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重生空間:天價神醫 > 第501章 大結局
    不管兩人之間有何恩怨糾纏,到了這一刻,自然是拋除一切,拿到軒轅劍為主了。

    程玉這么想,也這么做了。

    雖然一路來,程玉在他身上還是沒發現有修為的跡象,但她還是不能掉以輕心,搶先一步奔了過去,劍若是被嚴旭那個弱雞搶去,那她還不如撞墻死了算了。

    程玉拔劍的時候,余光無意間掃見,嚴旭竟然沒動,這是情知自己撥不出所以才不動?

    如此以來,就顯得程玉的吃相很難看了。

    程玉不自在也就一秒鐘,立馬就去拔。

    拔了一下,竟然沒動,像跟地面融合在了一起似的。

    試了無數次,累的汗流浹背,那劍連動一下都沒動,這給程玉急的不行。

    想了一會兒,只得再次用老辦法,將師傅的元神花瓣,悄悄拿了出來。

    剛一接觸,原本暗淡無光的劍身便迸發出銀色的光芒來,果然有門,再拔的時候,就有了松動的跡象。

    劍緩緩被撥出,全身散發著銀白之光,透著霸氣,威嚴,唯我獨尊的氣勢。

    氣勢之強,遠在她見過的所有神器之上。

    劍撥出的越多,程玉的心情越激動,就在劍全部要拔出來的那一剎那,心臟幾乎要跳出胸腔。

    而就在這一刻,突變發生了,有股很強大的力量,朝她背心突然襲來。

    若被擊中,必死無疑,所以,程玉也沒法再去管劍了,下意識閃開。

    等到閃到一邊之后,這才發現,原本只有兩個人的大殿中,此刻已經多了很多人。?攻擊她的那個正是魔尊的弟弟少吾,手中此刻正拿著原本該在她手里的軒轅劍。

    程玉恨恨地想,難怪嚴旭不出手,原來是在這里等著她呢?

    螳螂撲蟬黃雀在后,被人當成了螳螂的程玉,心里那叫一個氣。

    “程小姐,好久不見啊。”那人居然還笑瞇瞇地跟她打招呼,程玉恨不得上去把他那張完美無瑕的臉給撕爛。

    “卑鄙,無恥。”程玉咬著牙。

    “這叫兵不厭詐。”少吾依舊笑意盈盈。

    程玉看向嚴旭,嚴旭面無表情,只是盯著少吾手中的軒轅劍。

    少吾察覺,便把劍遞給了他。

    嚴旭接過來的時候,就見他踉蹌了一下,腰頓時彎了下去,那把劍很重,可不是隨隨便便什么人都能拿得起的。

    程玉在旁邊不由冷笑了幾聲,當然她現在的狀態更有點吃不到葡萄就嫌葡萄酸的意思。

    不過很快程玉就意識到自己目前的狀況了,有少吾在,劍她已經不用想了,她連那個金丹期的部長都對付不了,更不用說魔尊的弟弟了。

    魔尊的弟弟顯然是要比金丹期的部長要高出不少。

    想到這兒,程玉就徹底放棄了神器,先逃命要緊,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雖然對方拿到了軒轅劍不假,但其他的幾只神器可都還在她這邊的。

    他們觀看神劍的時候,程玉就悄悄地往門口移動,只移動了兩步,就被少吾給叫住了。

    “等等,程小姐。”

    程玉不得不停了下來,硬著頭皮說,“劍已經在你們手中了,目的達到,我不覺得我留下還有什么用。”

    “誰說沒用?”少吾笑的很是高深莫測,“你比誰都有用,你才是重中之重,只要你在,還怕其他的神器不找來?”

    我去,得到了軒轅劍還不知足,居然還想得到別的?也不怕撐死。

    不過,話說回來,她要是拿到了神劍,她也想要其他的,有這么個機會,她也不會放棄。

    只是她有那么重要嗎?她不覺得。

    程玉冷笑了聲,“那些神器個個驕傲的跟什么似的,豈會把我一個無足輕重的人類放在心上?你的算盤打錯了。”

    少吾卻是胸有成竹,“打沒打錯,要不了多久就知道了。”

    程玉知道這些人不會放過自己了,就說,“即使他們來了,你以為你就能賺到便宜?那幾個家伙可不是吃素的,對付你們,我看綽綽有余。”

    這不是恐嚇,想當初,少吾對上伏羲琴的時候,就沒占到多少便宜,更何況是幾只一起了。

    少吾說,“之前或許是這樣,但現在不一樣了,有了軒轅劍,情況將明顯不同。”

    程玉顯然不相信,“軒轅劍真這么厲害?”

