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神武覺醒 > 823 解惑
    葉凡也沒有什么可忌諱的。

    戰技說出來也無妨,對方不知道戰技的相關符文如何書寫,也是什么用沒有。

    葉凡仔細將《陰陽逆宙訣》講解了一遍。

    谷蕭瑟和谷筱琴二人皆露出思索之色,一時沒有開口,靜靜地思考著。

    葉凡和谷心月也不急,在牢籠外安靜地等待著。

    地牢廣闊,寂靜的只剩下呼吸聲,四周是一片昏暗,黑暗如潮水般洶涌起伏著。

    足足過去一個時辰,谷蕭瑟才忽然帶著笑聲開口道:“你這戰技不是凡物啊,直指本源,幾可通神,看來你也是一個有大氣運,大機遇的人。”

    葉凡淡淡一笑,沒有解釋的意思,說道:“可有解決之法?”

    “有一些看法。”

    只聽谷蕭瑟繼續說道:“戰技是無法改變了,我們還沒有那個能力,系別也無法改變,那么就只有從奧義本身下手,畢竟奧義才是根本。”

    “奧義?這個……能解決嗎?”

    葉凡不解。

    這關系到一些本質的問題,如果不是對奧義等領悟極深,修煉年月悠久,根本無法了解透徹,更遑論解決。

    “如果是別的水系奧義,你們估計只有換一門戰技了,好在心月的水系奧義是溶解奧義,這個奧義,可是數一數二的絕世奧義啊。”

    谷蕭瑟不無贊嘆。

    葉凡沒有出言,靜靜等待下文。

    谷蕭瑟陸陸續續說了許多陽克陰,陰克陽的問題,陽生陰,陰生陽之法。

    “這需要心月的掌控力,以及你們自己慢慢摸索,嘗試去做,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一口氣足足說了數個時辰。

    葉凡和谷心月愣住,忍不住面面相覷,完全不敢相信。

    對合擊戰技,以及各系諸多奧義的透徹了解,很難想象,谷蕭瑟的見識與知識底蘊有多么磅礴深厚。

    葉凡估計,就是殤也不如!它固然無所不知,但終究不是人族,從未體驗過雙修,在實踐體驗上差了一些。

    所以,葉凡才來找他們二人請教。

    “這個問題可困擾了我和心月數日之久,遭到戰技反噬數次,就這么被蕭瑟大哥你輕易解決,讓我和心月情何以堪。”

    葉凡扶額苦笑不已。

    “哼,我探過的險地,見過的珍寶、戰技等,不知道多少,合擊戰技也是多年鉆研打磨,豈是你能比的。”

    谷蕭瑟傲然一笑,不無自得之色。

    “蕭瑟哥哥還探過許多險地?大長老會讓你去?”

    谷心月驚訝道,她并不知道大長老和谷蕭瑟昔日的事。

    谷蕭瑟神色略微陰沉下來,勉強一笑,沒有說話。

    谷筱琴拍了他肩膀一下,依舊是柔柔的,笑吟吟道:“他從小的志向就是探險無垠星空,他其實喜歡冒險系,只是礙于老頭子的威壓,才專修武道系。”

    葉凡也傳音道:“谷蕭瑟大哥和大長老的第一個矛盾就是由此而來,后來又發生了一些事,父子便反目成仇了。”

    谷心月聽著葉凡的傳音,面無異色,反倒是眸子一亮,贊嘆道:“怪不得蕭瑟哥哥見識如此廣博。”

    自己的志向得到認同,而且還是當今宗主認同,谷蕭瑟饒是心情再如何壞,此刻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葉凡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談,此時轉移話題,將話題重新拉回到戰技修煉的問題上,想得到更多經驗。

    “我算看出來了,你倆純當我是免費勞力了是吧?親戚歸親戚,還是要明算賬的。”

    谷蕭瑟哈哈一笑,點指葉凡和谷心月。

    “好說,如今小妹是宗主,最不缺資源錢財,蕭瑟哥哥需要什么,只要不是太為難,小妹都可以送給蕭瑟哥哥。”

    谷心月信心十足道。

    人族九大巨頭之一的紫凰宗宗主,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掌握的資源堪稱恐怖,要什么沒有?

    這時,谷筱琴開口笑道:“心月,他要的東西,你還真未必有。”

    “是什么東西?”

    谷心月詫異,居然還有她堂堂宗主拿不出的東西?

    “一份比《真凰逆羽訣》還要完美的合擊戰技。”

    谷筱琴調侃的目光望著谷心月。

    谷心月頓時大,一臉難色。

    這還真難倒她了。

    因為《真凰逆羽戰技》就是紫凰宗最強大的合擊戰技了,她還能上哪里找更強的合擊戰技來?

    “別的戰技不成嗎?你們也需要的吧……”

    谷心月黛眉輕蹙,話未說完,聲音卻已經戛然而止。

    這二人可是大長老親生子女,地位比之谷南陽也不低,除了宗主和大長老才能修煉的一些秘傳戰技,別的什么他們拿不到?

