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世嫁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結局
    他笑容璀璨,像是夾了蜜汁一般,從心里甜到了臉上。

    高興很明顯,但是一眾人都望著他。

    孩子是生了,有啼哭聲為證,可哭聲而已,他怎么就斷定是女兒,她們知道他耳目聰明,可這也聽的出來嗎?

    門吱嘎一聲被打開,穩婆笑面如花的出來了,一口一個恭喜,“恭喜郡王爺,郡王妃生了個小少爺!”

    逸郡王臉上的笑頓時僵硬,“是兒子?”

    他臉上的笑僵硬了,穩婆也笑不出來了,這是怎么回事,方才還那么高興,怎么一聽說是兒子,臉色就這樣難看了,獻王府子嗣單薄,應該最盼望生兒子才是啊,怎么逸郡王這臉色,像是不稀罕兒子似的?

    是了,逸郡王自己就紈绔慣了,沒少叫獻老王爺頭疼,要是生個兒子隨他,再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還真是不敢想象。

    穩婆幫人接生這么多年,但凡生了兒子的,給的紅包都比生女兒的多,當然了,也不是沒有例外的,前些日子,還幫人接生了個女兒,給的紅包就比生的兒子多,可那一家特殊啊,那家夫人連生了三個兒子,還有兩個庶子,就盼著生個女兒呢,得償所愿,所以出手格外的大方。

    可逸郡王妃這是頭一胎啊!

    穩婆心里苦,方才開門還喜滋滋的想,獻王府身份尊貴,又得了嫡子,少說也有一百兩的喜錢,結果……

    那邊,逸郡王眉頭皺的沒邊了,“怎么會是個兒子呢,確定不是女兒?”

    穩婆嘴皮子動了動,要不是逸郡王身份尊貴,她真要罵了,她還沒有眼瞎到男女都分不清的程度了!

    逸郡王有些失望,又接著問,“她肚子那么大,有沒有可能是龍鳳胎?”

    還是盼望著有個女兒。

    穩婆想哭了,沒見過連兒子都沒有,就這么盼女兒的,也不怕人多口雜,將來小世子長大了,傳到他耳朵里,徒惹不痛快,她趕緊笑道,“郡王妃身子骨好,這一胎動了胎氣都生的這么快,是個好生養的,休養個半年,就又能懷上了,下一胎保準是女兒。”

    她就想知道逸郡王為什么那么想生女兒!

    屋外的談話聲不小,蘇棠兒躺在床上,身子疼的緊,可是她并沒有受太多的罪,所以很清醒,聽逸郡王的話,她就不爭氣的流眼淚了,他肯定是想那兩個小妾給他生兒子!

    一旁伺候的丫鬟見了趕緊勸她別哭,會壞了眼睛的。

    丫鬟說的很大聲,傳到屋外頭來。

    清韻聽了就瞪逸郡王了,“剛生了孩子就哭,對眼睛的損害可不是一點兩點,誤會是你造成的,還不趕緊去解釋清楚。”

    逸郡王嘴角抽搐不止,再見四下丫鬟婆子都看著他,帶了指責,他仿佛看見了這些人湊到祖父跟前告他的狀,祖父沖著他橫眉怒目的樣子。

    一個哆嗦起來,逸郡王拔腿就往屋子里走。

    孩子生了,他可以進產房了。

    屋子里,丫鬟已經將產房收拾的差不多了,就是被子沒有換,丫鬟抱著被子站在那里,見逸郡王進來,不知道怎么辦好了。

    蘇棠兒哭的傷心,她不是替自己傷心,是替剛生的兒子傷心,她以為生了兒子,他會很高興,誰想到他根本就不希望她生的是兒子,他希望她女兒!

    剛出生就不被喜歡了,以后還不得被嫌棄死。

    蘇棠兒是越想越傷心,眼淚就止不住了。

    逸郡王見了頭大,這女人不是很堅強的嗎,尤其是吃東西的時候,簡直就是無堅不摧,難以撼動,現在居然哭的這么脆弱,一點都不像他認識的蘇棠兒了,而且看著她哭,他居然特別心疼,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

    陌生的感覺,讓他覺得無措,他道,“你別哭了。”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蘇棠兒哭的更兇了。

    逸郡王腦袋漲疼,更無措了,他趕緊道,“之前,我是逗你玩的,在北晉,威遠大將軍確實送了兩個小妾給我,但我可沒有碰過她們!”

