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田園牧場 > 第739章 夜色下的東京
    游寶寶的意外之得為開發日本市場提供了助力,劉云軒這心里可是美美的。

    這叫啥,這叫得道多助。如果自己要是搞個穿越啥的,穿越到古代群雄爭霸時期,沒準往那里一站,就會散發出王霸之氣,群雄爭相來投。

    當然他也僅僅就是YY一下,要是真的給他穿越回古代,習慣了現代的生活的他,能不能忍受得住那份枯燥都是兩說了。

    飽飽的睡了一覺,又洗了個澡,旅途的疲憊也被洗個干干凈凈。等他都收拾好了出來的時候,就看見蜜雪兒帶著小芳芳正開心的享受著美味的日本料理呢。

    “你們兩個倒是好享受,都不叫我。”劉云軒坐下后順手將小芳芳放到邊上,想著晾一下的扇貝塞到口中后說道。

    她們也不知道啥時候醒的,就直接叫的客房服務。酒店的服務也周到,直接將簡易鐵板燒餐車給推了進來,想吃啥咱就現做。不過看著這餐車邊上的一堆貝殼和蝦皮,估計這娘倆吃的時間不短了。

    “就知道欺負芳芳,剛才看你睡得很香就沒有叫你。”蜜雪兒白了劉云軒一眼后說道。

    劉云軒最寵芳芳不假,可這要是說最能欺負她的也是非他莫屬。跟著芳芳玩鬧的時候也是經常搶她的東西吃。

    “別的人呢?”劉云軒毫不在意自己老婆的說教,隨意的指了幾樣讓料理師傅幫著弄后問道。

    “保鏢們都輪流休息去了,劉霖大哥好像有些事情出去了。”蜜雪兒回答道。

    她現在也是對著食物猛招呼,這邊的鐵板燒確實味道很贊。她已經決定了,等著回牧場以后,要聘請一位鐵板燒廚師。

    雖然在牧場中吃的海鮮也都是新鮮的,不過大多是美式做法,現在也該換換樣了。

    “哎,還得是我心疼兒子,你們就光顧著吃,不管小家伙。”反正東西還得等一會兒,劉云軒就轉過身逗弄起邊上的小阿福。

    小阿福本來吃著小手吃得香香的呢,沒想到又成了自己老爹的大玩具。不過人家阿福脾氣好,你能陪我玩兒,我就暫時原諒你一下吧。

    “大大,嘗嘗這個,芳芳做的三文魚扇貝卷,很好吃的哦。張嘴,啊……”芳芳將用三文魚肉卷著的扇貝送到了劉云軒的嘴邊,還做著張嘴的動作。

    “芳芳真是乖孩子。”劉云軒夸獎了一句。芳芳就這點好,從來不會因為喜歡吃什么就自己給霸占了,都是跟家人一起分享。

    不過劉云軒夸獎的有點早,而且他因為專心跟阿福玩也沒有注意到蜜雪兒的身子有點僵,也沒看到鐵板燒師傅那滿臉的同情之色。

    等著他一口吞下芳芳“精心”制作的三文魚肉卷扇貝后,他就覺得一股辣氣直沖腦門。給力、忒給力了。這小家伙兒這是往里邊放了多少芥末啊。

    “云軒,不就是芳芳特意給你做了好吃的么,你也不用感激涕零成這個樣子啊。”蜜雪兒轉過身來忍著笑揶揄的說道。

    剛才芳芳制作的時候她也是往里邊加了料的,本來芥末可沒放這么多。

    “你們等著我的報復吧,看來以后給你們做飯的時候也得適當的加點料。”劉云軒一邊拿著紙巾擦眼淚一邊說道。

    自己以前光顧著捉弄小芳芳了,這大意之下還真就被她給得逞了。

    “大大,芳芳以后不敢啦,要給芳芳做好多好吃的好不好?”聽到劉云軒的威脅,芳芳得意的小表情一下之沒了,趕忙抱著劉云軒的胳膊撒嬌的說道。

    整個牧場中也就劉云軒能陪著自己胡天胡地的,偶爾的還會弄個小火堆燒點這個吃,燒點那個吃的。這要是大大真的給里邊加料,自己保準得中招。

    逮著這個機會劉云軒自然是要好好的要挾一番,后邊吃飯的時候可著實給小芳芳累個夠嗆,因為都是小芳芳將弄好的食物喂給他吃的。

    “你們兩個干啥去了?剛才我們吃的鐵板燒,你們要是沒吃就再給師傅們叫過來。”吃完沒一會兒劉霖和侯星宇兩人也從外邊走了進來。

    “跟新宇一起看了一下周邊的環境,熟悉了一下交通狀況。估計你晚上的時候閑不住,得去外邊轉轉去。”劉霖笑著說道。

    這是侯星宇提起的,也是出于對劉云軒安全的考慮。他要實地勘察一下周圍的環境,好對突發事件作出預案。

    來到這里以后他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因為日本這邊的黑幫可是更加的有名。雖然不一定會發生不好的事情,該有的準備工作也不能放松。

