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神武覺醒 > 1033 圣道神液
    一擊之間,這顆星辰上的另一頭蟲族首領輕易就被擊殺,發出的聲音無比尖利,如人族嬰孩在尖叫,十分詭異。

    但是,它再如何尖叫,也改變不了葉凡的強橫攻擊,成片罡風涌動,每一縷勁風都如神刀橫掃而過,整條隧道都被掀翻,將蟲族首領和與其隨行的小蟲全部擊殺。

    蟲族二大首領盡亡,整片星辰上的蟲族頓時瘋狂,連營地也遭到了無與倫比的瘋狂打擊。

    “哼!首領都死了,幾只蟲子還能翻天?”

    葉凡冷哼一聲,身軀微微一震,無可匹敵的半圣威壓,滾滾浩蕩,窮盡天際地蔓延開來,瞬間籠罩了小半顆星辰。

    半圣之尊,在皇者面前那就和圣尊沒區別,幾乎不可力敵,半圣威壓一出,哪怕蟲族再瘋狂,也抵擋不住這種自靈魂深處,自血脈極盡涌出的無盡恐懼。

    這種恐懼不是因為畏懼死亡,強大的存在會給自己帶來死亡,而是一種純粹的,面對上位者的層次壓制與恐懼,與死亡無關,因為它們不怕死。

    鎮壓住余下的蟲族,葉凡目光放回到眼前坍塌的隧道上,抬掌輕輕一翻,重逾千萬、億萬斤的山石等,全部被掀飛。

    密密麻麻的蟲尸鋪在隧道上,此時隧道已無,便排成了一條線,幾乎都是牛犢子大的怪蟲,看起來似乎還只是幼蟲,身軀同樣是甲殼,皆為青色。

    這當中,有一具達到一丈高的巨大尸骸,其身軀與葉凡所見的蟲族有很大區別,沒有甲殼,而是……形如人腦的模樣,肥碩的流油。

    在其正面,口器在中間,二邊是二排裸露的眼珠子,十分陰冷兇戾,靈性極足。

    神念透過這頭蟲族首領身軀,仔細查看了一番,葉凡頓時驚駭。

    無它,這頭蟲族首領身軀似乎比另一頭首領年輕很多,但卻也是半圣巔峰,身軀改造已經達到極致……又一頭準圣!

    “這一族當真是了不得,一顆星辰上的二個首領,就是準圣的層次。”

    葉凡驚嘆不已。

    管中窺豹,由此就可見這個蟲族的可怕,一顆星辰而已,就有二大準圣鎮守,這種實力已經堪稱可怕了,比之大界的手筆都不弱。

    “那是因為它們這一族有一種圣道神液,可以淬煉身軀,加速向圣體轉化,否則你擊殺的第一個蟲族首領就罷了,后面這一個明顯還年輕,你以為準圣是那么容易達到的?你以為這一族所有族類天賦都那么逆天?”

    殤不屑地說道。

    “圣道神液?”

    葉凡心下一動。

    “對,這是大界,乃至蠻荒大界培養后代必備之物,修煉一途,爭分奪秒,一步快,步步快,他們自然不愿意落后于人。”

    殤鄭重點頭。

    葉凡心下狂喜,四年多時間的錘煉身軀,他的肉身已經錘煉到一個很高的層次,但實際上,無論境界領悟,還是肉身的轉化,都沒有太大進展。

    眼下,聽到這一族有圣道神液,可促進這種進化,葉凡自然欣喜。

    當即,葉凡就擴散開神念,在整顆星辰上搜索起來。

    剛放開神念,殤就說道:“不用白費力氣了,此前你散開神念搜尋這里的生靈的蹤跡,找得到嗎?”

    聞言,葉凡悚然一驚,這才反應過來。

    他早就想到這個問題了,只不過那時候在大戰,剛才又被圣道神液的消息沖昏了腦袋,一時沒想起來,現在聽到殤一說,心中疑惑更濃。

    “這一族有什么古怪?”

