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執教天下 > 第六百三十三章 修羅殺意與冰封龍島
    “上吧,我的寵物們!”

    “寵物?”

    道盡天焉話音剛落,這四頭可怕的兇獸居然朝著道無名他們殺來。

    “這是怎么回事,神獸為什么會聽他的吩咐!”

    “大金...”韓通文呼喊了一聲,可是大金似乎如同徹底的忘記了韓通文一般,小金也不斷的鳴叫,可是大金依然視若無睹。

    “神龍...”

    被別的兇獸踏進龍島,領地意識非常強的神龍自然會選擇抗爭,可是神龍剛準備迎頭痛擊的時突然便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現在連你也是我的了”道盡天焉一腳踩在了龍頭之上。

    “很好奇嗎?”道盡天焉臉上帶著一切盡在掌握的笑容“我在龍島最大的收獲之一就是發現了龍島最深處的絕壁上刻著一種傳說中的功夫,這就是現在我修煉的御獸決,可以駕馭這些畜生體內的兇性化為我所用,也就是說他們都是我的寵物”

    不過道盡天焉看了看天空中依然飛行的小金“奇怪的是這只未來的神獸居然不受我的控制”

    “控制兇性?你想多了,小金從小被我收養早已經脫離了野獸的范圍,如果非得要說的話,這是我桃花島的護島靈獸我的徒弟”

    “無所謂了,五只兇獸,收拾你們足夠了”

    “真的要輸了....”巫馬鐵流有些絕望,原本面對一個道盡天焉都不是對手,現在又多了這么多天人境實力的兇獸,贏的希望為零。

    “巫馬王,不要放棄,只要有一線生機也要爭取”

    道無名率先沖向了白狼王,一掌按在了狼首之上,這兇獸居然被直接打退!

    “我來對付白狼王!”

    “我們兩個對付八岐”喬松和孔昭剛進入武圣沒多久,即便是對付殘廢的八岐也有些勉強。

    “獅鷲就交給我吧”布魯赫迦太不想讓別人傷到獅鷲。

    “分出這么多人受道盡天焉呢?”

    “道盡天焉交給我”韓通文拔出蒼云眼神之中帶著決絕。

    “師傅,不要啊...”喬松有些擔心

    “放心吧,現在我已經是天人境了,雖然只是暫時的,可是壓制住這股修羅殺意還是可以的”韓通文給了喬松一個放心的笑容。

    “我們會盡快處理掉神龍這些神獸,然后過來幫你的”葉柳說道。

    “不用擔心我,但是千萬不能殺了他們”

    “你一個人面對我?”道盡天焉有些不屑。

    “打敗你雖然不夠,但是足以讓你無暇做其他事情。”

    “你也太自信了”

    “自信嗎?”

    韓通文的眼神之中帶上一些暗紅,身上的氣息也越發陰冷黑暗,就連康提也有些擔心。

    “魔劍·阿修羅”

    道盡天焉只是一個不察覺,臉上居然多出了一道傷口...

    “怎么回事,居然能傷到我?”道盡天焉皺著眉頭

    “你的肉身能夠擋住靈力和我的真氣的攻擊,可是你卻擋不住這個狀態下的我!”韓通文因為達到了天人境,所以才能勉強控制著自己的理智。

    “殺意凝行!”

    道盡天焉畢竟是多年的武圣,自然看穿了韓通文的攻擊“能在這樣的殺意下保持著理智,我越來越難以想象你的潛力了”

    “接招吧”

    此時的韓通文如同瘋魔一樣,道盡天焉眼中居然看到無數的殺意凝聚到一起形成了一只惡魔。眼前亮光閃過,道盡天焉急忙躲閃開,修羅狀態下的韓通文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達到了一個巔峰,眼中只知道殺戮,天人阿修羅與道盡天焉展開了一場最恐怖的大戰。誰也捕捉不到兩人的身影,只能感覺到戰斗的波動,雖然暫時不分勝負,但是韓通文的殺氣總有用完的時候。殺氣覆蓋在蒼云劍上,在場所有人這是唯一能夠對他造成傷害的方式,殺意凝形!

    “霸道·虎狩!”

    修羅狀態下的他封閉了所有的真氣,就連虎狩這一刀運用的都是殺氣,與真氣唯一的區別就是這只猛虎帶著無邊殺意,而且與之前的青色大虎不同,這次的虎狩通體黑色,眼神也更加兇殘。

    “鋼拳破空!”

