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天寶唐風 > 第4章 詩與酒與遠方
    李蒼玉來了大唐這么久,第一次感覺到自己還是擁有一點“幸運值”的。因為他這輩子的生日,恰好就是上元節。

    大唐以道教為國教,按照道教的“三元說”來講,“上元天官紫微大帝”誕生于正月十五日,“中元地官清虛大帝”誕生于七月十五日,“下元水官洞陰大帝”誕生于十月十五日。

    天官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

    大唐因此將正月十五日定為上元節,七月十五日為中元節,十月十五日為下元節。這個習俗,一直保留到二十一世紀。

    誰都想在正月十五上元節這一天,求個全年的好彩頭。因此上元節成了唐人最重視的一個節日,甚至遠勝春節。

    李蒼玉的生日剛好就在這一天,因此他一直都是園人們心目中的“福氣寶寶”。再者他今年還舉行了成丁禮,禮成之后還要舉行宴會。這樣的宴會對園的人來講,本身就是一場難得的盛事。

    為了這場宴會,高玉一家可是準備了大半年的時間。他們不僅很早就開始省吃儉用的積攢食物,還從大山之外買來了許多的果子和酒水,專門用在成丁禮這天。

    唐人說的“果子”,就是各種各樣的糕點小吃。這對于食難裹腹的園人來說,絕對是一種奢侈的享受。至于酒就更不用說了,飯都難吃飽,誰還有多余的糧食去釀酒?

    除此之外,今天還煮了一頭剛剛捕獲的野豬。按勺分米的園人,今天全都可敞開肚皮來吃肉。

    用高玉的話來講,“今日之事,堪稱園所有人來此定居之后,第一盛會。”

    傍晚時分,園的幾口大鍋煮好了肉,架起長條的案板擺滿了果子和酒水。那些結著冰棱的樹枝上掛起了各家自制的花燈,雖然簡陋,但也一派喜氣洋洋。女人和孩子穿上了他們珍藏在柜底的最美衣衫,男人則是盯著那些盛酒的瓦甕垂涎欲滴。

    當太陽的最后一絲光芒消失在山巔之時,園中響起一陣鑼鼓之聲,上元節的狂歡夜,開始了。

    李蒼玉見識到了從未見識過的,園人的另一面。

    這些隱居在窮鄉辟壤的人們,平常總是很忙碌,很清苦。為了食得裹腹、衣能蔽體,他們常年累月的辛勤勞作,生活非常的艱苦。但在今日,他們歡天喜地敞開胸懷,來盡情的享受生活了。

    那些搬著大甕喝酒的男人,李蒼玉原本以為他們除了打吃肉、睡老婆打孩子,別的都不會。沒想到他們把酒喝到了興起的時候,還會列起隊揮起劍,敲著甕唱著歌,跳起粗獷而雄渾的軍舞來。

    他們的妻子兒女都來圍觀,每個人的臉上都映著火光和笑容。她們說這是秦王破陣舞,是糙老爺們兒的舞。他們一年也難得跳一次。

    實話實說,這些家伙們的唱腔真不怎么樣,舞步也有些蹩腳和零亂,一點都稱不上整齊劃一。但恰是這些男人醉酒后的嘶聲怒吼和天然不雕飾的狂野,讓李蒼玉隱約感覺到了一種,心靈的震撼。

    這樣的嘶吼和狂野,莫非就是傳說中的,深植于唐人血脈之中的尚武精神?

    酒是濁酒,“一壺濁酒喜相逢”的那個濁酒。

    它的名氣雖大,但其實非常廉價并且難喝,有點像敞放太久了的啤酒味道。盡管如此,李蒼玉也跟著大家一起喝了不少,隱約也感覺到了一絲醉意。一時興起,他也加入了這些糙老爺們兒的隊伍之中。

    揮刀拍甕,引項高歌。雖然中二,但很歡樂。

    “四海皇風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

    這舞,粗糙狂野。

    這歌,雄渾奔放。

    這群糙老爺們,讓圍觀的女人們霞飛雙頰,美眸泛春。

    有劍有酒,豈能無詩?

    秦王破陣舞在一片大笑聲中收場之后,幾個穿著大紅冬襖的女子在一片喝彩聲中登場了。其中就有李蒼玉的舅母一個,她懷抱著一面琵琶。另有兩個與她差不多同齡的女人,一人拿塤,一人橫笛。

    李蒼玉開了眼界。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舅母還會彈琵琶,并且還彈得非常的好。那個吹塤的大娘更是深藏不露,以往她都是一天到晚的洗衣服,李蒼玉幾乎沒見過她做別的任何事情。吹笛子的那個更令人稱奇,那是一個整天蓬頭垢面只會砍柴掃地的寡婦,平常毫無存在感。

