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天寶唐風 > 第85章 終南桃花
    大理少卿的小灶火食果然不錯,李蒼玉毫不客氣的吃到了打嗝。他的眼光沒有錯,或者說記憶沒有出錯,韋見素這個小老頭兒的脾氣還真是好。這樣一個堂堂的四品大員,對自己這樣一個白身小卒也是和顏悅色、用心款待。

    當然,一個主要原因是李蒼玉幫了他一個大忙,把殺害陳生的兇手給送了來。就連這件事情韋見素也沒有保留的告訴了李蒼玉。換作是一個有城府深沉之人,才懶得跟你一個小卒說這么多,我自己去請功領賞不就行了嗎?

    在李蒼玉的記憶里,韋見素這個人也是一位留名于名的人物,主要事跡是在安史之亂前后官拜宰相。他對這個人最大的印象就是,生性比較敦厚善懦。歷史上的奸相楊國忠正是看中了他這一性格特點,覺得他易于掌控或者說好欺負,于是將他推上相位,做了自己的應聲蟲。

    不過,也正因為敦厚老實與人為善,馬嵬驛兵變之時那些嘩變的士兵都沒有對韋見素下刀。這也足以見得,韋見素真是個全民公認的老好人。

    閑談之下韋見素又得知李蒼玉是張旭的學生,此前的千牛備身失蹤一案也是他所破獲,不由得既驚且喜刮目相看。

    “老夫對張長史一向極為仰慕,數年來不惜重金四處求購令師的墨寶,可嘆我福薄一直未能如愿。沒曾想今日有幸得遇張長史的高足,真令人喜出望外啊!”韋見素來了精神,馬上就請李蒼玉留下墨寶一副。

    李蒼玉連忙婉拒,說自己方才拜入恩師門下幾天而已,哪有資格四處舉鴉丟人現眼?

    韋見素哪里肯依,果斷請來了心四寶,還親自動筆去研墨了。

    這老實人一但認了死理倔起來,那也是蠻可怕的。

    李蒼玉想起老師交待的“賣字三訣”和念奴說的“不能低于這個價”,不由一陣好笑,心想這韋見素可能是個“兩耳不聞窗外事”的老實宅男,肯定還沒聽說過我的近來事跡,我總不至于主動開口索要兩百波斯金幣的潤筆費吧?看來今天,非得做一趟虧本的買賣不可了。轉念一想韋見素這小老頭兒人還不錯,將來或許還會當上宰相,就當是一個友情投資好了!

    于是李蒼玉答應了題字,心里還尋思好了一首應景的唐詩。韋見素見李蒼玉挑了一支畫畫用的勾線筆還頗為驚奇,待他一下筆,就驚艷到了!

    “咦,這個字體真是好生獨特,老夫生平僅見!”他驚嘆著念出聲來,“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真是好詩、好詩啊!!”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的,李蒼玉的臉皮明顯變厚了許多。一首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提前數十年面世,詩題還被他刪改為終南桃花。

    “贈韋少卿”一類的題跋寫罷,李蒼玉還加蓋上念奴給他定制的私印,“在下獻丑了,有請韋少卿賜教。”

    “哎呀,不愧是張長史的高足,老夫哪有資格賜教啊!”韋見素眼睛發亮驚喜萬分,如獲至寶小心翼翼的捧起書箋,“如此墨寶,老夫要好生裝裱起來,每日欣賞、每日臨摹!”

    李蒼玉愕然,有必要這么夸張?

    “韋少卿,在下還有公務在身,就請告辭了。”

    “唔,好走,好走!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真是妙哉、妙哉!妙不可言哪!”

    李蒼玉有點哭笑不得,好吧,你老人家慢慢樂著,我先走了。

    “這字體真是好生獨特,哈哈哈,老夫今天真是得了一件寶貝呀!”韋見素抬頭一看,“咦,人呢?小伙子,怎么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走了?”

    稍后李蒼玉領了大理寺公回書,這便回了金吾仗院。郝廷玉還沒回來,李蒼玉心想自己畢竟是跟著他一起出去辦的案子,結案書還是等他回來讓他上交好了。計功也好請賞也罷,都不能撇開了頂頭上司郝廷玉自己一人獨吞。人在職場,這是最起碼的覺悟。

    于是李蒼玉先到左仗院去了張旭那里,卻驚訝的發現,好些個書吏都在長史署外面悄悄的圍觀。

    原來,張旭喝醉了,正在長史署里面跳舞唱歌呢!

    哼得不知道是什么小曲兒,跳得是歪歪扭扭的胡旋舞,自己一人樂得一塌糊涂!

    李蒼玉頓時傻了眼,老頭兒今天真是玩大發了!

    “去去,看什么看!”李蒼玉連忙將那些笑歪了嘴的書令使們轟走,自己走進署內將門掩上。

    “老師,老師,你停一停!”

    “哦喲喲!嘿嘿!”張旭哪里停得下來,轉圈轉得可樂了。

    忽一眼看見李蒼玉,張旭大喜停止轉圈,卻是一陣頭暈眼花站立不穩,李蒼玉連忙上前將他扶住。

    “怎么回事,這墻這屋子怎么都在打轉轉?老夫頭暈,暈!”

