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天寶唐風 > 第9章 謁京師
    商隊終于啟行,望長安而去,但并非是馬不停蹄直奔長安。

    吳本立是一個極其精明的商人,他制定的行商路線絕對是奔著“利潤最大化”去的。從歇腳的驛站到長安最多不過百余里路程,但是商隊走了七八天,離長安城還有六七十里。

    期間商隊輾轉迂回落腳多次,或在華陽、藍田這樣的京畿縣城之中,或在偏遠荒辟的鄉野村落。每到一處都會有一場“錢滾錢”的商業運作,商隊的馬車上漸漸堆滿了銅錢和絲絹。

    最開始李蒼玉很想早日見識一下長安城,但后來他不著急了。像這樣跟著吳本立一路行商穿州過縣又下鄉,還真是增長了不少見識。對于大唐的社會風貌和風土人情,他有了一個非常直觀的認識,這絕對是任何書籍當中都學不到的。

    以目前李蒼玉對大唐的感受,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一個“富”,一個“禮”。

    富,是指百姓的生活之富足。對此最有具有權威說服力的,就是米價。

    李蒼玉見過京畿華原縣米店里的明碼標價,“斗米十二錢”。

    如果說杜甫的詩句“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聽起來有些抽象,那么“斗米十二錢”就非常直觀了。

    一斗米,十二斤左右。

    那也就是說,在京畿華原這種物價相對較貴的地方,差不多一枚銅錢就能買到一斤米。縱觀歷朝歷代,這樣的物價都是很便宜的。如果按照21世紀的物價來進行一個粗略的折算,大唐現在的一枚銅板應該不低于三元人民幣的購買力不妨超市看看去,三塊錢一斤的米是什么樣子的。

    如果按此計算,大唐最低品銜的九品官月薪兩千一百錢,那就相當于六千多人民幣。當然這只是“基本工資”,官員一定還有別的福利和收入。

    李蒼玉現在月薪一千二,陳六一千一,高栝八百。如果平均折算為一千的話,他們這些大唐社會最底層、最沒有技術含量的打工仔,平均也有三千人民幣的工資,還能包吃包住。

    至于“禮”,李蒼玉的感覺更為明顯。

    至從走出大山以來,李蒼玉無論走到哪里,無論是在縣城還是鄉野,他遇到的人都是彬彬而有禮。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絕對稱得上是“和諧而明”。

    城市之中,秩序井然一派繁榮,無論士庶無論漢胡,無不追求雅、推崇才學。吟詩作賦的人無處不在,就是在路邊玩耍竹馬的小兒,也會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比拼誰能背誦的詩歌最多,誰寫的字最好看。

    哪怕是行走在鄉村辟野,隨便遇到一個田間勞作的老農與之交談,人家也是磊落大方熱情好客。不經意的就能從某間農家小院內,傳出幼童們朗朗的讀書之聲。那是大唐興辦的“鄉學”學堂,在為中華民族掃除盲,培養下一代的人才。

    若是聽到哪個淘米洗菜的婦人隨口唱出“至此長裙當壚笑,為君洗手做羹湯”,那也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若是駐步欣賞叫上一聲好,那婦人也絕對不會因為“禮教大防”而花容失色倉皇逃躥,反倒會落落大方的回你一禮,“多謝郎君夸贊。”

    李蒼玉認為,這些尋常百姓,應該最有資格作為“唐人”的代表來發言。他們所表現出來的胸懷之包容與寬廣,性格之大氣與磊落,大概就是大唐時代的民族風貌與民族精神的冰山一角。

    這讓李蒼玉,感觸極深!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胸懷和這樣的性格,這樣的民族風貌與民族精神,在后來一千多年的歷史長河當中,再也很難見到。

    商隊跨過了渭水,終于就快要到長安了。

    在長達半個多月的行商旅途當中,大東家吳本立對李蒼玉是越來越喜歡,越來越來越器重。不光是因為李蒼玉能夠寫得一筆好字,更因為他的聰明能干。

    畢竟心里住著一個混跡職場多年的白領精英,李蒼玉只是稍稍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職業素質和各項才能,就已經讓吳本立這個相當“識貨”的精明商人,刮目相看驚喜連連。

    在離長安還有十余里的邸店最后一次歇腳時,吳本立叫李蒼玉和高栝脫下了原來的人獸裘,各自換上了一身缊袍和圓領麻布衫。這樣一來,兄弟倆人就變得和陳六他們差不多模樣了。這種模樣的雇工,東市應該是數以萬計,一點都不打眼。

    高栝很喜歡自己的新衣服,但也有點擔憂,于是小心翼翼的問道:“大東家,這衣服得要多少錢?是不是要從我們工錢里扣啊?”

