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穿成反派的女兒[穿書] > 第109章 番外(3)
    等到孫淼再次清醒過來, 就見自己被綁在一個鐵板上, 四處空無一人。

    整個四周環境就像是一個鐵水澆灌的密封的圓筒, 看不到任何一處空隙。

    她心里有點慌,腦海里卻突然閃現昏迷前看到的那個人影。

    顧寧遠?

    她心猛地一跳。

    再想看看四周環境的時候, 就聽到一個細微的聲響,但是偏偏眼珠子看遍了四周都沒有任何人進來。

    過了沒多久,又是一聲轟隆聲。

    原本密封的艙室突然從外面打開一個門。

    孫淼只能感覺到有不少人進進出出, 偏偏因為被綁著的姿勢, 壓根兒看不見她到底是到了那里。

    孫淼額角有冷汗緩緩滑落。

    貝齒咬著下嘴唇死死不放開, 很快, 嘴角也有血滑落,整個人顯得可憐又蒼白。

    一陣匆匆忙忙的腳步后又是一陣寂靜。

    孫淼本來已經接受了自己可能就要這么餓死在這里, 沒想到身下捆著自己的繩索突然自己散開。

    她懵了一瞬間, 然后馬上從板子上跳起來, 身上穿的還是自己臨走時穿的衣服,很輕便的衣服, 身上也有自己平時會隨身攜帶的一些營養劑,這是當時為了防止在回倉藏星的路途中遭遇襲擊沒有時間做食物吃, 只是為了臨時填飽肚子,自然味道不算好, 但是這個時候卻剛好可以讓她咕咕叫的肚子安靜一下。

    等到勉強肚子安靜下來了,她在搜自己身上的東西,原來的智腦沒了,沒了智腦那些身份證明, 私密信息都沒了,全身上下除了還沒吃完的兩瓶營養液,一身還算得體的衣服,就什么都沒有了。

    她在剛剛醒來的倉室內搜刮了下,除了綁著自己的繩子和剛剛躺著的板子,竟然也什么都沒有。

    她猛然閉了閉眼睛,心里有個不好的預感。

    定了定神,她惦著腳,小心走到那個開著的門邊往外瞧。

    外面的景象是她從沒見過荒涼,不,不僅僅是荒涼,對她而言,更像是個人間地獄,像她當初那個“家”一樣,是個噩夢。

    隨處可見游蕩的閑漢,衣衫襤褸的小孩,穿著暴露的女人,面目疲憊滄桑臉上臟的看不清表情的老人。

    這些人各個表情麻木,對于明顯是突然降落在這塊土地上的艙室竟然沒有任何好奇心。

    這一切都太熟悉了……熟悉到孫淼感覺自己靈魂深處升起的抵觸快要讓她瘋掉。

    她躲在艙室里面,腦門上全是虛汗。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有幾個男人探頭探腦進來,看到了癱坐在地上的孫淼,臉上表情明顯亮了。

    孫淼就被這些人強行帶走。

    他們沒有對她做什么,卻是帶她見了一個人,一個渾身都是可怕疤痕的女人。

    孫淼不解,疤痕這樣的東西在聯邦應該沒有人身上會有,聯邦的醫療設備足以消滅所有的疤痕。

    更何況,她還是個女人,哪有女人不愛美的?

    女人開口了,聲音沙啞的像是生吞了鐵水一般,卻叫她莫名覺得耳熟。

    孫淼心里升起不祥的預感。

    女人說:“孫大小姐,你還記得我嗎?”

    看著孫淼迷茫的眼神,女人笑了笑:“果然是貴人多忘事啊……”她沒有給孫淼多說話的時間,揮揮手,對著那些恭敬的叫她大小姐的壯漢說道:“把她送到那邊去!”

    孫淼不知道那邊是什么地方,但是光是想著那女人的表情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她有點慌,勉強動了動腦子,對著拉著她的壯漢笑:“哥哥~我有點口渴,能不能讓我先喝口水啊?”聲音嫵媚,還帶著些許嗓子干渴的沙啞,莫名的性感。

    這是她最擅長的勾引男人的聲音。

    那人果然轉過臉看向她。

    孫淼心里更添了得意。

    聲音也更加柔媚:“哥哥~我口渴~”

    卻見男人嘴角瞥了下,然后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伸手,將她一把推進了身后不知道何時到了的一個小屋子里。

    還沒等她繼續施展魅力,面前的門被“唰”一下關上,厚重的大門發出一聲沉悶的轟聲。

    轉過頭,黑屋子里什么都看不到,關門后更是連聲音都沒有,入目皆是黑暗。

    孫淼靠在門上,心里哂笑,這樣的心理折磨在她前世作為雇傭兵的時候就已經經歷過不知道幾次了,為了訓練他們即使遭遇酷刑也不暴露組織的信息,在他們出師前,都會將各種人類能想到的酷刑經受一遍。

    她雖說因為那男人,并沒有完全經受一遍,但是為了不落人口實,也是受了一些的。

    她閉上眼,默默想著當前的局勢,眼前的黑暗對普通女孩子來說,的確是可怕,但她卻絲毫不為所動。

    不知過了多久,時間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身上僅剩下的營養液也被吃了。

    她忍不住想,也許那女人并不是為了給她心理折磨,而是想餓死她……

    過了許久,黑暗中有些許窸窸窣窣的聲音。

    孫淼心一凜,這個聲音!

    是蛇?!

