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蘇晨的幸福生活 > 第七十六章 番外三 杜昇的小插曲
    杜昇獨自在L市生活已經一年多了,自從杜氏破產,杜德笙和杜衡被抓之后,杜昇就被母親送到了Y國的L市。沒有任何親人,也沒有朋友,杜昇似乎刻意封閉了自己的內心。每天除了上學,就是回到在L市的家,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直到照顧他的阿姨叫他吃晚飯,杜昇甚至不愿意走出房間一步。日復一日,轉眼一年的時間過去了,原本健康陽光的男孩子逐漸變得瘦弱,膚色也由原本健康的小麥色變成了不健康的蒼白。照顧她的susan阿姨看著他的轉變,常常搖頭嘆氣,自己的孫子和這個孩子一樣的年紀,可是整日不是和朋友去酒吧就是到處去泡女孩子,就是不肯好好念書,去學校唯一的樂趣就是橄欖球社團。將來畢業了,該怎么辦?

    杜昇坐到餐桌旁,拿起一片抹著黃油的吐司,咬了一口,看到susan阿姨在一邊嘆氣,就開口問道,“suan,你怎么了?”

    想了想,開口道,“neil,你下課后不參加社團嗎?總是這樣關著自己,會生病的。”

    聽了susan的話,杜昇頓了一下,然后笑了笑,“我就是這樣的性子,沒關系的,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會注意的。不過,還是要謝謝您的關心。”

    聽到杜昇這么說,susan只能又嘆了口氣,明明應該是個爽朗的孩子,如今怎么變成了這樣。雖然她知道一點杜昇家里的事情,可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一年了,這個孩子難道是在懲罰自己嗎?

    杜昇吃完了吐司,把牛奶喝完,放下杯子,擦了擦嘴,站起身,“susan,我等下去上課,這個星期的薪水我會打到你的賬戶里。對了,我媽說下個星期她過來看我,而且,很感謝這段時間以來你對我的照顧,想當面謝謝你。”

    “哎呀,你們太客氣了!”susan笑著擺擺手,“我在這里的薪水,是之前的兩倍,而且也只是負責你的三餐和打掃而已。”

    “謝還是要謝的。”杜昇說完,拿起書包,“我要去上課了,中餐我在學校吃,晚餐的話,我想吃意大利面。”

    “好的。”susan笑笑的吻了一下杜昇的臉頰,拍了拍他的肩膀,“孩子,盡量開心點。”

    “我會的。”杜昇點點頭。

    市是世界知名的霧都,雖然在這里生活了很長時間,杜昇還是有點不適應,灰蒙蒙的天氣,總是讓他的心情異常糟糕。杜昇走著每天慣常的路線,他出門的時間總是很早,街上的車輛和行人并不多,到了站臺,車還沒有到,杜昇有些分心的看著道路兩旁的建筑,在霧氣的籠罩下,散發著陰郁的氣息。

    杜昇在天馬行空的想著,突然被撞了一下,書包掉在了地上,包里的書也灑落了出來。而撞他的人,似乎并沒有道歉的打算。既沒有開口說話,也沒有跑開,就站在原地,居高臨下的看著杜昇彎腰撿書,甚至連幫忙的意愿都沒有。似乎,他就是故意撞了杜昇,想看他有什么反應。

    杜昇有些生氣,如果換做一年前,他甚至會當場給面前這個褐色頭發的囂張家伙好看,可今天他并不想理會這人。撿起書,他等的車正好來了,杜昇拍了拍書包沾上的灰塵,還好今天沒下雨,否則,又要麻煩susan了。

    杜昇上了車,坐到了靠窗的位置上,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個撞了他的家伙也跟著上了車,就坐在了他的旁邊。

    杜昇皺了皺眉頭,卻什么也沒說。對付這樣的家伙,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理會他。這還是蘇晨那小子教他的。當初,旭日草創的時候,對付故意刁難的工廠,自己跑斷了腿也沒辦法,可那小子只是晾了那個老板幾天,對方就低頭找上了門。看著自己一臉驚奇的樣子,那小子就一臉得意的沖他搖著手指,笑著說,“對付這樣的家伙,就是要晾著他!如果沒有和我們做生意的意向,他會直接拒絕,而不是這么糾纏,無非是想多得些好處。不理他一段時間,反正他自己知道,能接這批貨的,又不是全世界只他一家工廠。故意找茬?那就讓他知道,連下嘴的地方都沒有!”

