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神武覺醒 > 722 奇異生靈
    太可怕了!

    葉凡和大灰這個組合聯合起來,威力驚人的可怕,面對二、三十獸皇、靈皇,都是直接橫掃,強勢的一塌煳涂。

    眾多獸皇、靈皇直接就懵了,臨死都想不明白,為什么會是這樣的結果,這二個家伙怎么這么強橫與可怕。

    躲在遠處靜觀其變的偽狐皇也呆了,傻傻地看著大灰跟撒歡般橫沖直撞,而這些真正的皇者,卻毫無抵抗之力,連躲閃都分外艱難,擦到就重傷,撞到就橫死。

    良久,偽狐皇勐地打了個寒顫,靈動的眸子露出濃郁的恐懼之色,哪里還顧得那么多,身形一閃,逃往來時的隧道。

    這里它是一息都不敢多呆了,這個組合強的不講道理,這可是二、三十真正的皇者啊,雖然才是皇境一層,可怎么說也是真正的皇者,居然被輕易橫掃,實在讓它崩潰。

    這一刻,它深刻明白了那句話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是笑話。

    葉凡瞥了一眼偽狐皇的身影,心緒毫無波瀾,沒有多加在意,淡淡地看著大灰發威。

    葉凡自己其實也沒想到,自己和大灰聯手,威力竟然這么大。

    但稍加細想就明白了。

    大灰是冰土雙系的獸族,冰系戰技范圍極大。

    更恐怖的是,自己的冰系第二境奧義是深度入侵,配合大灰冰系戰技的超大范圍影響,結合起來就是超大范圍的冰系影響了。

    如此結合,威力增加的不是一點半點,直接是翻倍算的。

    還有就是大灰的土系元氣技,直接利用地利之便,召喚出土墻,抵擋下了眾皇者的土系攻擊。

    一群普通獸皇、靈皇,而且是和大灰處于同一層次,怎么和大灰打?

    如果它們中有一個是皇境二層,土系或火系奧義踏入第二境,對葉凡和大灰而言,還有一些麻煩。

    偏偏,一大群家伙,全都是第一境奧義。

    土系奧義和大灰拉不開距離,造成壓制,自然就被大灰雄厚的元氣抵擋住。

    而葉凡自己的冰系奧義,因為奧義壓制,屬性又相克,可以說,只要是火系皇者,一概被壓的沒脾氣。

    要知道,當初葉凡一身冰系奧義,同樣是被赤曜兔獸皇壓制的沒脾氣,因為皇翼的關系,才能和赤曜兔獸皇力拼一番。

    屬性相克之下,奧義層次拉開了差距的話,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壓制了,這是毫無疑問的。

    因此,葉凡的寒氣一出,可怕的極限寒氣,直接泯滅掉了這些皇者的火系攻擊,讓它們的實力立刻削弱一半。

    還有葉凡第二境冰系奧義的深度入侵能力,更是讓它們戰力再次暴降一半。

    冰系本就有遲緩、凝滯的效果,何況是深度入侵的冰系奧義,沒直接凍成冰棍已經算它們根基深厚了。

    速度上不來,反應慢的令人發指,如此情況下,連躲開大灰的攻擊都是個天大的難題,還如何打?

    這不是群毆,而是一面倒的屠殺。

    畢竟,從某種程度上而言,葉凡的冰系第二境奧義,比赤曜兔獸皇的火系第二境奧義還可怕。

    面對赤曜兔獸皇火系第二境奧義,大灰還能以元氣的巨量損耗來抵擋,葉凡的奧義卻無法被抵擋。

    葉凡大灰聯手,原本氣勢洶洶打算圍毆葉凡和大灰的眾皇者,不出小半個時辰,已經全面潰敗,死傷近半,損失慘重無比。

    “逃逃逃,快逃!”

    “老天!這是什么奧義,太可怕了!”

    “該死的外來者,我要宰了它,就是它誆我們出手的!”

