著:“縣河道辦的馬主任都對咱家懿寶客客氣氣的,還是當老師的呢,咋說話粗聲大氣的啊……”

    簡悅懿趕緊打圓場:“李校長也是在為我著想嘛。畢竟在這件事情上面,出名的是我,又不是他。”

    大家一想,也是,他個人又占不到啥便宜。人家還幫忙寫稿子呢。想通了這一點后,簡家上上下下都對李副校長熱情起來了,拿出了款待馬主任的架勢,非留著他吃了一頓中午飯。還給他裹了幾節香腸和兩塊臘肉,硬要他帶走。

    這可真把李副校長給感動壞了。臨走的時候,他還再三叮囑:“我那篇稿子寫好了,你們大家都看一看,讀一讀。萬一有記者抽了風,不采訪簡同學,反而來采訪你們呢?”

    簡家上下笑著把他送到了村口。

    可惜,李副校長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有全省狀元是尋水英雄這種極具話題性的新聞擺在記者同志的面前,人家能捺得住性子慢慢來采訪嗎?當然是聽到消息就去跑新聞吶!

    于是,李副校長前腳才走沒多久,被陳校長驚動了的市報劉記者就跑過來了……

    看過劉記者的記者證后,簡家老老少少跟他打過招呼,又端上來瓜子和茶后,就閃回自己屋去了。

    閃回去干嘛?去換自己最好的那件衣裳唄!人家肯定要拍照的呀!

    劉記者先問了簡悅懿幾個常規性的問題,比如“學習的竅門”、“如何安排學習時間”等。

    接下來,他就直入主題了:“其實我比較感興趣的是,你是如何兼顧為人民服務和學習這兩件事的……畢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才十幾歲,就能從浩瀚書海中挖出尋找水源的方法,這已經很不簡單了。”

    “聽說你還為你所在的生產隊向縣里爭取到了編制,而且還幫助公社所有報名參加高考的考生學習。我還聽說,在鬧旱災的時候,好多公社都來請過你幫忙尋水。這些事都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的,可是你卻取得了全科滿分的特優成績,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簡悅懿并沒有直接回答。相反,她很認真地思考了一下。在八月份的時候,國家已經宣布十年特殊時期結束。而高考的恢復,被報紙高亢地稱作是“中國從此重新迎來了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春天”。

    她覺得,是時候把真相公布于眾,把光環還給農業局的那位老專家了……趁著這次高考成績公布,全市人民關注的焦點都在這上面的時候。

    她醞釀了一下言辭,問道:“記者同志,你難道不好奇我看到高考作文命題時,是什么樣的心情嗎?”

    劉記者笑道:“當然好奇。我想,這個問題應該全市人民都會好奇。你可能是我國頭一個在高考中遇到以自己的事跡作為考題的考生了。我其實來之前,還曾想過,要是批改你作文題的閱卷老師知道寫出這篇滿分作文的人是你,會是什么樣的感受?我想,他肯定會很吃驚!”

    “可我看到那道題時,內心卻感到羞愧。”并不。畢竟她也付出了辛勤與精力的。不過,話總得說得好聽點嘛。

    劉記者詫異地看著她,眼神里明顯就是“你還覺得羞愧?你有啥可羞愧的啊?”的意思。

    “其實,這個尋找水源的方法并不是我從圖書館里找到的。而是一位老專家告訴我的。”

    劉記者面露吃驚,但上半身卻往前傾斜,顯然對這件事很有興趣。

    “他是農業局的。當時旱災正當肆虐之時,要現去圖書館翻閱書籍,找到治災之法并不現實……等我找到方法,地里的莊稼可能都死光了。所以我從一開始想到的,就是去找農業局的專家請教解決之法。”她話風一轉,“我其實很早就想去拜訪他了,既然記者同志今天來采訪我了,不如我們一起結伴去探望老專家,你也可以采訪采訪他。”

    她這樣只說一半,果然引發了劉記者的強烈興趣。兩人當即決定往農業局一行。

    而換好衣服出來的簡家上下,一聽到他們要走,頓時淚光漣漣……

    不等簡悅懿出聲,劉記者自己就趕緊給他們拍了張全家福!開玩笑,人家都把這么大條的獨家給他了,怎么也得回饋一下吧?

    順便再允諾一句:“反正報紙上是要刊出高考狀元的照片的,到時候我問問主編,看能不能把這一張放上去。不過,我不保證一定能行啊。”

    感動得簡家上下眼淚汪汪的,挨個兒跟他握了手。

    就連剛剛在合影中偷了影的小松鼠,都很高興地從簡悅懿身上跳到劉記者肩膀上,用爪子摸了摸他的臉,表達“小伙子,不錯,老爺爺看好你哦……”

    它都已經有一百歲了,可不是老爺爺了嗎!

    “你養的?”劉記者還覺得挺有意思,伸手想去摸它的小腦瓜。

    被它不高興地躲過。它跳回簡悅懿身上,告狀道:“主人,他想摸我!他在侵犯你的獨家摸我權!”

    聽不懂松鼠語言的劉記者,只聽到一陣“吱吱”聲,不由笑道:“叫得好像耗子!”

