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腹黑狂女-傾城召喚師 > 第49章 大結局 (2)
    火火焰包裹著足以撕裂空間的金光破空而出,將百里長弓擊飛了出去。

    諸葛明月心神一動,身體竟然直接越過虛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此時的諸葛明月,一身墨玉麒麟之光,身后,飄浮著火紅的鳳凰尾羽,戰靴護臂之早閃動著金色的光輝。

    “明月!”君傾曜和凌飛揚又是震驚,又是驚喜看著諸葛明月。

    “不可能,不可能,你竟然成功了,區區入虛實力,怎么可能領悟天命之力,不可能,這不可能。”百里長弓艱難的爬起來,驚恐的看著諸葛明月。就算有虛神麒麟甲護體,元神也差點被剛才那有如來自九天之外的一擊擊得粉碎。

    “百里長弓,你不是一直害怕我領悟天命之力,晉升天道之境嗎,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道之嗎?現在,我就告訴你什么是真正的天道之境。”諸葛明月冷冷的看著百里長弓,手臂前伸,輕輕的,握拳。

    剎那間,仿佛天地間所有的靈力都為她所用,百里長弓只感到自己的身體被一股無法抵御的力量擠壓著,那武尊境界的本尊,都在這股壓力下漸漸的粉碎。

    “啊!”百里長弓一聲慘叫,滿臉的驚駭之色。

    “等等,你不能殺我,我已經煉化了須彌武尊的麒麟本體,如果你殺了我,他就再也沒有復活之機了。”驚恐之中,百里長弓象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狂吼道。

    諸葛明月微微一停,以麒麟神獸的玄奇,的確是有可能復活的,可是如果殺了他,須彌武尊也就徹底失去了生機,想想須彌武尊是為了自己才落到這樣的下場,諸葛明月猶豫了一下。

    “天道,是你想的那么簡單嗎?如果連這都沒辦法,天道境界還有何意義?”一聲懶洋洋的充滿了邪魅之意的聲音響起。

    “南宮瑾!”諸葛明月幾人驚訝的望去。

    “天邪武尊!”百里長弓也是一臉驚色。

    “他就是天邪武尊,當年與須彌武尊一戰之后身受重傷下落不明的天邪武尊?”鳳蕪玦幾人同時愣住了。

    “現在,你該叫我天道邪尊了。”南宮瑾嘴角依然掛著那邪魅的微笑,身上卻涌動出和諸葛明月一模一樣的天道之意。

    天道至尊,他竟然也達到了天道之境。

    “須 彌,如果不是當年被你打得半死不活,我也不可能領悟天道,這一次,就算我還你個情吧。”南宮瑾來到百里武尊的身前,手臂一揮,須彌武尊的本體元神便從百里 長弓的虛神劍和虛神靈甲上分離出來,須彌武尊那完美得不盡真實的身影再次出現在諸葛明月等人的身前。須彌武尊似乎還有些茫然,自己就這樣又得救了?

    “好了,現在隨便你怎樣了。”南宮瑾似笑非笑的看著諸葛明月。

    “不,不要!”百里長弓發出一聲慘叫。

    諸葛明月再無猶豫,心神一念之間,無邊靈力涌動,百里長弓的本體元神被擠成一片粉末,而后,化為虛無。就算是武尊,也再無復活的可能。

    一切恩怨前仇,終于隨著百里長弓的死煙消云散。

    “明月!”鳳蕪玦這才滿臉淚痕的迎了上來,緊緊將諸葛明月擁入懷中。

    “母親。”諸葛明月感受著母親身上的溫暖,心情這才回復平靜。

    夜天寒緩緩上前,將母女兩人擁入懷中。

    幽河之上,一片平靜,洋溢著淡淡的溫情,久久不散。

    “你現在還不去拜見岳父岳母的話,等別人搶了先你就徹底沒機會了。”寧靜之中,突然響起凌不破的聲音。

    凌飛揚神情一滯,露出尷尬之色。

    “老怪物,你說什么?”君刑天勃然大怒。

    “只要她一天沒嫁入你君家,我凌家就還有機會,怎么著,不服嗎,不服你來打我啊。”凌不破斜斜的看了君刑天一眼。

    “打就打,我還怕你不成。”君刑天一拳打在凌不破的身上。

    “你還真敢打?”凌不破也大怒出手。

    兩名成名數千年之久的武尊,直接毫無形象的肉搏起來,拳來腳往打得好不熱鬧。

    君傾曜和凌飛揚對視一眼,苦笑著搖了搖頭。

    “凌前輩,你還想不想回家看看,我現在可以幫你哦。”諸葛明月也哭笑不得,對凌不破喊道。以她天道之尊的實力,幫凌不破穿越空間返回家鄉不是問題。

    “停。”凌不破馬上跳出戰團,激動的問道,“什么時候?”