    被殺意鎖定的道盡天焉躲避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辦法只能正面較量,拳頭之上雙虎咆哮,這是一場屬于百獸之王的斗爭!這是韓通文第一次使用修羅狀態的虎狩,威勢也讓他自己都有些吃驚,破壞力著稱的鋼拳流居然根本阻擋不了黑虎!一個是靈力,一個是虛無縹緲但是卻又帶著殺傷力的殺意,道盡天焉被猛虎吞噬,這猛虎是刀鋒匯聚殺意所化。

    “啊!”道盡天焉一聲慘叫,虎狩過后的他非常狼狽渾身傷痕累累。

    韓通文喘息著,修羅虎狩的威力很大同樣消耗也非常大,只是用了一刀居然隱隱有要脫離修羅模式的狀態,咬咬牙,不行,一定要在最后的時間里重創道盡天焉,否則這一場必輸無疑,畢竟能做到殺意凝形而且知道這種密法的只有他一個人。

    “韓通文...除了與杜開元之外,你是第二個傷到我的人,你應該死而無憾了”道盡天焉的傷口居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愈合,這是神龍一般的恐怖體質。

    殺意在衰減,修羅韓通文的實力也在退回原來,而且就連天人境也變得有些不太穩定。兩年修煉到達到秦萬劍的高度根本不可能,那是日復一日的積累,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這兩年的修煉他一直都在積蓄,將所有的力量積蓄在丹田深處,這是他匯聚了兩年的力量才換回這一次達到天人境的機會,絕對不能就此罷休。

    葉柳他們與神獸之間的戰斗也到了白熱化,葉柳秦子桑杜書常對抗著神龍,道無名和武鶴聯手將白狼王逼的步步后退,神獸的威嚴除了秦萬劍這樣的超級強者能夠獨自面對,二等武圣還真的拿它們沒辦法,可是又不能下殺手,因此束手束腳反而節節敗退!處境最好的反而是黑暗教皇他們,兩大教皇前所未有的聯手即便是發狂的獅鷲都難以抵擋這實力可怕的兩個人,如果不是怕傷到它,現在早已經分出了勝負。但是現在除了困住獅鷲,他們也沒有別的辦法,畢竟獅鷲被道盡天焉控制又不能任其狂性大發。喬松和孔昭現在只能給巫馬鐵流打打下手,兩個人攻擊有些弱連八岐的鱗甲都破不開只能依靠著苗祖的鋒利。

    “如果不下定殺的決心,這樣下去我們根本敵不過這些神獸的力量”葉柳怒道,明明能取勝,但是又不能下殺手這種憋屈感讓葉柳非常不爽。

    “葉子,通文剛才說過神龍一定不能死!”杜書常話音剛落就被神龍一尾巴抽飛砸在了地面上。

    “娘的,拼了!”葉柳看到韓通文現在也是岌岌可危,咬著牙下定了決心。

    “聽我命令,我一喊撤你們立馬離開”

    “你要干什么,不能干傻事”秦子桑急忙問道。

    “放心吧,死不了,只不過會被暫時冰封,戰斗結束之后需要你們再一次把我喚醒”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

    葉柳渾身閃爍著冰藍和森寒,整個天地的溫度都低了很多,即便在遠處的道盡天焉都感受到了一絲威脅。

    “撤開!”

    隨著葉柳一聲呼喊,道無名,喬松甚至就連光明黑暗兩位教皇都急忙身影暴退,取而代之的是葉柳直接沖入了五大兇獸的中央。

    “寒冰界!”

    異像驚世寒冰天降,如同極地的陰寒向龍島籠罩而來,淡藍色的流光從天降下,原本在半空中激烈搏斗的大金和小金被瞬間冰封,藍光繼續蔓延神龍,白狼王,八岐,獅鷲這些可怕的兇獸居然全部被冰封在原地。不止如此,整個龍島所有的生靈,樹木甚至連山峰石頭也全部被冰封,龐大的龍島轉眼之間成為了一座冰島。

    只不過隨著整個龍島被冰封,葉柳自己也在被寒冰一層一層的覆蓋,之后失去任何的知覺從天空掉落,喬松急忙將葉柳的冰雕接住,如果摔在地上那絕對是粉身碎骨。小金和大金被冰封之后也開始從半空衰落,道無名和黑暗教皇一人一個運足了全身的功力才將他們平穩的放在了地上。可是一道黑影貫穿全場,道盡天焉居然乘這個時候將二人重創。就在他準備襲擊康提的時候,武鶴終于站了出來,一拳攔下了道盡天焉,他一生崇拜的偶像,立志要成為的武者。

    “阿鶴...”道盡天焉也有些不忍,不只是因為武鶴是他的兒子,更是因為武鶴和曾經的他非常的相似,無論是性格還是長相。

    “你不要說了,不用因為我的身份就對我留情,我也不會在對你留情”武鶴堅決的說道。

    “也好,就讓父親來考校一下這些年你的進步吧”

