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你就是嫉妒我長得毛絨絨 > 第94章 第 94 章 (4)
    人的。

    才一進門,幽靈奧斯蒙便仿佛習慣一樣,直接去收拾整個房子了, 至于羚羊骨頭架子,也跟在奧斯蒙的后面, 重操舊業的擦地板。

    惡靈和骷髏架子對視一眼, 還有幾分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眼巴巴的看著艾文。

    江離正拉著艾文的手,發現之后, 眨了眨眼睛,“你們看他干什么?”

    艾文:“……”

    惡靈和骷髏架子張了張嘴, 半晌, 才小小聲的回答道:“他是深淵之主在這個世界的朋友, 大人還將自己的事情托付給了他。”

    艾文:“……所以, 我現在就去給雷爾夫申個請假條嗎?”

    艾文一說話,惡靈和骷髏架子仿佛受驚了一樣, 下意識多久看向了他。

    江離微微瞇起眼睛, “所以你們打算做什么?”

    “做什么?做什么……”惡靈呆了一瞬,看到正在忙活的幽靈奧斯蒙, 頓時福至心靈, 飄起來叫道:“我們可以幫忙干活!”

    話音落下, 兩位深淵來客便直接朝著雜物間沖過去,翻出了吸塵器和拖把,默默的跟上奧斯蒙的節奏, 開始了認真的干活大掃除。

    艾文:“……”所以他還能說什么呢?

    家里沒有人閑著了,艾文和江離兩只毛絨絨互相對視了一眼,艾文直接帶著江離去了自己的臥室,把東西收拾了一下,和她說道:“你住我這里吧!我去收拾一下雷爾夫的房間,幫他處理一下學業上的問題。”

    江離直接坐在他的床上點了點頭,還語調輕快的說道:“艾文陪我睡!”

    艾文渾身一震,回過頭來,看到江離亮晶晶的眼眸,心中頓時了然,霎時間,什么聯想遐思盡數清空,還有幾分啼笑皆非道:“好,變成毛絨絨陪你一起睡。”

    “嗯嗯!”江離乖巧而開心的點頭。

    安頓好江離,艾文直接去了雷爾夫的臥室。

    畢竟是同住了這么久的室友,雷爾夫的電腦密碼艾文也清楚,對應著他的課堂筆記、在電腦旁邊貼的便箋,順便還問了幾個雷爾夫同班的同學,將最近的作業弄清楚之后,直接把雷爾夫已經寫得差不多的分門別類的發到教授的郵箱里,尚未完成的,則是簡單的幫他拼湊一下,專業性比較強的,就只能是之后給教授寫請假條說明情況了。

    江離在艾文的床上坐了一會兒,好奇的打量了一圈他的房間后,才從房間里出來。

    骷髏架子直接端過來一盤水果,畢恭畢敬道:“尊敬的大人——”

    “哦,謝謝。”江離隨手接過來了,端著盤子去隔壁房間找艾文。她直接坐在了艾文的身邊,看著這只毛絨絨神色認真在雷爾夫的電腦鍵盤上敲敲打打,側臉都是專注的模樣,實在是騰不出手來,干脆直接遞了一塊水果送到了艾文的嘴邊。

    江離:“給。”

    艾文微一低頭,嘴唇輕輕的碰到了她纖細白皙的指尖,“謝謝。”

    江離根本沒什么反應,喂完毛絨絨一口水果就開始自己吃了,反而是艾文,嚼東西的時候,都不由得紅了一點耳朵尖。

    盡快處理完雷爾夫手上的作業之后,艾文又拿出來手機,找到了雷爾夫父母的電話號碼,在打電話給這兩位狼人夫妻之前,不由得有些遲疑道:“我是不是應該先給雷爾夫找個失蹤的理由?”

    江離眨了眨眼睛,“實話實說不行嗎?教廷和黑暗議會都不知道在外面說了什么了。”

    雷爾夫的父母雖然遠離了狼人祖地,不過,那些毛絨絨的親戚朋友還在,要是從別人那里聽到了什么消息,他們這邊瞞著,雷爾夫的父母可能會更加擔心。

    艾文輕輕的嘆了口氣,“也對。”

    打定主意之后,艾文一個電話打給了雷爾夫的父母,夫妻倆向他表達了感謝之后,立即表示,自己馬上就過來。

    兩個小時后,外面的門鈴被按響,幽靈奧斯蒙直接習慣性的飄過去開門,對上外面那對兒神色焦急的狼人夫婦,頓時怔住。

    雷爾夫的父母看到了自家崽兒的住處,竟然連幽靈都有之后,也是一陣震驚和驚恐。

    好在,艾文和江離很快便溫聲從臥室里走了出來。

    艾文朝著雷爾夫的父母點了點頭:“叔叔,阿姨。”

    江離玩著艾文的手臂,看向雷爾夫父母的眼睛也閃閃發亮,兩只和雷爾夫皮毛顏色很相似的毛絨絨0.0

    而且,成年狼的體型線條極為流暢,那是一種帶著力量的美感,和還處于毛球狀、仿佛一推就能滾好幾圈的狼崽子完全不一樣!