    “隨時都行,現在都可以。”諸葛明月說道。

    “好,讓我吃點東西,我們馬上出發。”凌不破大喜之下,再現吃貨本色。

    ……

    “乖女兒,這兩個臭小子,想追求你?”夜天寒化身女兒控,靠近諸葛明月,冷眼瞪著君傾曜和凌飛揚。

    諸葛明月聽到夜天寒的話,臉色變的緋紅,不知如何回答。

    看到諸葛明月這般神情,夜天寒當然明白過來。心中不由火氣,自己才找回寶貝女兒,還沒來得及疼呢,就要被這兩個臭小子搶走?那怎么可以!

    “你們兩,過來!”夜天寒沖君傾曜和凌飛揚勾了勾手指。

    君傾曜和凌飛揚對視一眼,不明所以,但是還是乖乖上前了。

    待兩人剛上前,夜天寒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揮出兩拳,直接將兩人打飛。兩人滾落在地,同時噗的吐出一口鮮血。

    夜天寒眨巴眼睛,看了看兩人,再看了看自己的拳頭,道:“嗯,居然沒死,好吧,我承認你兩有追求我女兒的資格了。”

    君傾曜:“……”

    凌飛揚:“……”

    諸葛明月:“……”

    君刑天和凌不破也無語了,這打的,這說的,意思打死了,就沒的追求了!

    “嘖嘖,我要不要也來湊個熱鬧,搶一下親?”南宮瑾邪魅一笑,插話。他當初九死一生,元神出竅在下個位面重生,記憶全失。直到后來,記憶慢慢的恢復,回到這個位面后,記憶才完全恢復。而后掌握了天道,現在可謂是強者中的強者。

    “那我再打的你半死不活,丟到下個位面去。”諸葛明月冷笑一聲,瞪了眼南宮瑾。

    “哎呀呀,真是始亂終棄啊,你個沒良心的。不過算了,不湊這個熱鬧了。送你個禮物,自己接收。”南宮瑾一副哀怨的樣子,最終邪邪一笑,深深的看了眼諸葛明月,然后轉身離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天幕中。

    禮物?

    什么禮物?

    不久后,諸葛明月就明白南宮瑾說的禮物是什么意思了。呂曠,洛狂,郭子威等等,他們全都活著!盡管有的人傷重,但是卻都活了下來!

    南宮瑾這份禮物,是不折不扣的大禮!

    “想要追我女兒,你們也到了武尊再說吧!哼!”鳳蕪玦冷哼一聲。自家的寶貝女兒,這才和自己團聚呢,怎么能被別人搶走?鳳蕪玦說完,不理會其他人怎么想,拉著諸葛明月就御劍疾馳離去。華光在空中劃過長長的弧線,讓一干人都瞪大了眼。這就跑掉了?

    夜天寒一言不發,也御劍追上去了,老婆女兒都跑了,自己還留在這里干嘛?

    “還不快去追!”凌不破沖著凌飛揚的腦袋就敲了下。

    “你發什么傻!”君刑天從君傾曜怒吼著。

    君傾曜和凌飛揚捂著胸口,兩人默默無語。夜天寒這一拳打的可真狠啊,其實他是真的想要他們兩的小命吧?真是太陰險了!