    吳本立哈哈的大笑:“小郎勿憂,這些行頭都是我這個大東家,理應為你們置辦的。不扣工錢。”

    缊袍的外層是麻布,里面填充了一些鏁絲的下腳料或是混雜了蘆花、柳絮等物。在棉花大為普及的時代到來之前,缊袍就是尋常百姓最常穿著的御寒冬衣。

    雖然李蒼玉知道缊袍和圓領麻布衫不大值錢,但是東家能夠管吃管住就不錯了,從來就沒有“管衣”的道理。這多少也算是他的一番心意,于是李蒼玉也表達了謝意。

    轉過頭來再看看自己和高栝換下的那兩件獸裘,早已是毛茸茸、亂糟糟又臟兮兮。如果只是奔走四方忙于商旅,倒也無傷大雅。但要是走進了繁華的長安,來到了富庶的東市估計吳本立都不愿意讓別人知道,我們跟他認識!

    再要出發時,李蒼玉習慣性的將那把彎背大畬刀綁好,扛在了后背。吳本立見了便問他:“你還背著它干什么?”

    “習慣了。”李蒼玉笑笑,“大東家認為不妥的話,我便放下。”

    “大唐民間不禁兵器,倒也沒什么不妥。”吳本立上下的打量了他一番,笑道:“仿佛頗有一番男兒威壯。既然習慣了,那你就背劍入長安吧!”

    李蒼玉呵呵的笑,吳本立真是一有機會就要秀一波化,他這是在引用“蘇秦背劍”的典故。

    蘇秦是戰國時代赫赫有名的縱橫大家。相傳他起于微末游說六國之時,防身的寶劍一直是倒背在后背,劍尖指在肩頭的位置。他這一個獨特的背劍方式不僅成為了中華劍術的一個招式名稱,也有了勵志勤奮的寓意。

    “好啊,那我就背劍入長安。”李蒼玉笑了,勵不勵志的不重要。做為一個不想做咸魚的年輕人,任何時候都不能忽略了對逼格的追求。

    商隊繼續前行。

    未見長安城,先遇終南山。

    古有云,百二河山,終南最勝。

    風景奇秀的終南山就是長安帝都的后花園,還是佛道宗教的繁盛之地,同時還是名人雅客最喜歡的隱居之地。在此隱居的名士,很容易就能將他們的才氣與賢名傳到京城的王侯耳中,從而平步青云走上仕途。因此,“終南有捷徑”。

    繼續前行,李蒼玉終于見到了世界四大明古都之一,長安城。

    終南蘊靈秀,八水繞長安。

    終南之畔的長安城給李蒼玉的第一印象,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威壯!

    據百二河山之險,舉天下形勝所在,莫如關中。巨大的長安城池,則如同一頭從天而降的洪荒猛獸,凜凜然盤據在關中最為險要的核心地帶。大有一股睥睨蒼生、唯我獨尊的狂野霸氣!

    謁京師,有人如尋夢般渴盼,有人如朝圣般虔誠,也有人會生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的梟雄之志。

    但對于李蒼玉來說,所有的激動和感慨仿佛都已是多余。自己對大唐長安的情懷,早在學生時代捧讀書籍之時,就已經無聲無息的融入了靈魂與血魄之中。

    眼前的宛如初見,不過是無數次夢牽魂縈之后,命中注定的一次把酒相逢。

    一身布衣的李蒼玉,就這樣背著他的鄉村鐵劍,如同浪跡天涯的游子回歸祖宗的家國那樣,一步一步走向了普天之下最輝煌的,那一座城。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