    艾文反手握著她的手,輕輕拉了拉她的手,“江離。”說好的只要我這只毛絨絨呢?

    江離眨了眨眼睛,轉過頭露出一個笑容來,“哦!”

    艾文用另一只手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

    艾文把雷爾夫的父母請到沙發上坐下,然后和他們詳細解釋了教廷、黑暗議會,以及深淵三方互相造成的微型地震和深淵通道消失的后續混亂。期間,惡靈竭力收斂著自己臉上那夸張而充滿惡意的表情,給偉大的深淵之主在這個世界的父母送來了精致的果盤,同時,也給兩位狼人夫妻帶來了全新的驚嚇。

    顯然,雷爾夫的父母對于黑暗議會,要遠比雷爾夫更加了解,但是,他們夫妻倆卻又一直隱瞞身份帶著雷爾夫生活在人類社會中,驟然得知,自家崽兒竟然直接攪和到教廷、黑暗議會和深淵之間的戰爭中,臉上的表情實在是復雜到難以形容。

    雷爾夫的媽媽幾乎是顫聲道:“我不知道,他居然會遇到這種事情……”

    偷偷藏在門后面的惡靈忍不住小聲嘀咕:“偉大的深淵之主——”

    雷爾夫的媽媽聲音驟然拔高,盯著門縫的方向朝著那個來自深淵的惡靈遷怒道:“你閉嘴!”

    惡靈被嚇了一跳,乖乖的夾起尾巴飄走了。

    江離隨手從果盤里拿了一塊塞到了雷爾夫的父母這兩只毛絨絨手里,“別生氣,吃水果,它們是留在這里等雷爾夫的。”

    江離隨意的一句安慰,恰好就戳中了雷爾夫的父母心中最擔憂的一塊兒,得知雷爾夫有很大的可能回來,這對兒狼人夫妻迅速的振作起來,努力露出一個笑容來,有些感激的和江離說道:“你說得對,我們得在雷爾夫回來之前,幫忙處理好別的事情。”

    艾文主動提議道:“想辦法開個假條?”

    雷爾夫的媽媽點了點頭,“我們有家庭醫生,這件事我來辦,學校那里就麻煩你了,艾文。”

    艾文笑著點點頭,“阿姨放心。”

    雷爾夫的父母也是行動派,而且,作為一只生活在人類社會的狼人,他們倆本身就有不少自己的特殊門路。在雷爾夫缺席的情況下,直接給自家崽兒炮制了全套的病歷,并且,還特別貼心的處理成了可輕可重、尚未下定論的情況,方便雷爾夫什么時候回來,都能把這件事圓下去。

    處理妥當雷爾夫的事情,雷爾夫的父母便又匆匆離開了,只是臨別前,一直在認真的和艾文和江離道謝。

    “雷爾夫是我們的朋友呀!”江離笑瞇瞇的說道,還是那么可愛的一只毛絨絨!

    在接下來的“同居”生活中,艾文一直變成毛絨絨的模樣,睡在了同樣變成垂耳兔模樣的江離身邊,算是徹底習慣了人形和原形之間的任意變幻了。

    有時候一早醒來,他還維持著銀白色狼崽子的模樣,下巴搭在毛嘟嘟的前爪上,眼神憂郁的看著耷拉著大耳朵趴在那里的江離,就忍不住用有些濕潤的鼻尖輕輕的頂了頂垂耳兔的長耳朵。

    誰能想到,“大灰狼”和“小白兔”也能這樣和諧的挨挨擠擠的睡在一張床上呢?

    憂郁的銀白色毛絨絨低下頭,用尖尖的吻部輕輕的在垂耳兔毛嘟嘟的長耳朵上親了一下。

    垂耳兔的耳朵動了動,半睡半醒中冒出一句女孩子柔軟的聲音來:“艾文?”

    艾文:“嗷嗚嗷嗚。”是我,我要去上課了,還得抽空幫雷爾夫去教務處再續請個假。

    ——艾文雖然已經能夠熟練的在人形和毛絨絨的原型之間自由變換了,不過,處于原型的時候,依舊還是不能像江離一樣,口吐人言就是了。不過好在,他不管在這里“嗷嗚”什么,江離都能聽得懂就是了。

    江離垂耳兔睜開了一只眼睛,里面的紅色光澤仿佛流動的寶石,主動提議道:“那我去幫雷爾夫請假呀!”

    艾文變成人類形態,直接坐在了床上,因為剛剛醒過來,略長的黑發有些微微的凌亂,他單手支著在床上,睡衣的領口微微敞開,露出一小片流暢的鎖骨線條。

    艾文側過頭來,看著依舊垂耳兔模樣的江離點了點頭,溫聲說道:“也好,這樣我們中午就可以一起在學校吃飯了。”至于家里的幽靈、惡靈、骷髏架子還有羚羊骨架,隨他們去吧,反正都不用吃飯……

    江離點點頭,“嗯!”

    艾文繼續道:“等下我把我的校園卡給你,你可以刷卡去圖書館等我。”

    江離繼續點頭,“好啊!”