    “韓通文,我會盡量為你創造機會”武鶴的聲音傳入了在韓通文耳中。

    在場之人中,也只有修羅狀態下的韓通文殺意攻擊能夠傷到道盡天焉,其他人根本連打破他防御的機會都沒有。

    六百三十四章天下宗師(終章)

    父子二人都是鋼拳流的武圣,一個是登峰造極一個是爐火純青,鋼拳流的破壞力令人驚懼,可是武鶴終究還是差了道盡天焉一籌。兩人展現的都是拳法的大成,每一次拳掌交鋒都會引發地動山搖,武鶴的實力毋庸置疑,當初吳千絕和吳道通兩人聯手都敗在了他的手上。

    “阿鶴,剛之極致便是柔,柔之極致才是剛,剛柔并濟才能達到拳法的巔峰”

    道盡天焉左右雙拳,一拳剛一拳柔,而武鶴則是一力降十會,只不過洶涌的拳意始終被道盡天焉隔絕在身外,勝負其實早就可以一目了然。

    “阿鶴,為父不要你幫我,離開這里好嗎?”

    “我的父親是武無極....”說著武鶴手上的力量又增加了幾分。

    “你太固執,為了完成武家的大業,我也只能對你下手了”

    “鋼拳猛虎,柔拳犀角”

    道盡天焉對于勸說武鶴已經沒有了耐心,這一招殺意涌動,可是武鶴剛毅的臉上沒有任何畏懼用身體迎上了道盡天焉的攻擊。雙手之上同樣是鋼拳猛虎,武鶴要用他自己的命來為韓通文他們創造一個機會。道盡天焉也被瘋狂的武鶴嚇了一跳,這簡直就是在找死,畢竟是自己的兒子道盡天焉雖然極力想要收回攻擊可是已經有些遲了,武鶴奄奄一息可是依舊咬著牙堅持著。

    “鋼拳猛虎!”

    武鶴最后一擊打在了道盡天焉的百會穴上,雖然沒有讓道盡天焉倒下可是百會穴是人體死穴之一,死穴受到震蕩道盡天焉腳步虛晃一時間感覺到天旋地轉。

    “就是這個時機!”

    為了讓全身殺意不受阻礙的揮泄出來,韓通文拔下了上衣露出精壯的上半身,修羅韓通文準備使用出這最后一擊。

    “修羅天刀·龍游”

    “凡之劍·紅塵留仙”

    “降龍十八掌”

    三招合一,只不過這一次是用殺意代替了真氣,韓通文雖然看上去沒有什么太大的改變,可是道無名和凈空光明教皇他們都能感覺到心驚膽戰,韓通文的眼睛一片血紅,身前原本有隱于體表的鴿血刺青,如今在殺意的刺激下顯露出了猙獰的一面。

    “追霸王!”

    杜書常的霸王槍有如流星趕月,所有的力量都拼在了這一招上,雷鳥翱翔閃爍著電弧。

    秦子桑的氣息也在逐漸改變,居然隱隱有達到天人境界的意思,劍上帶著一股寂滅蒼涼,這是他在騰龍府中最大的成就。騰龍府下哪一個潭水深處的洞府之中的武學,與萬劍山莊的劍術結合在了一起,一個是失傳四百多年將近五百年的無學生第,一個是當今天下第一的劍術。

    “六龍回日”

    劍鋒有如一顆小太陽一般,無數的劍氣尾隨一葬之后其威力不言而喻。

    但是威勢最恐怖的還是康提這邊,康提雙手一合無數的陽光開始匯聚,圣光之力借用的就是太陽的力量,光明所向之處無往不利,整個的太陽甚至都暗淡了下來。

    “圣光”

    韓通文一馬當先,他們的攻擊能不能得逞最主要的是他能不能破開道盡天焉的防御。道盡天焉如今依然處于懵懵懂懂之間,可是也感覺到了極強大的靈力波動,黑色的流光閃過,殺意凝形道盡天焉感覺到腹部傳來劇痛讓他瞬間清醒。用完這一招的韓通文已經從修羅狀態下脫身,而且渾身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可是連綿不絕的進攻一招一招順著韓通文打開的缺口殺來,追霸王,六龍回日,圣光,道盡天焉體內被這幾種世所罕見的絕學靈力相互沖撞,怒吼一聲身體猛然爆開。

    “贏了....”

    所有人懸著的心終于落了下來,道盡天焉的實力就算是莫宗黎和秦萬劍都未必能夠贏,現在十一位大武圣都精疲力竭,甚至星殿的武圣無一生還。神龍震碎寒冰一顆五彩龍蛋從龍島深處浮動起來,神龍盤踞在龍蛋之外怒吼一聲力量極速衰竭被新的龍神所吸納,咔嚓嚓一聲,蛋殼碎裂,一只幼小的神龍在吸收完神龍的力量之后迎風暴漲,新的神龍誕生了!