    少吾說,“你可能還不知道,軒轅劍可是八大神器之中最強的,以一抵七也不是不可能。”

    程玉嘴巴張的老大,頭也搖的更厲害,“不可能,這太夸張了,若是這樣,他們會告訴我的。”

    “你也說那些神器驕傲了,驕傲的人是不愿意提及比自己強的人的。”

    程玉吞咽了一下口水,依舊不甘心地說,“你說的可能是在它意識清醒的時候,可它現在明顯還是在沉睡,未必有你說的那么玄乎,你們可別搬磚砸了自己腳。”

    嚴旭開口,“正是因為它還沒醒過來才好控制,若等它醒過來,那就不好掌控了,即便是這樣,也足夠對付了。”

    程玉不由嘆了口氣,“你們心機真夠深的,引著我幫你們找神器,卻并不搶奪,原來是在這里等著呢,只要掌握了軒轅劍,其他神器就不是問題了。”

    少吾和嚴旭并沒出言反駁。

    程玉說不出來的懊惱,她雖然知道魔族的人有陰謀,但以為因著玄真師傅的關系,這些神器務必會站在她這邊,她覺得她才是掌握了全局的人,沒想到掌握全局的是人家,她一直是人家手中的一枚棋子。

    程玉忍不住哼出聲,“你就是拿到軒轅劍又如何?你們明顯是想找齊八大神器干點什么,可直到現在還有兩件神器沒現世,他們幾只來了也沒用。”

    “另外兩件已經找到了。”少吾突然說。

    “你說什么?”程玉以為自己幻聽。

    “截止到目前,所有的神器都已出世。”少吾說。

    “全出世?我怎么一點消息都沒聽說?”程玉一臉的驚訝。

    “這是剛發生的事,你還記得玲瓏塔和伏羲琴嗎?”少吾冷不丁問她。

    程玉說,“當然知道了,他們離開很久了,原來你們什么都知道。”

    少吾說,“他們離開正是因為有了女媧石和東皇鐘的消息。”

    程玉說,“最后兩件神器就是他們找回來的?”

    若擱之前,她巴不得神器快快找齊,可現在她卻不那么想了,若真像少吾說的,那事情可能會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八大神器落到魔族手里,程玉不知道結果會如何,她現在簡直連想都不敢想。

    程玉還在試圖掙扎,“你真以為你能留得住我?”大不了她就冒著空間暴露的危險,就躲在里面不出來。他們也奈何不了她。

    少吾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我知道玄真那老家伙一定給你留了神通,只是他們很快就要到這里了,你確定你要離開?”

    “你這話什么意思?”程玉立馬瞪圓了眼睛,“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在這里,他們怎么可能會來?拜托,你就是撒謊也找一個像樣點的好嗎?”

    “我們,軒轅劍,還有你,都在這兒,他們不可能嗅不到氣息,就是中間曲折點,不過在我們有意引導下,他們就是慢點,現在也該到了。”少吾說。

    程玉心頓時涼了半截,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能布局到這種程度,他的話顯然不會有假。

    人都要到了,她再離開,自然也沒什么意義了。

    大概五分鐘不到,外面就有了動靜。

    隨著少吾的人紛紛倒下,接著程玉便看到了來人。

    梁午先是一步當先,來到了她跟前,把她好好打量了一番,然后緊緊抱住。

    “我沒事。”程玉忙撿重要的說,“軒轅劍在他們手里,還有……”把對方的目的全說給了他聽。

    梁午聽完眉頭皺的死緊,盯著嚴旭的目光更是要吃人。

    “計劃的很好,但未必就有用。”一個穿著一身黑衣的英俊男子,走進來說。

    “可不,我們承認軒轅劍在我們之中,力量是最強大的,但是想以現在這個樣子贏我們所有,那真是太天真了。”煉妖壺仰著下巴,一臉不服氣地說。

    程玉看到走進來的這七個人,除了一開始說話的那個黑衣人,以及一個很飄亮穿著七彩衣服的女子外,都是熟面孔。

    程玉猜那個開口說話的黑衣人應該就是東皇鐘,而那個身穿七彩衣服的美麗女子應是女媧石了。

    八大神器當真集聚了一堂,就是氣氛有些不對。

    伏羲琴說,“少吾,你怎么還死心不改?你哥都死了,你以為你還能翻出什么浪?你覺得你比你大哥還要能耐不成?”