    “飛揚,我不會退讓的。”君傾曜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沉聲說道。

    “傾曜,我這一次也不會退讓的。那么,看我們誰先到武尊吧。”凌飛揚也笑了起來,語氣是前所未有的堅定。

    “我覺得,我們兩應該先聯合起來干掉夜天寒那個臭小子!真是太囂張了!”凌不破皺眉摸著自己的下巴很認真的對君刑天說道。

    “我也這么覺得!要不然,這兩小子,以后估計連明月那丫頭的衣服角都摸不到。”君刑天也意識到了這個嚴重的問題。

    兩人意見達成一致,奸笑起來。

    ------題外話------

    這 幾天因為重感冒,才爬上來。本文正文大結局。如果想看番外的可以留言,我想想寫哪些番外。明月有這樣的父母,想追她,難度不小的。至于新文,暫時沒想開 文,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了。若是再開文,會在老文新更新章節通知大家的。感謝大家一路的支持和陪伴。又是一年過去了,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調整好心態,迎 接新的開始。祝大家開心每一天

    腹黑狂女-傾城召喚師 番外:成親

    圣云天境,最近一派祥和,自從天命之女出現滅掉了百里長弓后,天命之女更是成為了一個傳說。有人說天命之女的存在是假的,是百里長弓自己練功走火入魔隕落的。但是這種說法完全站不住腳。百里長弓成為武尊多年,可能會練功走火入魔隕落么?

    直 到鳳夜府一夜之間聲名大噪,所有人才相信,天命之女,真的橫空出世了。鳳蕪玦和夜天寒,當年誰人不知,誰人不曉,現在兩人更是雙雙晉升武尊,自立門戶,而 府邸的名字是鳳在前,夜在后。這羨煞了多少女子?一個男人,而且是強的讓人仰望的男子,卻甘心讓自己的姓排在那女子的后面,這是何等寵溺,何等恩愛?

    他們的女兒,正是天命之女,夜明月。據說已經領悟天道,成為了天道至尊。

    這一天,一個爆炸性的消息,飛速的傳遍整個圣云天境。

    天 命之女要成親了!成親的對象,是君家的少主,君傾曜!說起這個君家的少主,也是一個人物。他是突然出現的,據說是下面的位面晉升而來,實力驚人,風華絕 代。君家在他的帶領下,蒸蒸日上,聲望,勢力都是前所未有的高漲。最讓人稱奇的不是這個,而是他與凌家少主的決斗。

    說起凌家少主,也是讓人驚嘆萬分的風流人物。據說也是下個位面晉升而來的。是不破武尊的傳人,豐神俊逸,劍指蒼穹。凌家在他的帶領下,再不像以前那樣隱居世外,而是光彩奪目。

    這 兩個絕代風流的人物,曾經決斗九十九次,每一次都打的天昏地暗,飛沙走石,最后都是平手結束,直到第一百次,君傾曜以半招獲勝。以前眾人以為這兩人有什么 間隙,導致這樣不休的決斗,后來有人看到他們談笑風生走在一起,才知道眾人真是想多了,看那兩人的神態,根本就是至交好友。

    ……

    而這一百場決斗的始作俑者則是懊惱的摸著自己的下巴感嘆著。

    夜天寒:“哎呀呀,這兩個兔崽子為什么沒有同歸于盡呢?”

    夜 明月,也就是改回了姓的諸葛明月嘴角微微一抽,機械的轉頭看著自己的父親,從牙縫里面擠出一句話來:“爹,莫非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之前夜天寒是百般刁 難,連鳳蕪玦都看不下去了。在君傾曜和凌飛揚喝的茶里放什么蟲子,放什么毒草,這樣幼稚的事他也干的出來。絕對不允許這兩人中的誰和他的寶貝女兒單獨相 處。見到他們兩不是翻白眼就是說話諷刺。最后在鳳蕪玦的干涉下,他終于答應等這兩人晉升武尊后,決斗一把,勝者才有機會來追他的女兒。

    注意,還只是有機會而已。他打著小算盤呢,這兩人最好打的對方生活不能自理,那樣寶貝女兒就不用和誰好了。

    “呵呵哈哈,乖女兒,你在說什么呢,你看你爹像是那種人么?”夜天寒心虛的訕訕笑了笑,但是嘴上肯定是矢口否認的。

    “不像。”夜明月搖頭,看著夜天寒嘴角掛起的笑容后,才慢吞吞的說道,“爹不像那種人,因為你本來就是啊。”

    夜 天寒嘴角的笑垮了下來,蹲墻角去哀怨的畫圈圈了。鳳蕪玦端著一盤吃的進來,就看到這一幕。仔細聽還能聽到夜天寒邊畫圈圈邊嘀咕:“這兩個臭小子,我詛咒你 們不舉……噢!不好,不能詛咒這個。萬一以后女兒真的要嫁給他們其中一個那就慘了。那就詛咒你們兩個走路拐腳,喝水嗆到。”

    “行了你!”鳳蕪玦聽著這些話是哭笑不得,自己這個活寶夫君,真的是越來越幼稚了,她沒好氣的沖夜天寒吼道,“別在那丟人了。你出那么多難題又怎么樣,你沒看出來女兒的心里早就有人的?”

