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神武覺醒 > 907 幼獸招攬
    虛空圣樹終于結果了,氣象浩大而恢弘,驚艷了這片天地星空,淡淡的圣威震動十方。

    同樣的,因為圣樹結果,整顆星辰的最后一點本源,也被吞噬殆盡,偌大的星辰,再也支撐不住,開始加劇崩潰。

    雄偉壯闊的巨岳上,葉凡躲藏在石縫間,面孔,肌膚,衣衫,全部被數十丈外的通天光柱映的紫瑩瑩一片。

    這紫色的耀眼神光,不但驚人的刺目,并且仿佛能穿透血肉,在這紫光照耀下,葉凡的肌膚仿佛透明了起來,依稀可見皮下的血肉經脈等,血氣滾滾奔騰,血肉晶瑩璀璨。

    葉凡也被這股恢弘浩大的氣象驚到了,瞪大了眼睛,心下暗暗稱奇。

    目光一轉,落在下方那株巨大的圣樹上。

    圣樹龐大的驚人,枝葉繁茂,此刻滿冠枝葉如同有靈,嘩啦啦搖顫起來,流轉千重神光,萬重霞瑞,絢爛到極點的光霧氤氳騰舞,令圣樹附近宛如神境一般。

    在那里,圣潔的氣息更濃郁,令人心神悸動。

    “圣果已經快出現了,不知那頭幼獸有什么手段等著我。”

    葉凡身軀隱藏在石縫中,躲藏的更隱蔽,因為下方圣樹上的四頭虛空遁地巨獸都在仰望通天紫柱。

    葉凡很肯定,那頭幼獸不會簡單,肯定有相應的手段等著自己,否則它不會隱瞞自己的存在不上報。

    想要搶奪圣果,并返回神武大陸,這無疑很難。

    當然,如果僅僅返回神武大陸,不會太難,以葉凡現在的位置,直接躍下,再使用紫鳳祖翎就能進入星空蟲洞。

    很簡單。

    可圣果就在眼前,葉凡哪里肯放棄,怎么也要拼一下,想要逃走的話,相信以自己現在恢復到巔峰的實力,不會太難。

    “我現在同時鉆研的東西太多了,大大浪費了精力,這樣下去,想要成圣不知要多久,這圣果無疑是一條捷徑。”

    葉凡耐心很好,始終在石縫中,沒有暴露蹤跡。

    這虛空圣樹結出的圣果對于虛空巨獸一族有莫大的作用,即便對于其它星空巨獸也有很大的作用,唯獨對于星空萬族,作用其實并不大,根本不值得星空萬族覬覦。

    如果說,虛空圣樹對虛空巨獸一族有百分百的成圣幾率,對于其它星空巨獸,有一半的成功幾率。

    那么,對于星空萬族而言,成圣幾率則是……零!

    正因如此,當年的星空萬族可謂是吃了個大血虧!

