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天寶唐風 > 第37章 矢志不渝
    時近中午東市快要開市了,李蒼玉鬼使神差的沒有回店里,而是一路走到了崇仁坊,緊挨皇城的地方。

    每年的春闈科舉考試之后,這里將會放榜宣布科舉的成績。于是就有了許多高中的士子大雁塔題名賦詩,御花園折桂探花。然后,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但是今天,這里只擺了一張書案,杵著幾個昏昏欲睡的兵丁,豎了一塊一人來高的牌坊“金吾衛募兵處”。

    李蒼玉站在三十步遠的一顆楊柳下,靜靜的看著這塊牌匾。

    心潮澎湃,思緒萬千。

    儀王李璲及其一系人馬的過份關愛來得那么突兀,李蒼玉左右問不出答案,心里也就懶得死死的糾結沒再琢磨了。

    因為很多問題,只有“時間”才能給出唯一的標準答案。

    但是今天的經歷,卻讓李蒼玉聯想到了曾經的人生。

    記得那一年高考在填報志愿的時候,李蒼玉在自己的日記本上寫下了這一段話“以愛之名,我要阻止你。這是我們人生道路上所能遇到的,最神圣的敵人,和最慈悲的殺手。”

    “蒼玉,聽爸爸的話!”

    “蒼玉,你要相信你媽絕對不會害你!”

    “蒼玉,你爺爺奶奶活了這么多年,不會看錯的。你就是適合讀中系”

    但是天地良心,當年的李蒼玉寧愿上體育系,也不愿意讀中系。他甚至沒想過要讀科,雖然他在小學初中的時候,就拿膩了各種作獎和書法獎項。

    實際上,相比于詩詞曲賦,學生時代的李蒼玉更喜歡把各種玩具和小電器,拆成碎片再組裝起來。如果多出幾個零件也能用,那就會是他最大的快樂。他迷戀數學物理,迷戀化學實驗,迷戀電腦,迷戀籃球,迷戀各種野外的冒險。他還迷戀用拳頭教小流氓做人,從來不會喋喋不休的跟他們講道理。

    最終李蒼玉讀了中系。

    很多年后,曾經的抗爭和不甘以及后悔,都變作了過眼云煙。李蒼玉開始每天都為升職為加薪為車為房展開各種廉價而徒勞的奔忙,根本沒空再去思考這些無關人民幣的問題。

    直到有一天,李蒼玉三十年的人生毫無征兆的戛然而止。他才終于有了一些空閑,站在大唐的太白山上,回想和思考那些問題。

    最終他發現,自己在前世,就如同沒有活過一樣。

    因為那三十年,他一直活在別人的安排、眼光與議論之中,早就習慣了屈從、妥協與放棄。曾經或許存在過的理想,早就在“聽我的話”、“時機不對”和“還有一些東西沒有準備好”當中煙銷云散。

    到死,自己竟連一次矢志不渝的追尋都沒有。

    這樣的人,應該最有資格被稱之為“咸魚”。

    現在,這條被腌了三十年的老咸魚,站在了金吾衛的募兵處。

    “當一切都已準備妥當的時候,事情早就不是它最初的模樣。”李蒼玉邁開腳,走向了募兵處。

    “嗬,終于來了一個!”

    “還是踩著放飯的點來的,真是猴精啊!”

    那幾個昏昏欲睡的兵卒甚至扯起了哈欠,“戶籍拿出來,快點!”

    戶籍?

    好吧,有些東西還是準備一下的好

    “我忘帶了,先來問一下。”李蒼玉覺得自己很機智,說道,“招兵大概什么時候結束?”

    “搗什么亂,滾蛋!”那幾個兵卒那大不耐煩的揮揮手,“走,吃飯去!”

    他們揚長而去。

    李蒼玉愣在當場。

    靠!

    李蒼玉心里斗然升起一個十萬八千丈高的“靠”字,你們怎么能這對待我!

    你們難道沒看出來,我是一個有理想的人嗎?!

    “喂!”

    似曾相識的一聲大喊在耳邊響起,李蒼玉真想跳起來給他一套打臉組合拳。

    “又是你?!”兩人異口同聲。

    李蒼玉瞪著那個天生一副醉兮兮模樣的猥瑣家伙,“你是不是有病?”

    “有點咳嗽,正準備去東市藥行買點藥。”那家伙居然說得一本正經,“這不,又碰巧遇到你了。”

    “又?”李蒼玉心里正是老大不爽,沒好氣的道:“你就是成心的吧?你跑這里來干什么?”

    “我就住在崇仁坊。”那家伙信誓旦旦的朝另一方指去,“真沒騙你要不去我家喝兩杯?”

    “沒興趣!”李蒼玉悶吁了一口氣,今天真是晦氣!

    李蒼玉正要走,那家伙一把將他抓住,“一回生二回熟,咱們去喝兩杯吧?”

    “我忙得很,店里正要開張!放手,快放手!”李蒼玉哭笑不得,“兩個大男人當街拉拉扯扯,成何體統?!”