    好像都沒怎么商量,兩只毛絨絨就直接默契的決定好了這一天的行程。

    而在江離和艾文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半個月之后,失蹤狀態的雷爾夫,重新收斂了身上來自于深淵力量的強大氣息,也終于從一條新打開的深淵通道,灰頭土臉的艱難地爬了出來。

    第 113 章

    雷爾夫抹了把臉, 然后抖了抖衣服上的土,從兜里摸索著自己的手機,掏出來之后, 才發現,不只是屏幕, 連機身都已經碎得差不多了, 不用修,直接可以宣告報廢的那種。

    他撇了撇嘴,抬手就要把碎掉的手機扔掉, 結果,扔出去之后, 突然反應過來, 手機里面還有卡呢, 連忙又飛撲過去, 從半空中將手機撈了回來。拆開,取出手機卡, 這才將報廢掉的手機踹在了兜里, 打算找個垃圾桶再丟掉。

    抬頭左右看看,雷爾夫皺著眉頭琢磨了一會兒, 看著周圍的景象, 總覺得, 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峰區曠野。不過,他這會兒身上沒有任何電子通訊設備,也沒辦法定位地圖, 只能是憑借本能隨便選了一個方向,徑直往前走了。

    好在,在看不到盡頭的漫長旅途中,雷爾夫終于遇到了一伙開車自駕出來玩的年輕人,揮手攔車之后,總算是順利的上了車,被這伙年輕人捎到了附近的小鎮上。

    艾文接到電話的時候還在上課,明明是個陌生的號碼,在這一瞬,他卻突然有了種預感一般,直接按下了接聽鍵。

    雷爾夫的聲音清晰的傳了過來,“哥們,我回來了!!!”

    艾文頓時驚喜道:“雷爾夫?”他看了一眼講臺上的教授,直接轉身從教室的后門溜了出來。

    艾文一連疊的追問道:“你現在在哪兒?有沒有受傷?之前是怎么回事?你失蹤的事情,我和你爸爸媽媽說過了,我們幫你弄了一份病歷出來。”

    “啊,那我立刻給他們打電話!”得知父母已經知道這件事了,雷爾夫立即道,然后又舒了口氣,“已經和學校請假了?那就好,我就知道,哥們,你是最值得信任的。”

    艾文有些哭笑不得,調侃道:“你已經完成的那些作業,我也都幫你交上去了,這幾天江離一直和我在學校這邊,還幫你拿過幾份教授給的資料。”

    “我現在在峰區這邊,剛剛搭車到了一座小鎮上,等我回去請你吃飯!”雷爾夫立即保證道,隨后,還神神秘秘的和艾文說道:“我從深淵給你和江離帶了土特產回來,你一定會喜歡的。”

    艾文稍稍頓了一下,立刻意識到了雷爾夫言語間的意有所指,“給我們兩個人的禮物——‘我’一定會喜歡?”

    雷爾夫略微遲疑了一下,“這個,我還真不能確定江離喜不喜歡,畢竟,她最喜歡的就是毛絨絨了。”不夠毛絨絨的東西,在江離那里,顯然要往后排。

    艾文頓時啞然,雷爾夫說得太有道理,江離的喜好就是如此的清晰明確,不過,轉念一想,她喜好毛絨絨,自己就長得毛絨絨的,所以江離喜好自己,邏輯通順,沒有問題,嗯……

    雷爾夫又道:“郊區別墅下面的那個深淵通道已經徹底被地球排斥走了,不過,峰區這邊,似乎有另一條深淵通道,我就是從這里回來的。”

    艾文的反應也快,“溶洞里面那片黑屋——和之前那個荒蕪的世界相連的通道?”

    雷爾夫:“對,就是那里,不過這條通道比較脆弱,而且波動很大,位置完全不固定。”

    要不然,雷爾夫也不會辛辛苦苦的從深淵爬出來了,結果,卻不知道自己落在了地球的哪塊地皮上。目前這條微弱的深淵通道,不像是之前在江離的窩下面的那一條,或許是因為近距離接觸過帝流漿的緣故,那條深淵通道變得極為堅固,被這個世界的力量強行排斥出去之后,矗立在深淵之中,依舊穩穩當當,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做點別的事情。

    和艾文閑聊了幾句之后,雷爾夫道:“我等會兒坐車回去,你們晚上回郊區別墅?”

