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天寶唐風 > 第18章 如狼似虎
    相視的一瞬間,李蒼玉頓覺觸目驚心!

    眼前這個瓷娃娃般的小姑娘,窈窕纖弱衣發凌亂,原本嬌美的面容因為左臉有一個腫起的掌印幾乎完全變形,嘴角帶血,眼中有淚。

    在她身后,則是大步而來一個牛高馬大的漢子,方框臉銅鈴眼,兩撇眉毛就像是用豬鬃筆書寫狂草時提筆刷上去的一樣,粗大凌亂根根倒豎,如同兩道正在燃燒的黑色火焰。

    暴怒追趕的巨漢和受傷逃跑的瓷娃娃,一副生動而殘忍的美女野獸圖。

    也就是在李蒼玉和嬋娟觸目的這一瞬間,那個狀如野獸的暴怒男子踏步已至,肆無忌憚片言不發,抬腳就對著嬋娟的后背,猛踩過來!

    瞬息之間李蒼玉根本沒有思考,幾乎是出自本能的右手攬在嬋娟腰間,腳下發力身軀一扭將她挪開。

    “嘭”

    一記沉悶的大響,那個野獸男一腳踩到了李蒼玉的腰背上。

    兩人踉蹌朝前撲去,眼看就要跌落樓下。李蒼玉急忙伸出一臂死死抱住樓欄的柱子。兩人擠作一團總算沒有掉下去,但嬋娟的后背已經硌到了欄桿之上,疼得驚叫了一聲。

    李蒼玉受了這一腳,感覺自己整個內腔都一陣翻江倒海,差點岔了氣!

    他扶著樓欄大喘氣,心中想道

    這人肯定練過,下手太過狠辣!

    要不是我這副身體早在山林里被打磨得皮粗肉糙,現在怕是已經飛到了樓下!萬一踢到身體纖弱的嬋娟身上,又當如何?!

    世上,總有這等人渣!

    既是人渣,就根本不會給你一絲一毫講道理的機會!

    李蒼玉的牙關緊緊咬在了一起,身體微微發抖。

    嬋娟近近的看著他,分明看到那雙原本清亮的瞳眸漸漸變作冰冷,漸漸殺氣噴薄!

    一轉身,李蒼玉將嬋娟擋在身后,冷冷的看著眼前那個宛如暴怒狂熊的野獸男,沉聲道:“閣下,是要在此殺人嗎?”

    “區區一個賤婢,殺便殺了又能怎樣?”野獸男怒目圓睜的上下打量眼前這個穿一身灰舊缊袍的窮酸小子,臉上的暴戾氣息越發濃厚,“哪來的賤奴,給老子滾開!”

    此般情景,雖腹有萬言、口若懸河又有何用?

    中系的BUFF顯然已是沒了一絲用處。

    李蒼玉決定,用另一個身份跟他說話。

    雙拳一握,劈叭作響!

    他用這個聲音,做出了回答。

    整個人瞬時間氣勢大盛,如同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嬋娟藏在李蒼玉的身后,雙手捂著臉,眼淚撲簌而下。

    此刻她只有一個感覺,整個世界都是一片灰暗的荒涼。唯有這位少年的身后,還有一縷人間的陽光!

    “賤奴竟敢挑釁,當真找死!”暴怒男的身上斗然升騰起一股強烈的嗜血氣息,一記猛拳就朝李蒼玉臉上揮了過來。

    李蒼玉雙眼微微一瞇,他那一拳看似霸道而威猛,但比起雪豹和野狼這些天生的叢林殺手來,實在太慢!

    猛一扭頭便躲過來拳,錯身的一瞬間李蒼玉逮準對方空門,左手一記勾拳狠狠擊中了他的腹中丹田。對方無可避免的彎腰低頭,李蒼玉右手一拳照著他空門大開的方框臉,重重打落下去。

    這種人,就得打他的臉!

    野獸男碩大的頭臚像重錘一樣撞到了地板上,悶聲大響。他都沒能叫出聲來,只能是捂著肚子縮成一團,白眼直翻大肆嘔吐,吐出一大片酒臭薰天的污穢之物。

    嬋娟目瞪口呆!

    看著眼前那個氣勢張揚、戰意澎湃的少年背影,她鬼使神差聯想到了兇殘嗜血的惡狼。對方那個比他高了半頭、壯了一圈的大漢,就像是被惡狼撲食、一擊封喉的大肥牛,頃刻間只是轟然倒地!

    一切發生的太快,屋里的人開始都沒反應過來。這時見狀全都大驚大怒,七八個大漢沖了出來,七手八腳的先去扶了那個受傷倒地的男子。另外還有兩人從屋里搬出一捆長刀來,很快就發到了每個人的手里。

    李蒼玉不由得瞇起了眼睛,不下十人,清一色的大唐橫刀他們是軍人?!