    可是,秘傳戰技,就是她身為宗主,也是絕無可能拿出來的。

    葉凡輕輕拍了拍谷心月的香肩,說道:“谷蕭瑟大哥是盯上我的收藏了。”

    谷心月愕然,旋即想起來,剛才谷蕭瑟可是將葉凡拿出來的合擊戰技一頓好夸,那神色,別提多么羨慕與熾熱了。

    可這東西是葉凡的,她也不好做主,只能望著葉凡。

    葉凡給了她一個眼色,示意稍安勿躁。

    隨后,葉凡看向谷蕭瑟、谷筱琴,淡淡笑道:“要說合擊戰技,我這里的確還有,雖然未必比得上這門《陰陽逆宙訣》,但也不輸多少。”

    聞言,谷蕭瑟和谷筱琴滿臉的震撼,紛紛輕輕地吸了一口涼氣。

    谷蕭瑟瞪大了眼睛,瞪著葉凡道:“我想要的正是你的《陰陽逆宙訣》,你居然還有!”

    葉凡一愣,蹙眉道:“不合適吧?你們的系別似乎不合適。”

    “總得試試。”

    谷蕭瑟一笑道。

    葉凡擺擺手,說道:“《陰陽逆宙訣》就算了吧,我還有,不差多少。但我覺得,《真凰逆羽訣》應該更適合你們,如果愿意的話,我可以親自為你們書寫一份《真凰逆羽訣》……絕世級。”

    谷蕭瑟、谷筱琴二人再次目瞪口呆,感覺以往的認知完全崩潰了。

    什么意思啊?

    絕世級戰技符文分分鐘能寫出來?忽悠人的吧?

    谷心月此時也苦笑道:“蕭瑟哥哥,筱琴嫂子,你們別驚訝,習慣就好了,他就是一個妖孽,不能以常理度之。”

    “你真有十成把握?”

    谷蕭瑟瞪圓了眼睛。

    “沒有十成。”

    葉凡連忙搖頭。

    谷蕭瑟和谷筱琴見狀松了一口氣,葉凡已經強的不可思議了,真是十成,那也太不講道理了。

    然而,下一刻,他們就聽到葉凡接著道:“**成多吧,相去不遠。”

    聞言,谷蕭瑟兄妹真的要吐血了,九成多啊,不是十成也沒有多大區別了好吧?

    葉凡沒有理會他們的震驚,說道:“《真凰逆羽訣》如果是絕世級,并且是在皇境階段的話,和我給你們的合擊戰技也沒太大區別,日后你們若是要換,我也可以隨時給你們。”

    “好!成交!”

    谷蕭瑟哪敢遲疑,一拍大腿,答應下來。

    一份五階絕世級合擊戰技,價值太大了,絕對抵得上他幫忙的報酬,還超出了一大截去。

    “蕭瑟哥哥,你們為什么不要別的戰技,或者別的資源呢?”

    谷心月疑惑道。

    谷蕭瑟徑自笑道:“日后我肯定是要和筱琴去各個險地去探險的,實力如何不要緊,重要的是,我和她聯手的戰力不錯就行……死也死一起,絕不獨活。”

    谷心月微微發怔,心中滿是羨慕,不過卻也沒有別的想法,在她看來,葉凡絲毫不差,時刻都在為她著想,將她保護著。

    谷蕭瑟松開谷筱琴,正襟危坐,神色鄭重了起來,說道:“我淺薄地分析過《陰陽逆宙訣》這門戰技,其的確神妙無方,往后或許還有問題,但這就需要你們自己解決了。”

    “現在是剛開始,你們剛接觸雙.修合擊戰技,我可以幫你們,但以后的變化,我就無能為力了,畢竟沒有修煉過。”

    “此戰技十分玄奧,無比接近本源,連修煉階段都以奧義的劃分方式去劃分,但對‘雙修’與‘合擊’研究的更為的深入。”

    “首先,是‘形’,需要你們將有形的一切東西都融合,包括元氣、肉.體,乃至血脈等,形如一體,用一個極致點的詞形容,就是‘一人雙身’。”

    “‘形’在我看來,是最簡單的一個階段。往后的‘意’是最難的,‘神’次之。”

    “‘神’的融合要看你們的決心,還有你們之間的信任程度,是否能毫無保留地敞開一切秘密。”

    “切記,最后這一步其實可以在‘形’之后就修煉,但是,它為何放在最后?因為世間絕大多數人都無法真正做到敞開。”

    “而你們,其實也不必因此而糾結,能完成前二步,乃至第一步,你們已經超過這世間絕大部分眷侶了,如果因為這最后一步,覺得對方不忠,或者不夠信任,不夠愛等等,那就是天大的笑話了,還不如早點拋棄這門戰技。”

    “最后,‘意’是最難的。因為,平日里你們或許能做到形如一體,但在戰斗中,尤其是激烈的戰斗,本能就會被激發出來。”

    “尤其是一些危及生死的危險境地,二人的想法不一致,很容易導致可怕的后果,因此,‘意’需要多加配合與修煉,但也需謹慎以待,‘意’的修煉,絕非百年之功。”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