    松鼠回頭瞪他,突然“喵喵”了兩聲。

    把劉記者驚得直嚷嚷:“它會貓叫!”

    簡悅懿笑道:“它還會鳥叫。”妖精學人話前,開嗓子必修課。

    松鼠得意地“啾啾”鳥叫,表示自己會的外語還不少。

    劉記者不由心下感慨,有能耐的人養的寵物都有能耐……

    告訴簡悅懿尋水方法的那位農業局老專家名叫劉青峰。他在建國前就已經是高級知識分子了,曾就讀于后來四分五裂,當初卻是比現今的清大影響力還大的國立中央大學。

    在十年特殊時期之前,他不是沒過過好日子……他有技術、有知識、有滿腔的熱血,而國家正需要這樣的人才為社會主義填磚加瓦。有好長一段時間,國家與知識分子之間是處于蜜月期的。

    那時候,正式職工一個月才30多塊錢,他一個月卻有150多塊的工資,這對普通百姓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

    可后來進入特殊時期了,他的日子一下子翻天覆地了……白天正常工作時得處處謹慎,不能出任何風頭,要小心翼翼地躲在角落里。就是這樣,還總是工作著工作著,就被人揪出來批一通。晚上故意在路上磨時間,可再怎么磨,要斗他的人總是等在他家門口的。

    認識他的人斗他還不算,他們還要給他剃上陰陽頭,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身份。即使走在路上,也總有小孩惡意地往他身上砸石子……

    這就是為什么簡悅懿來找他時,他不愿意把自己的知識公布于眾的原因。他不是沒為國家做過貢獻,可到頭來呢?

    他害怕被人知道,更害怕被人記住。

    后來看到那個小姑娘在報紙上拋頭露面的,又給各個公社的干部們授課,教他們尋水之法,出盡風頭,有好長一段時間,他內心是非常愧疚的。

    她不知道她會面臨什么,他想。

    該告訴她嗎?該打聽出她的家庭住址,找過去,拉住她,讓她不要犯傻了嗎?

    可拉住了她,糧食絕了收,其他人的性命又怎么辦?

    他陷入了兩難的境地。終于決定,要是她出了事,他就站起來,告訴所有人,其實方法是從他這里來的!

    可她并沒出事。

    相反,她過得很好。好到有時候,他心里都會劃過那么幾分羨慕與嫉妒:那些光環和掌聲本該是我的……

    當然,這樣的念頭很快就會被他打消掉了。一開始就是她勇敢站出來,承擔了未知的未來,現在收獲掌聲不是應該的嗎?

    于是,他只是默默地看著她。即使八月份的時候,國家就正式宣布十年特殊時期結束了,乃至后來教育部宣布恢復高考,報紙上宣稱知識分子將迎來春天,他也沒跟任何人說過尋水法其實是他告訴那個小姑娘的。

    這天,他又處處謹慎小心地上了一天班……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狀態了……即使是同事之間,他也像對待領導一樣,對對方點頭哈腰。

    他走在路上,表情是茫然的。他覺得自己活得就像一只蝦,時時刻刻都彎著腰。

    然而快走攏家門口時,他突然看到了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她轉過身來,微笑著和他打招呼:“老專家,我來拜訪你了。我今天還帶了一位記者同志來,你介意不?”

    他怔忡了片刻,眼眶就變熱了,濁淚滾滾而下。惹得簡悅懿趕緊迎上來,關切地問:“老專家,怎么了?你還好嗎?”

    他當然明白她帶了一位記者同志來,是要干什么的,很不好意思地答道:“不是,我就是太感動了。”

    連忙開了門,把他們兩個人請了進去。再去化了兩碗糖開水端上來……他的工資已經恢復到之前的水準了,但刻意低調行事的他,根本不敢吃好的、用好的,生怕自己吃穿用度比別人好,又會遭到揪斗。白糖已經是他家里最好的東西了。

    簡悅懿將她買的兩斤小蛋糕和一斤桃酥遞給老專家,笑著道:“我當初冒領了您的大功,這大半年時間以來,做什么都特別順遂,走到哪里都受人尊重。但我心里其實挺羞愧的,因為這個尋水法并不是我找到的。它真正的源頭是您。今天劉記者來采訪我,問我在參加高考時,看到作文題講的正是我的尋水事跡時,有什么感想?我就想著,現在政局已定,也該讓真相公之于眾了。”

    劉青峰聽她這么說,生怕旁邊的記者同志誤會,忙道:“不不不,值得羞愧的人是我!當初我手握知識,看到人民群眾受苦,卻不敢站出來。要不是你告訴我,你會站出來承擔所有風暴,可能……現在已經死了不少人了……”

    簡悅懿笑了:“您別騙我了。一個不準備站出來的人,會在整個縣里踩點,把全縣的水脈分布情況都標到地圖上?”

    劉記者算是聽出名堂來了,這里面有隱情吶!開玩笑地說道:“你們兩個搞地下工作的算是接上頭了,我這邊還聽得云里霧里的,你們誰能不能先跟我講講整件事到底是什么情況啊?”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