    “不,你來宿舍這里。”艾文立即拒絕,高速雷爾夫道:“因為上次的事情,地表部分發生了地震,郊區別墅已經完全被震塌了,不過江離從教廷和黑暗議會那里要來了足夠的賠償款,我們打算把這個房子重新建起來,只是她還沒選好新別墅的建造樣式……”

    雷爾夫突然想到了自己那個蛇精病表哥魯道夫。雖然房產證上,那塊地皮和房子應該是屬于魯道夫的,不過事實上,怕是就連魯道夫自己,都已經習慣性的默認為,郊區別墅的那塊地皮,所有權歸江離所有了。

    想到江離和艾文把新房子建起來之后,越發混亂的房屋所有權問題,雷爾夫不禁道:“干脆回頭讓我那個蛇精病表哥直接過個戶得了。”

    反正,經過江離手的厄運鉆石都給魯道夫了,作為一只成年毛絨絨,憑借著天生的種族優勢,魯道夫在江離這里,其實也不算很吃虧……

    和艾文打完電話,雷爾夫扭頭又給自己的父母報了平安,隨后,便自己一路風塵仆仆的坐車回了耶路塞瑞市。

    雷爾夫趕到宿舍的時候,艾文和江離還在學校沒有回來。

    幽靈奧斯蒙打開門,看到雷爾夫之后,也不由得露出了驚喜的表情,“雷爾夫——”然而,奧斯蒙后半句的“你終于回來了”根本沒來得及說出口,便直接被穿墻而過的惡靈給撞飛了出去,同樣從出來的骷髏架子,更是用有些沙啞并且帶骨頭摩擦時“咔嚓”的嗓音,和惡靈同樣激動的尖叫道:“大人!偉大的深淵之主!”

    “您終于回來了!”

    惡靈的聲音足夠尖細,當它喜極而泣的時候,那音調就越發詭異空靈起來。

    雷爾夫被這兩個深淵生物嚇了一跳,一句“臥槽”脫口而出,難以置信的震驚道:“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惡靈那血紅色的眼睛里甚至染上了淚花,雙手交握捧在胸前,感動道:“善良的艾文先生知道我們一直在等您,在我們的懇求下,答應了收留我們。”

    骷髏架子實施的補充道:“尊敬的大人也沒有提出任何異議。”

    雷爾夫:“……”他恍惚了一會兒,才終于后知后覺的回過神來,這兩個家伙口中尊敬的大人,應該指的是江離,在此之前,它們面對江離,就挺恭敬的,大概還是面對強大力量的謹慎和崇拜吧!

    被惡靈撞飛出去的幽靈奧斯蒙一臉無言以對的飄了回來,和雷爾夫詳細的解釋了,在他從深淵通道消失后發生的事情,最終總結道:“所以,我們最近可能需要在這里多打攪一段時間。”

    雷爾夫什么事情都沒聽,就注意到一件事,“什么,艾文和江離他們兩個已經同居了!?”

    幽靈奧斯蒙:“雖然我覺得完全不是你說的這個意思,不過,事實上這么說好像的確又沒錯,呃……”

    最初的時候,雷爾夫還以為,自己堂哥的萬圣節宴會上會給自己介紹一個女朋友呢,結果現在可好,他的好哥們艾文意外被開除人籍之后,好歹已經有同居對象了,而他自己,之前干脆就直接被從非人類的黑暗種族開除出地球籍了……

    半晌,雷爾夫坐在沙發上和奧斯蒙唏噓感慨道:“好吧,我兄弟有著落了,我自己好歹從深淵爬回來了,這波不虧。”

    奧斯蒙:“……”

    他還能說什么呢?同樣的一場萬圣節狂歡夜,艾文和雷爾夫被開除原來的種族了,他連命都丟了,雖然也因此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就是了……

    被忽略掉的惡靈和骷髏架子還眼巴巴的守著雷爾夫,尖聲叫道:“尊敬的深淵之主大人,我們愿意永遠追隨您!”

    “但是在地球這塊地界上,你們還是學習一下奧斯蒙吧!”雷爾夫眼神憂郁的看了這兩位誓死追隨自己的深淵生物。

    被卷入深淵之后,雷爾夫體內被自己封印的力量盡數被釋放出來,他封存的過去的那些記憶,也隨之重現。不過,封存的記憶,和腦子里原裝的記憶,給人的感覺終究還是不一樣的,雷爾夫雖然知曉了自己作為深淵之主的過去,但是,這一切來得太過突然,就仿佛看了一場極其震撼的電影大片似的,觸動是真的,可是,終究是“別人”的故事,即使這個別人,其實是過去的他自己。

    比起曾經的“深淵之主”,現在的雷爾夫還是更擔心自己這學期的期末考試……

    被雷爾夫點名表揚的幽靈奧斯蒙轉身去廚房準備晚飯了,不過,卻很快又被雷爾夫給叫住,“等等,奧斯蒙,今天別做了,我們出去吃。”

    雷爾夫在日常生活中其實不算是特別有儀式感的人,不過,好不容易從深淵爬回來了,他還是挺想請艾文、江離吃頓飯,順便也給自己慶祝一下的。

    奧斯蒙道:“那我給艾文和江離打電話?”

    雷爾夫點了點頭,“好,讓他們倆商量吃什么,我先去收拾一下自己。”

    隨后,雷爾夫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間,翻出干凈衣服,動作麻利的洗了個澡、換衣服。

    等他一身清爽的出來后,客廳里給他端了一盤子新鮮水果的奧斯蒙也說道:“我剛剛和江離說好了,她和艾文等會兒直接回來。”

    雷爾夫點了點頭。

    很快,江離和艾文回來。見到完好無損的雷爾夫之后,艾文頓時長舒了一口氣,忍不住笑的伸出手來,握拳抵在了雷爾夫的肩膀上,“歡迎回來!”

