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二十章借機發作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二十章借機發作

    雖然事發突然,簡悅懿沒想到簡春莉會用那種損敵一千,自傷八百,把自己的后半輩子全搭上的招數。

    但越是這樣,她要收拾她不是越簡單嗎?

    現在,她已經在白鐵栓心里埋了顆種子。只等他回去一夜輾轉,在難眠的夜里,用負面思想把這顆種子澆灌發芽。明天,她就能再把簡春莉往死局里推一把。

    而在這之前,她得先幫她哥把心結解決。畢竟他現在已經是自己人了。

    于是她問她哥:“你信不信我?”

    “啊?”她哥沒明白。

    “等高考一恢復,工農兵大學生就不值錢了。就算你念的是清大,就算你讀書期間日以繼夜地努力學習,但畢業的時候,別人只要看到你是工農兵大學生,就一定會低看你。”她誠懇地道,“哥,你要是相信我,你就跟著我一起參加高考。我會給你補習的,而且我保證你能被錄取!”

    簡曉輝沉吟片刻,說道:“大妹,我對你的實力倒是相信。可我是個什么水平,你也知道,我就怕我是爛泥巴扶不上墻!”

    “你有什么好擔心的?萬一她真的把名額拿走了,我不是還有一個嗎?我那個讓給你就是了。你進可參加高考,退可保送就學。不管怎么樣,都是穩的。”當然不可能有萬一。給豬給狗,都不可能給簡春莉!

    “那你怎么辦?”

    “我?能拿到更好的,我還非要逼自己以次等身份就學嗎?”她自信滿滿。

    那種因自信而洋溢出來的耀眼光芒,閃花了簡曉輝的眼,讓他瞬間也熱血沸騰起來。他一拍桌子:“好,大妹,我全都聽你的!你讓我怎么學,我就怎么學!”

    簡悅懿的自信并不是毫無原因的。當年,作為考入清大的學霸式人物,她也曾對一些據說競爭特別慘烈的年份的高考試題,以及恢復高考那年的試題產生過興趣。

    網絡年代,幾乎任何資料都能在網上找到,她就索性全搜出來做了一遍。

    依舊是超出清大當年錄取線很遠的高分成績。

    這令她對自己分外滿意。

    不過,所有試題當中做起來最輕松簡單,甚至讓她覺得自己得把水平降低到小學生程度去寫答案的,就是恢復高考那年的試題了。

    這也沒辦法,十年特殊時期期間,所有的學校都停課了,大家全都在搞運動、鬧革命,誰還能有多少墨水?國家都只能降低要求,只期望考生能具備基本知識,也就行了。

    于是恢復高考那一年,不管是文科還是理科,統共都只考了四科。考題也簡單得史無前例。

    比如語文,總共就三道題。作文就占了80分,給的是《難忘的一天》這種小學生常見的作文命題。剩下的20分,一半是詞語解釋,一半是翻譯一段簡短的文言文。

    也就是說,你只要會寫作文,基本上都能過關!詞語解釋也都是最常見的詞語,諸如“誹謗”、“居心叵測”之類的。唯一只有翻譯文言文這種考題稍微難點,用來拉開考生的考分,分數還只占10分這么少。

    所以,簡悅懿真沒有夸大其辭。讓她來教她哥,她哥要考不上,她這個清大畢業生才真該自絕以謝天下。

    當天晚上吹燈歇下后,簡春莉在床上輾轉難眠,忽然出聲問:“姐,你睡了嗎?”

    簡悅懿沒理她。

    隔了一陣,簡春莉小聲地啜泣起來:“姐,你別誤會我。你的名額我肯定是不敢動的。我只是……只是想活……”

    “想活就可以隨便毀掉別人的人生?你做這事之前,為什么不問問大哥,他之前念的那所大學學藉是否還給他保留著的?你搶了他的名額,他又還能不能回得去那所學校?”簡悅懿怒氣騰騰地問道。

    被一頓搶白,簡春莉一下子說不出話來。好半晌才囁嚅著解釋:“姐,我真沒想這么多……我以為……”

    簡悅懿打斷道:“我不想聽你解釋!我現在一看到你就覺得很煩、很討厭!像你這種只知道從別人那里榨取成果的人,不管你有多倒霉多慘,你的行為也只是在一點一滴消耗別人對你的同情心!明天,我就把這事兒告訴爺奶,你的事兒我不會再管了!你愛怎么樣就怎么樣!”

    簡春莉徹底嚇傻了,從床上連滾帶爬跳下來,“撲嗵”跪到地上一路膝行到她姐床邊:“姐,你可不能不管我!你不管我,我就死定了!”

    簡悅懿只是冷笑一聲:“那你就去死吧。”

    瞬間,室內一片安靜,某個人骨子里的恐懼與害怕卻快速地在空氣中漫延起來。

    “哇嗚嗚嗚!”震天價的哭聲突然響徹夜空。

    半夜三更大吵大鬧,這不正給了簡悅懿發作的機會嗎?她翻身而起,毫不客氣地一腳把她踹翻在地:“你自己鑄成大錯,還好意思半夜大鬧!”

    這邊的響動很快驚醒了簡家其他人,兩盞別屋的油燈很快亮了起來。

    簡曉輝擔心地跑過來敲門:“大妹,你沒事吧?是不是春莉又在玩什么花樣了?”