    “老師,你今天怎么這么高興呢?”李蒼玉也是哭笑不得,連忙扶他坐了下來。

    張旭歇了半晌總算是回過神來,看著李蒼玉咧嘴呵呵直笑,“好徒兒,你回來啦?老夫今天得了一件寶貝,準備把它送給你和嬋娟姑娘做為定情之信物。你說好是不好?”

    李蒼玉樂了,“老師就因為這事開心嗎?”

    “那當然,這種事情最值得開心了。”張旭笑哈哈的道,“老夫的兒孫都不在身邊,時常想念難免心酸。但至從收下你這個學生,老夫似乎感受到了一些久違的天倫之樂。那天見到了嬋娟姑娘,老夫就想啊,要是有生之年能見到你們二人成親,那可算是美了!”

    李蒼玉心中頓時有一種,闊別十年之久的溫暖之感,點點頭輕聲道:“老師,謝謝你。”

    “話說回來,你給老夫送了束脩,老夫卻一直沒有給你見面禮,這真是不合時宜啊!快,扶老夫起來!”

    李蒼玉連忙將老人家扶起,張旭小心翼翼的搬來一個錦盒,將它一打開,里面躺著一對兒晶瑩剔透的玉麒麟!

    李蒼玉當場愕然,這不是儀王送給老師的嗎?

    “實不相瞞,這是老夫那一副字,從儀王那里換來的潤筆。”張旭笑哈哈的道,“這王府的東西,就是精致啊!看看,喜歡嗎?”

    “老師,這太貴重了”

    “你這孩子,就說,喜不喜歡?”

    “喜歡!”

    “喜歡就好!”張旭把盒子蓋了起來,笑哈哈道,“但是,老夫現在可不能給你。改天,你得帶著嬋娟姑娘來老夫府上吃個便飯。到那時候老夫再當著你們兩人的面送給你們,嘿嘿!”

    李蒼玉輕吁一口氣,微笑點頭,“有時間,一定來老師府上叨擾。”

    “千萬別說什么叨擾不叨擾的。”張旭認真道,“老夫就嫌府上冷清了不夠熱鬧,你們得常來,知道嗎?要不今天就來吧?老夫這就回去,安排晚宴!”

    正說著,有書令使來報,說金吾將軍喚李蒼玉過署說話。

    李蒼玉倒也想去張旭府上陪他一陪,但眼見有事只好推說下次,這便跟著書令使來到了金吾將軍李峴的官署里。

    “李蒼玉,過來。”李峴笑容可掬,將一個食盒擺到了幾上,“前番你偵破了千牛備身失蹤的案子,這是圣人賞賜給你的貢果。”

    李蒼玉連忙道:“這是將軍該得的賞賜,屬下哪敢貪享?”

    “本將自有一份,你就不用客氣了。”李峴挺和氣的說道,“可別小看這一盒貢果,這可是千里迢迢日夜兼程,經由驛站從嶺南一路送來的。你快拿走,趁它還新鮮趕緊享用。”

    難道是荔枝?

    李蒼玉接過盒子來輕輕一嗅,果然像是荔枝的味道!

    “多謝將軍!”

    “去吧,快把它吃了。”李峴并未多言。將軍自有將軍辦事的分數,他連陳生的案子也沒有當面問起。

    走出將軍署,李蒼玉正看到郝廷玉滿臉不爽的從外面回來。

    “郝將軍,我正要找你。”李蒼玉迎了上去。

    “咦,抱的什么?”郝廷玉聳動鼻子使勁的嗅,“好獨特的清香味道,似是某種水果?”

    “不是,不是。”李蒼玉笑道,“你怎么才回來?”

    “累死我了!”郝廷玉一個勁的吁悶氣,“老子親自帶人滿長安的貼海捕書,搜查樸豐之。忙活了一整天毛都沒撈著一根,到現在午飯都還沒落肚。你小子真夠壞的,偷奸耍滑留在典客署不肯走,還早早的溜回了官署。現在還捧著一堆好吃的東西在這里冷嘲熱諷,你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將軍?”

    “當然有了。”李蒼玉樂得哈哈大笑,將大理寺的公回書往他胸口一拍,“陳生的案子已經了結了,就等著你回來向將軍匯報呢!“

    “什、什么?”郝廷玉簡直被嚇到了,連忙拆開大理寺的公回書一看,當場驚叫,“這怎么可能?”

    李蒼玉笑道,“辦成了這么大一件大案,我現在請半天假沒有問題吧?”

    “沒問題!”郝廷玉像打量怪物一樣的盯著李蒼玉,“你小子,究竟怎么做到的?”

    “具體,你去問你的隨從吧!”李蒼玉道,“我的兩個隨從,怎么還沒來?”

    “或許明天吧!”饑腸轆轆的郝廷玉又盯上了李蒼玉手中的盒子,“打開,裝的什么我看看?”

    李蒼玉撒腿就跑,呸,猥瑣男哪配吃荔枝?

    拿去和嬋娟一起分享,還不是美滋滋!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