    至于江離,則是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圈雷爾夫,愣是把他瞅得有點寒毛直豎,小心翼翼的問道:“我有哪里不對嗎?”

    江離眨了眨眼睛,“你身體里的力量給人的感覺不一樣了,不過,還是毛絨絨的,嗯!”

    雷爾夫頓時也笑了,他就知道!

    隨后,雷爾夫還偷偷的把艾文拉到了一邊去,避開江離飛快的塞給他一塊東西,“給你和江離帶回來的禮物!”

    艾文愣了一下,低頭一看,才發現,竟然是一顆光線剔透近乎無可挑剔的粉鉆,完全不啻于厄運鉆石的那種。

    雷爾夫也來了興致,壓著聲音卻精神振奮道:“深淵特產!我特意找的最漂亮的粉色,女孩子肯定喜歡,我幫你把求婚的鉆石都捎回來了!”

    艾文:“……”

    拿著這顆粉鉆,艾文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耳朵尖也不由得紅了一點,顯然,他的好哥們已經替他把求婚的事情都安排上了,“雷爾夫你……”

    雷爾夫突然愣了一下,看著艾文竟然靦腆起來了,頓時震驚道:“艾文!你、你居然害羞了?求婚的話題你為什么要害羞,你們不是都同居了嗎?這不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嗎,我聽奧斯蒙說了。”

    艾文無言以對,喃喃道:“……我覺得你可能完全沒聽明白。”

    雷爾夫:“……???”

    第 114 章

    艾文和雷爾夫面面相覷。

    好半晌, 艾文擺了擺手,“我的事情回頭再說,還是先說說你吧!你之前是被拖進了深淵之中嗎?”

    “是啊, ”雷爾夫嘆了口氣,還有些唏噓道:“雖然深淵的土特產是各種鉆石, 但是, 那些鉆石里都是深淵的黑暗力量,我想了一圈,身邊也只有你和江離拿著沒事。其他人, 包括我父母在內,我居然想送都送不出去, 哎!”

    艾文簡直啼笑皆非, 調侃道:“你想做寶石供應商嗎, 深淵之主?”

    雷爾夫擺了擺手, “做不了,你想想, 要是我賣出去的每顆鉆石, 都和厄運鉆石似的,每一任買家都出事, 我怕有人會拿火箭炮去轟我的公司……”

    艾文:“……聽起來還挺真實的。”

    旁邊, 江離突然開口叫道:“艾文, 雷爾夫,你們要吃什么?”

    雷爾夫“蹭”的一下就竄過來了,“讓我看看菜單!”

    江離隨手扔給了他, 看著雷爾夫的模樣,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問道:“你餓了多久?”

    雷爾夫一邊點菜一邊搖頭道:“不是餓,是沒有喜歡吃的東西。”

    現在回憶起在深淵的經歷,雷爾夫依舊心有余悸,“想想一下,你能吃的東西,全都是純粹的黑暗深淵能量,雖然不餓,但是我那也太絕望了。”

    江離還真就認真的想了想,卻完全沒法帶入,只是道:“我知道的每天只吸收日月精華的妖怪多了去了,他們好像一點也不絕望。”

    雷爾夫瞅著江離

    江離眨巴了一下眼睛,也看著他。

    日月精華這種中西,雷爾夫其實是不算太了解的,但是,江離上次窩里那些漂浮著月華,他卻是真實的觸碰過,想了想,摸索著下巴,依舊忍不住搖頭道:“就算把深淵的黑暗能量換成月華,我還是覺得不行,就是黑色變成白色了而已,根本沒有任何區別啊……”

    艾文笑著搖搖頭,走過來,直接坐在了江離身邊的椅子上,和雷爾夫打趣道:“所以,你急著從深淵爬出來,就是為了回來吃飯的嗎?”

    動作麻利的點了一桌子菜的雷爾夫繼續搖頭,嘆了口氣,補充道:“除了吃飯,還有我的期末考試。”

    艾文手上的動作一頓,忍不住笑道:“這倒是。你要是再晚回來一段時間,我就直接去幫你申請緩考了。”

    大學的緩考,一般是在學生因故請假、或者是修雙學位導致兩個專業的考試時間沖突的時候申請的,通常會直接把緩考的時間推遲到下學期的開學初,當然了,如果需要緩考的科目太多,第二次的時間又沖突了,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像是雷爾夫這種,一學期那么多門課,全部申請緩考并且發生考試時間沖突的可能性很大,到時候,基本就只有掛科這一條路可走。

    想到這種情況,雷爾夫便是一陣后怕,忍不住念叨道:“我勤勤懇懇上了大半學期的課程,最后要是因為這種理由掛了,那也太慘了!”

    “還好你回來了,”艾文笑笑,“吃飯吧!”

