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天寶唐風 > 第82章 刺殺
    李蒼玉等三人進屋查看,最先盯上了那個大柜子。果斷撬開大鎖,里面也有幾本書,但多半是一些衣物。他們將東西挪了出來,李蒼玉敲那柜子后背的木板,咚咚響,中空的!

    仔細一找,還有一個小孔,約有筷子尖那么大。

    這也就不奇怪,這間房子里的藥草味道,會飄到隔壁去了!

    李蒼玉仔細觀察之后,拿刀子輕輕的戳了幾下柜子的背板,輕松就戳出了大洞,看到了對面房間的擺設。

    “原來這柜子后面都沒有了墻壁!”隨從驚訝不已。

    李蒼玉點點頭,“如果我猜得沒有錯,這兩個柜子以前都是可以移動的。只是最近,才被人用膠粘了起來。”

    “他們為什么要在自己的房間里,搞這樣的一個暗門?”隨從不解的問。

    李蒼玉道:“當然是因為,他們要干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隨從驚訝道:“莫非這主仆二人,有龍陽之癖?難怪陳生這么大歲數了也一直沒有娶妻!”

    李蒼玉冷冷一笑,“兩間房子,仔細的搜!”

    “是!”

    但是,除了李蒼玉找到一個藏在浴室的小藥罐子,再也沒有別的價值的線索。

    雖然經過了反復的沖洗,但這藥罐子的味道仍是很大。李蒼玉覺得這或許會是一個重要的線索,于是小心將他收拾起來。

    正在這時,派出去的隨從回來了,將驗尸的仵作和第一時間目擊尸體的武侯帶了過來。李蒼玉直接把他們叫到了身前來問話。

    難得的是,在這個沒有拍攝設備的時代里,官府自有一種留存現場的辦法畫圖。

    仵作把圖了一起帶了來,給李蒼玉看。這就不是唐人喜歡的藝術夸張的畫風了,而是相當寫實的手筆。雖然談不上精致,但至少把現場的大體形勢勾勒了出來。

    李蒼玉仔細觀瞧了一陣,發現死尸所躺的這處地方血跡出奇的少。問那最初發現尸體的武侯,他說,當初他們也懷疑那地方不是殺人現場,而是有人將他背到了那地方再棄尸。

    “那第一殺人現場找到了嗎?”

    “正在找!”

    李蒼玉把仵作叫到一邊,給他聞那個藥罐子。

    “味道很雜,好似煮過好幾次藥。”仵作搖頭,“完全判斷不出這罐子里燉過什么藥了。”

    李蒼玉尋思了片刻,“放一瓢清水進去,煮。想辦法捉兩只老鼠來!”

    手下人依法照辦。

    沒多時水煮開了,散發出濃濃的藥味。李蒼玉叫他們繼續煮,煮到最后剩一點濃湯水最好。

    抓老鼠費了點工夫,但很快也到手了。

    待到藥水放涼,李蒼玉叫他們將藥水灌進了老鼠肚子里。沒多久,那老鼠果然七竅流血而死!

    眾人大驚!這罐子煮過毒藥!

    經驗豐富的仵作細下一辨認,連忙道:“金吾上差,沒錯!就是鉤吻之毒,和陳生所中之毒一樣!”

    李蒼玉問道:“鉤吻可是一種草藥?”

    “沒錯。”仵作道,“它又叫山砒霜,爛腸草,長安附近就可采摘得到。一些歹人常用它提煉毒藥害人!”

    “嚴守風聲,不得泄露!”李蒼玉沉聲道,“僅只如此,還不足以判斷趙復行就是殺人兇手,但他已經有了重大嫌疑。我們要緊緊盯著他,再找證據!”

    “諾!”

    正在這時,守在靈堂的歐陽令派人來說,秘書監晁衡來了,要求進入靈堂祭拜死者陳生。因為李蒼玉之前下達過嚴令,所以歐陽令未敢擅自作主。晁衡也很守規矩,先來傳遞了請求。

    阿倍仲麻呂來了?

    李蒼玉倒是覺得他來得正好,于是親自去了靈堂。

    阿倍仲麻呂已經五十好幾了,但精神頭還算可以并不十分顯老,一眼看去頗為儒雅。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他是日本人,大約所有人都會把他認作是一名典型的儒家仕大夫。

    “金吾游徼李蒼玉,見過秘書監。”李蒼玉上前參禮,這可是一位三品大員,和金吾將軍平級的人物。

    “不必多禮。”阿倍仲麻呂打量了李蒼玉兩眼,有點好奇,“你叫李蒼玉?”