    “是哪個?女兒,快說,那兩個臭小子,你早就看上哪個的?”夜天寒一聽這話,就跟打了雞血一樣,一躍而起,跑到夜明月身邊急切的問道。

    夜明月笑了笑,沖自己的老爹眨了眨眼:“你猜。”

    “說實話吧,我覺得那兩個小子都還不錯就是了。勉強配的上我女兒。”夜天寒這回是摸著良心說話了,放眼圣云天境,除了他們還真沒人能配的上自己的女兒了。

    “你整天吃多了撐的。她總有天要嫁人的。你晉升了武尊這么幼稚,要是外面的人看到,還不知道怎么想。”這個時候一個磁性的聲音忽然插了進來。

    “須彌武尊!”夜天寒看到進來的人,恨的那是咬牙切齒,“你在我家白吃白喝,現在還敢教訓我!”

    須彌武尊看到夜明月,那完美無瑕的臉上浮起一抹溫柔的笑意,無視咆哮的夜天寒,走到了夜明月的身邊,道:“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了世上最漂亮的嫁衣……”

    話還沒說完,夜天寒就抓狂的咆哮起來:“放屁!要準備也是我這個當爹的準備,你算老幾?”

    “我好歹算你的前輩。”須彌武尊淡定的回答。

    “倚老賣老,你個老不羞的!”夜天寒和須彌武尊杠上了。

    然后就打起來啦……

    和平時一樣,兩人掠到了院子里,打的那是飛沙走石,暗無天日。

    鳳蕪玦扯著嗓子吼了句:“誰打壞東西就沒飯吃。”

    于是院子里的擺設都完好無損了,就看到塵土飛揚。地面被打出坑,不算打壞東西嘛。

    夜明月無視眼前經常會上演的這一出,轉頭淡定的和自己的母親商量起事情來。

    夜天寒一直在折騰君傾曜和凌飛揚,大家理解他好不容易和女兒團聚的心情,也就任由他們去了。其實明月和君傾曜的婚期,早就定下來了。

    ……

    刑天君家,如日中天。

    君家少主,誰人不知?

    而他要成親的消息,也不知道讓多少少女心碎了一地。但是成親的對象是那個明珠一般風華的女子,便沒有人有異議了。也只有那個女子,和他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吧。

    這天,午后的陽光有些熱烈,一條幽靜的路上,行人不算多,路邊的涼棚里倒是坐著一群人在休息。這群人,是準備去參加君傾曜和夜明月婚禮的一些宗門弟子。此刻他們在熱烈的討論著接下來的婚禮將會是怎樣的盛大。

    “師姐,這些人怎么跟土包子一樣?人家結婚他們激動個什么勁?”一個妙齡少女低聲和同桌的另外一個年齡稍長的少女說道。

    “噓, 小聲點。”那師姐緊張的低聲呵斥她,“你啊,總是這樣口無遮攔,在師門里大家都讓著你寵著你,可是在外面可不行。”這師姐看著眼前面帶不悅的少女,心中嘆 氣。她這個師妹,因為長相甜美,在師門里大家都比較寵愛,她是越發的驕縱了。做什么都是眼高手低,師父明白這樣下去可不行,所以讓她帶師妹去參加這次的婚 禮,讓她長點見識,可不能一直這樣眼高手低下去。

    “師姐,這個什么君少主,有什么了不起的啊,為什么師父他們還要先行一步去嘛?”少女皺著眉,不耐的問道。

    “你去了就知道了。”師姐無奈的嘆氣,該說自己這個師妹是井底之蛙還是說她驕縱的好?強者為尊,圣云天境,現在真正的強者是誰,大家都知道。只是有的人沒見識過,總是像師妹這般口氣。待她見識了,或許就不一樣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忽然狂風大作,一股腥臭味迎面撲來。緊接著,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下來。