    蘇棠兒哭的正傷心,一抽一泣,身子特別疼,就越發覺得委屈,乍一下聽逸郡王說是逗她玩的,他根本就沒有碰過那兩個小妾,蘇棠兒就怔住了,眼淚還掛在睫毛上,晶瑩欲滴,分外惹人憐惜。

    蘇棠兒不相信的問道,“你沒有騙我?”

    逸郡王就道,“騙你我有好處嗎?”

    蘇棠兒嗓子一噎,特別的想咬死他,“沒好處,那你之前還騙我!”

    火氣很大,逸郡王有些無辜道,“你那么傻乎乎的,逗你有趣啊。”

    他逸郡王要身份有身份,要容貌有容貌,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會稀罕北晉威遠大將軍送給他的兩個女人,還懷他的孩子,是誰都有資格懷的嗎?

    蘇棠兒覺得自己要被活活氣死了,他這是勸她別哭嗎,分明是想將她活活給氣死,她是真傻,居然指望他嘴里能蹦出什么好話來!

    蘇棠兒瞥過臉去,不想搭理逸郡王。

    逸郡王怕她還在哭,湊過去看她,認錯道,“之前是我錯了,你那么大的食量,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一屋子丫鬟婆子沒差點憋出內傷來。

    吵架就好好吵架!

    連吵個架都這么的不正經,除了她們家郡王爺,也真是沒誰了。

    蘇棠兒氣出內傷來,還無話可說,誰讓她食量真的很大。

    蘇棠兒扭了頭,瞪大了眼睛看著逸郡王,“你為什么不喜歡兒子?!”

    逸郡王就道,“我沒有不喜歡兒子,我只是更喜歡女兒而已。”

    “為什么?”蘇棠兒不解。

    逸郡王就道,“女兒像你啊,能吃,力氣大,多好。”

    蘇棠兒的臉騰的一下紅了,一半是氣的,一半是羞的,能不要總是把她能吃掛在嘴邊上嗎?

    不過,逸郡王喜歡女兒是因為像她,心底又忍不住偷著樂,她道,“兒子也可以像我。”

    “別,兒子還是像我比較好,”逸郡王趕緊道。

    蘇棠兒一臉狐疑的看著他,她爹就盼望著她幾個哥哥隨他,可偏偏她隨了他,每次爹爹看她的眼神,都有些長吁短嘆。

    蘇棠兒哪里知道逸郡王在想什么,家里已經有了一個特能吃的了,再來一個特特能吃的,還有他的地位嗎?

    他當初就不應該因為一時贏了得意忘形,現在悔之晚矣。

    丫鬟見屋子里氣氛緩和了許多,抱著被子上前來,道,“郡王爺,奴婢們要幫郡王妃換床褥子。”

    逸郡王沒說什么,長臂一伸,就把蘇棠兒抱了起來。

    嗯,比離京之前沉了許多。

    等屋子收拾干凈,清韻也進了屋,陪蘇棠兒說了會兒話,看到她精神充沛,清韻是說不出的羨慕,她是知道有些人生孩子特別容易,但是她沒有遇到過,沒想到今兒有幸能瞧見。

    小坐了片刻,清韻就起身告辭了,雖然蘇棠兒不怎么累,可到底受了一翻折騰,露了疲色,再加上,她心中記掛南兒,就回去了。

    等回到王府,清韻就慶幸她早回來了,南兒哭的正傷心呢,嗓子都有些沙啞了。

    她走之前,叮囑奶娘給南兒喂奶,她只想到奶娘,卻沒考慮到南兒,不是誰喂他奶,他都吃,他寧肯餓著,也不吃奶娘的奶。

    喜鵲又不知道獻王府的情況,要是情況緊急,又不能去找清韻回來。

    小少爺餓一頓,餓不壞,而且要是真餓狠了,估計就讓奶娘喂了,去告訴清韻,她肯定會分心,到時候心底擔憂,還回不來,是備受煎熬。

    見清韻回來了,喜鵲還有些詫異,“王妃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清韻沒有說話,快步過去從奶娘懷里抱起南兒。

    原本哭的傷心的南兒,被她一抱,輕輕拍了兩下,就不哭了,直往她懷里拱。

    奶娘連連驚嘆,又大失所望。

    宸王將來必定是太子,未來的皇帝,南兒是嫡長子,必定繼承儲君之位,做他的奶娘,榮華富貴享受不盡,可偏偏宸王妃不知道怎么想的,一定要自己喂奶,她們幾位請進府的奶娘,本來還暗暗較勁,想辦法抓牢小少爺的胃,結果進府這么多天,連小少爺的面都沒見過兩回。