    那家伙死拽著不放還嘿嘿的怪笑,“緣份啦,咱倆多有緣份!喝兩杯吧,去我家喝兩杯!”

    “改天!”李蒼玉大聲喊道,“改天再喝!”

    那家伙仍是不松手嘿嘿的笑,“改哪天?”

    “后天!大后天!”李蒼玉滿腦門黑線,我隨口一說的客氣話,你還當真?

    “不行,就今晚。”那家伙說道,“咚咚鼓響后,我去你店里找你。”

    說罷他就松開了李蒼玉,背剪著手大搖大擺的走了。

    “”李蒼玉無語之極,這廝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

    難道我看起來很像阿基嗎?!

    你大爺的!

    一定是早上起床姿勢不對,今天盡遇瘋子了!

    心浮氣躁,滿臉不爽,李大掌柜就這樣回到了布帛行,一頭鉆進了書房里。眾伙計別的本事沒有,歷來練慣了察顏觀色,因此都不敢上前來觸霉頭。

    只有高栝捧著一大碗飯給送了進來,輕輕放在一邊,也沒敢吭聲。

    李蒼玉正坐在那兒生悶氣,看了李栝一眼,這家伙正在呆呆的站著,左手摳右手,滿副老實巴交的樣子。

    李蒼玉再看了一眼那碗飯,不由得笑了,“你把它吃了。”

    高栝毫不猶豫的將飯搬了起來開始一頓狂扒,李蒼玉都看不到他的臉了,只看到飛舞的筷子尖兒,聽到“咣咣咣”的一陣聲響。

    李蒼玉連忙去倒來一杯水,還沒來得及放下,這家伙果然吃得噎著了。

    “快喝水!”

    高栝連忙拿起杯子一飲而盡,“這要是酒該多好!”

    剛說完,他馬上露出一副害怕的表情,“阿狼哥,我就隨便說說”

    “不隨便。”李蒼玉微微一笑,“今晚帶你去喝酒。”

    “啊?”高栝驚詫不已,“阿狼哥,你是不是在說夢話?”

    “栝弟”李蒼玉輕吁了一口氣,“你是不是覺得,我太過嚴厲了?”

    “沒有啊!”高栝連忙說道,“阿狼哥都是為了我好,我知道。”

    都是為了我好怎這么耳孰呢?

    “栝弟,跟我說說。”李蒼玉問道,“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當將軍!”高栝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我一定要穿上那種漂亮的鎧甲!”

    李蒼玉微然一笑,“其實,我也是。”

    “真的嗎?!”高栝大喜過望,“那我們一起去當將軍!”

    “不是良家子,就連參軍的機會都沒有。何談將軍?”李蒼玉說道。

    “是哦”高栝的神色頓時黯淡了下去,“那怎么辦?”

    “我已經快要成為良家子了。”李蒼玉如實說道。

    “我知道。”高栝點點頭,“聶食娘告訴我了。”

    “你生我的氣嗎?”李蒼玉問道,“我沒有讓你也一起,也成為良家子?”

    “不。”高栝說道,“我知道你是用一整箱黃金去求人,才換來一個戶籍和三十畝田。如果哪天我也有了一整箱黃金,我也去換!”

    李蒼玉笑了笑,“你都還沒有成丁。你的戶籍只能跟你爹綁在一起。”

    “對哦,我都忘了”高栝撓撓頭,“那就把換來的戶籍和田產,給我爹!”

    李蒼玉拍拍他的肩膀,微笑道:“那還有你娘,鋒哥和園的那么多人,他們怎么辦呢?”

    高栝楞住了。

    “栝弟,我們兄弟倆一起努力,讓園所有人都變成有戶有田的良家子。”李蒼玉問道,“好不好?”

    “好!”高栝大聲的答應。

    李蒼玉點了點頭,“那得需要很多錢,還需要很多人幫忙。”

    “阿狼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熊孩子從未有過的懂事模樣,說道,“你是讓我立志,干一番大事業!”

    李蒼玉欣慰的笑了,點頭。

    “其實,我早就有了自己的志向。”高栝認真的說道。

    “說來聽聽?”

    高栝看著李蒼玉,認真說道:“你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李蒼玉不由得愣住,折騰了半天,我的心靈雞湯全都白灌了?

    “阿狼哥,總有一天你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大人物。我就跟著你,哪里也不去!”高栝說完這句,拿起了碗筷朝外走去,“我去洗碗了。”

    李蒼玉竟然無語以對,這個熊孩子,也會思考這種問題了?

    他突然感覺到,心中許多的焦躁與憤懣,正在飛速流逝。

    轉過頭來,他看到書案上的那一疊草稿,最上面的那張紙上寫著兩列字。

    “男兒未際風云會,辜負胸中十萬兵”。這一列,寫得潦草狂亂,飛揚跋扈。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這一列,則是娟秀優美,溫潤如玉。

    李蒼玉拿起那張紙箋,臉上漸漸浮現出一抹笑容。

    并非是全世界,都在提出反對。

    我有人懂。

    有人支持。

    這他媽的,就是幸福!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