    成圣以前的資源對星空萬族而言,那都是毛毛雨,隨便都能培養出皇級軍隊來,獨獨成圣,他們掌控不了,因此才覬覦星空巨獸族獨有的圣樹。

    能讓星空巨獸成圣的圣樹,落在星空萬族手里,卻只能推到皇級巔峰,這簡直是個天坑、血坑,把星空萬族坑的吐血。

    盡管如此,這虛空圣樹結出的圣果,對葉凡還是有用的,只是作用沒那么大,只能推動在他的皇級境界而已,不可能將葉凡推到圣尊層次。

    這畢竟是圣物、圣樹,它一身圣階的奧義、圣力、境界,都不是假的,又不是什么邪惡之物,自然對所有生靈都有用,只是效果大小的差別。

    即便如此,這也足夠葉凡拼一拼了。

    這可是虛空遁地巨獸皇族培養后裔的圣樹,其圣果若是葉凡服下,境界提升多少暫且不說,但根基絕對不會有問題,穩固如山,江河難摧。

    此刻,繁密絢爛的枝葉掩映下。

    巢窩里,幼獸賽娜斯也激動起來,明亮的眸子閃動光澤,緊緊盯著那合攏的花苞。

    花苞上的花瓣不如葉凡在兩年前看到那般肥碩寬大了,而是削瘦了起來,有種纖柔的美感,宛若一只只獸掌,晶瑩燦爛,流轉氤氳彩光,合攏在一起。

    忽然,一片花瓣自動脫落了下來,飄零旋轉著,落在巢窩旁。

    緊接著,一瓣又一瓣,竟然并不盛開,而是直接就凋零,一瓣瓣剝落。

    這些花瓣都被幼獸收集了起來,圣樹結出的東西,哪怕只是花瓣,也是了不得的東西,有圣階奧義的痕跡在當中,對圣階奧義的領悟有極大的好處。

    最后,花瓣全部落盡,上面只剩下一根光禿禿,赤.裸裸的花莖。

    在這花莖頂端,竟有一條頭發絲般細小,閃動瑩瑩光澤的藤須垂落下來,十分怪異,這藤須上更有顆顆白色的,如珍珠般的顆粒。

    藤須很細很長,其上那珍珠般的顆粒更小,都在閃動光澤,有種莫名的氣韻。

    忽然,圣樹嘩啦啦搖動了一下,緊接著,這藤須開始噴薄絢爛神光,霞瑞滔滔,曦光流轉,周遭的光霧化成一片密麻群星,光點細碎,似億萬顆星辰在環繞。

    隨后,藤須迅速膨脹起來,其上的顆粒也在漲大,其色澤也從圣潔的白色,變成赤色,隨后是橙色、黃色、綠色……最終,變為尊貴而古老的紫色。

    至此,這藤須和上面的顆粒,看上去更怪異了,像極了一束……葡萄。

    一株樹開花,結出一串葡萄,這無論怎么看怎么詭異,讓人想不通。

    但不管如何,圣果真正成熟了,藤須粗大,圣果顆顆晶瑩剔透,潤澤而飽滿,溢散絲絲獨特的清香,周遭的虛空微微扭曲,環繞的億萬星辰中,似乎有空間碎片在飛舞,絢爛到極點。

    百年孕育,七日結果,瞬息成熟。

    一切表現,都完全超出了常理。

    當然,最可怕的是,它需要一顆星辰的本源來孕育,這無疑是最悚人的一點。

    “等待百年,圣果終于成熟了,總共一百零八顆,一日一顆,百日成圣,放眼無垠星空,沒有哪一族成圣的速度比得上我星空巨獸一族。”

    幼獸雙瞳晶亮,忽然,目光一閃,自語道:“那個人族怎么還沒出手?他還要等到什么時候?真是,我又不殺他,還怕這怕那的。”

    此刻,石岳上方的石縫里,葉凡神色一動,看到了幼獸巢窩位置的葉片上的異狀,紫光太濃郁了,隱隱的,更有絲絲奇異銀光環繞。

    “圣果成熟了,但凡這些圣樹結出的圣果,都不會只有一顆,而是一串,或者多顆,需要逐步提升,不可能一蹴而就……可惜了,如果僅有一顆,我就能奪過來,也許一舉達到武皇巔峰也說不定。”

    “不過,如果僅有一顆的話,恐怕它要跟我拼命吧?能收獲部分也不錯了。”

    葉凡身軀微動,首次探出腦袋,俯瞰下方神光蓬勃涌動的圣樹,耳邊是山呼海嘯,天崩地裂的可怕巨響。

    現在,圣果已經結出,葉凡準備動手了!

    葉凡離開了石縫,身軀緩緩傾倒,他張開雙臂與雙腿,就這樣直直墜落了下去。

    詭異的是,他的下落,并沒有任何風聲,氣息仍舊收斂到極致,更沒有奧義波動,以至于……下方四頭虛空遁地巨獸并未發現他的到來。

    沒有運用風系奧義,卻不引動風聲,這是他在兩年間錘煉肉身的結果,從掌控肉身到以肉身影響周圍。

    不過,隨著下墜速度越來越快,葉凡終究不能完全在極速下墜中完全掩蓋住風聲,很快引起了四頭虛空遁地巨獸的警覺。

    “有敵襲!”

    “是你!神武人族!”

    “找死!”

