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命福女大事紀 > 第七章我就是仗著大家都會幫我說話,咋了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 www.tgginv.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八一中文網 www.tgginv.tw,最快更新天命福女大事紀最新章節!

    第七章我就是仗著大家都會幫我說話,咋了

    因為隊上的人家送來感謝簡悅懿的吃食著實太多了,第二天,簡老太又喊了老二一家來吃飯。

    雖說都是一家人,身為家里的老輩子太過厚此薄彼終歸不太好看,但簡老太還是堅持給簡悅懿專門蒸了芙蓉蛋,又從飯桌上的菜里挑了最好的挾到她碗里。比如魚肚皮上最嫩的部位、半肥半瘦的紅燒肉之類。就是素菜,老太太都要挾了菜心給她吃。

    要是旁人夾肉菜夾多了,她一筷子給人把菜敲落了,嘴里還振振有詞:“吃那么多干嘛?這些可是人家送來謝謝懿寶的。你們本來就是托了懿寶的福才能吃上好東西,差不多就算了啊。別得寸進尺!”

    另一邊,又笑呵呵地給寶貝孫女挾菜,嘴里還嗔怪地道:“你這丫頭,做了啥好事兒藏著掖著不說,我要知道情況,還得從別人那兒聽到。”

    說著又湊攏了,關切地問:“咱們隊長是不是要推薦你去念清大啊?”

    簡悅懿放下筷子,笑著回答:“我替黃叔寫了篇咱們生產隊找到地下水脈抗災救災的新聞稿件給市報。黃叔就為了這點小事兒感動了,非要舉薦我去清大。之前沒敢跟家里說,是因為這事兒不一定能成。”

    簡老太倍覺榮光地挺了挺腰桿,又疑惑地問:“咋就不一定了?”

    “都知道大學生金貴,大學生一畢了業,馬上就能坐辦公室。其他人只能去車間當工人。誰都盯著這個推薦名額的。我聽說頭回,三隊的謝全英名額都定下了,結果被城里的烈屬子女頂下來了,說是要優先照顧英烈家屬。”

    一聽這個,老太太就氣悶了。要是換是其他人,敢搶她家懿寶的名額,她就敢跑到對方大門前上吊,逼著人把名額吐出來。可烈屬子女……這還真沒法兒鬧……

    簡老漢倒是信心十足:“你這老婆子就是瞎操心。咱們懿寶這回不止是救了全生產隊,報紙上把找水的法子登出去,全市人民都能逃過一劫!崔神婆以前不是老叨叨,說救人一命,比造七層樓高的佛塔還有意義嗎?你說換算下來,咱們懿寶都造了多少層佛塔了?”

    “是啊!”簡老大一拍雙手,“咱懿寶一定能成!要是這樣,都有人敢玩兒陰招,把她頂替下來,我頭一個不答應!”啥都不說了,拿起柴刀就是干!

    他媳婦兒也輕輕拍拍簡悅懿的肩膀:“放心,懿丫頭,這回你做了這么大一件事,沒人敢頂你的名額的。要是有,咱全家人都是你的后盾,非把他名聲鬧臭了不可!”

    大房那邊的三個小子也喳喳呼呼地,說有他們這些男子漢在,管保不叫她受委屈。

    可惜,飯桌上都有那么多人對這件事表態了,就連一直盯著清大名額的簡春莉都被嚇得噗出一口湯來,簡媽卻沒能想得明白。

    她覺得,她跟大伙嘴里那些要搶懿娃兒名額的人是不一樣的。一家四口回到家后,簡媽就拉著簡悅懿說體己話了。

    “懿娃兒,你妹那個情況你也知道,神婆都說了,她是靠你的福運庇護才能活下來的。從小到大,你們兩姐妹都沒分開過。真要分開了,我都不曉得她還能活得了多久。你看……要不然,你把清大的名額讓給她吧?你們學校的老師都說了,以你的成績,再好的學校都能去。可莉娃兒不行,她成績差你那么遠。你就自己考去清大,好不?到時候,你們兩姐妹上了同一所大學,就又能在一起了。”

    簡悅懿極為詫異:“媽,你是在逗我玩兒?現在連高考都沒有,我上哪兒考大學去?”偏心眼已經偏到這種程度了?居然忽悠她讓出名額。

    簡媽這才說出實情:“你們姐妹倆一連幾天都沒去上課,今天,你們班主任找到咱家里來了。她跟我說,校領導已經召集她們這些老師開會了,說動亂結束,國家現在有意恢復高考。叫我這個當媽的,多給你們倆做做思想工作,讓你們把心思全放在念書上面。特別是你,學校摸底考試的時候,你那成績把第二名甩了老遠!她說,你要肯加把勁兒的話,市狀元可能都能拿下來!”