    葉凡凝聲道。

    說著,葉凡神念散出,籠罩前方一片蟲尸,發現并無問題,可當他擴散神念到其它地方時,卻感覺空曠一片,有利足移動的痕跡,卻感受不到任何蟲族的生命跡象。

    兩相對比,葉凡愈發感到詭異,這一族很古怪,居然讓神念無法察覺。

    “這一族的能力很特殊,可以隱藏自身,讓神念無法探查到,想要找到它們,只有靠瞳術和自己的眼睛,神念是無用的,尤其是當它們有預謀地隱藏時,半圣都無法發現蹤跡。”

    殤說道。

    “如此說來,對普通種族而言,這一族豈不是神出鬼沒,防不勝防?”

    葉凡倒吸涼氣。

    這種能力出現在單個生靈身上就罷了,出現在一個種族身上,那就太可怕,太恐怖了。

    “星空之中,什么情況都可能有,所以哪怕你是神靈、神王,也不能小覷這整片星空,否則很可能在某個細節就栽了。”

    殤鄭重提醒。

    葉凡神色凝重地點頭,算是深刻見識到了星空的浩瀚與詭秘,僅僅一個誕生于一顆星辰上的種族就如此詭異,天知道還有什么詭異族群。

    不再作多想,葉凡雙目泛起耀眼金光,內里神光內斂,蘊含可怕秘力。

    當即,葉凡就看穿了無盡山河,細細地在這片天地搜尋起來,殷皇金瞳一出,蟲族的天賦能力瞬間告破,而它們卻絲毫不知,自顧自地做著自己的事。

    不多時,葉凡就在西北方向的地下近千里的地方,發現了一處宛若蟻巢般的巢窩,隧道千百條,阡陌縱橫,其中還有莫名能量在流轉,可迷惑心神,即便熟知道路和方向,也很難走出去。

    在這巢窩的中心,是一處十分寬闊廣袤的洞窟,那里正聚集了數以萬計的蟲族,種類各異,正在相互對峙著,氣氛十分凝滯,充滿了火藥味,只要一點火星,就要爆發出大戰。

    葉凡一下子就確定,圣道神液必定在那里,這些蟲族沒有二個首領統御,爆發內訌了,能讓它們在此時內訌的,除了圣道神液,想來也沒別的了。

    果然,一邊向巢窩方向飛去,一邊觀察下,葉凡很快就發現了這些蟲族所在洞窟隔著一面巖石墻的隔壁,那里有著無比濃郁的能量波動,且極度凝聚,沒有徜徉流散。

    “圣道神液!”

    葉凡面露喜色,速度再快三分,數千里的距離幾乎眨眼便跨越,來到巢窩上方的地表上。

    “破!”

    葉凡雙目精光閃動,輕叱一聲。

    嗡!

    虛空劇震,屬于絕強半圣的一縷殺機迸發,宛若蒼天之上降臨而下的天意神刀,無形無相,威能卻恐怖的悚人,大地悄無聲息地崩裂開,一路蔓延而下,轟隆隆之聲不絕,直達千里地下。

    蟲巢之中,眾多蟲族頓時亂成一團,驚叫尖嘶不已。

    它們以為那尊兇人擊殺二個首領就差不多了,此時也該走了,可卻沒想到,葉凡會盯上這里的圣道神液,此時還以為星辰發生了地震。

    這顆星辰與一般的星辰是不同的,比尋常的星辰強很多,否則也不會有準圣坐鎮,光是準圣氣息,就能讓星辰崩開。

    而這顆星辰,卻能承受住葉凡和準圣的一擊之力,只是天空崩開而已,足可見其不凡。

    不過,也就是如此了,再強的星辰,也很難強到哪里去。

    縱然如此,地震依舊對他們有很大的威脅,因此都慌亂了起來……雖然從出生起它們就沒遇到過地震,但血脈傳承里,是有地震的認知和印象的。

    很快,它們就發現了不對,震源可并非來自腳下,而是來自頭上,而且越來越劇烈,越來越清晰。

    轟!