    想到這個詞的瞬間,腳踝上瞬間被一條滑溜溜的東西纏上,幾乎是被纏上的瞬間,眼淚撲簌簌的就流下來。

    在她的手腳都被纏上的時候,腦海里卻突然想到自己剛穿越過來的時候,那時候自己志得意滿,卻又因為世界的變化無所適從,為了穩固地位,她一直在研究藥劑,她讓人抓了幾個剛剛來倉藏星還沒有背景的年輕女人。

    那時候,好像也有一個小姑娘,她剛剛來倉藏星,還是個覺醒了安定師資格的,來的時候頭仰的很高,一副以為自己會被重用的自得,卻沒想到會被抓到她這里來。

    聽著密室里面的慘叫聲,那小姑娘滿臉煞白,揪著她的袖子哭著求她,說愿意離開倉藏星,愿意回……回哪里來著?

    孫淼感受著細細囁囁的疼痛,腦海里不自覺回想起那個女孩子說的話,好像是……回荒星?

    門外,滿臉滿身都是疤痕的吳琪琪眼里滿是憤恨,扶著身邊一個人,勉強站著:“她進去多久了?”

    身邊有人小心回答:“已經三天了 。”

    “嚙齒獸放進去了是吧?”

    下人頭埋得更低:“是,都放進去了。”

    “嗯,那就好。”說完,吳琪琪拍了拍身邊靠著的人的手臂,那人應聲彎了彎身子,扶著吳琪琪離開了小黑屋。

    等到孫淼再次看到亮光的時候,她已經被熬的通紅的眼睛瞬間留下了淚水,一下子乍然被刺激到的眼睛,下一秒就瞬間變得模糊,跌跌撞撞地被帶了出去,外面的一切都變得模糊看不清楚,稍微睜大點眼睛仔細看,眼睛就疼得受不了。

    身上細細密密的傷口被敷上了藥,涼涼的,稍微沒有那么疼了。

    孫淼知道那個人剛剛放她出來,肯定不可能不盯著她。

    在剛出去的前幾天,她表現的就像是一個瘋婆子,一路往北邊走,看見什么都吃。

    等過了幾天,身后如芒刺背的感覺沒有了,她才松了一口氣,之后的幾天,她都悶聲往前走。

    她深知,這樣一個荒星,不可能只有那個女人的勢力,只要出了她的勢力范圍,找到別人的勢力范圍,她就有可能找到方法聯系自己的父兄,順利回到倉藏星。

    她發誓,只要她回到倉藏星,她一定讓她的父親帶著人來,把這個該死的星球給轟了!

    果不其然,她連續走了將近一個月,一路上什么都吃,才終于活著找到了一個明顯比那女人的勢力范圍更繁華的地方。

    一路上的人對著她都不像是前面那些地方那樣眼神麻木,甚至還有些明顯活的不錯的孩子在街上奔走玩樂。

    她清楚,機會到了。

    之后的一切跟她想象的一樣。

    父親沒過多久就派了人來荒星看,將她接走。

    一路奔波,回到了倉藏星,她正想對父親撒嬌,讓他帶人去把荒星給鏟除了,也才想讓他幫她去找頂級的安定師和修復師來治療她臉上的傷痕,然而這些全部沒有來得及 說出口,她就被她父親和兄長關在了家里一個小屋子里。

    她奔潰!大喊!卻完全沒有人理她。

    一直到中午有人來給她送營養液,她才知道,她失蹤的這段時間,整個聯邦發生了怎么樣的變化!

    因為一直是聯邦皇室的姻親對象,倉藏星一直被認為是聯邦最堅實的后盾之一。

    這次也是一樣,在極北和聯邦的對戰中,倉藏星不僅是出人出力,更是將自己星球的大部分財力都傾注其中,為的不就是之后的論功行賞。

    孫淼知道,自己父親一直不滿外人對他們暴發戶的稱呼,如果這次順利,至少能拿個侯爵。

    可惜,老天沒有站在倉藏星這邊,反而因為孫淼當時駕駛著飛船離開極北的畫面被公開,整個倉藏星被認為有通敵賣國的可能,立場更加尷尬。

    這時候,孫淼才知道,自己這樣又突然出現,聯系父親,為什么會遭到這樣的對待。

    因為這樣的嫌疑,她要是沒有再次出現,反而是對人民和皇室最好的交代,而她,偏偏就再次出現了……

    之后果然如她所想,她被關在了那個小房間里很久很久,沒有人來看過她,她的確生活的很好,吃的好,用的也都是她慣用的,但是她卻一天一天不愛說話。

    她知道,自己快瘋了……

    一直到她從給她送飯的小丫頭身上知道,極北勝了,聯邦僅剩下最后幾個星球作為最后的防線。

    小丫頭把她的門打開,帶著她去和父母兄弟匯合。

    母親看著她眼里都是抱歉,她沒有說什么,乖乖上了逃亡的飛船。

    在航行到一個黑洞邊時,她趁所有人對她沒有防備的時候,搶過了駕駛球,在所有人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將飛船直接開進了黑洞里面。

    耳邊都是這些所謂家人的叱罵和慌亂的尖叫,渾身都是被扭曲的疼痛,孫淼卻覺得無比爽快,眼前浮現出的是前世還小時,那些雖然會罵她不爭氣但是還是會將吃的喝的省下來給她的那對中年人。

    孫淼仿佛感覺到眼角有些濕,她拒絕承認她哭了,嘴里喃喃:“媽……”

    (全書完)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