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文化入侵異世界 > 第1046章 真正的女神
    回憶涌入了洛伊德爾的思緒里面,她昨天講完了一節編程課就從魯爾斯克高等魔法學院回到了爐石酒館的住處。

    路上她激動而又欣喜的等待著自己施法者營地的粉絲數突破十萬大關。

    她等到了……走到半路的時候就已經突破了十萬,還迅速的增長到了十萬零一百。

    激動的心情驅使她找爐石酒館的老板要了一瓶酒來慶祝,一位和藹的矮人大叔推薦了她一瓶晶瑩似雪的酒。

    洛伊德爾抱著那瓶酒上樓看著施法者營地中,她信徒各種稱贊她的評論就越喝越高興……然后就沒然后了。

    “我信徒破十萬了?”

    洛伊德爾為了確認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夢,再次揮手打開了施法者論壇,發現……施法者論壇處在無法連網的狀態下。

    “怎么回事?”洛伊德爾再次點擊了一下,施法者論壇的提示依然是“失去網絡連接”。

    她想要調動自己的魔力查看自己的魔網是否出現了什么錯誤時,洛伊德爾發現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怎么只剩下這么一點了?”

    洛伊德爾看著自己的雙手,她花了半年時間積攢下來,足以匹敵全盛時期自己的魔力,在一覺醒來之后被迅速清空得只剩下……百分之一都不到。

    “你醒啦?”

    喬修推開了木門走了進來,洛伊德爾看見喬修的剎那立刻跑到了他的面前。

    “這里是哪里?為什么我不能登錄魔網……還有我體內積攢的能量呢!”洛伊德爾抓住了喬修的衣領詢問著他。

    “這里是萊斯洛塔,魔網連接以外的地方,我并沒有在你體內建立服務器,所以你連接不上是很正常的……能量的話,我用掉了。”

    喬修回答最后一個問題時非常心虛的側過了頭。

    “用掉了?你把我積攢下來的能量拿去做什么了!該不會是拿去喂貓了吧!那可是我工作了好久才攢起來的啊!還沒有工作報酬!”

    洛伊德爾說話的聲音里面聽起來已經帶上了哭腔。

    她在諾蘭生活也快幾個月了,這位女神再沒有什么社會經驗也積攢了下來。

    其中一項就是知道了錢的重要性……

    之前逞強在和喬修簽訂契約的時候不屑一顧的沒有去要人類的金錢,這也導致她在諾蘭的生活非常的痛苦。

    因為諾蘭的誘惑實在是太多了,或者說擁有肉體以后的誘惑實在是太多了。

    吃的喝的玩的一大堆東西的欲望在這位女神體內滋生起來。

    但她的自尊卻讓洛伊德爾拉不下臉去找喬修要工資,還是灰衣者友情的給予了洛伊德爾一些講課費,才讓她勉強能維持生活這樣子。

    支撐著她作為編程課教師的最大動力就是自己體內信仰之力的增長,她每天都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信徒在增加。

    洛伊德爾開通了施法者營地以后,她每天還會在營地上與自己的信徒們溝通。

    其中包括交流秩序銘文方面的問題,還有聆聽信徒們的贊美,這是洛伊德爾最喜歡的部份之一,另一個最喜歡的部份之二就是每天感受體內積攢下來的信仰之力。

    這些信仰之力積蓄在洛伊德爾的體內,甚至讓她每天高興得會笑出來。

    這就和買到了自己夢想中的某件東西,怎么看怎么順眼。

    然后……喬修在洛伊德爾熟睡的時候,就這么把她喜歡的玩意兒給砸了。

    砸掉的用途洛伊德爾還不知道。

    “你先冷靜一下,跟我一起到門外看看。”喬修說。

    “門外……門外……這些是……”

    洛伊德爾眼中突然看見了淡白色光球,這些光球透過了房間的大門涌入了她的體內。

    這讓她松開了抓住喬修衣領的手,有些恍惚的向著門外走去。

    她來到了門口將手抵在了門上,然后用力的一推。

    醉酒后整整睡了一整天的洛伊德爾在看見陽光的剎那非常的不適應,她瞇起了自己的眼睛看著湛藍色的天空。

    天空之下是顯得有些蕭條的街道。

    這里并不是諾蘭,洛伊德爾能肯定……在街道上洛伊德爾看不見多少人,她所能看見的只有一些在街道上跪伏而下的人類與蜥蜴人。

    還有一些像是貓一樣的人形生物。

    他們跪伏在地上,洛伊德爾能隱約聽見他們在祈禱……祈禱的對象則是自己的名字。

    “這里是我的圣城嗎?”

    洛伊德爾恍惚的呢喃著,她久遠的記憶中聽某位信徒拓展業務最杰出的生命,就是圣光之神談過。

    那就是“信徒給他專門建立了一座用來朝圣的城市”。

    “很遺憾的是……這里并不是你的圣城,可怎么說呢,秩序神教算是建立起來了,只不過主教可能不是我。”

    喬修在說這一句話的期間,洛伊德爾激動的走到了街道上去,想要去與一位信徒親切的交談。

    她剛踏出一步的剎那就被喬修抓住了衣領,昨晚醉宿的后遺癥還沒有緩過來的洛伊德爾,直接毫無淑女風范的坐在了地上。

    “放開,我要給予那些虔誠祈禱的信徒賜福!”

    洛伊德爾雙手向后抓了一下,想要挪開喬修的手臂。

    “這個賜福是你親自來還是算了吧,他們在這之前已經看到秩序之神的神跡了。”

    喬修松開了洛伊德爾的衣領來到了她的面前半蹲而下說。

    “雖然很殘酷,女神小姐……你的信徒所信仰的是那個全知全能,將他們從末日般危機解救出來的秩序之神。”喬修拿出了一張照片放到了洛伊德爾的面前“而不是昨天晚上喝光一瓶酒就醉得不省人事,還擺出這種樣子的你。”

    洛伊德爾在看見喬修手上照片的剎那,她的臉頰瞬間變得通紅,就連耳根子也被緋紅色所占據。

    “你……你……這……是什么時候拍的!”洛伊德爾的聲音慌亂到了接近崩潰的邊緣。

    喬修手上的照片正是昨天晚上洛伊德爾抱著酒瓶,衣服凌亂的躺在床上的模樣。

    “昨天晚上。”

    喬修的話還沒有說完,洛伊德爾就搶過了喬修手上的照片。

    “這張你就留著當個警醒吧,好了……作為女神你該做的是在幕后庇護你的信徒,和信徒交流方面還是留在施法者營地上再說。”

    喬修站了起來對著坐倒在地上的洛伊德爾伸出了手。

    洛伊德爾并沒有握住喬修的手,自己很爭氣的站了起來,拍了拍身后的灰塵。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