    余下逃得一命的獸皇、靈皇連滾帶爬地逃進隧道,一個個臉色雪白如紙,哆嗦個不停,心都在顫抖,也不知是給凍的還是嚇的。

    余下的皇者們逃走了,洞窟內一片狼藉,堅硬的大地和墻壁坑坑洼洼,冰霜冒著凜冽徹骨的寒意。

    葉凡滿意地點了點頭,腳步邁開,穿過滿地的皇者尸體,在這些尸體身上搜集各種珍寶材料。

    搜刮完后,葉凡和大灰轉身離開了這里,朝更深處而去。

    而這里的尸體,沒過多久,便有一顆顆幽光迷蒙的魂晶飛了出來,隨后,虛空裂開,將一顆顆魂晶收了進去。

    魂晶并沒有什么特殊的用處,無法淬煉,哪怕是人族,也極少掌握魂晶鑲嵌術。

    葉凡并不需要這些低級的魂晶。

    材料太多,葉凡沒有清點,隨便扔進了儲物戒,依舊戒備著周圍,迅速前進。

    因為太安全的關系,葉凡的速度不算太快,可也絕不算慢,很快就來到大墳終點。

    這里空曠而破敗,寂靜的令人忍不住心慌。

    唯有前方洞窟石壁上,一個巨大的巢窩靜靜坐落在那里,根根巨枝層疊交織,逸散莫名氣息,片片黑藍交織的霧靄飄蕩在上,遮掩住那里。

    葉凡眼中金煌之光閃爍,卻看不透那黑藍霧靄,只能見到部分巢窩,霧靄如云飄蕩,繁繁玄霧中,一道半透明的修長身影掩映在當中,身軀同樣是黑藍之色,與霧靄相融,身軀極大,只見得部分。

    “巢窩?這應該不是燭龍圣尊的巢窩,但的確是巢窩無疑,不知里面是什么,圣物在不在里面。”

    葉凡皺起眉頭。

    雖然沒有感應到任何氣息,但能感覺到,那巢窩與隱藏在霧靄中的存在不簡單,或許十分難纏。

    葉凡再次四下打量了一番。

    這里真的十分簡單,簡單的令人發指,廣闊的洞窟,空無一物,除了一個巢窩,別無它物。

    搜尋片刻,葉凡都沒有見到圣物的蹤跡,目光便重新回到了巢窩上。

    正在這時,幾道身影先后沖了進來,沒有敢接近葉凡和大灰,靜靜躲在遠處,目光閃爍不定。

    葉凡瞥了它們一眼,并未在意,回過頭繼續凝望巢窩。

    下一刻,葉凡飛了起來,目光直直朝巢窩內看去。

    唿!

    狂風唿嘯,第二境風系奧義在身,葉凡隨手一道攻擊,雖然沒有元氣,僅是奧義之力引動天地元氣形成狂風,但也極其厲害,將黑藍霧靄吹去了一些。

    這些霧靄似乎很沉重,只被吹散了部分,葉凡掃出的狂風就耗盡了。

    但這也足夠了,葉凡凝目望去,赫然見到一條修長矯健的身影趴臥在巢窩邊緣,而在巢窩里,是一枚圓形的透明球體,其上有密集的點點星光,微微閃爍。

    一眼看盡巢窩內的情況,葉凡不由得一愣:“就這一樣?這是圣物還是媒介?”

    見葉凡先出手了,有便宜占自然要占,那幾個進來的身影也飛起來,朝巢窩內看去,隨即就愣住了。

    許久,才有一個聲音帶著無限遺憾,嘆息道:“沒有圣物,只有皇窟核心,燭龍寶珠。”

    皇窟核心!