    “正是”

    “多次聽聞你的高姓大名,今日總算得睹真人。想不到,你竟如此年輕。”阿倍仲麻呂笑容可掬。

    “徒有虛名,讓秘書監見笑了。”李蒼玉拱了拱手。

    “不必見外,叫我一聲先生即可。”阿倍仲麻呂淡淡微笑,說道,“數日前我去拜訪儀王殿下,有幸看到了你留下的墨寶。果然頗為獨特,難怪儀王殿下對你頗為激賞。”

    “儀王?”李蒼玉有點好奇,“先生與殿下相熟?”

    阿倍仲麻呂點了點頭,“此前我曾有四年的時間,擔任儀王友。”

    “難怪!”李蒼玉頗感意外。

    儀王“友”的這個友,可是大唐親王府的一個五品官職,職責就是日常陪同親王學習和勸諫,取“亦師亦友”之意。

    “我與令師張長史,也是朋友。”阿倍仲麻呂淡淡微笑道,“只是沒有想到,我們會在這里,以這種形式見面。想那陳生也與我結識多年,數日前我還與他在太學討論過詩賦章。今日,卻已是人鬼殊途。”

    “生死有命,晁先生也不必過份哀傷。”李蒼玉伸手延請,“晁先生要想祭拜的話,就請吧!”

    “多謝。”阿倍仲麻呂還拱手謝過了李蒼玉,就提步朝靈堂走去。

    李蒼玉卻一閃身走到了他的前面,“晃先生勿怪。此地仍處在金吾禁制之中,還是讓我在前引路吧!”

    阿倍仲麻呂略微一愣,寬容的點頭笑了一笑,“也好。”

    兩人前后腳的走進靈堂,堂中的日本人見到阿倍仲麻呂都激動不已,有的還跪倒在地哭出了聲來。

    在這些“唐漂”的日本人眼里,阿倍仲麻呂毫無疑問是他們的主心骨,也是他們努力學習和模仿的偶像,甚至是可堪膜拜的神明。

    阿倍仲麻呂努力的安撫他的族人們。

    李蒼玉一雙眼睛,卻一直死死盯著跪在尸體旁邊的趙復行。

    李蒼玉發現,他一眼看到阿倍仲麻呂走進靈堂,整個人都緊張了片刻,但很快又恢復了平常。

    但他的這副平常,在李蒼玉看來實在是太不平常了你身為陳生的奴仆,有什么理由不來阿倍仲麻呂面前來哭訴跪求一番?當初你見到了我這個金吾游徼,不都把頭磕得砰砰響嗎?

    到了最該磕頭哭求的時候,你為何如何淡定?!

    李蒼玉馬上眼神示意身邊的兩位隨從,叫他們提高警惕。他們這些人都是跟隨郝廷玉辦差多年的老手,經驗豐富,當下就心領神會。

    阿倍仲麻呂頗費了一番功夫,才把這些日本人都一一勸慰安撫下來。然后,他準備上前祭拜陳生。

    李蒼玉陪著他上前,很巧妙的站在他的身體左側,隔在他和復趙行身邊,左手很自然的搭在儀刀的刀柄上。

    表面一切平常,內心卻是萬分警惕!

    阿倍仲麻呂上前幾步,走到了離尸體只有三步之遙的地方,雙手合十以佛教之禮參拜。就在他的腰彎下去剛要停住的時候,李蒼玉發現,跪在尸體旁邊的趙復行,動了!

    他寬大的黑色祭服袖子,有了一個非常輕松的抖動!

    幾乎是在同時李蒼玉閃身而上擋在了阿倍仲麻呂身前,同時刀已揮出。

    “咣當”一聲火星四射,一樣鐵質暗器正正的擊中了李蒼玉的儀刀!

    警惕中的隨從反應仍比李蒼玉慢了半拍,但也迅速拔刀而出直撲趙復行。

    原本生得白凈羸弱的趙復行突然一下變得異常靈活,如同一只機敏的猿猴迅速彈起飛速后撤,同時朝地上猛砸一物。

    “嘭”一聲大響,濃濃的煙霧頓時充滿了整座靈堂。

    緊接著就是“咔嚓”破窗之聲,趙復行躥了出去!

    “伊賀忍術?!”

    阿倍仲麻呂和在場的好幾個人日本人,同時驚叫出聲。

    “你們留下,保護晁先生!”

    李蒼玉自己,提刀就追!

    求收藏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