    清韻給孩子喂奶,青鶯就把蘇棠兒生了孩子的事告訴喜鵲幾個知道,對于蘇棠兒一用力就把孩子生下來的事,幾個丫鬟是面面相覷。

    南兒哭了許久,哭累了,吃著奶就睡著了,叫清韻好一陣心疼。

    她把南兒放入搖籃里,輕輕的搖著。

    外面紫箋進來道,“王妃,端敏公主來了。”

    清韻聽的一笑,她也猜到她今兒會來。

    端敏公主回京,和逸郡王還有二皇子一起進了宮,見了皇后之后,并沒有住在宮里,而是回了鎮南侯府。

    大皇子和鎮南侯府大少爺是雙生子的事,已經昭告天下,大家都知道端敏公主是楚大太太的女兒,母女分離十幾年,是該讓她們團圓了。

    況且,二皇子鐘情于端敏公主,如果端敏公主不恢復身份,那他們就還是兄妹,如何結親?

    對于這個從小被抱進宮,為了朝廷安危,和親北晉,受了不少苦的公主,清韻是憐惜的。

    等她見到端敏公主,又被她的容貌驚艷了。

    端敏公主來宸王府,倒不是找清韻有什么事,只是一路上,聽逸郡王還有二皇子說了不少清韻的事,神交已久,要不是下了三天的雨,不便出門,她早來了。

    兩人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卻像是認識許久一般,相談甚歡。

    對清韻,端敏公主打心眼里感激,如果不是她醫治好了楚北,二皇子為了大局,這輩子都不會動出京尋她的念頭,若不是她和楚北查出了三十多年前的事,皇上不會御駕親征,她也不會有回京的這一天。

    從踏出大錦,邁入北晉,她就做好了客死他鄉的準備,如今能再回來,恍如做了一場夢一般。

    清韻笑道,“就當是一場噩夢吧,醒來就好了,二皇子對你情深義重,定然不會辜負你的。”

    端敏公主臉紅著,低了聲音道,“他值得更好的,我不配……”

    清韻看著她,勾了唇角,笑道,“為了你,二皇子不要江山,也能放棄性命,要是叫他聽到這話,該傷心了,他能為你放棄這么多,在他心底,肯定沒有比你更好的了。”

    雖然你們是表兄妹,并不合適成親,可誰讓這里是古代呢,表哥表妹什么的,知根知底是良配。

    清韻這么說,端敏公主也不知道怎么接話了,臉紅著,頭低著。

    兩人聊了好一會兒,等南兒醒過來,端敏公主又抱著他逗了回來。

    她給南兒帶了不少的小玩意來。

    兩人在王府里閑聊,皇宮里,皇后在訓斥二皇子呢,兒子安然無恙的回來了,皇后高興。

    可高興之余,他貿然離京,差點送了性命的事,皇后也不會忘記,不好好的數落一頓,難保還會有下一次。

    二皇子舉手發誓道,“母后,絕對不會有下一次了。”

    二皇子發了誓,再加上一旁的嬤嬤幫著說好話,這事就這么過去了。

    二皇子見皇后不生氣了,就道,“母后,我想娶端敏。”

    二皇子鐘情端敏公主的事,皇后以前并不知道,只當他們兄妹感情深厚,并未多想,后來還是楚北和清韻說了這樣的猜測,皇后才想到這一層。

    兒子為了救端敏公主,不惜孤身離京,這份情義,皇后動容。

    再者,他們母子三人欠端敏公主太多,這輩子都還不完,要是端敏公主這輩子沒有個好歸宿,她一輩子也不會心安。

    況且,當年,她和父親就商量好了,把端敏嫁進鎮南侯府,嫁的自然是“楚大少爺”了,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世事難料。

    三個孩子,皇后一樣的心疼,她道,“母后同意你娶端敏,但這么大的事,還得你父皇點頭才行。”

    二皇子就笑了,“父皇說的,和母后您說的差不多。”

