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田園牧場 > 第618章 盟友(二)
    “OK,安迪,我想這些都沒有問題。”聽到劉云軒的要求,布洛克沒有任何的猶豫,很是高興的說道,他反倒認為劉云軒提得要求有些簡單。

    政客之間的溝通,不就是個利益的不停交換與妥協的過程么。這次的事情,確實有些擺不上臺面,最主要的安迪他也不是普通的人啊。

    這華夏駐美利堅合眾國的大使先生可是沒少往這邊跑,安迪在華夏的人脈與潛在的地位不言而喻。如果安迪真的要是撕破臉,跟著對簿公堂之上,再有著一些別的勢力暗中推一把,事情即使收場,也不會美麗。

    而這中間受損失最大的就是自己了。劉云軒現在的產業最主要的都是在蒙大拿州安迪牧場附近,自己可以說是最大的受益人了。

    要是將來真的給劉云軒惹急了,變賣了產業去別的國家投資去了,這可是牽扯到好多的就業崗位,到時候肯定所有的矛頭都將指向自己,估計自己這個州長就不會當的這么舒服了。

    不過也沒辦法,有些事情就是身不由己,自己總得為黨派服務。

    “布洛克,說起來,現在對于美國這邊的環境,我真的有些失望了。”劉云軒將身子埋進沙發中嘆了口氣后說道。

    他這句話一半真心,一半兒是賺同情分兒。與布洛克接觸的久了些,這個人多少還算是有些人情味兒的政客。不管咋說自己這次是苦主,雖然湖泊在得克薩斯州,不過這事兒可是布洛克過來跟自己談的。

    “安迪,不知你可否考慮與我結成盟友?”布洛克沉思了一會兒后,慎重的說道。“只要你能保證給予我一定的利益,那么將來有什么事情的時候,我會想辦法幫你化解,當然了這種利益不是指金錢上的。”

    布洛克這也是一種投資,說白了,在美國的政界,這些議員們多多少少都會與某些大型的公司有著某種利益結盟,這已經不是秘密的秘密了。好多議員都是某些利益集團的代言人。

    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將來競選的時候鋪路。只要你能幫著選民們解決他們期望的問題,他們就會支持你,就會投你的票。而解決這些問題是需要錢的,這些錢從哪里來?只能靠著這些大公司來投資項目。

    而政客們回饋給大公司的,往往都是一些政策上的傾斜或是美國政府要發展的經濟重點。

    布洛克覺得劉云軒將來的經濟實力一定會更加的巨大,而且劉云軒現在在社會輿論中的形象還是蠻好的。所以值得自己投資。

    “布洛克先生,請您稍等一下,我跟安迪先生去外邊說幾句話。”還沒等劉云軒回答,羅伯特插言說道。

    羅伯特估摸著劉云軒要是開口的話,拒絕的幾率會大一些,所以才會開口打斷,雖然這有些失禮。

    “羅伯特,你是有什么看法么?”來到旁邊的屋中后,劉云軒點燃了一根香煙后問道。

    “是的,安迪,我認為這個機會我們應該把握住。”羅伯特鄭重的說道,“其實我們以前已經浪費過很多的機會了,我不知道你為何會這么的不喜歡與這些政客打交道,這對我們可是非常有利的事情。”

    這也是羅伯特最搞不懂劉云軒的地方,劉云軒在華夏的人脈不說通了天也差不多,要是在美國這邊有這樣的人脈,那錢不還是想賺多少就賺多少,可是劉云軒就是在華夏,都不進行這方面的投資。

    “羅伯特,我也知道這對我們的好處很大,可我真的不想參與到政治中去,這種事情就是玩兒火啊,玩得好了我們能取暖煮飯,玩差了,就是引火燒身啊。”劉云軒嘆了口氣說道。“而且我還是一名華夏人。”

    其中的好處他如何看不到,可他不敢碰啊,他一直將政治作為自己內心深處的一根紅線,每次要碰觸的時候,都會提醒自己,不要越界。

    “安迪,這些都不重要。”羅伯特搖了搖頭繼續說道,“雖然你是華夏人,可是金錢放到誰的手中,誰就有支配它的權力。無論你是男是女是什么種族還是哪個國家。”

    “我問你,你來美國是要搞恐怖活動還是要刺探美國的情報?”

