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異能煉金士 > 第四十六章 最后一戰
    在這道七彩的霞光在混沌之神絕望的眼神中印到混沌之神身前之時,一條人影閃現,攔在了混沌之神的身前。

    張小吉。

    血牙旋轉著將這道威力無匹的霞光攪成了漫天的七彩能量屑。

    “就算他們承認你就是曾經的混沌之神,難道你還以為他們會甘心的奉你為主嗎?”轉過了頭,張小吉對著混沌之神這個白活了無數歲月的老家伙皺眉說道。

    “為什么?!”混沌之神虛幻的眼睛中只有不解:難道自己這個東神界的主神已經成了歷史?

    又是一群氣勢驚人的神祇在盤今的身后閃現:這是一群重甲在身,闊劍與長戟及手的白皮膚,黑皮膚的神祇,西神界神祇!

    “東西神界現在已經合二為一。”盤今望著張小吉身后的混沌之神,一絲嘲諷的笑容逐漸蔓延到了嘴角:“你這個混沌之神就算重新復出又怎樣?”

    “儒心!你當年不過是一山中頑石,不是我用法力將你成神,你現在仍然在山中虛度歲月,為什么!你要背叛我!”混沌之神將顫抖的指尖直指大羅天誅神陣陣心的儒心,嘶叫道。

    “混沌,只能怪你為何敗在主宰之神的手中,我只奉有能者為主。”儒心大喝:“誅神!”

    隨著西神界眾神的加入,以二層小樓為中心的上千平米空間從原來的世界里生生的被這巨大的能量給撕扯而碎,落入了空間通道之中。

    七彩的霞光從陣心射出,形成了亮若星辰的無數七彩光劍,在大羅天誅神陣外密密麻麻的排列為北斗之勢,直指張小吉與混沌之神。

    “張小吉,你讓開,我只要混沌之神。”盤今對著攔在混沌之神身前的張小吉揚聲叫道:“你不用為了這個廢物與我為敵。”

    “奸人都這么說。”陸晴瞬移到張小吉身邊望著盤今恨恨地說道。

    “不要相信他。”格麗特同樣的在張小吉耳邊輕語道。

    “你看到了,我兩個老婆都不同意我離開。”張小吉攤了攤手,對著盤今嘿嘿笑道:“我也沒辦法。”

    “謝謝你,小吉,這些叛徒就讓我來和他們做個了解吧。”混沌之神從張小吉身后飄飛而起,落在了億劍所指處,眼中的白忙閃爍,一股股的白色光帶開始環繞著混沌之神的身體盤旋:“讓你們看看真正的誅神之陣!”

    “就讓他做個最后的了斷。”張小吉伸開雙臂將陸晴與格麗特護在了身后,望向了全身白光大盛的混沌之神。

    “誅神!”

    “誅神!”

    一邊是眾神的齊喝,一邊是混沌之神的獨喊,億萬道七彩光劍與混沌之神神識所化的白色光劍狠狠地撞擊到了一起。“噼啪。”在兩邊的光劍相交,平衡之勢維持了不到一秒后,微微的一聲電弧炸開聲后,漫天都是爆閃的七彩光波。

    到底是混沌之神,這位曾經的第一神祇,在舍身一擊中硬是沖入了眾神所排出的大羅天誅神陣之中。

    兩敗之局。

    輕輕地將神識幾乎潰散的混沌之神接到了手中,張小吉手中白芒閃動,穩住了混沌之神不斷消散的神識:“你就安心地看著我給你報仇吧。”

    輕輕地揮了揮手,在盤今這個主宰之神面前眾神的斷肢殘體頓時化為了無形:“既然你一意孤行,我不介意再教訓你一次。”

    “謝謝你上次的不殺之恩,才有機會讓我現在站在你的面前。”張小吉一臉的真誠:“雖然你只是為了吊出混沌之神。”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想我會殺了你。”盤今笑瞇瞇的望著張小吉,手指輕輕彈動:“留下了你這個后患。”

    “這也不能怪你。”張小吉感慨的搖了搖頭:“要是我也想不到一個爬蟲還有機會成龍是不?”