    龍島的風波終于算是安穩的過去了,韓通文成為了除了歷代相傳的康提之外,最年輕的天人境武者,氣宗的崛起已經無可避免。冰皇葉柳,修羅韓通文,劍圣秦子桑,新的武道界三大霸主開啟了新的時代,君臨整個武道界。

    “知道嗎?今天是氣宗大武圣韓先生兒子的滿月酒宴,據說五大帝國武道界都派人送去了禮物”

    “當初大唐將韓先生這一位文宗武圣趕出大唐現在該后悔了吧”

    “就算沒有韓先生,葉大武圣和秦劍圣兩位絕世強者坐鎮也沒有人敢來撒野吧”

    “桃花島游離在五大帝國之外,據說金狼,大夏,東瀛都在極力拉攏,就是當今陛下冊封氣味大唐國師,也盛情邀請韓先生前往長安講學,只不過都被韓先生拒絕了”

    “一個國師而已,夏皇甚至想將太子送到桃花島”

    “這一次韓先生兒子滿月酒宴一定是盛況無雙吧,咱們一定要去看看”

    韓通文在桃花島開宗立派原本在各方打壓下并不被人看好,拜師的人門可羅雀,可是如今萬金難進其門,就算是桃花島擇徒甚嚴現在也已經有了幾十個弟子,就連喬松都成了師傅。

    桃花島臨海岸的地方建了一座演武場,喬松孔昭帶著一幫弟子正在打坐練氣,微風拂過夾帶花香,海浪襲來濤聲陣陣。韓通文在書房哄兒子,整個書房都是一團糟,看著兒子肥嘟嘟粉嫩嫩的小手朝著中堂的畫撕扯去。

    “喂喂,寶貝兒子啊,這幅畫可是你師傅的命根子”韓通文一陣心疼,摸了摸這幅畫。

    “這畫上的論輩分你都應該叫爺爺的,都是對你師傅有大恩的老先生啊”

    這幅執教天下圖韓通文一直都視若珍寶,如今他也算是成了和這些老先生一樣的人。韓通文從來不參與任何應酬,但是青崖書院的講學邀請韓通文卻從不拒絕,門徒遍布各個角落,百工院也成了大周帝國的科研所,成果斐然。武道界方面更是成為了祖師一樣的人物,開創了新的修煉方式而且門下精英弟子不少,已經獲得了整個武道界的認可。

    “師傅,夏皇派來送來了禮物”

    “師祖,雪山神殿派人送來了一件寶物”

    “雪山神殿的寶物?我倒是很稀奇,打開看看”

    一柄黑刀躺在寶盒中,韓通文臉上帶起了笑容,用手輕柔的撫摸著這把跟了他多年的黑刀。

    “算你識相,老子冒死把白狼王和大金給你送回去,你要是這點明悟都沒有,穆人王我還真得和你談談了”

    “祖師,島外各大武道界都來了不少人,說是為小公子慶生”

    “煩死了煩死了”

    韓通文抱著他的寶貝兒子居然在滿月宴上不知所蹤,海面上一艘小船隨波逐流。韓通文躺在小船上,胸膛上趴著他的兒子。越看越喜歡,肥嘟嘟的笑臉,他能感覺到血脈相連的那種親切,狂飲了一口酒哈哈大小。

    “你老爹是個酒鬼,兒子怎么能不喝酒呢”韓通文一下子來了興趣,居然想要給這個嬰兒喂酒,酒壇剛到嘴邊咔擦擦的變成了寒冰。

    “我可憐的兒子啊,你怎么有這么一個沒溜的親爹”

    一道人影翻身上了船頭,叼著煙卷坐在了韓通文對面,還從他手里搶過了這孩子。

    “我兒子什么時候成了你兒子的”韓通文一臉的不滿“他有一個爹就夠了”

    “我給他當爹又不是給你當爹,用你管,哪來這么多廢話”葉柳說完一臉的寵溺。

    “老秦已經在龍島等咱們了,教皇那個老神棍據說也偷偷的從羅馬跑過來了,現在正在和杜開元開賭,有了他杜賭鬼終于肯放過我了。”

    “這老神棍賭風不正,上一次和我賭輸掉了王冠上的那顆珠子居然死皮賴臉的跑了,黑了心了居然敢占我桃花島的便宜.....”

    “現在你的桃花島亂七八糟的煩躁得很,留給喬松去應付吧,咱們去喝酒”

    心情愉悅,看著煙波浩淼波光閃爍,韓通文取出腰間的青葉蕭站在船頭,小船乘著微風駛向了陽光的盡頭。

    (全書完)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