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文化入侵異世界 > 第811章 天選之子
    “你買這么多果汁做什么?”

    小貓古塔婭讓侍從把他要的二十三瓶罪業可樂都擺在了桌上。

    在她眼里這種沒有任何效果的飲品和酒館里面的果汁牛奶差不多,諾蘭可沒有多少學院派的施法者喜歡泡酒館。

    “你沒看廣告嗎?”

    那個施法者說著又打開了一罐罪業可樂,他看著手中的罐子仔細端詳了一下沒有任何圖案以后,帶著復雜的心情將手里的罪業可樂給一飲而盡。

    “廣告?”

    古塔婭的煉金商鋪中可沒有電視的存在,但她商鋪對面就是黑鴿子新聞社的總部,新聞社接近五層高的樓房窗戶構成了一個電視的投影。

    她徑直的走到了煉金商鋪的門口,正當她想要打開門看看外面又放了什么廣告的時候,煉金商鋪的門就又被推開了,這次是一個年輕的人類女孩走進了里面。

    古塔婭身旁的侍從剛想熱情的喊歡迎光臨,剛被那個女孩推開的門還沒關上又被推開了一次。

    “歡迎兩位……”侍從的話音還沒落下,第三位客人連門都沒推就直接走了進來“三……”

    侍從喉嚨里面問候的話就像是哽咽住了一樣,第三位客人的身后跟著的是第四位,這時候他正準備瞅著有沒有第五位的時候,門終于被關上了。

    “歡迎四位客人,你們有什么……”

    這位侍從剛呼出了一口氣,但下一刻他又看見了大門被推開了。

    這家煉金商鋪的門上掛著一個鈴鐺,從第二位客人進入煉金商鋪開始,鈴鐺的聲音就沒有停過,一直到整個商鋪里面擁擠到了沒辦法站人的地步。

    古塔婭看著這一幕第一念頭是自己的仇家帶人來砸場子了!

    但這砸場子的方式也太沒水平了一點……人全部都一窩蜂涌了進來。

    “你們這里有罪業可樂嗎?”

    第一位進來的女孩說出了自己的目的,一起進來的其他人也同時一時間問出了這個問題。

    古塔婭在這一刻聽得有些頭疼,不大的煉金商鋪里面站了接近三十多個人,從門外人流的情況來看,還有人想要進到這家商鋪里面。

    這個罪業可樂到底是個什么東西?難不成諾蘭的施法者都中了什么“沒有可樂喝就要死的毒嗎?”

    “有,當然有賣的。”

    店鋪里的那位侍從下意識的說,緊接著店鋪內的客人們頓時變得有些騷動不安。

    “老板快點給我來一份!”

    “我也要!”

    人群瞬間擁擠向前,負責售貨的侍從被這一幕瞬間嚇傻了。

    “都給我排好隊!你第二個,你第三個,第四個是你!”

    古塔婭在這個時候發揮了獸人優良的天賦,那就是大嗓門……雄渾的吼聲鎮壓住了店內吵雜的議論聲。

    那些施法者們竟然也很配合的在柜臺前面排起了隊伍,這可能是只有諾蘭獨有的現象。

    在這個知識就是力量的世界,想要在諾蘭找到一兩個粗俗的莽夫還真需要去傭兵公會這種地方。

    古塔婭記得每一個客人進來的順序,當他們排成了長隊以后,最先進來的那個人類小女孩直接拿出了一枚金幣放在桌上。

    “給我來一整箱!”她說。

    “我們這里只有兩箱半……”

    古塔婭聽見這個女孩土豪式的發言,臉瞬間黑了下來……原因是她開始后悔當初沒有聽信千面的諫言。

    早知道這種罪業可樂這么好賣,就應該直接拿全部的家當進一整車的貨,不對……有多少進多少!

    但這時候后悔已經晚了,后面的施法者聽見古塔婭只有兩箱半存貨時,排在隊伍最末尾的瞬間走了一部份,但還是有很多逗留在店里面表現得非常急切。

    而聽見那個小女孩要買下一整箱之后,那怕還留下來排隊的施法者們已經有些等不下去的跡象了。

    “每個人暫時限購兩瓶。”

    古塔婭一咬牙還是做出了這個決定,她在知道這群施法者都想買罪業可樂的時候,真的有一種提價和拍賣出售的沖動。

    只是這是一種破壞規矩的行為,而規矩是她能在松鼠街安身立命的根本。

    “為什么!我可以給錢!”

    小女孩舉著手上的那枚金幣不理解古塔婭的這種行為。

    “兩瓶!六銅幣……給再多的錢也不賣。”

    古塔婭板著臉對她說,這也是為這個小女孩好,古塔婭沒辦法確定后面排隊的施法者里面是否都是善茬。

    雖然她不知道罪業可樂的需求會變得這么大,但這個小女孩一個人搬著一整箱罪業可樂出去,鬼知道路上會不會有誰有打劫的念頭。

    最終她還是向古塔婭妥協了,極不情愿的拿出了六銅幣放到了桌上,拿著兩瓶罪業可樂到旁邊。

    “下一位!”

    古塔婭對著后面的隊伍喊道。

    這種有秩序的銷售一直持續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但煉金商鋪隊伍的長度卻變得越來越多。

    “抱歉這是最后兩瓶。”

    古塔婭將兩瓶罪業可樂交給了一位施法者之后,對著后面排成長隊的客人們喊道。

    “想買的可以今天晚上,或者明天過來看看!”

    古塔婭看著在柜臺前那些不愿意散去的施法者們,終于品嘗到了什么叫做內心在流血的痛苦感。

    她在這期間也派人去問了千面還有沒有貨,但千面所給的回答是可能晚上和下午才會有貨。

    最后她送走了店鋪里面的一群施法者,同時在門外用木牌寫了一條“罪業可樂已經售光”的告示。

    整個煉金商鋪才變得冷清了不少。

    “唉……”

    古塔婭看著抽屜里面堆積的一大堆銅幣嘆了口氣,她剛嘆氣沒多久,又是三枚銅幣出現在了桌上。

    “我說已經賣……”古塔婭有些不耐煩的看向了那位客人,發現是一個臉上有些臟兮兮的小男孩。

    “古塔婭阿姨,那個可樂還有嗎?”他問。

    “海藍,你怎么也花錢買這東西?”

    古塔婭認識這個小男孩,她打量著這個小男孩的裝束,身上穿著一身滿是補丁的衣服,不高的身子前掛著一個松散的挎包,里面放著一疊報紙。

    這是黑鴿子商會雇傭的賣報童,諾蘭這地方也是有貧民窟的存在,松鼠街就是諾蘭的貧民窟。

    那怕現在來松鼠街的人變多了,這些沒有父母的孤兒在松鼠街也占了多數。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