    虛空遁地巨獸中,三個下屬紛紛怒吼,發出神念咆哮。

    而那虛空遁地巨獸隊長,則沒有出言,冷冽的獸瞳迸出森然殺機,寒光四射。

    至此,葉凡也沒必要隱藏了,事實上,現在他距離圣樹已經不遠了。

    砰!

    葉凡微調身軀,腳掌用力踏在石岳崖壁之上,當場崩碎了一片石壁,煙塵滾滾中,好似離弦的神箭,飚射而下,周身血氣噴薄,紅光沖天,氣勢驚人。

    三頭虛空遁地巨獸下屬也猛然一躍,疾沖上天,龐大的獸軀撕裂虛空,伴著可怕的風雷震動之音而來。

    嗖!

    葉凡在下墜,三頭虛空遁地巨獸在沖天而上,眼看即將發生大碰撞之際,葉凡身形忽然消失在了虛空中。

    一頭虛空遁地巨獸嘴角一咧,冷笑不迭,身形也消失了。

    就在它消失的瞬間,葉凡的手掌狠狠拍在它原來的位置上,磅礴元氣滾滾如江河奔騰,虛空都被拍的扭曲了,幾如坍塌了一般。

    “和我虛空九族比空間掌控力?可笑!”

    那頭同樣施展了瞬移的虛空遁地巨獸出現在葉凡不遠處,嗤笑著說道。

    襲殺失敗,葉凡神色平靜,并無意外,身軀一轉,一腳踏在虛空上,震的虛空顫動,發出轟鳴聲,風馳電掣般沖向那頭冷嘲的遁地巨獸。

    “愚蠢!先比空間掌控力,又比肉身,人族你腦袋壞掉了!”

    虛空遁地獸冷笑的同時,眼中閃過一抹興奮的光芒。

    獸族,身軀天生比人族強大,這一點,即便是神武大陸出來的人族,也不會有例外,這一刻,它仿佛看到了葉凡被它一掌拍的四分五裂,血濺虛空的場景。

    砰!

    葉凡捏拳印,悍勇無雙,直接和虛空遁地獸房子般巨大的獸掌對轟在一起。

    “不可能!”

    四頭虛空遁地巨獸都瞪大了眼睛,滿臉不敢置信之色,死死盯著葉凡,心頭驚駭無比。

    正面一擊對轟,并且,是肉身的碰撞!

    葉凡直接被轟的倒飛十數丈,吐了一口血,內腑略被震傷,而與他對轟的虛空遁地巨獸,則只退了一步。

    顯然,葉凡完全落入下風。

    但是,眾虛空遁地巨獸想要看到的可不是這樣的結果啊,堂堂虛空遁地巨獸一族,居然連一個人族武皇都沒拍死,在肉身碰撞上,僅僅壓了一頭!

    “這個人族……”

    虛空遁地巨獸隊長更深刻的感受到了葉凡的不凡,獸瞳緊縮起來,細銳如針!

    “盡管有那么多洗劫來的珍果丹藥等,可畢竟錘煉時日尚短,還不足以和這些家伙肉身對抗啊。”

    葉凡神色平靜,有這樣的結果,他已經十分滿足了。

    接著,他身軀一轉,再次迅速下墜,直沖圣樹而去。

    “人族,你敢!”

    “站住!”

    四頭虛空遁地巨獸頓時慌了,它們不知道小主人有沒有進行突破,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那個人族過去。

    下方圣樹粗壯的主干上,虛空遁地巨獸隊長瞇起了眼睛,緩緩張開了森然巨口,其內幽光閃動,恐怖氣息滾滾爆發而出。

    就在這時,一股更為可怕,更為純粹的深紫光柱,轟開了圣樹枝葉,沖向葉凡。

    嗖!

    葉凡再次瞬移,躲過了這一擊,但也被壓制的落到了圣樹主干上。

    “人族,為我做事,如何?珍果,秘寶,女人,你要什么有什么,即便想成圣,我也不是不可以幫你,只要……你追隨于我。”

    圣樹茂密的樹冠中,傳來稚嫩卻帶著威嚴的聲音。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