    學校的事情就這么多,雷爾夫大致了解過之后,也就放下心來。接下來一頓飯的時間里,便成了雷爾夫詳細的向艾文和江離他們講述,深淵的模樣。

    “以后有機會帶你們過去玩。”雷爾夫一邊吃飯,一邊忍不住的嘀咕道:“不過我們去之間,得提前準備好足夠吃的東西,要不然,整天嗑黑暗能量,是個人都得瘋。”

    艾文笑了笑,“過去挖鉆石嗎?”

    雷爾夫隨意道:“深淵的土特產嘛,那些深淵的黑暗能量凝結之后,基本上就變成了黑色的鉆石原石,到處都是,你要是感興趣,可以隨便挖。不過,那些鉆石原石黑色的居多,帶顏色的雖然也有,但是還是需要稍微翻找一下的。”

    一直沒吭聲的幽靈奧斯蒙忍不住吐槽道:“我覺得你說的不像是鉆石,而是漫山遍野都是的普通石頭。”

    雷爾夫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在深淵,鉆石就是最普通的石頭而已。”

    正認真的看著艾文細心的剝蝦殼,并且,艾文還沖著她笑了一下,直接把剝出來的蝦放在了她的盤子里后,江離終于抬起了頭,和雷爾夫隨口道:“帶顏色的鉆石?你是說,像是藍色的厄運鉆石,還有你剛剛拿出來的那塊粉色的嗎?”

    雷爾夫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叫道:“你怎么知道的?!”

    江離不解的眨了眨眼睛,“那顆粉色的鉆石上面,屬于深淵的黑暗力量特別活躍,之前它在你身上,后來這么那么明顯的一個力量源,就轉移到了艾文的身上,我當然一看就知道了呀!”

    艾文和雷爾夫:“……”

    雷爾夫一臉懵逼的表情:“我還以為,回頭能給你當驚喜呢……”

    艾文忍不住用手背抵住了額頭,頓時失笑。

    “什么驚喜?”江離不解的眨了眨眼睛,“送給我的嗎?”

    反正也被發現了,雷爾夫唉聲嘆氣了一會兒之后,直接大大咧咧的就說出來了,“訂婚戒指啊!不過那顆粉鉆現在還是裸鉆呢,回頭艾文還得去訂個戒托。”

    一下子,艾文剛剛還低著的手背一滑,差點撲在桌面上。

    他是真的完全沒想到,江離隨便一問,雷爾夫就直接把這些話全都說出來了,霎時間,艾文的臉上、耳朵上紅了一片,整個人仿佛都變成了火烤的一樣。

    江離隨手一撈他,碰到艾文微微有些發燙的臉頰,還有些不解道:“艾文,你怎么啦?”

    提到這個話題,本來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艾文觸碰到江離微涼的手指,下意識的轉過頭來看著她。

    江離眨了眨眼睛,漂亮的眼睛里滿是單純、茫然和無辜。

    艾文認真的看著她,卻又忍不住的失笑,小聲說道:“回頭我再和你解釋吧,好不好?”

    江離乖巧的點了點頭,“好。”

    說完,艾文瞥了一眼雷爾夫。

    終于意識到自己似乎做錯事的雷爾夫倒吸了一口氣,他明明是好心,但是,好像無意間坑了自己兄弟,徹底打亂了艾文原本的計劃,突然有點想自閉QAQ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在江離堪稱異想天開的喜好下,收了高額設計費用后,設計師做這一個項目的設計圖也愣是畫到精神恍惚。

    終于,隨著設計圖紙最終被敲定,郊區別墅開始了重建施工。江離和艾文這兩只毛絨絨,也依舊在單純而愉快的“同居”中。

    雷爾夫后知后覺的意識到了“同居”的字面意思之后,這一次,他份外同情的看了自己的好兄弟艾文一眼,聰明的選擇了安靜閉嘴……

    艾文:“……”他還能說什么呢?

    第 115 章

    郊區別墅的重建過程中, 艾文和雷爾夫便已經迎來了他們的期末考試。

    在學校里的時候,還碰巧遇到馬克斯韋爾, 對方熱情的招呼道:“這個暑假有什么打算嗎?我們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想到上次和馬克斯韋爾的峰區一行, 以及對方似乎自帶“旅游走到深淵通道相關的地界上”這一特殊技能, 雷爾夫立即誠懇的請教道:“你打算出哪?”

    明明這邊還要考試呢,結果, 馬克斯韋爾連出行計劃都已經做好了, 振奮道:“我們可以從耶路塞瑞市直接飛雅典, 然后從雅典去圣托里尼島, 途中可以去參觀一下阿菲亞神廟,之后,我們可以繼續從圣托里尼島出發,在愛琴海上開啟一段自由的帆船自由航行!想想愛琴海的藍色,還有那些群島, 這段行程是不是特別浪漫!”

    艾文想了想,頓時也有些心動了,他把手搭在馬克斯韋爾的肩膀上, “等考完試咱們再商量詳細的出行計劃?”

    馬克斯韋爾立即點頭,“妥了!對了, 你家江離呢, 她會一起來吧?”