    簡爸簡媽也穿好了衣服奔過來。不過,簡爸跟兒子一樣,喊的是:“懿娃兒沒事吧?”

    而簡媽則吼著:“春莉,春莉,你咋又哭了?你哭不得啊!”

    門突然從里面被打開,簡悅懿氣呼呼走出來,對里面的人嚷道:“你找白鐵栓來鬧都沒鬧到名額,怎么著?現在又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我受夠了!我現在就到爺奶家去!”走過簡曉輝身邊時,卻對他使了個眼色。

    簡曉輝正驚惶,看到那記眼色瞬間安心,連忙說道:“哥陪你去,大半夜的不安全!”

    簡媽一看,著急了,也顧不上簡春莉了,趕緊過來拖簡悅懿,卻被后者一推,一個趔趄,跌坐在地。她不敢置信地望著大閨女,把腿一盤,號啕大哭:“你這個不孝女,你居然推你媽!我養你這么大……”

    接著就尷尬了……

    因為簡悅懿像沒聽到她鬧一樣,直接走出了院門……

    簡爸也嚇壞了,氣得給了自己媳婦兒一腳:“好不容易把她請回來!你們兩母女又把她逼走了!你是不想過好日子了是吧?”也追了出去。

    至此,情況變成簡媽和簡春莉留在家里各自大哭,簡爸和簡曉輝卻跟著簡悅懿去了簡家老屋。

    對簡悅懿而來,今夜的事她等了好久了。而且這事到這里,還沒完。既然想徹底解決此事,當然得再加把勁兒,把簡春莉逼到絕處!她走投無路了,才會解除蟄伏狀態,在條件還不成熟時出重招。

    只有等她犯下所有人都饒不了她的大錯,那時候,她就算再賣慘,再是差點被溺死,也不會有人同情她了。

    有簡爸在,路上她也沒跟簡曉輝解釋。

    簡曉輝也聰明,沒問她。到了爺奶家,就搶在前頭叩門。

    把老屋里的人都驚醒后,簡老大的媳婦是頭一個來開門的。一看門外這情況,趕緊就問了一句“怎么回事”。琢磨著自己可能處理不下來,沒等他們解釋,就趕緊直奔簡老太和簡老漢那屋叩門去了。

    不到十分鐘,一家人就坐到了堂屋里。

    簡悅懿表情十分忿懣:“爺,奶,你們都知道我不是個愛搬弄是非的人。你們也知道,我有什么事都喜歡自己悶在心里。但今天,我實在悶不住了!家里有攪事精在,真的攪得人不得安寧!”

    接著,她就把簡春莉找白鐵栓幫她要清大名額的事說了出來。

    簡曉輝也適時地假裝難過傷心,把大妹為了孝養父母,寧可自己不讀清大,也要把名額讓給他的事,以及他為了不拖累大妹,去找公社和縣委的領導要名額的事統統講了出來。再哽噎地道:“都是我沒用,以為這樣就能皆大歡喜。誰曉得中途居然會殺出一個程咬金來……這個程咬金還是自家人……”

    這一唱一和,巧妙的地方就在于突出了簡悅懿的孝心,以及兩兄妹互相體貼、互相著想的一面。這樣一對比,簡春莉簡直就是目無父母,不講孝道,而且連半分親情都不顧!

    簡老漢氣得把旱煙桿往桌上砸去:“這個混賬!我明天就上生產隊打證明,跟她脫離祖孫關系!”

    簡老太心疼地拉住簡悅懿:“你這傻孩子,你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從來都不說。現在你哥受委屈了,你倒曉得出來替他說話了。你咋這么傻啊?”說著又捶心口,“都怪奶奶,要是你一直住這邊兒,你們兩兄妹能遭這么大罪嗎?都怪奶奶對她心軟了……”

    說著,抄起老伴兒砸在桌上的旱煙,一桿子敲在簡爸腦門上:“你是怎么當爹的?一個大男人,作為一家之主,連自己的老婆女兒都管不住!說吧,這回你打算怎么辦?”

    簡爸被打得“唉喲”連天的,卻不敢躲,咬著牙硬受著。然后憋出來一句話:“娘,你說怎么辦我就怎么辦!我都聽你的!”

    他今晚跟著閨女兒子一起回家時,聽到春莉聯合外人來搶名額,也是極惱怒的。后來,懿娃兒被氣得半夜離家,兒子也追出去了,他哪兒還沉得住氣?

    就跟著一路追了出去。

    現在聽到閨女和兒子提到這件事,先后哽噎,自己親娘老子還有兄長一家都一面倒地罵春莉不是個東西。再想想,自己這輩子真的算疼她的,可她就這樣回報他……頓時寒了心!

    再望望為了讓自己和簡媽晚年生活過得好,而讓出名額來的大閨女,他眼眶濕潤,腦袋瓜突然開了竅:為啥對我好的,我沒對她好;對我不好的,我還把她當個寶?

    簡老太拿旱煙桿打他的時候,他那句“都聽你的”就這么脫口而出了!

    簡老太與簡老漢面面相覻,自家這蠢兒子居然也有開竅的一天?

    簡老太一點都不客氣:“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明天,你就跟你婆娘離婚!她不是疼春莉嗎?讓她自己跟她抱一塊兒過去!”

    從她嫁過來,她就不喜歡她!那女人還沒進門,就在給她家制造矛盾!而且,要不是她背后在給春莉撐腰,春莉能這么囂張嗎?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