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天寶唐風 > 第87章 伏波惟愿裹尸還
    念奴索性把李蒼玉請進了她的書房里,看來是要密談一番。

    一個書香濃郁的房間,里面擺滿了書籍,也掛了許多的字畫。李蒼玉大致看了一下,這可就不是吳本立書房里的那種貨色了,無一不是出自名人手筆。

    李蒼玉寫的那一副海棠,則是被擺在書案之上,看來念奴剛剛還翻看過。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念奴的身份,光看這一個書房,定會以為是她是一個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

    “坐。”

    念奴直入正題:“難道你就沒有懷疑過,自己的真實身份?”

    “確實有過。”李蒼玉如實答道,“曾經我也想要求證,卻總是受阻。后來我就不想知道了。”

    “為什么不想知道?”

    李蒼玉淡淡一笑,“如果他們想讓我知道,早就告訴過了。既然刻意隱瞞,那就意味著他們并不想認我這個親戚。我又何必涎皮賴臉的非要弄清楚不可呢?”

    念奴面露一絲驚訝之色,“看來,你的心中已然有數?”

    李蒼玉一抬眼看著念奴,“齋主不妨,也說一說你自己的想法?”

    “我”念奴深呼吸,“我也僅僅是猜測。我知道得不多。”

    “說說何妨?”

    “我懷疑”念奴輕皺眉頭,壓低了聲音,小聲道:“你是儀王的親侄兒。”

    李蒼玉絲毫不覺驚奇,“然后呢?”

    念奴繼續道:“儀王今年三十一歲,在諸皇子中排行十二,其生母是劉華妃。劉華妃一共替圣人生下了三個兒子,除了儀王,還有皇長子慶王李琮和六皇子榮王李琬。”

    李蒼玉眉頭微皺,“你是懷疑,我是慶王或者榮王之子?”

    “我毫無證據,只能是猜測。”念奴道,“尤其慶王,他身為圣人的長子,卻一直與太子之位無緣。你可知,這是為什么?”

    李蒼玉眼睛一亮,“據聞,慶王早年打之時曾被野獸襲擊,傷了面部嚴重毀容?”

    “沒錯!”念奴說道,“慶王愛游,你聯想到了什么?”

    “沒錯,我是戶出身。我舅舅號稱人王,我母親在世之時也能彎弓射箭,是一名女手。”李蒼玉呵呵一笑,“這是一個不錯的聯想,但要說我就是慶王之子,未免牽強。”

    “我可沒說,你可能是慶王的兒子。”念奴說道,“我想說的是榮王!”

    “何解?”李蒼玉眉頭一皺,難怪她會邀我去榮王府上赴宴,徐慎元好像也提過

    “榮王殿下,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念奴說道,“他有五十多個子女,其中有好幾個都是普通民女所生,甚至有兩個是平康坊的伎子所生。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當年慶王游受傷,剛好被你母親所救。然后榮王因此結識了你的母親”

    “好了,到此為止,不必再說。”李蒼玉道,“我母親已經不在人世,關于她的事情我不想妄加猜測,這是對她的大不敬。再者就算你的推論是正確的,就算我是榮王的兒子又能怎樣?他那么多的子女,恐怕自己認都認不全。多一個少一個他也就無所謂。他無所謂,我就更無所謂了!”

    “你怎能無所謂呢?”念奴驚訝道,“如果是真的,那你就是李氏皇族”

    “于是呢?”李蒼玉笑了,“我是不是應該屁顛顛的跑去認爹,然后住進十王宅旁邊的百孫院里,從此變成一個混吃等吃沒羞沒臊的紈绔子弟?”

    “”念奴愕然,無語以對。

    “齋主,今天的話我就當你沒有說過。慎重起見,我們也不要再對旁人有所提及。但我還是要感謝你,對我坦承相待。”李蒼玉拱了一下手,“為表謝意,請借筆墨一用。”

    “”念奴輕輕皺眉,稍稍的嘆息了一聲,“我來替你研墨。”

    李蒼玉記得,自己可是答應過念奴,要寫一副字送給她義姐謝阿蠻的。現在到了書房,正好。

    揮筆,李蒼玉又讓王涯的一首游春曲提前幾十年問世了。

    “萬樹江邊杏,新開一夜風。滿園深淺色,照在綠波中。”念奴吟誦了一遍,明顯感覺這首詩,遠不如海棠那般令她心動或許,他只是在草草應付!

    盡管如此,念奴仍舊小心翼翼的收好了紙軸,說道:“稍等,我讓夏蘭給你取潤筆。”

    “不必了。”李蒼玉將一個錢袋放到了書案里,“這里有一百波斯金幣,加上齋主答應我的兩百潤筆,剛好能夠贖回我的欠條。”

    “蒼玉,你這是”念奴愕然的看著李蒼玉。

    李蒼玉淡淡一笑,“如果不夠,我再寫一副如何?”

    “好吧,既然你執意如此”念奴輕嘆了一聲,起身去,找來了李蒼玉寫的那一張欠條,“拿去吧!”