    少吾只是報以微笑,“我大哥雖然不在了,但是我還有他。”手指著嚴旭。

    伏羲琴冷笑連連,“你居然指望一個一點修為都沒有的凡人,你是失心瘋了嗎?把軒轅劍交出來,我們還能給你留個全尸,否則,就讓你跟你大哥一樣,魂飛魄散。”

    “想要劍,那就來取。”說話的是嚴旭,此刻正顫巍巍地把劍橫在胸前,感覺隨時都要被劍壓倒似的。

    不少人發出了笑聲。

    伏羲琴更是笑的樂不可支,“小弟弟,你說你這是何苦來著?雖說你跟魔尊有些淵源,不過,他沒了,你也就跟普通人沒什么區別,未必要攪合進來,乖,快把劍給我,你這樣我看著都心疼的慌。”

    嚴旭不但沒交,反而還搖搖晃晃地沖伏羲琴揮了一劍。

    程玉總算見識到了軒轅劍的厲害,被他這么一揮,立馬一道銀芒閃過,伏羲琴愣是躲過,沒敢接,可見是懼怕軒轅劍的威力。

    伏羲琴躲過之后,立馬又近身要奪劍,嚴旭再次揮劍,伏羲琴不得不迎擊上去。

    這劍若在少吾的手里,程玉覺得伏羲琴一個人是沒希望拿下的,可在嚴旭手里,那還不是很簡單的事。

    可讓程玉跌破了眼睛的是,伏羲琴竟沒拿下,隨著打斗的進行,嚴旭的狀態竟然越來越好了!

    程玉不知道其他神器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竟然全都迎了上去,圍攻嚴旭一人,而少吾竟然不上前幫忙?!

    嚴旭原本拿劍都吃力的要命,這會兒竟輕易就能揮動,還有隨著八大神器的混戰,嚴旭不但沒有被拿下,竟有越來越強的趨勢。

    程玉不由瞪大了眼睛,看梁午,梁午的表情顯然也跟她一樣。

    怎么會這樣?

    這些人仿佛不是在攻擊嚴旭,而像是在為他打通奇經八脈注入能量似的?

    程玉忍不住大喊,“快停下,不能再打了,那人很不對勁。”

    她這么一喊,七人立馬就停了下來,顯然他們也是發現了的。

    他們是停了,可嚴旭并沒停,飛身躍起,舉劍攻擊,七人不得不迎擊。

    嚴旭竟然有了修為?而且似乎還很高?

    程玉幾乎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為什么會是這個樣子?在嚴旭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隨著打斗,程玉很明顯地看的出來,嚴旭的修為越來越高,簡直是蹭蹭地往上升啊,接著就聽有人喊,“是魔尊的氣息!”

    “魔尊?魔尊不是魂飛魄散了嗎?”伏羲琴驚叫,“老娘可是親眼看到他魂飛魄散的。”

    嚴旭這時開口了,“本尊豈是那么容易死的?”在他身上再也沒有嚴旭的一點影子了,或者說從很早就沒有了。

    程玉只覺得渾身發涼,嚴旭竟然是魔尊?這是什么時候的事?魔尊一直在她眼皮底下,她竟然都不知道?

    她說嚴旭怎么變得那么陌生?原來根本就不是他。

    “不過,說到底我還要謝謝你們,若沒有八大神器的合擊之力,我也沒那么快恢復力量。”邊說邊哈哈大笑起來,大殿內全是他狂妄的笑聲。

    伏羲琴不甘心地說,“娘的,這一切全給你做了嫁衣了,我就不明白了,明明我是看著你魂飛魄散的,沒了元神你是怎么活過來的?”

    嚴旭得意地笑著,“塑造嚴旭的時候,我就把我一半的元神留在了他身體里,即便是魂飛魄散了,靠著他體內的元神,我一樣可以重聚,若不是我只有一半元神,你們豈會那么容易制住我?”

    伏羲琴氣得罵人,“奶奶的,竟然中了你的金蟬脫殼之計了,太陰險了,今天不除了你,我就不是人。”

    程玉很想說,你本來就不是人,只是現在的這個情況,卻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那邊又已打在了一起。

    而這個時候,程玉和梁午只能干站著,這些人之間的打斗絕對不是他們能插手的,此刻,因著他們打斗的力量,地表開始裂開,山洞也開始塌陷。

    程玉和梁午趕緊跑出逃命,哪里還敢近身。

    等兩人跑出來的時候,就聽到身后轟隆一聲,洞府全塌陷了下去,魔尊和神器們從中飛出,繼續纏斗。

    程玉看到神器們個個狼狽不堪,而且地表裂開的縫隙也在不斷擴大蔓延。

    這些人的力量太嚇人了,若被他們一直打下去,程玉恐怕這個世界都要被他們給毀了。

    這話真不是夸張,是很有可能的。

    若真毀了,程玉和梁午是可以躲在空間里,可大麥呢?還有他們的親戚朋友呢?