    想到這里,杜昇不由得彎起了嘴角,蘇晨那小子現在過得好嗎?聽說他快結婚了,對象是楚天陽那個家伙,蘇晨現在剛多大,這么急著就想把他定下來!不過,想想,也就只有這個男人才配得上蘇晨那小子了吧?可是,還真是不甘心啊!

    杜昇正想得入神,旁邊傳來一個有些低沉的磁性嗓音,“你在想些什么?”

    杜昇皺了皺眉,收起了笑容,轉頭看向坐在他旁邊的家伙,這家伙不知道看了他多久,英俊的面孔上滿是笑意,在L市生活了這么長時間,杜昇印象中的當地人都是有些拘謹的,雖說態度是友好的,可對于別人還是下意識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不是惡意,只是個性如此。不過,他的長相實在不像Y國人,口音也不像。

    “你為什么不說話?”那家伙又問了一句,“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杜昇現在真的很想給這家伙一拳,可咬了咬牙,如果自己真這么做了,保不準就會被纏上,誰也不能確定,這家伙是不是個神經病或者變態!

    似乎刻意忽略了杜昇的態度,那男人仍滔滔不絕的說著,“我叫盧卡奧·梅西納·德納羅,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杜昇干脆閉上眼睛,直到車子到站,都沒有和這個奇怪的男人說一句話。

    杜昇下了車,男人并沒有繼續糾纏他,杜昇有些奇怪的回過頭,只隱約看見男人正透過窗子,笑著和他揮了揮手,說了一句杜昇聽不懂的話,如果杜昇能聽懂意大利文,他此刻一定會后悔,為什么要回頭!

    因為那句話翻譯過來的意思是:后會有期!

    盧卡奧坐在位置上,一直看著杜昇走進學校大門,嘴角的笑意逐漸隱去。車子到了終點,他走下車,兩個高大的科西嘉男人立刻迎了上來,其中一個有些年紀的低聲說道,“教父,您太胡來了。”

    盧卡奧聳了聳肩,“我只是想看看妹妹嘴里那個高傲卻該死的吸引人的家伙是什么樣子。”

    “那就可以不顧安全的一個人跑到L市來嗎?您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嗎?”

    “維托,我保證,下次不會了!”

    “還有下次!”

    盧卡奧忙搖搖頭,“不會有下次了!”

    維托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和另一個男人示意了一下,另一個男人拿起電話,一輛黑色的賓利開了過來。盧卡奧坐了進去,突然面無表情的轉頭看了一眼維托,“維托,我保證,不會有下次,但是,你也要記住,我是家族的教父,明白嗎?”

    維托僵了一下,然后低下了頭。

    盧卡奧靠在椅背上,架起雙腿,修長的手指敲擊著膝蓋,微微合上綠色的雙眼,高傲卻該死的吸引人嗎?凱瑟琳,看來,我們還真的是親兄妹啊…… ?

    正坐在教室里的杜昇突然打了一個噴嚏,不好意思的沖給他遞過紙巾的女孩子笑了笑,對方卻笑瞇瞇的趁機摸了他的手一下,手指在他手背上輕輕滑過。

    杜昇無奈的轉過頭,看來,文化的差異還真大,在國內,大概沒有女孩子會這么對一個男孩子吧?不過,他為什么會打噴嚏?感冒了?沒有啊……

    不知道為什么,杜昇的心突然驚跳了幾下,他有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下課之后,便拿起書匆匆走出了教室。

    而盧卡奧·梅西納·德納羅坐在回國的飛機上,心情格外的好,真期待下次的見面呢。

    正在校園中奔跑的少年,和坐在飛機上笑容得體的教父,兩個人都還不知道,從這一刻開始,自己的人生,開始有了不一樣的色彩……

    ——全文完——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