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二十六章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二十六章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進行了認主儀式后,被騙了身又騙了內丹的松鼠悲傷欲絕,趴在桌上一動不動。

    而收拾完罪魁禍首,簡悅懿也就可以慢慢處置簡春莉跟簡媽了。

    她問無為子:“你們之前不是想換走我的氣運嗎?”

    無為子自看到連有修行的松鼠精都落得凄慘下場,不僅內丹被奪,還被迫認了主,之后就深深忌憚簡悅懿了。再不敢跟她玩花樣。現在聽到她開始追責,更是耷拉著腦袋,不敢應話。

    “我知道換走氣運需要三樣東西,一是頭發,二是貼身小衣,三是鮮血一滴。具體怎么施為,你會嗎?”

    無為子大吃一驚,她居然連需要的東西都一清二楚,更是不敢含混蒙騙她,答道:“那……只松鼠精是教過我……施法不難,不過,需要它的法力相助。”他討好地望著她,“它現在已經認了你當主人,又沒了內丹,它以后害不了你的!你放心!”

    簡悅懿有些煩惱地輕蹙眉頭:“那可怎么辦?我妹妹霉運深厚,松鼠精又沒辦法助你施術了,那我要找誰幫忙移除她的霉運呢?她畢竟是我的親妹妹,我可不希望她被霉運害死。”

    無為子:……

    簡春莉:……

    簡媽:……

    見識過她的狠辣與狡詐,在場沒一個人相信她。

    她撿起柴刀,用刀背在他大腿上拍了拍:“說話!你真的沒有辦法?”

    “有有有!你不是吞下了它的內丹嗎?只要到時候你借一點靈力給我,我保證給你辦得妥妥的!”

    簡悅懿滿意地點點頭,又走到被綁好之后扔在地上躺著的簡春莉身邊,把她嘴里的臟布取出來,笑著說:“春莉,你不是一直都想擺脫霉運嗎?你圖謀我的氣運,也是為了這個。剛剛你聽到了吧?無為子說,他可以幫忙移除你的霉運。不過……”

    她又望向無為子:“根據能量守恒定律,能量既不能憑空產生,也沒有辦法自行消失。要想把我妹妹身上的霉運移除,是不是就得有一個人來接收她的霉運呢?”

    作為一名道士,無為子根本搞不清楚這些科學定律。但他師父有跟他講過,一因對一果,應該是無法自生自滅的吧……

    于是,他猶豫地點點頭:“應該……是吧……”

    簡悅懿笑瞇瞇地望著簡春莉:“聽到了吧?要想移除你身上的霉運,必須得有人愿意接才行。你想找誰幫你接呢?”

    被麻繩縛住的簡春莉根本不相信她姐會幫她。可是……她姐說的是她的生死大事啊!

    她想偷換她的氣運,是不可能了……但能把她的霉運換出去,也是好的,起碼她不用去死了!不用每天早上起床,都擔心自己今天會不會莫名奇妙就死翹翹了!連喝口水,吃口飯都小心得不得了,生怕自己會被噎死!

    她滿眼渴求地望著她姐:“姐你……福運這么好,能不能……”

    “不能!”簡悅懿干干脆脆地拒絕,“你為我做過什么?我憑什么要替你承擔霉運?從我7歲開始,就得搭著小板凳在灶臺上給全家人做飯。家里的家務幾乎都是我包干了。你幫過我什么?連內衣你都懶得洗,扔給我洗!”說起這些,她都有些同情原身,爹不疼娘不愛的。

    不過,原身大約是從小就被爹媽洗腦,再加上爺奶那邊還是把她當福寶在疼的,這時期大多數家庭又都重男輕女,她自己反而還覺得自己比其他差不多年齡的女孩生活得要幸福。

    可惜善良的人,卻因為她的善良而遭受了背叛和懲罰。

    簡春莉淚流滿面,哽噎地道:“姐,你救救我吧。只要你救了我這一次,以后家里所有的活,我都會主動去干的。絕對不讓你的一根手指沾到涼水,不讓你一根頭發染上油煙!我保證!”

    簡悅懿覺得好笑:“我現在住在爺奶家里住得好好的,干嘛還要回去讓你伺候?他們也一樣不肯讓我沾涼水沾油煙,生怕這些事會耽誤我為鄉親們、為咱們公社做事情。我就是偶爾跟大伯娘搶著洗碗,她都會不高興,說馬上要恢復高考了,叫我有時間還不如多念兩頁書。”

    她望著她妹:“我根本就不需要你。”

    “姐……”簡春莉眼淚更洶涌了,她扭動著被縛住的身體,往簡悅懿身邊蹭,“你教教我,到底要怎么樣,你才肯幫我?”

