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天寶唐風 > 第108章 碧海青天夜夜心
    大抵新生事物都是可喜的,比如積雪消融的新春,霞光萬丈的清晨,呱呱墜地的嬰兒。

    再比如,情竇初開的少女。

    李蒼玉可不傻,還是一個經驗豐富的過來人。韋幼娘的神情舉動已經表明本姑娘對你有興趣!

    莫非大唐的女子,血管里都有著熱情奔放、敢于表達的勇敢基因?李蒼玉如此想著,轉頭看向韋見素,意思是遵循他的意見。

    韋見素有點難堪,連忙將韋幼娘拉到一邊,小聲道:“幼娘休得胡鬧!”

    “父親,這怎么胡鬧了嘛?”韋幼娘有點不滿的小聲嘟囔,“難道只準少卿索字,不許女兒求詩嗎?父親,你好霸道哦!”

    “怎、怎么能叫索呢?”韋見素忙道,“為父與他是一見如故相談甚歡,早已結成了忘年之交”

    “反正我知道,你老人家沒有給他潤筆。”韋幼娘以手掩唇吃吃的偷笑了兩聲,“女兒可是聽說過,他的墨寶最少也要兩百波斯金幣的潤筆呢!”

    韋見素當場老臉通紅,“哎呀,你這孩子”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李蒼玉離得并不遠,其實聽到了。心下也是一陣婉爾,干脆說道:“韋少卿,請借筆墨一用。”

    “這可如何使得?如何使得?”韋見素很尷尬,那表情仿佛是在說:之前的潤筆,老夫都還沒給呢!

    “無妨。”李蒼玉淡淡微笑,“承蒙令愛看得起,李蒼玉愿意獻丑,奉上拙作一副。”

    “嘻嘻,真好!”韋幼娘興奮的眉開眼笑,“父親,你看,人家李郎君多大方、多磊落呀!”

    韋見素無奈的苦笑一聲,點點頭,“是是,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吧!蒼玉小友,這便要委屈你再次移步書房了。”

    “韋少卿,請。”李蒼玉對他拱了拱手,又對韋幼娘拱了拱手,“韋姑娘,請。”

    韋幼娘款款回禮,“李郎君請!”

    三人回了書房,韋見素鋪紙,韋幼娘研墨,忙得不亦樂乎。李蒼玉看見自己之前寫的那一副終南桃花就正正當當的擺在書案之上,不由得心中暗笑:好吧,風格必須保持一致,這次還是得要委屈白居易了

    正琢磨著,韋幼娘突然道:“李郎君詩華美才情縱橫,不知應和作詩如何?”

    李蒼玉微微一愣,小姑娘真能折磨人,居然還要即興命題作?

    韋見素都覺得有些過份了,“幼娘,休要強人所難。”

    李蒼玉淡然一笑,“在下,姑且一試吧!”

    韋幼娘頓時面露欣喜,“父親,看到沒有,人家可有把握了!”

    “你呀,真是越來越胡鬧了。”韋見素苦笑,“蒼玉勿怪,確是老夫對她疏于管教了。”

    “韋少卿言重了。姑娘,請出題。”李蒼玉看出來了,韋見素對他這個寶貝女兒,不是一般的溺愛。

    “好!”韋幼娘應一聲,學著她父親的樣子作沉思狀來回踱了幾步,走到窗邊,欣然一笑,“今夜月色真好。李郎君,不妨以月作詩。”

    李蒼玉呵呵一笑,這有何難?

    “好。”

    “等一下,還有別的要求哦!”韋幼娘臉上泛起一抹古靈精怪的笑意,說道,“以月為題,但詩當中不能出現月字。”

    李蒼玉的臉皮微微抽動,“好”

    韋幼娘臉上的笑意變得更加詭秘,這模樣簡直可以用“詭計多端”來形容了,她道:“還要有,漂亮的女子,凄婉的愛情,和古老的神話!”

    李蒼玉不動聲色,縮在大袖下的手卻情不自禁的握成了拳你信不信我一口鹽汽水把你噴個滿臉花?

    “幼娘,真是胡鬧!”韋見素都有點生氣了,“哪有出題這般苛刻的?蒼玉,你休要理會!”