    皇后嗔瞪了二皇子一樣,這個話題打住,沒有再提。

    就等皇上回來,親自下旨給二皇子和端敏公主賜婚了。

    日子一天天在期盼中過去。

    大錦氣勢雄渾,打的北晉節節敗退。

    南楚在一旁圍觀,看的心驚肉跳,慶幸當初答應和大錦結盟了,不然下場只怕和北晉一樣。

    北晉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北晉皇帝這一次是真的放低了姿態,誠心求和了。

    不誠心也不行了啊,大錦兵臨城下了。

    只是誠心用錯了地方,北晉皇帝居然要迎回端敏公主,許以皇后之位,將來傳位于她所出皇子,年年向大錦進貢……

    一個皇帝,向另外一個皇帝納貢,是奇恥大辱。

    可惜,皇上不稀罕。

    大錦也不會把端敏公主再送回北晉來,他已經帶著兵馬到了北晉京都城下,就要滅了北晉。

    北晉的求和,皇上不答應。

    北晉群臣怕死,更有不少大臣見北晉皇帝大勢已去,再無東山再起的機會,竟然捆了北晉皇帝,大開城門,迎接大錦將士們。

    從皇上踏進北晉皇宮,坐在北晉皇帝的龍椅上那一刻起,北晉就不復存在了。

    不過,皇上沒有殺了北晉皇帝還有北晉皇室子弟,而是將他們軟禁了起來,嚴加看管。

    皇上在北晉皇宮待了半個月,將后宮遣散一空,安排了得力將士接手北晉的朝政,并在北晉頒發了第一道大錦圣旨。

    那就是免賦稅三年。

    北晉百姓剛剛遭受了國破家亡的痛楚,沒想到皇上居然給他們來了這么一道圣旨。

    要知道幾年,北晉大災小難不少,再加上要打仗,征兵征糧,他們食不果腹了,這一道圣旨,就是一道雨露甘泉,讓他們毫無招架之力。

    其實,對百姓來說,誰當皇帝都一樣,他們只是想填飽肚子而已,沒別的奢求。

    而且,皇上對北晉百姓挺好的。

    有將軍縱容手下搶北晉百姓的錢糧,被皇上知道了,當街斬殺,殺一儆百。

    他們期待有這樣圣明的君王。

    一個月后,皇上和楚北率領大軍,凱旋而歸。

    無數百姓夾道歡迎。

    皇上一身鎧甲,氣勢凜然。

    楚北騎馬在他身側,不遑多讓。

    其實,三天前,楚北就已經回京了。

    他快馬加鞭的趕回王府時,已是月上中天。

    那時候,清韻正好給南兒喂奶,迷迷糊糊中,被一道暗影籠罩,差點沒把她活活嚇死。

    可是不等她反應,那熟悉的身影就撲了過來,手一拎,就把初次見面的兒子丟到了角落里,鋪天蓋地的吻帶著思念席卷而來。

    清韻迷失在了這炙熱而濃情的吻里,渾渾噩噩的過了三天。

    等皇上凱旋而歸的時候,清韻拖著疲憊的身子,還有淡淡的黑眼圈,抱著南兒守在城門口迎接他們。

    看到盼望許久的孫兒,皇上龍心大悅,當著眾將士的面,就給南兒賜了名。

    蕭照。

    皇上希望南兒像初升的太陽,普照大地,潤澤萬物,給百姓帶來安居樂業的生活。

    楚北和清韻代替南兒謝皇上賜名。

    皇上抱著南兒不撒手,就這樣一路抱著回了宮。

    身后,楚北抱著清韻坐上馬背,當著一眾的將士,還有無數的百姓,清韻的臉紅了又紅,雖然不是第一次了。

    清韻想掙扎,可是楚北不為所動,她只得敗下陣來,轉了話題問道,“那事,你和皇上商量的如何了?”

    她聲音壓的低低的,生怕被人聽了去。

    看到她這樣,楚北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多少人盼著能冊封太子,住進東宮,唯獨她,像是如臨大敵一般。

    他緊了緊胳膊,笑道,“和父皇討價還價了一番,父皇答應六年后再冊封我為太子。”

    也就是,還能在宮外再住六年。

    清韻有些驚訝,她扭了頭,看著楚北,“皇上這么好說話?”

    之前,皇上是恨不得立刻就冊封他為太子,圣旨都在他手里了,忽然變的這么好說話,她都有些不適應了。

    楚北悶笑出聲,他道,“這一仗,能如此迅速的結束,打的北晉毫無還手之力,你功不可沒,這么點小要求,父皇哪好意思不答應?”