    “不好,是血骨鳥!”涼棚中有人驚叫起來。不少人立刻拔劍,揮劍迎上。血骨鳥,高階妖獸,爪子鋒利,渾身血紅,身體龐大卻很靈活。

    少女眼中閃過亮光,也拔劍躍躍欲試。這是她第一次下山,話本中的鋤強扶弱她向往已久。一想到她在這么多人面前可以出一把風頭,她心里就美的冒泡,所以此刻是興奮多過害怕。

    事實證明,她真的想多了。

    血骨鳥這種妖獸的實力,還真不是他們這幫小蝦米能對付的。

    很快,涼棚直接被血骨鳥一翅膀扇塌,閃著寒光的利爪,將一人的胸膛抓的鮮血淋淋,深可見白骨。那模樣,驚心怵目。

    少女傻在了原地,小腿一直在哆嗦,這和她預想的不一樣啊。應該是她仗劍而上,解救這些人,然后所有崇拜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啊。可是,為什么她現在動都不敢動呢?

    “師妹,快躲開啊!”少女的師姐看著傻在原地的少女,驚呼著。血骨鳥眼看就要一爪子刺向了她啊!

    少女驚恐的看著越來越近的血骨鳥,心中絕望。但是下一刻,卻沒有迎來想象中的劇痛。眼前,一道挺拔的身影,只是輕輕的那么一揮手,那只來勢洶洶的血骨鳥化為灰燼,就此消失在眼前。

    “你們,如何?”一個聲音驀然響起,這道聲音如清涼的月色,又恍如清冷的冰花,讓人心顫不已。而他的眸子,更是漂亮的讓人心悸。一只綠色,一只金色。這樣標志性的外貌,讓有的人一下就認出來了。

    “君少主!”

    “是君少主!”

    “我們沒事,謝謝君少主出手相救!”

    “沒事就好。不用擔心,不會再有妖獸逃到這里來了。”君傾曜沉聲說完,和眾人點了點頭,便飛身離去了。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天際。

    待君傾曜的身影消失后,涼棚中更加熱烈起來。就連之前受傷的弟子在敷藥的時候也興高采烈的說著。

    “君少主的實力,真是厲害,一揮手就解決了。”

    “那是,君少主,現在是武尊啊!這么年輕的武尊呢!”

    “終于見到真人了。果然風華絕代。”

    那師姐如釋重負的收回劍,轉頭看向自己的師妹,正要出言安慰,卻愣住了。因為她看到師妹臉色緋紅,一直盯著君傾曜身影消失的方向沒有動。這幅模樣,師姐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么?她的師妹春心動了,但是對象卻是那個人!

    “師妹!他不是你可以肖想的。”師姐的臉色沉了下去,冷聲低低說道,“不要怪師姐話說的難聽,不要說君少主馬上要成親了。單看你的身份和實力,哪里配的上他?何況他的心中是有人的,據說和天道至尊夜明月是生死與共一起走來的。”

    少 女的臉色也陰沉了下去,低下頭,悶悶的應了一句便不再說話。師姐見她這樣,心中不安,明白她根本沒把自己的話聽進去。心高氣傲的她興許還覺得她自己才配得 上君少主。師姐心中有些擔憂和煩躁,更是下定決心,接下來一定要看緊這個不省心的師妹,千萬別做什么傻事才好。

    ……

    君家的少主迎娶天道至尊夜明月,那真的是百里紅妝,轟動整個圣云天境。

    一處高峰之上,兩道人影佇立,看著前方熱鬧非凡的鳳夜府。

    “你真的不去了?”凌不破含糊不清的問著旁邊的人,“她的婚禮,你就送了那份厚禮,然后你真的不去參加了?”之所以說話含糊不清,因為他嘴里還含著一只雞腿。

    “我想看到她的笑容,看到她的笑容我就覺得一切都足矣。只是……”在旁邊的人輕聲回答著,他的臉上有著一抹淡淡的苦澀笑意,這個俊朗的男子,正是凌飛揚,“只是,她的笑容不是為我,我心中還是會落寞。”

    “哈 哈,正常的,這才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表現。你要是歡歡喜喜的送她出嫁還去參加婚禮,我才覺得你不是正常人了,簡直就是圣父了。”凌不破一口將雞腿塞進了嘴 里,哈哈笑起來,然后拍了拍凌飛揚的肩膀繼續道,“走,和我去我的故鄉玩玩。小丫頭已經教會我怎么來去自如了。我帶你回去散散心。這一生,你和她無緣,沒 關系,咱等下輩子嘛,哈哈!”