    穹頂巖石壁破開,亂石穿空,大量巨石將許多蟲族壓的軀殼破碎,綠色血液亂濺。

    緊接著,一道平實質樸,沒有絲毫氣息逸散的身影緩緩降臨下來,如同神靈降臨到凡塵,平凡至極的身影,卻令數萬蟲族噤若寒蟬,整個洞窟鴉雀無聲。

    葉凡平靜漠然的目光掃過這些蟲族,而后緩緩飛向一處巖石壁。

    見狀,眾多蟲族不能鎮定了,紛紛騷動起來。

    這圣道神液既是踏入半圣的關鍵,也是半圣到準圣的關鍵,多年下來已經耗的差不多了,眼下最后這一點,不但是它們其中某一個、二個成為首領的必備之物,也是遠涉星空的必備之物,它們怎容得一個外來生靈覬覦。

    哪怕……這個生靈是半圣,剛剛才擊殺了它們的首領。

    “唳”

    一頭通體如血,赤紅如焰,背負雙翅,六足,剪刀豁口的皇蟲對葉凡發出長嘶,在警告葉凡。

    “找死。”

    葉凡冷笑一聲,一縷殺機透體而出,頓時那頭皇蟲便絲毫承受不住,堅固無比的身軀如紙張般被輕易撕裂,血濺當場。

    然而,鮮血迸濺,不但沒有嚇住這些蟲族,反而激起了它們與生俱來的兇性,紛紛長嘶怒吼起來,更有的雙翅振動,飛起在半空,要對葉凡發起沖鋒。

    “這是要逼我滅族啊。”

    葉凡心中輕嘆。

    他一路走來,殺死的敵人不計其數,四族千年大戰,更是滅殺獸族數以千萬計,但卻從未做過滅族之事。

    “星空中,滅族才是常事,不滅族,只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你先習慣習慣吧。”

    殤淡淡道。

    “也罷,既然不知好歹,那就都死吧。”

    葉凡心下一冷,雙目迸發寒光,驀然抬手,翻掌一拍。

    剎那間,天地劇震,風云變色,偌大的洞窟被無盡光芒充斥,神芒萬道,千萬道瑞彩垂落下來,更有圣潔光芒充斥其中,化作無數殺戮之光。

    轟!

    葉凡看也不看四周景象,眼中只有那面巖石墻壁,一個閃身來到墻壁前,伸出手指輕輕一劃,那堅固無比的巖石墻壁便如豆腐般被切開。

    頓時,濃郁無比的圣潔氣息洶涌而出,撲面而來,更帶著縷縷清香,重重清光繚繞在墻壁后黑暗中的某處,清液晶瑩剔透,宛若一口清泉。

    “只有這么一點?”

    葉凡眉頭大皺,心情瞬間敗壞,有種乘興而來敗興而歸的感覺。

    這些圣道神液實在不算多,大約一個海碗那么多而已,在那個潭中只有淺淺一層,十分寒磣。

    “是少了點,不過也夠你部分身軀轉化為圣體了,路還長,有類似之物的肯定不止這一處。”

    殤說道。

    葉凡微微點頭,抬手一攝,那不算多,也不算太少的圣道神液便飛了起來,被葉凡一口吞入腹中。

    頓時,葉凡便感覺到,小腹里升起一股炙熱,并且在向四肢百骸擴散,不斷改變身軀,圣力無比濃郁與強橫,比自己慢慢淬煉身軀快多了。

    “離圣階又進了一步。”

    葉凡心頭滿是欣喜,深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口鼻間盡是清香,渾身都被洗毛伐髓了一次般,改變不可謂不大。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