    “當然。”說起江離的時候,艾文的眼睛里都是笑意。

    馬克斯韋爾沖著艾文比劃了一個拇指。雖然江離看上去只是個單薄纖細的女孩子,但是不得不說,江離真的能夠給人足夠的安全感。

    等到馬克斯韋爾一陣風似的朝著自己的考場去了之后, 艾文又忍不住的看向雷爾夫,半是打趣半是認真的問道:“愛琴海的群島之上,沒有廢棄的深淵通道吧?”別人去可能沒事,雷爾夫這個深淵之主的體質,他到場之后,廢棄的深淵通道,八成直接就被重啟了……

    雷爾夫還真就仔細回想了一圈,依舊有些不確定的回答道:“這個,我也不能保證。不過沒關系,反正暑假足夠長,要是不小心掉進深淵里,我就帶你們去深淵里玩吧!”

    頓了頓,雷爾夫由衷的說道:“深淵世界的景象很特殊,單就參觀的話,其實作為一個景點還不錯,而且挖鉆石也挺有意思的,當然了,咱們得提前準備好各種吃的。”

    隨后,艾文和雷爾夫也分開,兩個人各自去了自己的考場。

    幾天的時間過去,大學的考試周正式結束,然而,在開始愛琴海一行之前,郊區別墅那邊,在幾經修改之后,也終于即將竣工了。

    江離坐在艾文身邊,直接靠著他的肩膀,側過頭來看平板電腦的屏幕。

    施工方剛剛發過來的幾組建筑圖,別墅的硬裝都已經做好了,接下來就是內部的軟裝了。

    剛剛還一個人百無聊賴的坐在茶幾旁邊喝咖啡的雷爾夫忍不住探過頭來瞅了兩眼,“墻壁上為什么還留了凹槽?”

    江離眨了眨眼睛,“我要種東西的呀!”

    雷爾夫愣住,“在墻壁上種花嗎?”

    江離點點頭,“嗯,月華堆積多了之后,可以把它們變成藤蔓掛在墻壁上,晚上還可以當成燈光用,很漂亮的。”

    雷爾夫想象了一下那個場景,又聯想起江離的窩里那些懸浮跳躍著的月華,突然有點羨慕,忍不住道:“回頭我得看看。”

    江離也有些興奮,隨口道:“今天就可以種出來!”

    單手捧著平板電腦的艾文頓時拉住她的手,笑了笑,提醒道:“別著急,別墅那邊我訂的家具和各種家用電器還沒裝好呢,再說了,剛剛裝修好的房子,還是要通風透氣幾個月再住比較好。”

    雖然妖怪好像不介意這個,不過,艾文從小到大的人類習慣,在這種無關緊要的細節上,還是占了上風。

    江離也不在乎這點時間,點點頭,“好。”說完,她還抬起手來,朝著雷爾夫遞了一下。

    原本空著的手心里,一團散發著柔和光暈的月華在江離的掌心跳躍著,凝集成了小小的一團。

    江離隨意的朝著雷爾夫示意了一下,大方的說道:“送給你了!”

    雷爾夫接過去之后,卻不由得納悶道:“為什么帝流漿的力量就不會凝結成石頭呢,深淵的力量就非得變成一塊一塊的固體!”

    “稍微凝實一下就變成月華的結晶了呀!”江離眨了眨眼睛,直接把一塊月華捏成亮晶晶的石頭了,還頗為認真的回答道:“因為我喜歡這些月華在窩里飄來飄去的樣子,你大概經常嫌深淵的黑暗力量太招搖還占地方?”

    聽到江離的思維邏輯,雷爾夫頓時陷入了沉思。片刻后,雷爾夫瞅著自己面前懸浮的另一團深淵的黑暗力量,郁悶道:“不行,從顏色上就不對了,飄著月華那是奇幻夢境,屋子里飄著一團團的黑氣,別人得以為是化工廠沒開凈化設備,下一步就得報警了……”

    艾文同情的看了一臉郁卒的雷爾夫一眼,哭笑不得道:“……這也太真實了吧!”

    雷爾夫苦著臉,揮了揮手,又把面前那一團漂浮著的黑霧狀的深淵力量弄掉了。

    隨后的幾天時間里,趕在希臘行之前,艾文一直都在忙著布置郊區別墅的家居。

    趁著江離分神去鼓搗那些月華藤蔓的時候,雷爾夫單手托著下巴,看著自己的好哥們艾文一臉認真的模樣,還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道:“每次看到你這完全是布置婚房的架勢,結果,居然連和江離求婚都完全提不上日程,我就覺得頭疼。”

    說完,他還深有感觸的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艾文頓時扭過頭來面無表情地瞥他:“……別這樣,哥們,求求你想我點好吧!”

    雷爾夫:“唉!”

    兩只毛絨絨大眼瞪小眼,片刻后,雷爾夫長吁短嘆的走了。

    艾文:“……QAQ!”他能怎么辦,他也很無助啊QAQ!

