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神武覺醒 > 179 鬼女蘇醒
    “殺——!”

    葉凡冷喝,沖出藏身之地撲向眾鬼徒,《破空閃》施展而出,瞬間踏出七閃,出現在一名鬼徒后面。

    他拳勁上覆蓋了一層火焰,狂轟在一名鬼徒的后心,一招斃命。

    身為武尊中期五層的他,再加上《破空閃》這門風系三階元氣技,身法已經不是一個“快”字可以形容,而是直接瞬間抵達。

    這門風系元氣技比他早先修煉的《幻影訣》神境武技還更為霸道。

    一閃可十丈,七閃可達他周圍七十丈之內任意一處。

    唯一需要擔心的是,施展《破空閃》之后他和敵人幾乎是貼身近戰。如果敵人也同樣擅長近身戰,而且防御力強大,那會是個麻煩。

    所以葉凡不敢輕易拿這招元氣戰技去對付賞金刺客褚海良、沙匪首領鬼面之類的武尊高手。

    好在,這些鬼徒大多只是武尊期一二層,都比較弱,沒有這個擔心。

    在他們五名武尊和獨眼龍二十余名囚徒武尊的拼命下,鬼徒們幾乎眨眼間就大潰敗,死傷大半。

    “不好!”

    鬼徒們都是大驚失色,神情恐懼,終于發現他們的對手異乎尋常的強大,而且是早有預謀。

    “你們全力抵擋住,我去喚醒圣女!”

    鬼徒首領見勢不妙,立刻毫不猶豫的轉身,逃向遠處的鬼族祭壇,那里是鬼女的沉睡之地。

    他現在只有跑去將祭壇中央的圣女喚醒,才有希望挽回敗局。

    地宮中央,高高的鬼族祭壇上。一座一丈余長的冰棺散發著淡淡的寒氣,一名身穿白衣鬼祭司服的長發鬼女依然在里面沉睡。

    曹幼雯手中抓著一個小葫蘆,俏麗的臉蛋上有些緊張,“雨兒姐。你說我燒死它之后,它的冤魂會不會還找我報仇啊!”

    “別瞎想這些,快殺了鬼女,他們那邊已經打起來了。等它蘇醒過來就來不及了。”

    秦雨兒急忙道。

    曹幼雯一咬貝齒,豁出去了,將小葫蘆對準冰棺。三階“火云燒”酒液隨即噴了過去,化為一片數丈酒霧籠罩住了冰棺。

    “酒霧爆燃——!”

    曹幼雯抬手打出一道元氣技。

    “轟!”

    一團高溫熾烈的熊熊火焰爆燃騰空而起,將整個冰棺給吞噬。

    “不對!”

    “怎么燒不毀這副冰棺!”

    曹幼雯和秦雨兒看到冰棺居然沒有被焚毀,都目瞪口呆。

    她們赫然發現,這副冰棺居然是一件至少武侯級以上的冰系玄器,如此猛烈的三階火云燒“酒霧爆燃”,居然燒也沒能燒毀這件冰棺。

    驀然,冰棺內的鬼女睜開了眼睛,蘇醒了過來。

    它的瞳孔漆黑幽暗。深不見底,閃爍著二縷微弱的幽火。它的身旁放置著一根黑色的骷髏祭祀法杖。

    “什么人,驚擾我的睡眠!”

    鬼女從冰棺內坐了起來,聲音無比的干癟和沙啞低沉,幽火雙瞳望向冰棺之外。

    “圣女,敵襲——!”

    “噗嗤!”

    最后一名鬼徒首領拼命奔向祭壇,怒目圓睜大聲厲吼著,被葉凡追殺一拳給轟倒在了祭壇腳下。

    葉凡、曹幼雯、獨眼龍等一群近三十名武尊和數百名手持礦鍬之類武器的武者囚徒。很快都飛奔到這座鬼族祭壇附近。

    眾囚徒們都十分激動,他們終于殺死了這群鬼徒。重新獲得了自由。眼前只剩下鬼女這唯一的敵人。

    “怎么回事?怎么沒燒毀這座冰棺?!”

    葉凡沉聲道。

    這祭壇冰棺內的鬼女祭司,是他們這群人的最大威脅。現在鬼女沒有殺死,反而在冰棺內蘇醒過來,這比殺一群鬼徒還更麻煩。

    “這冰棺不知道是什么造的,似乎是一件高階玄器,我用最霸道的三階酒火。也沒能燒毀!”

    曹幼雯神情十分無奈,她用的是武侯級別的三階酒,但依然沒用。

    有這副冰棺擋著,什么攻擊都傷不到里面的鬼女。

    葉凡打量著冰棺,不由皺眉。他低估了這副冰棺。有這副玄器冰棺,眾人豈不是傷不了鬼女。

    “恩公!這副冰棺是原地宮之主的主棺,后來被鬼女所占據。這是一副品級極高的冰棺,而且內藏機關,只怕是很難打碎。

    我們雖打不破它,但是鬼女孤身一人、勢單力薄,它也就是武尊級的鬼族女祭司,只怕也不敢從冰棺內出來。不如我們趁著它才剛蘇醒,趕緊逃離此地,以免夜長夢多!”

    獨眼龍立刻說道。

    “不錯,我們趕緊離開這地宮吧!”

    “還請恩公帶路!”