    “我已經在幫你了啊。我都愿意為你施法移除霉運了。”簡悅懿說著說著,忽然就把目光轉移到了簡媽身上,她問,“媽,你不是最疼這個幺女了嗎?干脆,你就替她把霉運擔下來吧?”

    簡媽嚇得直搖頭,在生死面前,什么母女情份全忘光!

    簡悅懿走過去,取出了塞在她嘴里的臟布。簡媽馬上拒絕道:“懿娃兒你不能這么做!我是生你養你的親媽,你不能這么做!你這樣是大不孝,要遭雷劈的!”

    簡春莉心里頓時一片瓦涼。

    “為什么你會覺得老天爺要劈我呢?你沒看到它都是劈別人的嗎?”她又不是她親生女兒。

    在場人士目光同時轉向那只被雷劈焦的松鼠精……

    松鼠精這會兒正在呻吟……

    無為子拍馬屁道:“您是老天爺的親生女,它劈誰也肯定不會劈你的!”

    簡媽又去求春莉:“莉娃兒,這霉運是你自己從出生就帶來的,跟媽可沒啥關系!媽疼了你這么多年,你可不能忘恩負義啊!”

    “你都疼了我這么多年了,為什么不多疼我一次?”

    “你這是叫你媽去死!這可不是簡簡單單地疼你!”

    “你都活了這么久了,為什么不給年輕人一點機會?”

    簡悅懿開心地看著面前的兩個人互相傷害。看足了戲后,才對無為子道:“我把麻繩給你解開,你好好施法,把簡春莉身上一半的霉運,轉移到她媽身上去。聽好,別耍什么花樣,你也知道只要我一喊,外面的人就會沖進來。”

    簡春莉喜不自禁:“姐,我這一輩子都感激你!”又對她媽說,“你聽到了嗎?她說只把霉運分一半到你身上,這下我們兩個都不用死了!”能分一半也是好的!

    簡媽卻嚇得用頭叩地:“懿娃兒我求你,別這樣做!媽一把老骨頭了,經不起折騰!”

    但事情哪里容得她倆置喙?簡悅懿像個審判者一樣,高高在上地冷冷望著她倆,在她倆被看得打了寒噤后,這才開始親手準備施法所需的物件……簡春莉和簡媽的頭發、貼身小衣,以及一滴鮮血。

    簡春莉的小衣早被人焚盡。但也沒關系,她叫無為子轉過身去,自己再探手到簡春莉外衣里面,把該解的地方解開,一把將小衣扯出來。

    無為子唯唯諾諾地向她請示:“我現在要用劍指在掌上畫符,請您閉上雙眼,默引丹田之氣到右手,再把右手拍到我背后。我自己就會引氣。”

    簡悅懿皺眉:“怎么引丹田之氣?”

    “你閉上眼睛,全神貫注在臍下三寸的位置。千萬要摒除雜念,丹田自己就會生出暖流,這個時候你再用念頭導引它,讓它順中脈上行至右手少陰心經,達至掌心……”

    無為子細心教導。而簡悅懿照做之后,果然感到丹田有股暖洋洋的氣息隨意念而行。把一股能量拍到無為子背上后,后者趕緊用劍指在掌心畫了靈符,又腳踏八卦陣,結手印開始施法。

    堂屋地面上的灰塵無風自揚,而簡春莉印堂處一股黑氣幽幽鉆出,升至空中,再箭射至簡媽的眉心正中。

    簡媽似是預知到以后的悲慘生活,發出凄厲的一聲慘呼。

    施術畢。

    簡悅懿親手解開了簡媽和簡春莉身上的麻繩。

    “大妹,你都進去這么久了,你沒事吧?你趕緊把門打開,讓哥進來啊!”外面響起了簡曉輝的聲音。

    “哥,別擔心,就快好了。”

    “你再不出來,我就翻墻進去了!”

    “知道了。”

    簡媽臉色一片灰敗,忽然揚起頭惡狠狠地對簡悅懿道:“我不會放過你的!”

    簡悅懿哈哈大笑:“是我不會放過你才對。”

    簡媽駭然道:“你還想對我做什么?”

    簡春莉趕緊搶話:“姐,媽她以后絕對不敢再跑到你眼前晃了,我保證!”說著就湊到她媽耳旁,想說幾句悄悄話。

    簡媽直接給了她一巴掌!

    簡春莉臉被打歪后,氣得也揚起巴掌。但她終歸還是念著大局,那一巴掌沒打下來,而是惡狠狠地對她媽道:“你還橫什么橫?小心姐把我身體里剩余的霉運全移到你身上!”

    簡媽脖子一縮,頓時不敢作妖……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