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十八章帶領鄉親淘沙金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十八章帶領鄉親淘沙金

    黃有德這個人是個膽子大的。60年代,國家剛開始允許各家各戶養豬時,上面有政策,說是怕被資產階級修正主義作風所影響,公社社員們不得飼養母豬。

    說白了,就是怕農民們把全副精神都放在母豬身上。母豬要生崽,一胎能生好多只。人人都把豬崽拿去賣,計劃經濟體制不就亂套了?

    可黃有德才不管這么多。他只管自己的隊員生活得好。

    當時他也是這樣悄瞇瞇把所有人都召集起來,倡議大家養母豬。“母豬才能下崽兒嘛!才有經濟價值!公豬就知道吃糧食,養到年末殺豬都沒多少肥肉!你們就說吧,要不要跟著我一起養母豬?”

    他還說:“咱們也像戲本兒里的那些綠林好漢那樣,搞個投名狀!愿意跟著我養母豬,一起致富的,就在狀紙上簽個名。不會寫字的,就在上面畫個押!”

    他還保證,出了事他頭一個站出來。

    結果后來東窗事發,他生產隊長的職都被捋了好幾年。后來是風聲不那么緊了,公社的牛書記覺得他把生產隊的工作確實做得不錯,才重新起用的。

    隊干們說到致富大計,鄉親們馬上就聯想到養母豬的事了。那次的事最后雖然沒兜住,但大家可都是實實在在嘗到甜頭的。上面又不能把豬給他們沒收了,只是當場把母豬給放了血而已。

    那母豬下的崽兒不也白得了嗎?

    大家興高采烈,歡歡喜喜地跑去黃家地窖里開會,還有人自告奮勇守在院門口望風。有隊員等窖門一關,馬上就嚷嚷道:“隊長,投名狀在哪兒?我頭一個簽!”

    結果黃有德一說是集體去淘沙金,現場一下子就安靜了。

    “從沙里淘金子?隊長你是開玩笑的吧?你還不如叫我到土里去挖呢?說不準東刨刨西挖挖,還能挖到以前的老財主藏的金子。”

    “以前土改的時候,不是有貧農分到地主院兒住嗎?聽說有些人還從墻縫里搗鼓出袁大頭來的。我看吶,咱也別去淘金子了,直接殺到以前那些老財主住的地方去,說不準還能搗騰出點兒啥來。”

    這兩個說得好像是那么回事,其實講的都是反話。他們一講,大家就哈哈大笑起來。

    “你們這些人咋這么不相信人呢?”黃有德急了,趕緊把簡悅懿請上來,“想出這法子的不是我,是咱們懿丫頭!”

    “隊長你不早說!”

    “懿丫頭說的,那肯定是真的!”

    “咋說話的呢?咋說話的?”有人站起來,質問大家,“公社上的干部們都稱呼她小老師,你們一口一個懿丫頭的,懂不懂規矩?”

    “對對對,我附議!懿……啊呸!我是說小老師,啥也別說了,你趕緊帶我們去淘金子吧!”

    “兄弟們,回家抄家伙!跟著小老師沖啊!”

    簡曉輝插話:“你們知道要帶什么工具嗎?”

    “……”

    “……”

    黃有德沒好氣地道:“我叫你們去淘金,你們就像聽到瘋子在喳呼一樣!一聽是懿丫頭說的,馬上就‘兄弟們,沖啊’!”

    大伙兒頓時不好意思地笑了。

    但這時,有個堅持的聲音冒了出來:“隊長,你應該喊她小老師。”語氣特別的語重心長。

    黃有德:……

    簡爸也在場,不過因為前次引起公憤,大家都只把他當隱形人看待。這會兒,他正疑心呢,琢磨著自家閨女真有那么大能耐,能帶領大家淘到金子?

    突然就有人一拍他的肩膀,皺著眉頭問他:“大家都在嚷,說要跟著小老師一起沖,就你沒發表意見。怎么著,你是有什么不滿?”

    唰唰唰,好幾道目光同時電射過來!

    嚇得簡爸打了個寒顫!他立馬舉手表態:“我堅決跟著我家閨女的旗幟邁步!”

    大家滿意地點點頭,難得對他翹起了大拇指。

    得到贊揚的簡爸仿佛突然打開了一道通往世界的大門。站起身來,一腳踩在板凳上,高聲道:“黨指揮槍!我閨女指揮我!她說往哪兒打,我就往哪兒打!”

    “好!”

    “好!”

    在大家的喝采聲中,簡爸醺醺然起來,把自家的糟心老婆和另一個糟心閨女忘得一干二凈……

    簡悅懿是從現實世界穿到書里來的,對書里所處時代的地方政策條令并不是那么清楚。

    她不知道本省本縣對淘沙金這件事,是否有什么限制措施或處罰。但在后世,私淘沙金的行政處罰也不過就是驅逐,或低額罰款,不算嚴重。而且,就算是目前政府嚴令禁止的投機倒把行為,初犯者也不過就是被帶走教育而已。再犯,才會進行處罰。

    在這種情形下,她自然不會傻得去找相關部門問:我在XX江的某個河段發現有沙金存在,請問,我能去淘沙金嗎?

    那不是等著被教育嗎?