    清韻想想也是,就忍不住高興起來。

    但是楚北沒有告訴她,六年后,他再進宮,就不是住東宮了。

    坐在馬背上,聽著凱旋的號角。

    清韻腦中勾勒出一幅美好的景象來。

    六年時間,足夠她和楚北走遍大錦和北晉的山川河流了,只是南兒太小了,不宜舟車奔波,怎么也得他過了周歲才行,到時候走走停停,應該不妨事。

    清韻想的很好,可架不住意外橫生。

    等南兒滿周歲時,她又有了一個月的身孕……

    離京游玩的事,就只能暫時擱置了。

    懷胎十月,生下一個女兒。

    清韻雖然想出去玩,可女兒年紀小,哪能奔波,只能再等。

    好不容易盼到女兒滿周歲了,大錦和南楚又在這節骨眼上起了些沖突,楚北走不開,清韻只能等南楚的事處理完。

    這一等,又過了半年。

    好在大錦威名遠播,南楚投鼠忌器,不敢太過分,沖突沒有鬧大,南楚太子親自來大錦解釋。

    為此,又耽擱了兩個月。

    等這些事磨蹭完,清韻麻溜的收拾好包袱,啟程了。

    出了京都,在馬車上顛簸了半個月,就又回來了。

    沒錯,她又懷孕了。

    回京的一路,清韻捶了楚北一路。

    但,某男甘之如飴。

    周而復始。

    六年時間,彈指一揮間,就只剩下不到一年了。

    身邊有了兩兒一女,再加上楚北并不是太子,也沒人盯著他的后宅,日子過得很平順。

    唯一的遺憾,還是離京那事,經過一而再,再而三的耽誤,已經成了清韻心中的執念了。

    這一次,說什么她也要出京了。

    清韻決心很大,可架不住南兒軟磨硬泡,又耽誤了半個月,南兒要陪逸郡王的兒子蕭翊過五歲生辰,答應了的事,不能反悔。

    兒子重信守諾,她得支持。

    可陪蕭翊過了生辰,二皇子和端敏郡主生的兒子蕭騫的生辰不能不過,不然就厚此薄彼了,得參加。

    等支持完,又碰到太后病了,她醫術高超,斷然不能在這時候離京。

    又給耽擱了。

    一來二去,不到一年的時間就不知不覺的沒了。

    清韻撓心撓肺,磨著楚北去跟皇上抗議,再往后挪兩年。

    楚北很聽話,進宮找皇上抗議了。

    皇上聽了,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就笑道,“容朕考慮兩天。”

    然后,第二天。

    皇上就沒有上早朝了。

    寧王主持朝政,當眾宣布皇上禪位給楚北的圣旨……

    皇上和皇后連夜離京,連包袱都沒有收拾。

    清韻留下兩行清淚,“是不是我以后都沒有機會離京了?”

    楚北攬她入懷,許下承諾,“十年后的今天,我就把皇位禪讓給南兒。”

    清韻沒有說話。

    身后的大紅漆柱后,冒出來三個小腦袋,一個比一個俊俏漂亮。

    最大的一個,直勾勾的看著不遠處相擁遠望的一雙璧人,淚眼婆娑。

    這皇位絕對不是什么好東西!

    皇爺爺不要,送給父皇!

    父皇也不想要,打自己的主意了!

    皇爺爺算計父皇,父皇算計他,他能算計誰啊?

    南兒低頭看著比自己小了三歲的弟弟蕭承,若有所思。

    蕭承感覺到自己被人盯上了,抬頭看著自家大哥一臉弟弟我對不住你了的表情,直接哭了出來,“大哥,你不能欺負我。”

    他一哭,蕭照就心軟了,趕緊道,“你別哭,我不欺負你。”

    “不欺負他,那你還能欺負誰啊?”小公主蕭瑤歪著腦袋笑道。

    “欺負父皇!”

    蕭照和蕭承異口同聲道。

    不遠處,楚北一口噴嚏打了,嚇的三人一哆嗦,轉身就跑。

    三人一跑,就有嬤嬤和丫鬟喊他們跑慢一些。

    清韻回頭,看著他們三個撒丫子跑遠,活像有惡狗在后面攆他們似的,不由得好笑。

    楚北就皺眉了,“他們三個在打什么歪主意,要欺負朕?”

    清韻搖頭,表示她不是一伙的,不知情。

    等跑遠了,蕭瑤就笑道,“等十年后,咱們跟皇爺爺一樣,偷偷溜出京,看父皇能拿我們怎么著。”

    “把母后帶上,不帶父皇!”蕭承嘟嚷道。

    歡笑聲,傳的很遠。

    PS:想看誰的番外,記得留言撒~~~~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