    眾囚徒們紛紛贊同,他們被困在此地已久,早就想離開這個陰森恐怖的鬼地方。但是外面有一座迷宮,他們不知道如何才能走出迷宮。

    要逃離此地,還需要葉凡等人帶路才行。

    “你們,把本圣女的信徒都殺了?即使如此,本圣女就叫你們償命!”

    冰棺內的鬼女,冷漠的望著倒在祭壇下的最后一名鬼徒。它怒的不是死了幾個鬼徒,而是它數十年下來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心血,都毀之一旦。

    以它自身,是沒辦法戰勝眼前這近三十名武尊。

    “呸,別不要臉給自己臉上貼金!什么鬼族圣女,就是一副破女尸而已,有本事從冰棺內出來!姑奶奶一個人就能把你砍死。”

    秦雨兒立刻罵道,想把它從冰棺內激出來。

    她這也不算是吹牛,各族的祭司自身沒多少戰斗力,被她砍死不出奇。

    但是祭司們所擁有的恐怖外力太強大了,不論是星塵祭祀,還是圣神祭祀都有著無法預測的強大。

    “嘎嘎,去死!”

    鬼女目中噴著幽火,并未理會秦雨兒。在冰棺內按下一個機關。

    “嘎吱嘎吱!”

    眾人頓時聽到一陣沉悶的機關聲,從地底傳出。

    “轟!”

    在遠處的地宮通道入口處,轟然落下一塊不下十萬斤的重石,瞬間封閉了整座地下宮殿。

    “不好!出口被機關重石給封住!”

    “該死,我獨眼龍在這里四五年,居然不知道有這個重石機關。”

    “這鬼女想干什么?它這是想殺我們。還是要和我們同歸于盡?”

    眾囚徒們大驚失色紛紛叫嚷,露出恐慌和驚懼。早知如此,還不如不招惹這鬼女,直接逃出去地宮。

    葉凡臉色也是第一次劇變。

    他沒想到,居然會被鬼女動用機關,困死在這地宮內。雖說十萬斤巨石也是可以被挖動的,但前提是他們必須要殺死鬼女,毫無干擾之下才能辦到。

    “鬼蛛,為我護法!殺了這群闖入我鬼族圣殿的人族!”

    鬼女緊接著舉起了身旁的一根黑色骷髏祭祀法杖。高聲厲嘯道。

    它一聲厲喝完之后,整個巨大地宮內傳來一些細碎的鼓鼓破殼之聲。這聲音非常密集,似乎數量極多。

    “這是什么聲音?”

    “鬼女剛才說召喚鬼蛛?但是鬼蛛在哪里,我怎么從未在地宮見過鬼蛛。”

    “難道是它從未用過的手段!”

    眾囚徒們頓時恐慌起來,朝四周張望,但是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但是聲音,卻在持續傳來,而且是越來越近。

    “頭頂!”

    葉凡突然想到。驀然抬頭,朝數十丈高的地宮頂上去看。

    頓時。他看到地宮頂上,長著一個個巨大的黑色鼓包。如果不是因為這些鼓包在動,在不斷的膨脹,并且開始破殼,還以為這些鼓包都是凸起的大型圓巖石。

    “天~~~”

    “這么多沉睡的鬼蛛包囊。個頭這么巨大,里面恐怕都是些二階鬼尊級的鬼蛛!”

    “該死。這些才是鬼女的力量!”

    “完了,我們現在被困死在地宮之中,面對這么多的鬼蛛,那是必死無疑啊!”

    沐冰等六人,還有眾囚徒們紛紛抬頭朝宮殿頂上看去。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光是這些大大小小的鼓包,就足足有上百個之多。這些鼓包已經開始破殼,黑色鬼蛛伸頭伸腿,開始從里面鉆了出來。

    速度最快的一頭鬼蛛,已經鉆出了一半的鬼軀。它張牙舞爪,朝地面的眾人咧開一副恐怖的大嘴。

    可以想象這大群鬼蛛墜落下來,他們這群武尊恐怕也要被撕成碎片。

    葉凡也是驚的渾身冷戰,以他的實力只怕也會耗盡元氣,被這群鬼蛛給纏死。

    他朝獨眼龍喝道:“這些鬼蛛太多了,不能在開闊的地方作戰!獨眼龍,這地宮內哪里有堅固的地方,可以占據死守的?!”

    “這地宮內只有宮殿,沒有其它可以死守的地方!”

    獨眼龍脫口而出。

    葉凡沉靜冷道:“快走,去最堅固的一座宮殿!要入口狹窄,能夠讓我們堅守的地方!”

    “我知道一座,隨我來!”

    在獨眼龍帶路之下,葉凡、沐冰、曹幼雯和趙中一大群眾武尊和武者們都慌忙跟上。

    那座宮殿不是太遠,眾武尊們跑的最快,很快沖進去這座宮殿之中。但是其他囚徒武者們速度則要慢上不少。

    此時,地宮頂上已經有十余頭鬼蛛從鼓包內鉆了出來,掛上一根絲線,懸掛著墜落在地上。

    它們開始八爪爬地,瘋狂朝眾人追來。

    十余名武者囚徒被追上,“噗嗤!”很快傳來慘叫聲,還有鬼蛛“嘎吱嘎吱”的撕咬聲音。

    沖入一座宮殿內的眾人都是神色驚駭,不敢去看。

    這座宮殿只有二個石門,殿內儲放著一些石料雜物。

    眾武尊們分為兩撥,分別在石門兩頭持械戒備,等待著鬼蛛群大舉沖來。而武者囚徒們飛快的搬運雜物,堵住二道石門的門口。

    (未完待續。。)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