    “我哪里敢搞這個啊,我唯一的目標就是多買點兒地,多賺點錢兒,讓一家老小的能夠好好的生活,以后有機會了,咱們也搞個財團啥的玩玩,可是現在看來好像很難。”劉云軒失笑的說道。

    “那樣不是更簡單了么?”羅伯特自信的說道,“結交或是扶植政客與你的目標并不沖突啊。”

    “將來我們的產業肯定不會這么單一,也許會涉及到不同的領域。我們所要付出的,無非就是一些金錢投資,而我們將要獲得的是十倍百倍的回報,對于我們來說并沒有多大的風險。”

    “就拿這次的事情來說,如果我們有資助的代言人,怎么也不會被他們搞突然襲擊。還有電影的上映上,也不會有這么多的阻礙,那些肉制品廠的事情,都只能算是小事情。”

    聽到羅伯特的話,劉云軒確實有些動心。好處明擺著的,就看能不能較好的規避風險。

    “那如果將來牽扯到政治斗爭之類的,我們的產業不會受到打壓么?”劉云軒摸著下巴詢問道。

    “只要我們做得隱蔽一些,不給外界掌握切實的證據,雖然會受到一些打壓,但對我們的影響不會特別大。”羅伯特笑著說道,“我們將來還是以農牧業方面為主體,其余的產業要么自己開發,要么收購經營。只要咱們的主體不動搖,即使外邊受些損失又有什么關系。”

    “肉制品廠對咱們的打壓,也算是一次惡意狙擊了,又能怎么樣,我們不是也還好好的,將來沒準還能反戈一擊。”

    羅伯特出生于會計師家族,自己家族中的人基本都是為著那些大財團服務的。對于這里邊兒的一些道道兒了解的還是比較多的。

    “這么看來,我們還是可以考慮一下?”劉云軒笑著問道,他確實是被羅伯特這番話說動了。就像羅伯特說的那樣,到時候頂多幫著解決一些就業崗位,拉拉選票啥的,自己這邊的投資真的不是很大,而收獲卻很多。

    自己是玩兒農業的,只要這次他們不死纏爛打的,揪出來自己空間的秘密,只要空間在手,在農牧業方面可是不懼怕任何人。

    “安迪,我們不僅僅要在布洛克的身上下功夫,我們也要尋求別的議員進行投資,雖然尋找起來可能有點兒難,但我們也要堅持下去。”羅伯特笑著說道,“等將來我們在國會中都有一定的影響力的時候,我們公司將會是龐然大物,再也不會是什么人都可以隨便過來欺負一下的了。”

    說起來,羅伯特對于這次的事情也很氣憤。不管怎么說,他如今與劉云軒都是利益共同體。欺負劉云軒就是在損傷自己的利益。

    家族也有家族的規矩,只要你選定了服務的人選,那么就要堅持下去,家族以后給予的幫助不會很大。因為你的兄弟姐妹,可能服務的就是你的競爭對手。

    “布洛克,我想我們應該開一瓶香檳慶祝一下了。”回到房間中后,劉云軒微笑著對布洛克說道。

    正在跟查理和劉云海閑聊著的布洛克也是站起身來握著劉云軒的手用力的握了幾下。這個同盟算是結成了,質量如何就有待以后去考驗,不過目前來看,雙方應該都有著很好的合作基礎。

    布洛克沒有留下來參加婚禮的晚宴,他還要回去將劉云軒的條件說給自己的大佬們聽。不過他也打算在這件事上幫著劉云軒爭取更多的利益,算是兩人合作的見面禮。

    現在自己是蒙大拿的州長,以后的事情可是說不準,沒準也能撈個國務卿、副總統、總統之類的干干。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最起碼將來在黨內自己也得撈到一些實權的位置,不能再當這跑腿兒傳話兒的了。

    “安迪,你能做出這個決定真是太好了。”布洛克離開后查理高興的說道。對于這些事情查理雖然了解的不是很多,但多少也是知道一些,他是真的很開心。

    “以后的工作你們兩個可能會更加的忙了,我們也要物色一名合格的說客,幫著我們游說。總不能什么事情都讓我們自己的人出面,那樣可是玩兒不轉。”劉云軒打趣兒的說道。

    劉云軒的話也是將查理和羅伯特給逗笑了,這豈止是玩不轉啊,這明顯是找死的行為。有些事情你可以做,但不能擺到臺面上來,最起碼那塊遮羞布你總得有。

    要不然誰要是赤果果的來,誰就會成為所有人的攻擊目標。這就是游戲的規則,想玩兒你就得遵守。

    事情已經商量好了,后續的問題也要留著以后慢慢的處理,急也急不來。今天的首要任務還是得搞好加西亞和羅德里格斯的結婚典禮。四人消失的時間已經夠長了,再呆下去,估計大家就該急了。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