    ·

    等到郊區別墅布置好了之后,一直給江離充當管家的幽靈最先搬了回去,與其同行的還有惡靈和骷髏架子。

    至于江離和艾文、雷爾夫,則是約上馬克斯韋爾一起,終于開始了在愛琴海上浪漫的航行。

    ——當然了,再怎么湛藍的天空、湛藍的海面,白色的船帆,所有的美好和浪漫,也抵不過,一向以平靜出名的愛琴海上突然起了風。

    雷爾夫抱著柱子待在船上,被顛得胃都要吐出來了,一臉懷疑人生的表情盯著馬克斯韋爾。

    馬克斯韋爾的聲音已經被海風給吹散了。

    “海——上——風——浪——大——”

    雷爾夫一臉絕望道:“求求你別說話!”

    江離雙臂抱在艾文的腰上,在顛簸的船板和呼嘯的海風中,依舊站得穩穩的,只有頭發被海風吹起來飄在風中,她甚至還笑瞇瞇的側過頭來,還有些驚奇的看著雷爾夫:“我記得你不暈車呀?”

    雷爾夫都要窒息了,“我是不暈車,我甚至不暈船,但是我才發現,我居然有點暈海浪……”

    江離很同情的看著他,一下子就發現了問題癥結,“深淵世界沒有大海?”

    雷爾夫抱著桅桿,“我上次回去沒見過。”

    突然之間,江離似乎若有所覺,越過艾文的肩膀上,朝著后面探頭看了過去,“咦?那是什么?”

    艾文直接抱著江離轉了個身,看向了后面依舊波濤洶涌的海面。

    片刻后,艾文替馬克斯韋爾辯解了一句道:“今天的愛琴海上風浪這么大,不怪馬克斯韋爾選錯了天氣,是因為有海怪……”

    雷爾夫:“……???”

    又是一個滔天巨浪后,雷爾夫掛在船帆的繩索上,失神的喃喃道:“我錯了,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信任馬克斯韋爾的旅游攻略。”

    江離松開了環抱著艾文的雙手,轉而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有些興奮的提議道:“這個就是海怪嗎?我以前沒見過……艾文,咱們去玩海怪吧!”

    艾文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看著那個,倒是并不擔心自己的安危,略微停頓了一瞬之后,冷靜的和江離說道:“可是現在下水的話,渾身會濕透?”

    “啊,對……”江離眨了眨眼睛,想了想銀白色的毛絨絨皮毛被海水打濕的模樣,瞬間又改了主意,“算了,我們還是不下水了,我把海怪撈上來玩吧!”

    馬克斯韋爾聽著他們在狂暴的海風中依舊沒有任何阻礙的交流,忍不住大聲喊著,他的聲音依舊吹散在了海面上,“慢——點——動——手——帆——船——太——小——啊啊啊啊——”

    毛絨絨下水會打濕皮毛,船板太小海怪又不能撈,江離站在那里一時間陷入了兩難境地,她眨了眨眼睛,忍不住看向艾文,“怎么辦?”

    正說話間,那個因為察覺到海面上恐怖的氣息而焦躁不安的海怪突然從海底翻了出來,帶起一片如同海嘯的巨浪,迅速朝著遠處逃去。

    霎時間,整個帆船差點被打翻過去,霎時間,船板上的幾個人,差不多全都被海水淋透了。

    艾文抹了一把臉,還用沒打濕的紙巾去擦江離的臉頰,啼笑皆非道:“不用為難了。”

    本來在船上就暈頭轉向這會兒還被海水劈頭蓋臉潑了一身的雷爾夫腦子里那根弦終于繃不住的斷了,“次奧!!!我一定要把這只海怪燒烤掉!”

    江離和艾文同時回過頭來,就看到抓狂的雷爾夫已經松開了剛剛掛住他的船帆繩索,直接從傾斜了60°角的船板上縱身朝著海里跳了下去。

    馬克斯韋爾大概是最操心的一個人了,驚恐的大喊道:“他——暈——海——浪——”

    江離面色絲毫不改,“啊?沒事的,等會兒我去撈他呀!”

    馬克斯韋爾這才安心的閉上了嘴。

    渾身都是海水的艾文忍著笑低頭,飛快的親了一下江離的額頭。

    ·

    夜色很深,懸崖酒店的露臺延伸開來,幾乎要和終于平靜下來的海面連在了一起。

    白天才玩過海怪、撈過雷爾夫、還好奇的嘗過海鮮燒烤的江離閉著眼睛,似乎已經要睡著了。

    艾文側過身來,借著幽微的月光,細致的看著她的模樣。

    江離朝著艾文翻了個身,一把抱住毛絨絨蹭了蹭。

    艾文的脖頸被她的發絲蹭得有些癢,不由得低下頭來,他微微彎了彎唇角,卻沒有發出聲響,而是順從地回抱著她。

    過了一會兒,艾文心中微動,低聲道:“以后我們一直在一起,給你親親抱抱摸皮毛捏爪爪肉墊,好不好?”

    “嗯!”江離還抱著毛絨絨,明明閉著眼睛要睡覺,說起毛絨絨,答案卻一下子變得清晰起來。

    反正,毛絨絨和她說話,她什么都應。

    艾文輕輕的低著她的額頭,眼睛里的倒影,也只剩下她的模樣。

    時光很長,他們有今后無數的歲月相伴。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完結,謝謝大家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