    “不過現在也不晚。”隨著盤今的手指彈動,十件形態各異的古樸兵刃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小心!那是上古十大神器,是當年我們三大主神煉制的厲害法寶!”在陸晴與格麗特攙扶中的混沌之神對著張小吉喊道。

    “厲害,厲害。”張小吉游目四望,一件件地欣賞著這些古董:“不過兵刃只要一樣就夠了。”

    惡魔盔甲從身體里浮出,一絲絲的銀芒在惡魔盔甲上流動匯集在了張小吉的右手之中:一把銀色的血牙!

    “好兄弟,今天就靠你了。”張小吉撫摸著重生血牙的流線型刀身,怪笑道。

    “沒問題。”血牙上浮現出了一個笑臉又消失不見,黑焰直冒而出!

    “疾!”

    “斬!”

    盤今與張小吉同時脫手射出了身前與手中的兵刃,十件上古神器組成的圓環與張小吉的血牙狠狠地撞擊到了一起。

    一團團的霞光從撞擊處閃動,血牙扭曲著在十件上古神器組成的包圍圈中如同游魚一般的躲避反擊著。

    “我吃!”血牙如同幼兒的叫聲響起,一口將一件青銅色的古鼎吞到了肚中。

    “呃。”一個飽嗝響起,血牙銀白色的刀身頓時漲大了不少。

    “我再吃!”血牙在空中詭異的扭曲成了“S”形躲過了一把古樸長劍的直刺,一口將身邊狠狠撞來的長锏吞下。

    得到了組成光明軀體的銀色金屬,血牙現在也有了惡魔盔甲所有的吞噬之力!

    很快十件上古神器就只剩下了五件!

    七零八落,剩余的五件上古神器抖動著發出了畏懼的叫聲,“呼啦”一聲竟然四散著逃開。

    “回來!”怒叫著,盤今手中接連虛抓,五件上古神器頓時被定在了空中。

    “合!”在盤今那恐怖的力量之下,五件上古神器硬是被他抓出了一團液汁。

    拍了拍手中邀功似抖動的血牙,張小吉抬頭望著盤今,嘻嘻笑道:“看來跟著什么人就像什么人,上古的神器到了你手中竟然學回了逃跑!”

    五指抖動,被合為了一團的液汁化為了五個拳環落入了盤今的右手,握了握拳頭,盤今仰頭怒嘯,整個人頓時生生漲大了一號,混沌之神的軀殼被生生的震裂,露出了主宰之神的真正面目:四手四腿,面如黑炭。

    “靠,我的軀體!”在陸晴與格麗特攙扶下的混沌之神哀號一聲。

    “難怪他要霸占你的身軀,他這個樣子的確是出不了門啊。”張小吉品頭論足了一句,整個人高高的彈起,與沖過來的主宰之神狠狠地撞到了一起。

    血牙與主宰之神揮過的鐵拳直接相交,空間通道頓時被這撞擊的能量撕裂,無數空間風暴狂卷,將兩人的身影淹沒。

    “哦,耶!”張小吉興奮的叫聲響起,無數的空間風暴如同看到了獅子的小白兔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血牙直直的從主宰之神的胸口插入,張小吉的左手將主宰之神揮擊過來的右拳緊緊抓住,從主宰之神的右臂形狀開來,應該是被張小吉給扭了個幾千幾百度:完全成了麻花。!

    血牙暴伸,眨眼在主宰之神的身軀里劃動了無數刀。

    抽刀飛退,張小吉半空一個完美的七百二十度旋轉,落在了陸晴,格麗特的身前。

    沙漠之鷹從張小吉的手中閃出,“煉!”將從盤今手中抓下的拳套仍進了一百四十四星芒陣中,密密麻麻的神器破甲彈頭如同街頭賣的塑料汽槍附送小袋子里裝得滿滿的塑料小彈頭一樣排滿了張小吉的身前。

    將沙漠之鷹的彈匣里上滿了破甲彈頭,張小吉仍給了混沌之神:“隨意!”

    抖抖索索的舉起了手中的沙漠之鷹,混沌之神用力的扣下了扳機:“我操!”

    “啪!”一道血柱從主宰之神的胸口冒出,帶著破傷效果的子彈果然是將傷口硬是給擴大了數倍!

    “來啊!”主宰之神全身白芒閃動,雙手虛抓,薇薇麗絲與菲麗斯被主宰之神雙手抓著攔在了身前。

    泰爾,本杰里,巴克里,春夏兩女依次的從主宰之神身前出現,被無數能量條束縛著,動彈不得!

