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文化入侵異世界 > 第889章 懦夫的勇氣
    “干掉了!”

    坐在船艙里面的短觸魔杖看著魔網界面中倒在地上的豺狼人,情緒激動對著身旁的海米娜伸出了手。

    這是短觸魔杖和朋友開黑時候的一個小習慣,贏得了一次勝利之后總會與朋友擊掌。

    可短觸魔杖很快就意識到了,他身邊坐著的并不是他在諾蘭的朋友。

    短觸魔杖有些尷尬的準備收回自己伸出的手掌時,海米娜卻微笑著用自己的小手和短觸魔杖輕輕的拍了一下。

    海米娜的這一舉動,讓短觸魔杖罕見的露出了害羞的表情……

    “怎么了?”海米娜略帶關心的問。

    “沒什么,會長說這東西能去鐵匠鋪換裝備。”

    短觸魔杖低下了頭打開了游戲背包,直接點擊了背包里面放著的爐石開始回城。

    返回垂月鎮的第一時間短觸魔杖就跑到了垂月鎮的鐵匠鋪附近,他點開了鐵匠鋪的界面,在打造裝備的窗口當中有一個專門的“裂痕裝備”打造。

    “災星戒指……”

    短觸魔杖看了一眼打造界面,只有一個孤零零的紫色戒指躺在了打造列表里面,打造列表下面則是被鎖鏈給封鎖住了。

    這在暗示短觸魔杖用裂痕碎片能打造更高等級的裝備。

    災星戒指的裝備需求是二十五級,他現在的等級才剛到二十,以目前提升的速度來看七天左右的時間他就能進入三十級的門檻。

    這個戒指終究是會被淘汰的裝備。

    但災星戒指牧師版本的裝備特效是治療術效果提升百分之十,使用治療術時有一定幾率進入災星狀態,使目標獲得百分之五的傷害加成。

    最終短觸魔杖還是經不住誘惑,摁下了打造的按鍵……打造的需求是五枚裂痕結晶與那只豺狼人的靈魂。

    短觸魔杖看著背包里面靜靜躺著的史詩戒指,之前尷尬的情緒被一種奇怪的滿足感給占據。

    他剩下要做的就是升到二十五級!

    這一瞬間他全身上下都是繼續提升等級的動力。

    “今天有人要繼續攻略副本嗎?”

    短觸魔杖發了一條消息到猩紅之蛇的公會頻道。

    他身為公會中唯二的牧師,是每一次副本必不可少的角色,經歷過數次的配合以后,他也逐漸融入了這個公會里面。

    “短觸魔杖你在這時候還下本?小心團長揍你。”

    “還別說……拿到那個戒指以后,我還真想繼續下幾趟副本把等級提升到二十五級,現在有點羨慕魔杖兄弟了。”

    “偷偷的玩一會應該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反正我們現在正坐在馬車上面,打快一點就好了!魔杖兄弟來來!進隊伍!”

    “大家這些消息不要被團長給看見了,魔杖你和潮汐直接來長刃荒野。”

    短觸魔杖看著公會頻道里面一大堆抱怨的消息,他從之前的溝通就隱約猜到了這個公會的背后,可能是一支真正的傭兵團。

    他沒有想太多,直接在公會頻道發了條“馬上到”的消息,立刻控制著自己人物向著長刃荒野跑去。

    但就在這一刻,船艙突然劇烈的抖動了起來,幅度大到了短觸魔杖用來當桌子的木箱都向著船艙另一側滑去。

    “暴風雨?不可能……這艘船不是在萊特河上嗎?”

    短觸魔杖也失去平衡坐在了船艙里面,船體再次劇烈的抖動了起來,緊接著是船體的木板被什么東西給碾碎的聲音!

    人類驚慌的喊聲也傳入了短觸魔杖的耳朵里面,一旁的海米娜也是一臉驚恐的看著四周。

    一滴猩紅的液體在這時候落在了短觸魔杖的臉頰上面,短觸魔杖用手一抹,發現自己手心里面全是血液。

    “有……有海盜?還是河盜。”

    短觸魔杖看著上面的天花板,血液就是從天花板的縫隙中滴落下來的。

    有人打算血洗這條商船!還是用極為殘忍的方法。

    “我要離開這里。”

    短觸魔杖第一時間所想的就是保全自己的性命,繼續待在這艘船的貨艙根本是死路一條。

    他立刻推開門跑出了貨艙……留下了坐在輪椅上的海米娜。

    “等一下!”

    因為船體的顛簸,海米娜所坐的輪椅不受控制的向著墻壁滑去,這讓她甚至沒機會向短觸魔杖求救。

    可短觸魔杖剛跑出貨艙沒多久又折返了回來,海米娜看見他之后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我……我收了錢。”

    短觸魔杖現在因為恐慌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但他還是拿出了一件表面膨脹的外衣給海米娜穿上。

    這是用一種特殊魚類的魚鰾制成的衣服,只要往里面注入魔力就能讓穿著者漂浮在水面上,有了它就有在海上活下來的保障。

    “謝謝,可是這件衣服還是……”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短觸魔杖直接推著海米娜的輪椅來到了貨船的走廊上面,他在尋找出口的時候,看見了一名正在慌忙逃走的水手。

    結果那名水手就在短觸魔杖和海米娜的面前,被一個灰白色的觸須給貫穿了心臟。

    水手發出了痛苦的叫喊聲,站滿了血液的雙手想要爬到海米娜和短觸魔杖的面前。

    “火……火球之神在上,天……天吶。”

    短觸魔杖有一種反胃的感覺,他再次因為驚恐而坐倒在了地上,可很快就重新爬了起來,推著海米娜向著船艙的另一側跑去。

    但就在船艙走廊另一側的盡頭,正站著一名拿著長劍的男人,男人面無表情的看著海米娜和短觸魔杖,他的嘴巴已經被針線給封死根本無法開口說話。

    男人手中握著的長劍上沾染的血跡,已經告訴了短觸魔杖和海米娜,他很有可能就是兇手!

    “完……完蛋!”

    短觸魔杖這一刻真希望自己是在世界裂痕的世界里面,他起碼還能搓個爐石回個城是什么的!

    爐石?!

    短觸魔杖從自己的施法者長袍里面摸出了一枚原晶石,這枚原晶石是每一位進入法師塔的施法者學徒能得到的獎勵,只要將其捏碎就能在一小段距離里進行隨機傳送。

    這東西雖然無法讓他返回諾蘭,但……起碼能讓他離開這個鬼地方,當然只有他一個人。

    短觸魔杖猛然一用力激活了這枚原晶石,準備逃離這個鬼地方的時候,他看見了面前這個女孩的肩膀在抖個不停,臉色也變得非常的蒼白。

    她在害怕……

    但這和自己又沒什么關系!短觸魔杖不停的提醒著自己,他根本不是一個當英雄的料,只是一個普通人。

    但最大的問題是……他或許不是一個英雄,但他可是一個男人啊!

    “快走!”

    短觸魔杖將手中已經激活的原晶石扔到了海米娜的懷里,海米娜回過頭愣了一小會,想要張嘴說些什么,在銀色的銘文作用下,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短觸魔杖的面前。

    這一瞬間短觸魔杖覺得自己的腦袋應該是抽了,他望著面前緩緩的向著他走來的男人,還有身后蔓延開來的灰白觸須。

    他用顫抖不止的雙手將自己的法杖給摸了出來……這種時候應該說些什么?短觸魔杖的腦袋已經處在了停機的狀態,這種情況之下,他一脫口喊出了最近幾天最常說的一段話……為了聯盟!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