    就在這時,昆侖鏡跑到了她的跟前,“小玉,快想辦法喚醒軒轅劍,我們快頂不住了,軒轅劍在他手里我們無論如何都不會有勝算的。”

    這七個人已經被持著軒轅劍的魔尊蹂躪的不成樣了。

    程玉不由大喊,“我能有什么辦法?我只想你們別打了,這里都快被你們毀滅了。”

    “魔尊就是個瘋子,就是我們住手,他也不會住手的,你快喚醒軒轅劍,只要你喚醒了軒轅劍,我們八大神器就能發出撕裂時空的功能,把他帶離這里。”昆侖鏡說。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么做啊?”

    昆侖鏡邊對付魔尊邊說,“用玄真的元神撞擊它。”

    “說的容易。”程玉沖他喊,“我連他的身都近不了,我要怎么撞擊?”

    可是昆侖鏡已經沒法回答她了,他正在被魔尊按著揍呢。

    程玉正著急想辦法接近魔尊的時候,梁午突然開口,“我馱你過去。”

    “你馱我?你不會受傷嗎?你覺得你有那些神器耐打?”

    “但至少比你耐打,快點,現在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梁午邊說邊化成了本體。

    程玉知道他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只得飛身站在了它的背脊上。

    梁午騰空而起,程玉手里攥著師傅的元神。

    還沒到,梁午就被魔尊的一道劍氣掃到,跌落在了地上,半天爬不起來,程玉心疼的不行,朝他嘴里塞幾枚丹藥,就要下來。

    梁午卻阻止她,“我還撐的住。”

    程玉說,“你會死的。”

    梁午堅持,“不喚醒軒轅劍,我們都會死。”?程玉眼里含著淚,隨著梁午躍起,再次站穩了身子,朝著魔尊而去。

    梁午再次被劍氣掃到,身上鮮血橫流,只見它身子搖晃了幾下,怒吼著上前,并且嘴里噴著火焰。

    接近了,程玉一個飛身向前,瞅準機會,就把師傅的元神往劍身上撞擊。

    撞到之后,軒轅劍陡然抖動起來,并響起嗡嗡之聲。

    伏羲琴大叫,“有用,再來。”

    程玉倒是想,關鍵是魔尊不允許,一拳朝她揮來,力量之大,幾乎能把她擊的粉碎。

    就在這時,梁午突然擋在了她前面,替她挨了,接著便看到他像只破麻袋一樣,朝下墜落。

    程玉雖然著急,但她并沒有跟著下去,而是咬牙繼續上前,皮肉都開裂了,依舊沒停,直至再次撞擊到了劍身。

    劍晃動的更厲害了,已經不聽嚴旭的使喚了。

    伏羲琴又叫,“再來一次就差不多了。”

    程玉倒是想,可憤怒的魔尊已經掐住了她的脖子,程玉臉色漲紅,出不來氣,都聽到嘎嘣響了,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程玉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死在魔尊的手里了,意識也逐漸模糊。

    “程玉,再去撞擊,快啊。”

    程玉原本以為是伏羲琴在催她,可接著就感覺不對勁,是個男聲,而且……

    脖子松動了,她的意識也逐漸回來了,接著便知道是誰說話了,頓時驚愣不已,“嚴旭,是你嗎?”

    “是我,我趁著他剛在心神不穩的時候,奪取了身體的主動權,不過,他太強了,我支持不了多久,你快點。”

    程玉毫不懷疑,那是嚴旭,臉上的表情,她再熟悉不過。

    事不宜遲,她當下再次撞去,緊接著銀光大閃,她被包圍在周圍的銀光中,刺的眼睛幾乎不能視物。

    模模糊糊中,看到一個頎長的銀白色人影閃現,威嚴不可侵犯。

    程玉想,那應該就是軒轅劍了。

    程玉聽到別的神器在催促軒轅劍一起撕裂時空之類的話。

    接著又聽到了嚴旭的聲音,很是哀傷和不舍,像是臨別之語,“……我喜歡你,從來都不后悔,也從來沒怪過你,相反,我還要感謝你,讓我體會到喜歡的感覺……”

    聲音嘎然而止。

    一切的聲音都沒有了,就好像世界進入了靜止狀態。

    等銀白之光消失,程玉發現所有的人都跟著消失了,只有不遠處一只麒麟獸趴在沙子里。

    程玉知道不見了的那些人都去另外一個世界了。

    她忙朝那只麒麟獸而去,腿腳酸軟,心幾乎停跳,直到走近,看到還在起伏的腹部,她激動的幾乎要哭出聲來。

    ------題外話------

    總算完結了,后面還有幾篇番外,愛你的風!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