    葉凡一愣,盯著那水晶般的球體仔細看了片刻,眉頭微微一皺,隨即就松展開來,心中雖然有遺憾,卻也沒放在心上,畢竟早知道有幾率一說,沒有圣物也沒什么奇怪的。

    這時,一聲威嚴中帶著惱怒的長吟陡然傳來,眾皇者紛紛轉頭望去。

    就見巢窩之內,那道修長矯健的身影微微扭動了一下,隨即,二道冷冽清光洞穿了黑藍霧靄,如利劍玄器般,落在葉凡等一眾皇者身上。

    葉凡微微一愣,沒想到自己打出的狂風還是將它驚醒了過來。

    陡然,黑藍霧靄散開,顯露出了那道身影的形態。

    燭龍!?

    這竟然是一條身軀半透明,色澤呈黑藍之色的燭龍,形態很奇異,但模樣確定是燭龍無疑。

    但是不是真正的上古燭龍,也不好說。

    葉凡目露奇光地看了一眼這條燭龍,它身軀不算大,十丈長而已,身軀是流線型,十分修長,鱗甲森森,看起來瘦長,其實筋肉虬結,充滿了爆棚的力量感。

    “走吧,大灰。”

    葉凡招唿了一聲大灰,轉身就離開。

    他是沖著圣物來的,眼下竟然沒有圣物,他自然沒有和這頭模樣像燭龍一樣的生靈打斗的心思。

    這對他沒有半點好處。

    有這功夫,還不如趕緊離開這里,前往二品皇窟大墳。

    大灰應和了一聲,邁動粗壯巨大的象足,跟在葉凡身后迅速離開。

    那幾個獸皇、靈皇頓時就愣住了,整個直接懵掉了,不敢相信,葉凡就這么走了。

    那黑藍燭龍見狀也是一愣,露出一抹異色,隨即,它就再次發出一聲長吟,扭動身軀,扶搖而上,而后撲擊向那幾個獸皇、靈皇。

    燭龍攻擊幾乎落到它們身上,它們才勐然反應過來,慌張不已地躲閃起來。

    “它們怎么走掉了?真是奇怪,這好歹也是一品皇窟啊。”

    一個獸皇萬分不解,感到無語。

    自己這些皇者打生打死,奮力廝殺,為的不就是拿下圣物和一座皇窟么。

    黑袍皇倒好,直接是沖著圣物來的,沒有圣物,直接掉頭就走,絲毫不拖泥帶水,這模樣,分明就是看不上皇窟。

    也不想和那頭生靈爭搶皇窟。

    “你忘了它們是外界來的了?也許……它們根本就沒想過真正留在燭龍小世界,要皇窟有什么用,畢竟燭龍寶珠帶不走。”

    一個靈皇目光閃爍幾下,涌動興奮光芒。

    這樣的結果好啊!

    最強橫,最可怕的一位皇者不要皇窟了,大半皇者死的死,傷的傷,就剩它們幾個,還有誰能和它們搶?

    “這個大家伙有點難對付啊,燭龍的形態,不管是什么存在,恐怕都不簡單。”

    一個皇者擔憂道。

    如果別的皇者沒有死傷那么嚴重,上也就上了,可眼下這種情況,光靠它們幾個,只怕會很吃力,很危險。

    “那也要拼一拼。”

    一個獸皇咬牙。

    “轟……”

    火光熊熊,席卷整片洞窟,眾多巨石迅疾如流星,沖擊而去,一場激烈大戰再次展開。

    “第一個大墳就沒有圣物,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

    走在離開的路上,葉凡眉頭微皺,有些憂慮。

    一個大墳應該只有一件圣物,如果下一個大墳還是沒有圣物,他就要嘗試沖擊四品、五品皇窟大墳,那種地方,那些皇者,一個二個可都不是吃素的。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第一個大墳過程十分輕松,在抵達終點前,大墳本身沒有任何危險,省卻了葉凡大量時間。

    相反的,品級越是高的大墳,危險越多,也越大,那些皇者奪取圣物的腳步將會被嚴重拖延,他還有時間!(未完待續。。)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