    悠揚清冽的琵琶,古樸悲涼的陶塤,還有輕盈靈動的竹笛,被三個普通到寒酸的婦人,奏出了天音妙曲。

    喧鬧頑皮的孩子和那群高歌亂舞的糙老爺們,竟然,全都歸于一片寧靜。

    音樂,果然是人類共同的語言。

    李蒼玉不知道她們奏的是什么曲子,但真切的感覺到,那些音符仿佛一個個的全都飛進了自己的心里,在與靈魂交響。

    他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平靜,還有另外的某種震撼。

    這些人們在隱居到園之前,肯定都曾有過不同的生活和際遇。現在,他們無一例外的都是那么窮困和潦倒。但是,這并沒有抹煞他們對音樂的熱愛,和對浪漫的追求。

    李蒼玉感覺,自己對“唐人”的精神世界,似乎有了更大的好奇。

    曲樂奏到妙處之時,一個年輕女子在大家的眾望所盼之下,羞澀的走了出來。

    李蒼玉可認得她,她就是表哥高鋒的妻子,陳鸝娘。

    陳鸝娘少言寡語一天到晚只知忙于家務,典型的農村家庭婦女。她長相平平毫不起眼,屬于扔進人群中很難一眼認出來的那種普通女子。與之形成了強烈反差的,是她丈夫高鋒極其俊朗的五官與挺拔英武的身姿。在李蒼玉看來,無論是按大唐的標準還是21世紀的審美指標,高鋒都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帥哥。

    高鋒和陳鸝娘,向來極其恩愛,相敬如賓。

    所以有時候李蒼玉會禁不住想,高鋒究竟看上了陳鸝娘哪一點呢?

    此刻,隨著曲風轉換,原本羞澀不安的陳鸝娘昂然抬起頭來,臉上和眼中竟然全是自信和驕傲的神彩。她放開歌喉,吟唱起來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好!!”

    糙老爺們兒們發出了大聲的喝彩。

    這是園今晚仡今為止,最大的喝彩之聲!

    李蒼玉頓時驚呆,真正是人不可貌相!

    陳鸝娘的唱腔,絕對稱得上“天籟之音”。一首王昌齡的邊塞詩竟被她一介女流,唱出了慷慨激昂的熱血豪情!

    大唐的詩,都是可以用來唱的,所以才叫“詩歌”。誰寫的詩被傳唱得最多,誰就最受世人推崇。王昌齡就是如今大唐最著名的詩人之一,他的詩家喻戶曉聞名遐邇,素有“詩家夫子”之稱。若以21世紀的標準來衡量的話,王昌齡就是如今風行天下的大明星。

    “再來一曲!”

    在眾人的呼喚聲中,陳鸝娘神彩飛揚,歌喉婉轉。

    “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

    越人語天姥,云霞明滅或可睹。

    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岳掩赤城”

    “好!”

    一陣瘋狂的喝彩聲雷鳴響起,都打斷了陳鸝娘的吟唱。

    今晚的氣氛,到達了熱烈的頂點。

    李蒼玉贊嘆不已,居然是李白的傳世名篇夢游天姥吟留別!我最喜歡的唐詩之一!

    “千巖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龍吟殷巖泉,栗深林兮驚層巔”

    如果說詩家夫子王昌齡是風靡天下的大明星,那么人稱“謫仙人”的李白,就是方今天下首屈一指的天皇巨星。

    因為蒸溜技術尚未普及,大唐的酒基本上都很淡。

    但是,莫道大唐無烈酒。

    眼下,陳鸝娘婉轉的歌聲與謫仙人的千古名篇,就如同香醇而勁烈的美酒,讓在場所有人如癡如醉。

    李蒼玉看到了站在人群中一臉溫情微笑的高鋒,他的神情完全可以用“驕傲”來形容。他仿佛明白,高鋒為什么會看上陳鸝娘了。

    李蒼玉記得自己曾經不止一次的在書上看到過類似這樣的描述,說大唐是一個化極度繁榮的時代,詩歌的創作和發揚尤其“趨于鼎盛”。哪怕是鄉間僻野的五尺孩童,也以不識詩歌為恥。若是一名女子能把詩歌吟唱得漂亮,那她就是一位宛如耀眼明星的才女。

    唐人對才華的欣賞,近乎于偏執。才女,必然是人見人愛,奇貨可居。

    李蒼玉仿佛意識到了一個問題,混在大唐,沒有化簡直寸步難行!還好我是中系的,家里還有四個教書匠!

    玩得正嗨的時候,高玉走到了李蒼玉身后一拍他的肩膀,“來。”

    舅甥倆走到了一個遠離喧鬧人群的火堆旁,各自坐下,高玉開門見山的道:“長安,你可愿去?”

    “愿去!”李蒼玉答得毫不猶豫,安史之亂還有四年。趁盛唐還在,必須去長安看看!

    “約在十日之后,園會到山外出貨一次。你鋒哥帶隊,到時你跟著一起去。我讓栝兒與你作伴同行。”高玉說道,“大小事宜我都已經鋪排妥當,來和我們做交易的將是一位長安的客商,彼此頗為相熟。你們兄弟倆人,可以跟著他們一起去長安。”

    李蒼玉點點頭,“我聽阿舅安排。”

    “你沒有戶籍,獨自在外行走會相當困難。暫時棲身于商旅之中,至少能在京城尋得一片立錐之地。往后如何造化,全憑你自己去努力。”高玉拿出一封書信遞給李蒼玉,“去了長安,記得把這封信拿去遞給儀王府的徐慎元。”

    “儀王府?徐慎元?”李蒼玉多少有點驚訝,舅舅居然還能和京城的達官貴人搭上關系?

    “徐慎元是我故交,你只管投信,旁的不必多問。”高玉淡淡的道,“就當是,幫我一個忙。”

    “阿舅言重了。”李蒼玉忙道,“我定會親自把信,送到徐慎元的手上。還有,我一定會照顧好栝弟!”

    “好。”高玉站起身來,用力拍按了一下李蒼玉的肩膀,“愿做鯤鵬飛萬里,不學燕雀戀子巢別忘記,你自己說過的話!”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