    “嗬,都這么晚了啊。”劉云軒抬眼打量了一下窗外說道。

    現在外邊的夜空也是繁星點點了,他起來后就跟著吃飯,再加上時差的影響,還真沒注意到。

    “怎么樣,晚上有啥好玩的地方不?”劉云軒看著劉霖接著問道。好歹劉霖也提前過這邊來兩天了,估計空閑的時間也沒少遛達。

    “哈哈,晚上我們去東京塔吧,在這里也能看見,現在燈都點上了。”劉霖來到窗邊指著遠處說道。

    劉云軒也是起身來到窗邊觀看,這東京的夜景還真的很漂亮。

    這里不愧是亞洲第一大城市,現在俯瞰下去,東京的街道上充斥著各式的科技元素。燈光的映照下,美輪美奐的樣子,讓人很是向往。

    “別的不說,東京這個城市建設得確實不錯啊。”劉霖也是感慨的說道,“這兩天晚上我都出去游玩過,相當熱鬧,游客也多。”

    車和司機都是柏悅酒店提供的,離著東京塔也不是很遠,沒用多久劉云軒一行就來到了東京塔的腳下。

    “哇,大大,這個塔好漂亮、好高啊。”芳芳看著被燈光點綴的東京塔驚訝的說道。上次去法國,看到過埃菲爾鐵塔,現在看著東京塔也是覺得很高很高。

    “當然了,這個塔以前可是日本第一高塔,比埃菲爾鐵塔還要高好幾米呢,不過現在日本最高的塔就是天空之樹了。”劉云軒笑著說道。

    跟首爾的南山塔一樣,東京塔作為日本著名的旅游景點,附近的商店和料理店這樣的營業場所也很多。

    “要是咱們早來幾個月就好了,也能欣賞一下櫻花盛開的美景。”劉云軒感慨的說到。日本的櫻花也是全球聞名的,奈何現在花期已過,只能看看櫻樹了。

    “今天你們是吃過飯了,要不然到這個料理店嘗嘗也不錯。”劉霖指著不遠處一家門口站滿了服務員的料理店說道。

    東京塔他自然已經來過,要不然也不會給劉云軒推薦這里。這是一家以豆腐為主材料的料理店,不過還是以懷石料理為主。人均消費一萬日元左右,算是有些檔次的料理店了。

    不過劉云軒他們已經美美的吃了頓鐵板燒,現在就是這邊的料理再美味,也是沒有多少胃口了。

    緩步走進東京塔,也如首爾塔一樣,有著不同的展館,水族館、蠟像館、近代科學館……蜜雪兒和小芳芳倒是玩得不亦樂乎。

    可能是這些年見識的多了,這次劉云軒倒是沒有游玩韓國南山塔時那樣驚艷的感覺。不過他也閑不著,他得負責拍照。

    他現在已經是出去游玩時專門的拍照人員了,每次出去的時候膠卷都會帶好多。就怕拍著拍著不夠用了。

    等著來到了位于東京塔二百五十米處的玻璃展望臺后,對于這夜色下的東京美景劉云軒才來了興趣兒。

    與在柏悅酒店時看的不同,那時候畢竟高度和環境有限,也無法將東京夜景整個的盡收眼底。

    現在就看到點綴著燈光的高速路橋將東京分割成大大小小不同的區域,這一點在夜色的襯托下格外明顯。

    “我來到這邊以后給我感受最深的,就是這邊人們生活的節奏都比較快,工作的壓力相應的也大一些。”劉霖在邊上說道,“這兩天晚上我經常看到穿得西裝革履的卻喝得東倒西歪的白領們。”

    “這都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城市越是發達,就業的壓力就越大。”劉云軒笑著說道,“人們都想著往這個城市里擠,城市的規模是有限的,能夠提供的就業崗位也是有限的,人卻是無限的。”

    “大大,快,再給我拍一張。”芳芳的喊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劉云軒扭頭一看,原來小家伙抱著吉祥物玩偶已經擺好了造型。

    現在的芳芳就覺得跟大大一起出來玩就太對了,到這邊以后好吃的、好玩的太多了。而且小家伙也想著,以后只要假期了,大大出去旅游的時候一定得跟著。

    芳芳有了召喚,劉云軒自然不敢怠慢。拿著相機又給他拍了幾張,小家伙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星宇大哥,告訴咱們的這些保鏢們,晚上要是想出去玩,就偷偷的去,然后拾到干凈再回來。”劉云軒來到侯星宇的身邊小聲的說道。

    在東京的夜景中,那迷亂的夜店也是一道風景。不過自己是帶著家人出來玩的,就沒這個機會見識去了。反正一會也是回酒店,到時候這些保鏢們就可以輪流的出去玩了。現在的時間還早,剛剛九點多,正是夜生活開始的時候。

    “一會我問問吧,估計咱們國內過來的人都夠嗆能出去。”侯星宇笑著說道。

    華夏過來的保鏢可沒有美國的這些人愛玩、愛鬧。以前在牧場中的時候也頂多是休息的時候到附近逛一逛,可不像這些美國保鏢,一到休息日就跟關久的小鳥出籠一樣,四散開去。

    “到時候叮囑他們點兒,玩歸玩兒,別惹事兒,有了狀況趕緊聯系咱們。”劉云軒又叮囑的說道。

    夜店好玩歸好玩,可是那邊也是龍蛇混雜,三教九流的人啥都有。自己跟查理他們在紐約逛夜店不還被搶了么。他雖然同意這些保鏢們出去散心,可也不想惹麻煩。

    侯星宇理解的點點頭,雖然說他還真沒去過夜店,不過這在影視作品中見識得也挺多。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