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天寶唐風 > 第100章 富貴險中求
    韋見素慌忙將李蒼玉拉住,好好請他坐下,非要他將這件案子的詳情,仔細的說上一說。

    李蒼玉故意推卻了一陣,以一種無可奈何的態度,說道:“這件案子,還僅僅處于萌芽初發的階段。現有的證據,并不充足。”

    “證據不足?”韋見素急了,“那你跑來說這么一通,還嚇唬老夫,意下何為?”

    李蒼玉笑了笑,“我是這么想的。如果韋少卿愿意加入此案,并能請動楊中丞參與進來,那我才有足夠的底氣繼續調查下去。否則的話,光憑我這小小的金吾中候,是根本無法繼續徹查下去的。”

    韋見素的表情十分嚴肅,“若是一般的小事,非但動不了他們分毫,還會搭上你自己的性命。這你可得想清楚了!”

    韋見素說得很有道理,李蒼玉心里也很清楚,光憑那一名道人的片面之詞,別說是撬動王鉷,怕是想傷他弟弟王銲的分毫也不可能畢竟口說無憑,人家來個抵死不認帳怎么辦?

    “那如果是他們聚眾謀反呢?”李蒼玉語出驚人。

    韋見素當即駭然,“謀反?這不可能吧!”

    “如果,我將他們抓了個現行呢?”李蒼玉再次扔出了一枚重鎊炸彈。

    “你!你當真有了真憑實據?”韋見素驚詫不已,“抓了現行,這么大的事情京城怎么沒有半絲風聲?”

    李蒼玉兩手一拍攤開,“我說了,如果。”

    “啊?”韋見素瞪大眼睛,“你是在戲弄老夫?”

    “韋少卿,你冷靜。”李蒼玉道,“這次我來,只是提前知會你一聲。下次我再來,說不定手中就有了真憑實據。”

    “說不定?”韋見素冷笑搖頭,“我就當你今天沒有來過好了,你趕緊走吧!”

    李蒼玉站起身來準備往外走,“如此說來,韋少卿是信不過我了?”

    韋見素沉默了片刻,說了一句,“除非你有了真憑實據,擺到我的眼前!”

    李蒼玉笑了笑,他這是不見兔子不撒鷹,老實人也有狡猾的時候。這倒也可以理解,畢竟是驚天動地的大事,在沒有真憑實據的情況下,就讓他一個四品大員草率對我表態,這的確不現實。

    人家是老實,但不代表人家傻!

    “好,我一定會拿出真憑實據。”李蒼玉說道,“那時候,韋少卿又當怎講?”

    韋見素擰眉沉思了片刻,“倘若當真如你所言,拿出了那樣的真憑實據老夫這個大理少卿,理當聯合御史中丞,一同前去稟明圣人!”

    李蒼玉點點頭,他這個話答得倒是圓滿,大理寺主管司法,御史臺主管監察百官。負責大理寺具體工作的少卿韋見素,和實際主持御史臺工作的楊國忠,就這件案子去匯報皇帝合情合理。

    這也正是為什么,李蒼玉特意要找到韋見素來搭線楊國忠!

    換句話講,韋見素這等于就是表了態等你捉到了他們謀反的真憑實據,我就叫上楊國忠一起去“組隊殺怪”!

    妥了。

    “在下告辭。”

    李蒼玉一句多話也不再講,直接走了。

    韋見素暗暗抹了一把冷汗,“這小子真是膽大包天。他就不擔心我去找王鉷告密嗎?”

    “但是告密,好像沒什么大的好處啊!最多整死一個小小的七品中候,這小子為人好像還不錯,我沒理由整死他啊!反倒是,如果我賣友求榮的事情傳了出去,我韋見素這一世的名聲也就毀了!”

    “但如果不告密,萬一那小子真的揪到了重大證據,我豈不是就要立下天大的功勞?”

    思及此處,韋見素眼中精光直冒,“如此說來,還是不告密的好。反正我現在也沒有承擔任何的風險,將來不說穩賺至少不會賠本!這小子,說不定真是我命里的福星哩!”

    韋見素在官署里自言自語的時候,李蒼玉已經騎上馬奔向了自己家里。

    這趟案子的風險程度之高,李蒼玉心知肚明。單就眼下來講,曾道人失蹤的事情,遲早引起王銲的注意。萬一被他查到曾道人是被自己私下密捕了,自己這個“殺怪小組”必然頃刻團滅!

    還有韋見素,假如他跑去向王鉷告一個密,同樣是頃刻團滅!

    但,從來都是,富貴險中求!

    李蒼玉早就站在韋見素的立場之上仔細分析,又揣摩了他的性格,料定他不會去告密不能武斷的說百分之一百,至少九成不會!

    至于曾道人的事情,那就只有自己多加小心,嚴密防范了。

    眼下正是風險最高的時期;等熬過了這一段,便就是回報最大的時候!

    李蒼玉回到家里,曾道人安然無恙,他稍吁了一口氣。

    隨從報告說,他們盯著王銲,見王銲家中今天多人出入,卻沒見到那個俊俏的小道人香兒。

    李蒼玉問他有什么異常舉動?

    隨從答說,好像沒有。今天到現在為止,王銲連門都沒出。

    李蒼玉決定,先把曾道人悄悄的關押幾天。一但王銲四下找不著人,必然心慌意亂,畢竟他“謀反”的口實就落在曾道人的身上。

    一但他慌起來,那就不難捉住他的馬腳了!

    李蒼玉繼續在家里蹲守,等消息。但他沒閑著,叫上隨從一起動手在廚房后面的柴堆處挖了個大坑,做成了一個地下密室,把曾道人藏到了那里面去。上面再鋪上蓋板鎖上鐵鏈壓上柴禾,隱蔽得很。

    一直監視到第三天的晚上,隨從才傳回急信說,王銲急匆匆的出門了,隨行帶了三四十個部曲隨從,還都帶著兵刃,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隨從一群人當中,并沒有那個“俊俏的小道人”。

    王銲帶著這些人,去了他的死黨邢縡家里。沒過多久,七郎王準也像他叔叔一樣,帶著一群打手去了邢縡家中。緊接著就是大院緊閉防備森嚴,不知道他們在搞什么鬼。

    李蒼玉心中暗喜,王銲這個“腦容量不足”的家伙真是后知后覺,居然三天之后才知道曾道人失蹤了,到這時候才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你們分為兩組。一組負責死盯邢縡家宅,另一組在此看守曾道人!”李蒼玉說道,“我要趁夜親自去走一趟,看能不能把那個叫香兒的小道人給捉來!”

    李蒼玉牽著馬正要走出家門,冷不丁的身邊起了一絲冷風,一個人影幽森森的閃現在他身后。

    “小子,你還真是不想活了!”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