    李蒼玉當場就把欠條給撕了扔進了廢紙簍里,再道:“我再留書一封,齋主若得方便,替我轉交給嬋娟如何?”

    念奴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可以。”

    李蒼玉再次揮筆書寫。念奴以為他會寫下一些私人的情話,因此還避眼不看。不料,李蒼玉卻寫下了一首塞下曲,不遮不掩的拿給了念奴。

    “伏波惟愿裹尸還,定遠何須生入關。莫譴只輪歸海窟,仍留一箭定天山!”念奴讀完,驚嘆道,“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李蒼玉淡淡的道,“嬋娟喜歡這一類詩歌,我就寫了一首送給她,如此而已齋主保重,蒼玉告辭!”

    “你”念奴呼一聲,李蒼玉已經走出了她的書齋。

    她推開窗,看著李蒼玉大步離去的背影,用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說了一句,“不要走”

    李蒼玉走到前宅,牽馬要走。聶食娘驚訝叫道:“咋就走了?你都還沒有量體裁衣呢!”

    李蒼玉微笑道:“橦布做成的白疊子太過奢侈,連我們將軍都未必穿得起。我一個金吾游徼要是把它穿在身上,出入皇城未免太過招搖。因此,好意心領。”

    “你這人”聶食娘不知道說什么好了,轉而問道,“你家小猴子呢,咋這么久沒見人了?”

    “他最近忙。有空,我叫他來看你。”李蒼玉牽馬就走,“告辭了。”

    “咦,他今天怎么,這么不對勁呢?”聶食娘小聲的嘟囔。

    紅綢看了幾眼,一言不發的走向書齋,遠遠看到念奴急忙的收起窗簾。她不由得眉頭一擰,連忙走進書齋一看,念奴像個沒事人一樣。

    “紅綢,有事嗎?”

    “齋主”紅綢猶豫了一下,“那小子沒叫裁縫量體裁衣。”

    “哦,隨他好了。”念奴很平靜。

    紅綢皺了皺眉,試探的問道:“齋主,你們是否不歡而散?”

    “休得捕風捉影。”念奴的臉色沉了一沉,“這種事情,不是你該管的!”

    “齋主息怒,紅綢知錯紅綢告退!”

    出門后李蒼玉騎上馬出坊而行,又到了繞行的地方,前方那個街道轉角處出現了大隊車仗。

    眼熟!

    虢國夫人!

    李蒼玉連忙掉馬就走隔了幾天這妖精肯定是又餓了,又跑出來抓小和尚了!

    真的是好危險啊!

    騎在馬上的虢國夫人一扭頭正好瞧見了李蒼玉的背影,不由得驚咦一聲,“金吾游徼?他為何見了我掉頭就跑?”

    “夫人,要不要將那人捉來問話?”

    “不必了。圣人有召,趕緊進宮!”

    李蒼玉小心翼翼的避開了虢國夫人的車仗,心有余悸的離開了宜陽坊,拍馬趕往敦義坊。

    趕到李光弼家里時,天又黑了。這次用不著郝廷玉領頭,李蒼玉自己就叫開了關閉的坊門,拍響了李光弼家那一扇生了苔蘚的老舊木門。

    “小郎君,是你呀!”開門的仍是那個獨臂老軍,他笑容可掬,“來得正好,快去后院看看!馬匹交給我,你徑自前去便是!”

    李蒼玉好奇心大起,快走到到后院。到了一看,已經有十幾個人圍成一圈在觀望。除了李光弼和他身邊的幾個傷殘老軍,好像還多了幾位面生的客人。在他們圍成的圈子中央,好像是有兩個人在比武。

    拳拳生風招招到肉,拼得那叫一個龍爭虎斗。

    其中一個,可不就是栝弟!

    李蒼玉十分驚訝,連忙也擠了進去觀戰。李光弼剛好就站在他對面,看了他一眼就沒再留意,只去關注比武了。

    李蒼玉發現,和高栝比武的只是一個少年,年紀大約就和高栝差不多。但他身材遠比高栝要高大,并且滿副少年老成之相,每招每式都收放自如儼然一副大師風范。轉觀高栝,卻有點越戰越急的樣子。

    “嘭”

    一聲大響傳來,高栝被那少年一腳踢飛,慘慘的摔翻在地。

    “不服,再來!”高栝還沒爬起身,就大聲叫道。

    眾人都笑,“又翻了!”

    那少年拍了拍手看著高栝,“兄弟,你的功夫真的很不錯,堪稱某之對手。只不過,你好像有點太過急躁了。”

    “少廢話,再來!”

    高栝跳了起來又和那少年戰成了一團。不多時,又被打翻在地。這一次是臉先著地。

    李蒼玉正要上前看一看,那少年卻已經將高栝攙扶了起來,“兄弟,你沒事吧?”

    “不服,不服!再來,再來!”高栝抹了一把臉,大聲叫喊。

    “你不是他的對手,到此為止吧!”李光弼淡淡的道,“輸給渾瑊,一點都不丟人!”

    李蒼玉愕然一驚渾瑊?!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