    “父親”韋幼娘委屈的撇嘴,撒起嬌來。

    韋見素瞬間沒了輒,又將她拉到一旁連哄帶勸。

    李蒼玉暗暗咧牙,真是一個磨人的小丫頭片子!以月為題,還要有漂亮的女子、凄婉的愛情、古老的神話奶奶個熊的,老子給你講一個天蓬元帥調戲嫦娥然后打下凡間投了豬胎的故事,可好?

    咦,嫦娥?

    有了!

    那對父女倆仍在一旁討價還價的嘀咕,李蒼玉已經揮筆寫下了一首李商隱的嫦娥。

    “韋少卿,韋姑娘,請賜教。”

    父女倆聞聲驚訝的走過來,往紙面上一看,當即欣喜又愕然,齊聲將這首詩誦念了起來“云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好,好真是好啊!”韋見素驚嘆不已。

    韋幼娘連忙道:“父親,這首嫦娥歸我了!”

    “好吧好吧,就歸你。”

    韋幼娘抬頭看向李蒼玉,眼神炙熱毫不避諱的直視李蒼玉的眼睛,臉上的神彩充滿了不加掩飾的驚喜和仰幕,款款拜了一揖,“多謝李郎君賜下墨寶。”

    李蒼玉暗吁了一口氣,小丫頭,沒別的妖蛾子要整了吧?

    “姑娘客氣了。”李蒼玉還了一禮,“韋少卿,天不早了,在下就請告辭。”

    “等一下,老夫親自送你出府。”韋見素走上前來,伸手去拍撫李蒼玉的后背。

    這是一個,長輩對晚輩示以親近的尋常動作。但是剛巧,韋見素的手掌就碰到了李蒼玉背后的箭瘡。

    李蒼玉當場“呃”的驚叫渾身一彈,表情異常痛苦。

    “啊,怎么了?”韋見素嚇了一跳。

    韋幼娘也吃了一驚,連忙走上前來,滿副擔憂的看著李蒼玉。

    “沒事,沒事。”李蒼玉咝咝的吸著涼氣,擺手苦笑,“校場訓練的時候,后背受了一點小傷。”

    “有傷你怎么不早說,還一直站了那么久?”韋見素驚訝道,“來來,快躺下,老夫府上有醫郎,讓他替你瞧上一瞧。”

    “不用了,不用了。”李蒼玉連忙拒絕,哪能讓他知道我受的是箭傷?

    “要的,要的!”韋見素堅持。

    韋幼娘也一起幫勸,還要動身去請醫郎。

    “二位,真的不用了。些許小傷根本不妨事。”李蒼玉勉強擠出笑容,拱了拱手,“韋少卿,在下告辭。”

    “好吧老夫送你!”韋見素心有余悸的看了看李蒼玉的后背,“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治傷好好休養,千萬別落下病根啊!”

    兩人前后腳的走出了書房廳堂,往前宅而去。

    韋幼娘轉動著眼睛尋思了片刻,急忙朝另一旁跑去。

    兩人走到了門口相互拜別,韋幼娘急匆匆的小跑而來,“李郎君,請稍等!”

    李蒼玉心頭一緊,這么快就想出了新花樣?!

    韋幼娘小跑上前,有些氣喘吁吁,雙手捧上一個青花瓷的藥瓶,“這是專治外傷的好藥。請李郎君收下。”

    “咦,對對!”韋見素也連忙道,“蒼玉,這個藥效果真的很好,你快收下吧!”

    “既如此多謝了!”李蒼玉接過了藥瓶,拱了拱手,“二位請留步,在下告辭了。”

    “好走。”

    李蒼玉登上車子立馬就趴下了,疼了個呲牙咧嘴,心中一陣碎碎罵,這個糟老頭子真是壞得很!

    馬車徐徐開走。

    父女并肩站在門口目送,直到它遠去。韋見素轉身要走,卻發現寶貝女兒仍是怔怔的看著馬車離去了方向。

    韋見素不由得苦笑一聲,“幼娘,人已經走了。”

    “哦”韋幼娘仍是怔怔的站著,沒動。

    “幼娘,該回去歇息了。”韋見素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

    “哦”韋幼娘這才轉過身來慢慢的朝回走,卻低著頭喃喃的念叨,“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韋見素愕然怔住,苦笑連連,又拍了拍額頭,“怎會變成這樣呢?”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