    “快走!”李蒼玉一把拽住身后的嬋娟,使勁往旁邊一推。

    嬋娟踉蹌退開數步,剛好腳邊是那一把摔壞了的琵琶。她彎腰將它抱了起來,淚雨婆娑的看著李蒼玉,搖了一下頭,異常堅定的說了三個字,“我不走。”

    “快走!”李蒼玉沉聲咆哮,“去叫我兄弟!”

    嬋娟這下沒有猶豫,一扭身就朝李蒼玉他們那間雅間跑去。

    她這一走李蒼玉就沒了顧忌,一個人想要脫身倒是不難。他一雙眼睛四下亂轉尋找開溜路線。可這時樓上樓下的人都被驚動了,很多人紛紛朝這邊擁擠過來看熱鬧,早把樓梯過道全都擠了個水泄不通。

    念奴齋里頓時一片大亂,連詩酒大會都戛然而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傳出打斗之聲的這個方向。越來越多的人,朝這邊涌來看熱鬧。

    李蒼玉不由得苦笑起來,完蛋,逃跑路線全被圍觀群眾給堵了!

    武打片果然比藝片更容易大賣。

    受傷的野獸男差點被李蒼玉兩拳給打個半死。他被人扶起后好不容易才緩過神來,張嘴就是一記歇斯底里的怒吼:“宰了他!”

    兩個壯漢揮著橫刀,寒光片閃的朝李蒼玉殺來!

    李蒼玉剛有了一個閃身躲避的念頭,忽聽得腦后傳來一記宛如猛虎的怒哮!

    “吼!”

    一個瘦小的身影,裹挾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宛如從天而降的雷霆,落在了李蒼玉的身前。

    一言不發快如驟風,瘦小的身影沖進了刀光劍影之中。

    瞬息之間拳起腳落,兩個持刀的壯漢被放倒在地,吭都沒能吭一聲,立馬昏死過去。

    一擊罷了,高栝握著雙拳喘著粗氣,雙眼如同充血般通紅的看著余下的那些大漢。

    那一群牛高馬大手握兵刃的漢子,竟然當場面如白紙,噤若寒蟬!

    此刻,這個瘦小的家伙就像一只饑餓已久,剛剛舔食到了鮮血的下山猛虎,嗜血狂暴到無以復加!

    李蒼玉驚呆了這真是我的小表弟,那個酒囊飯袋似的熊孩子?

    難怪鋒哥千叮萬囑叫我別讓他喝醉!

    原來他喝醉了,是這副樣子!

    “敢打我哥,要你的命!!”

    充滿野性與狂暴的一聲怒吼,高栝像一發炮彈一樣,憤怒的沖向了那一群持刀的漢子!

    李蒼玉也只好跟著一起上去了,對方畢竟人多勢眾又有兵刃,可別讓他們傷著了高栝。

    在山里時,兄弟二人沒少練拳對打,李蒼玉從來都不是高栝的對手。但時至今日李蒼玉才真正意識到,原來他一直都在放水。這個熊孩子的功夫之強,真的是已經超乎了自己的想像!

    凌空一記旋風踢腳,高栝將一個大漢直接放了風箏拋下樓。好在那人運氣不錯落到了舞臺的那一大堆絲絹上。

    與此同時高栝跳到了扶攔上穩穩站住,目前送那漢子掉落下去撞塌絲絹滿地亂爬,他揮舞雙臂發出了一陣“嚯嚯嚯”的仰天大笑。

    這聲音,要多魔性有多魔性!

    數百上千的圍觀群眾幾乎全都感覺,一陣詭異的寒意從心底散發出來,都驚呆了。

    李蒼玉突然大喊一聲,“栝弟小心!”

    高栝如同背后長眼,雙腿一彈就在窄小的扶攔上就地躍起,一柄鋼刀從他方才的腳腂位置飛切而過。他宛如猿猴飛快的凌空一記翻身穩穩落住,同時快如閃電的一掌切出,正中了那大漢持刀的手腕。

    咔嚓一聲脆響,這手腕多半怕是要廢了。大漢大聲慘叫橫刀跌落,高栝右手三指快如閃電硬如鐵鉗鎖住了他的喉結,他雙眼當場爆突而出,再也叫不出來。

    所有人發出驚叫,除了驚嘆于高栝的武藝之強悍,另外這是要殺人了嗎?!

    “不可傷人性命!”李蒼玉大喊一聲。

    高栝恍然一怔像是回了魂,瞬間化鉗為掌,一個重重的大耳刮子扇在了那漢子的臉上。

    漢子如同被一只法力無邊的如來大佛掌給扇著了,扭脖張嘴吐出漫天的血水和碎牙,翻身倒下重重落在地上,當場就不動彈了。

    與此同時,李蒼玉也一腳放倒了一人,那兩個漢子幾乎是頭并頭的倒在了一起。

    兄弟站了個背靠背,不約而同的互問了一聲,“可曾受傷?”

    “如狼似虎,真壯士也!”

    人群之中發出這一記驚嘆,眾人回首一看,竟然是高適!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