    說完,不等凌飛揚聽到這樣無厘頭的安慰有什么反應,凌不破便拖著他,迅速消失。

    此刻在院子中的夜明月微微抬頭,看向凌不破和凌飛揚消失的方向,眼神復雜。那個一直守護著她的男子,他還是走了,真的希望他過的好……

    “在看什么?”忽然,墻頭探出來一個腦袋。

    夜明月嚇了一跳,然后無語了。這不是今天的新郎倌么?現在趴在墻頭,這樣真的好么?

    “你怎么溜進來了?不在前廳?一會小心我爹一拳轟飛你。”夜明月沒好氣的看著眼前絲毫沒形象的君傾曜說道。

    “嘿嘿,先進來親一下。”君傾曜從墻頭爬下來,然后一個閃身出現在夜明月身邊,低下頭就吻上了夜明月的臉。他絕對不會承認他是擔心自己媳婦看到凌飛揚走了心軟跟著去,絕對不是這樣,絕對不是因為擔心這個才冒著被岳父拍飛的危險爬墻的!

    夜明月感受著君傾曜溫暖的吻,微微笑了起來。

    “明月,這一生,我……”君傾曜深深的看著夜明月,話還沒說完,忽然眼神一冷,看向圍墻那邊,猛的一掌揮出,圍墻絲毫無損,只是圍墻那邊發出一聲慘叫,然后似乎是物體飛出去重重砸在地上的聲音。

    “對你的仰慕者出手這么重?”夜明月戲謔的笑起來,伸出手捏了捏君傾曜的臉。她當然早感覺到外墻那頭是一個少女,正在偷窺君傾曜。也不知道今天護衛是怎么回事,居然放人溜了進來,不知是真的沒察覺還是故意放進來為了看好戲的。

    “打擾我們,我沒要她的命就不錯了。”君傾曜冷哼一聲,語氣中沒有絲毫溫度。

    “好了,快出去吧,一會我爹就來了。”夜明月笑了笑,抬起頭,主動在君傾曜的臉上柔柔的印下了一吻。

    “嗯。”君傾曜俊美的臉上浮起笑容,眼里都是柔情,點了點頭后,原路返回了。

    夜明月看著君傾曜的背影,微微笑了笑,收回眼神,拿起梳子緩緩的繼續梳頭。

    圍墻外,趴在地上的少女,心中一片冰冷。君傾曜和夜明月的對話,她都聽進了耳朵里。而君傾曜之前毫不留情的一擊,更是讓她的心快碎成了渣。絲毫沒有任何憐香惜玉之心,這個君少主,怎么可以這樣?

    “何 必自取其辱?你以為依你的實力真的能潛入這里?是守衛故意放你進來的,你在別人眼里,不過是一場笑話。”少女的師姐出現在了面前,輕輕嘆氣,“是師父求 情,讓我進來帶你回去。你還不明白么?君少主和天道至尊要殺你,猶如踩死一只螞蟻。而你在他們的眼里,還真的只是螞蟻。從頭到尾,人家看過你一眼么?”

    少女眼里的淚水嘩嘩的掉下來,她明白過來,師姐說的,都是對的。

    “你 知道他們兩經歷了多少事情么?相互扶持到了現在。你真以為自己容貌不錯就可以讓君少主意亂,移情別戀喜歡你?那這樣的愛,還叫愛?為師果然還是太寵你了, 差點釀成大禍。幸好天道至尊和君少主沒有計較。”這個時候,一個中年男子也出現在了她們的面前,嘆著氣說完這些后,示意那師姐背著少女,默默離去。

    經歷了多少事情?少女扭頭,看著身后的那面圍墻,心中忽然很想知道,圍墻里面那個人,和君少主,到底經歷了些什么。愛,又到底是什么呢?

    這一天,圣云天境,有史以來最為盛大的婚禮。來參加婚禮的人,幾乎擠破了頭。

    夜明月和君傾曜。

    那火紅的嫁衣,映紅了半邊天。

    夜明月和君傾曜并肩站在那里,天長,地久……

    ------題外話------

    啊,我終于活了過來,不過還是半死狀態……待我完全復活再考慮新文吧。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和等待,愛你們,不解釋!特別鳴謝親愛的小靜!在她不斷的鞭策下,番外終于出來了。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