    就算國家和地方政府目前都沒對這方面發布相關禁令,那也只能是因為官員把精力都放在大的條條款款上了,暫時沒顧得上堵這種小漏洞。你這么突兀地跑去問,那不就等同于專門提醒人家堵漏了嗎?

    她把這些顧慮告知了隊員們,叫大家一定要注意保密。要不然,大家就只能一起繼續窮下去了。

    黃有德作為隊長肯定得安排具體事宜,他跟簡悅懿、簡曉輝商量了一番,最終決定讓大家第二天分散行動,自行出發乘車去往XX老碼頭。到了老碼頭車站再集合。

    又給大家定下了集合時間。而他、簡悅懿還有簡曉輝三個人,可以在車站分批次帶人去往那個埋藏著巨大財富的沙灘挖寶。

    這樣一來,淘金活動就能轉到地下,不那么容易被人發現了。

    當然,他們連開個會都有人望風,淘金時自然也要安排人員輪班守在離碼頭不遠的地方。有什么不對,大家就能快速撤離。

    于是第二天,一隊隊員連早飯都沒心思做了,一個個拿了盆子和鏟子,喜氣洋洋地或故意繞彎路,或直奔村中大道,或裝作去挖野菜……反正就是用各種方法跑去坐車。

    二隊跟一隊毗鄰,有個叫田秀珍的隊員把飯做好了,蹲家門口刨食。刨著刨著,突然發現……咦?一隊那邊咋沒有炊煙呢?

    她又走出門來,望了望散落在自己大隊土地上的各處屋舍。絕大多數都有煙吶。咋一隊那邊干干凈凈的,沒一處在冒煙呢?

    在她覺得奇怪的時候,簡悅懿已經在XX老碼頭公交車站帶著第一批隊員去淘金了。

    這次的淘金活動沒讓老人和小孩參加,怕他們會發生危險。

    倒是有些婦女也過來了。不過,女性水性好的少,體力天生又比男性差,簡悅懿就統一規定,只準男性下河撈沙。女的就在岸邊淘金就好。

    而對壯勞力們,她也不斷叮囑:“你們最好是幾個人一起下水,萬一有人腳抽筋,或是遇到危險,彼此離得近,要幫忙也容易。”

    在她的安排下,淘金行動有條不紊地進行起來。

    淘金這活路考驗的是耐性,不是技術。隊員們又是干慣了單調重復農活的人,很快就熟練起來。

    十幾分鐘后,一個婦女從鏟子里的沙礫中撿起一粒金燦燦的東西,歡喜地大喊:“我撿到了!撿到了!”

    所有人頓時把手頭活路一放,都圍過來看稀奇了。

    婦女本人卻高興地拿著金燦燦的那粒東西,沖到簡悅懿面前,滿臉期待地問她:“小老師,快!你快幫我看看!這是金子嗎?”

    簡悅懿掃了一眼,笑道:“黃鐵礦也是這種顏色的。你最好是咬一咬試試。”

    婦人馬上就像簡曉輝當初做的那樣,直接放嘴里咬。不過,她咬得太大力了,那粒金子又比當初簡曉輝撿到的小,一下子就被她咬扁了。

    她把那塊“扁金”取出來一看,狂喜地大喊:“金子!是金子!”

    周圍人見那金子完全被她咬扁了,一部分人哈哈大笑起來,一部分人艷羨不已。

    簡悅懿高聲道:“大家別光顧著羨慕別人,這片江床含金量是很高的。你們自己好好淘,一樣能淘到!”

    “好嘞!”

    “聽小老師的!”

    “聽我閨女的!”

    有一個不和諧的聲音突兀地響起。大家回頭一望,正是簡老二簡大海。

    簡大海被大家盯得發毛,趕緊又加了一句:“我閨女說好好淘,我一定好好淘。堅決跟著閨女步伐走,不動搖!”

    大家差點被他笑死!這些官面兒的話,都是公社廣播里平時播得多的,他倒好,發揚拿來主義精神改改詞兒,這就用上了!

    簡悅懿也被原主的這個爹給逗樂了。她看書的時候都不知道,原來簡爸骨子里有相聲逗哏演員的天分。

    更多找到沙金的驚喜歡呼聲,不斷在這片江岸邊響起。

    有人跪倒在地上,大笑道:“啊……哈哈哈哈哈,發財嘍!發財嘍!我劉老根也有發財的一天!”

    還有人激動地拈著撿來的沙金,小心翼翼地親吻。

    有些十幾歲的小子們興奮難抑,彼此互望一眼,突然就沖過來抓住簡悅懿的手和腳,把她往空中扔!

    可把簡悅懿給嚇壞了!

    還好小子們都有分寸,在她掉落下來時,準確無誤地接住了她。

    “哦噢噢噢噢!”

    “小老師萬歲!”

    “謝謝小老師!”

    大家一邊把她往空中扔,一邊歡快地吼叫著。

    旁邊的大人受了觸動,仗著這里遠離人煙,也跟著瘋吼起來。

    被扔到空中兩三回,簡悅懿就適應了。被扔出去時,整個人感覺就像飛到了那片沒有一絲云彩,卻藍得驚人的美麗天空中。

    她唇邊含笑。

    她是真的很喜歡這些一直都對她很不錯的鄉親們。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