    “朝這里打!”主宰之神揮舞著抓住薇薇麗絲的大手攔在了自己的胸口,額頭上留下的金色神血將整個臉龐顯得更加猙獰。

    “怎么這個情節這么熟悉?”張小吉皺著眉頭握住了混沌之神手中抖動的沙漠之鷹。

    “因為大家喜歡看這個吧。”陸晴對著屏幕后的作者鄙視地望了一眼,扭頭對著張小吉叫道:“怎么辦?”

    “涼拌貝。”張小吉劈手奪過了混沌之神手中的沙漠之鷹對著主宰之神扣動了扳機。

    “啪!”將薇薇麗絲攔在了彈頭前,主宰之神的大笑還沒有發出就咽回了肚子:破空彈!

    轟然倒下,主宰之神的眉心飚出了一股血柱。

    直飛而起,張小吉朝著被主宰之神脫手扔掉的薇薇麗絲沖去。

    “我要讓你一輩子后悔!”仿佛是看錄像中的倒帶,主宰之神倒下的身子神奇般的迅速直立而起,大手抓向了自己身前的春夏兩女。

    頭也不回的對著主宰之神連開兩槍,張小吉一把抓住了半空中的薇薇麗絲。

    急忙將手中的春夏兩女扔出,主宰之神坦胸迎向了這兩顆‘破空彈’。

    “噗。”

    兩道血泉從主宰之神的胸腹飚出,主宰之神高大的身軀再次轟然倒下。

    “人傻還有救,神傻真完了。”張小吉將春夏兩女與泰爾一眾人吸到了身邊,撇了撇嘴:“我自己的子彈當然是聽我的。”

    “吼!”隨著怒吼,主宰之神直飛而起,半空中四個字一字一頓的砸到了張小吉眾人頭上:“毀——天——滅——地!”

    “這是終極神之奧義,用自己的神識引發空間的連鎖崩塌,我們快跑!”混沌之神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從陸晴與格麗特手中掙扎而起,大叫道。

    “錯了,我這才是終極奧義。”張小吉全身白芒大漲,直直的與主宰之神當空對立,血牙隨著張小吉的揮動當空舞動。

    “萬——佛——朝——宗!”

    四手四腿合攏成為了一個烏黑光球的主宰之神頓時像遇上了烈日的白雪,在張小吉的如虹白煉中被直直的切割為了無數微小的最原始粒子,在他身邊開始破裂的空間頓時失去了力量支持重新穩定。

    “呼。”長出一口氣,張小吉張開雙臂對著沖向自己的陸晴幾女笑叫道:“收工回家了!”

    三年后。

    英國倫敦。

    “王孜!給我拿把尿片拿過來!”張小吉的憤憤叫聲響起,一身白衣,滿臉陽光的王孜應聲飛速的從大廳旁的小廳里抓過了一盒紙尿片半空一個跟頭落在了舉著一張沾滿了大便尿布的張小吉身邊:“老板,東西來了!”

    “我說克莉絲汀娜,這里就你一個女人,你是不是過來幫幫忙?”對著與本杰里一起坐在沙發上舉著酒杯瞇眼品酒的克莉絲汀娜叫道,張小吉給了她一個充滿了求助的眼神。

    “不好意思,我對這個并不在行。”克莉絲汀娜在本杰里耳邊低語了兩聲,兩人咯咯的笑著從沙發上站起來朝著一邊的客廳走去。

    “喂!喂!如果不是當促我給了你傀儡之石,你現在還能這么享受生活嗎?!”張小吉憤憤地叫道:“你早掛了!”

    “謝謝。”克莉絲汀娜對著張小吉眨了眨眼睛:“不過我想你的孩子還是你自己照顧比較好,是吧,嘻嘻。”

    望著耳語走進了客廳的本杰里與克莉絲汀娜翻了個白眼,張小吉接過了王孜手中的尿布盒,對著王孜說道:“去門口看看老板娘來了沒,怎么給小邪買一雙鞋子都逛了一上午?!”

    “是的,老板!”王孜以同情的目光看了張小吉一眼飛速的移動出了大廳。

    “小邪,爸爸好可憐啊。”用手指逗著笑瞇瞇望著自己的兒子,張小吉哀嘆著用精神力觸角換起了尿布……

    【全書完】

    ==========================================================

    更多精校小說盡在八一中文(www.tgginv.tw)

    ==========================================================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