    原來恢復高考的事,已經有風聲傳出來了。意識到這點,簡悅懿心中的反感才降了一些。但還是有點不舒服。

    她在沒穿進書本里來之前,就是個學霸。再加上又確切知道今年會恢復高考,所以隊長黃有德說要推薦她上清大時,她其實沒想答應的。

    畢竟在歷史上,工農兵大學生是不論成績,只看政治思想面貌的。有好多人甚至是半文盲,都能進入高等學府就讀。這些人知識文化跟不上,卻還反過來怪講師講得不好,教不會他們。

    這批人光論名聲,實在沒法兒跟正規高考出身的人比。

    反正離高考恢復也不過幾個月時間而已,她還等得起。反倒是簡春莉比較慘,既得不到推薦名額,學習成績又差。只要她去上了清大,那個沒能耐的倒霉蛋跟她一分開,不就只能等著被雷劈死?

    想到原書中的簡悅懿因為被偷走氣運,而慘被雷電劈死的事,她還對簡春莉的這個下場有那么幾分幸災樂禍。當然,幸災樂禍的同時,她也覺得自己這么想有點過分,畢竟她和她是沒有深仇大恨的。

    但現在她突然覺得,就算原書中的簡悅懿沒被換走氣運,也沒死,下場恐怕也不會好。

    讓出推薦名額這么大的事,簡媽都能輕易開口,語氣里還覺得這事兒稀松平常的。自己這次不拒絕,當了包子,那以后是不是所有好機會,她都得讓給簡春莉呢?

    借口她都替簡媽想好了,“你福運那么好,以后肯定能遇到更好的。這個就讓給你妹吧。”

    呵呵噠。

    “你這話是當媽的人說得出口的?春莉運道不好,你們當父母的多擔心她一些,我能理解。但一次兩次,都要我給她讓路,我就沒法兒理解了。和著我運道好,我就該把自己的人生賠給她?”這應該就是原身沒讓出氣運,依然逃不開的人生吧?

    “那是不是以后我畢業了,找到好工作了,也得讓給她?就算我肯讓,也得用人單位肯要才成,這世上人才多的是。媽,你該教她的,是如何憑自己的本事力爭上游,而不是教她不勞而獲。這不是在幫她,是在害她!”

    簡媽被她一套一套的大道理,壓得氣到渾身發抖:“我這是在同時為你們兩姐妹考慮!什么叫我在‘教她不勞而獲’?你們班主任說了,你要在高考中當了狀元,那是有大獎勵的!當工農兵大學生可沒那獎勵!”

    “那你就沒想過,萬一我高考發揮失常,可能會兩頭都落空?”

    “還……還能發揮失常?”簡媽完全沒考慮過這點。

    簡悅懿想到現世中的父母待她的那種好,再看看眼前的簡媽,實在心里有點發冷。

    最后,她用一種勸說的語氣道:“媽,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你作為母親,你要對哪個子女好,是你的權利。我沒什么可說的。但被父母忽略的子女,通常對父母親也不會有多深刻的感情。她會覺得,孝順父母這件事該留給被偏寵的那個子女來做。”對我不好,還想我孝順你,想得美!

    簡媽震驚地望著她:“你這話什么意思?你以后不想養我?”

    簡悅懿笑著搖頭:“你難道不知道,父母有勞動能力和經濟能力時,子女是可以不負贍養義務的嗎?等到有一天,你實在干不動活兒了,放心,那時候我會記得贍養你的。不過,就像現在你要對誰好,都是你說了算一樣,到時候我要不要對你好,那就是我說了算了。”

    “你你你……你在威脅我?”

    簡悅懿笑瞇瞇:“我在告訴你事實。”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簡媽不敢置信,然后又露出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知道了,你就是仗著給隊上找到水源了,覺得大伙兒都會幫著你說話,對不對?你翅膀長硬了你!”

    簡悅懿笑著拍手:“你怎么說得那么對!我不止仗著大伙兒都會幫我說話,我還仗著爺爺奶奶都會偏幫我!”說著,她充滿深意地看著簡媽,“對我好的,我都記著的。對我不好的,我也都記得。以后我賺錢了,頭一個要孝順的就是爺爺奶奶。”

    要我對你好,沒問題。那你就得拿出點誠意,也對我好。

    可惜簡媽從沒在大閨女嘴里聽到過“不”字,早就氣得渾身發抖了,哪兒意識得到這點?回頭就去找掃帚要打人!

    她還沒找到掃帚呢,她男人的親娘就手捧幾個咸鴨蛋冷著臉進來了:“你干啥?還要打人吶?懿寶哪兒說錯了,你跟我說啊!”

    簡媽駭了一跳:“娘……你怎么來了?”

    “我還來不得了?我要不來,懿寶還指不定被你這糊涂媽打成啥樣兒呢!咋啦?懿寶不肯把名額讓出來,你就抽她?有你這么當媽的?”

    “娘你……都聽見了?”八一中文手機用戶請瀏覽 m.81zw.la 閱讀!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