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網游小說 > 位面游戲副本 > 第四百六十四章 闖關懾敵
    漢南的官兵被抱枕獨力趕走了,讓商秀有些沒法接受。在她眼里,抱枕一向都是個可愛的萌物,沒想到一朝變身,就成了如此強悍的猛獸,這讓她以后還怎么敢抱著它玩兒?

    但抱枕顯然沒這個自覺,打跑了敵人后,它得意的人立起來,拍著胸脯嗷嗷叫了一通,然后跑回向簡明月邀功。簡明月笑著摸摸它的大頭,然后給了它一個桃子。抱枕毛茸茸的臉上露出一個垂涎欲滴的表情,抱著桃子啃了起來,吃的汁水淋漓。

    桃子被咬破后散發出來的濃郁果香,讓寇仲狂咽口水,涎著臉說道:“仙女姐姐,好久都沒吃桃子了,給我們也嘗嘗鮮唄?”

    簡明月甩手給了他們一人一個,說道:“必須一口氣吃光,不然我把他踢下江去游一圈兒。”

    寇仲和徐子陵當然沒問題,他們兩個不論是功力還是飯量,吃光人頭大的桃子即使有點撐也還是能吃下去的。商秀就為難了,說道:“我還是等駱方和許揚回來,和他們分著吃吧。”

    簡明月沒說什么,繼續逗弄抱枕玩兒去了。

    又過了沒多久,駱方和許揚帶著新買的弓箭、火油等物回來了。將東西都裝上船,寇仲、徐子陵、商秀三人都拿出桃子,五個人分著吃。商秀要和手下分一個桃子,寇仲和徐子陵也不能不講義氣,當然也要拿出來了。而五個人分吃,只能將桃子切開,這樣就浪費了不少靈氣。幸好切開后馬上就吃了,也不算浪費太多。

    吃過了桃子,功力高的人還不覺得怎么樣,尤其是寇仲和徐子陵,剛吃下去就將桃子里的靈氣吸收消化了,駱方和許揚卻明顯感到渾身都有種飽漲感,只好立即盤坐運功。商秀吃的比較少,功力也更高,倒是沒有那么明顯,但也驚嘆桃子的不凡。再看簡明月時,就有種看寶庫的意思,總琢磨著從她那再弄點桃子來吃。

    寇仲既然夸下海口,說自己會操舟,那就由他掌舵,啟程前往竟陵。寇仲之前確實操過舟,據徐子陵說,他們和原劇情一樣,也曾想販運食鹽,既是賺錢,也是鍛煉自己。

    可他們那時是在海邊,大海廣闊無垠,有足夠的空間供他出現失誤。現在卻是在江上,空間要狹小的多。再加上從漢南到竟陵這段江面,有不少激流險灘,寇仲那點操舟技術就遠遠不夠用了。于是簡明月、徐子陵、商秀、駱方、許揚全部手持三丈長桿站在船邊,一旦船只要撞到礁石、險灘上了,就用長桿支開,糾正航向。

    寇仲將牛皮吹破了,自然被眾人好一頓揶揄,幸好他臉皮夠厚,哈哈一笑就過去了。

    終于撐過了這段危險地段,緊接著就發現前面有戰船攔截,江面上也橫著一條手臂粗的鐵索。早就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的眾人,立即做好了戰斗準備。與此同時,攔截的戰船也紛紛動了起來,仿佛早就知道他們會來。

    簡明月看著對面戰船的動向,不由眉頭微皺,感覺不太對勁。原劇情中,寇仲他們沖破這道封鎖根本沒費多大力氣,一刀劈開攔江鐵索后,就順利的順流直下。可是現在,攔截的戰船大大小小多達五十多艘,攔江鐵索也不是一條,而是十幾條之多。看來又是她的亂入引起的變化,不然他們不可能下這么大力氣。

    不過他們就算人多船多又能如何?簡明月依然沒把他們放在眼里。不過眾人都取了強弓在手,準備用火箭御敵之時,簡明月卻從背包里取出一張她自己煉制的大弓。

    這張弓被簡明月起了個非常俗套的名字,叫做“震天弓”,另外還有配套的十支箭,叫做“穿云箭”。不過她這套弓箭和演義小說中的弓箭不一樣,其實是一套法寶,只要認主之后,拉弓不需要多少力氣,但射出去的箭卻極為強勁。箭也不是普通的箭,不但各有特效,而且在射出去后還能自動返回,不虞丟失了撿不回來。

    現在敵方戰船眾多,且配備了投石機、床弩等大殺器,從漢南買來的那些普通強弓在射程上遜色太多,只要敵方保持距離,他們就只有挨打的份兒。因此,簡明月才將這張弓取了出來,只有用它才能還以顏色。

    當然,簡明月不會讓這張弓顯出法寶的特性,穿云箭更是沒拿出來,只是取了一支普通的箭矢搭在弓弦上,將震天弓拉滿后,輕輕一松手,一支箭就被射出了五百步遠,準確的射中了敵船的桅桿。盡管這支箭跨越了五百步遠的距離,依然將桅桿射了個對穿。

    這一箭將敵我雙方都嚇了一跳,要知道古時的強弓,能有七八十步的射程已經很了不起了,射出百步就是寶弓了。而在百步之外還能保證精準的已經是傳說中的存在了,所謂的“百步穿楊”說的就是養由基那樣的神射手,連養由基都只能在百步的距離上保持一定的精準,其他什么李廣、呂布、黃忠什么的,就更差一些了。

    就算在武俠副本里,所有的高手都有真氣加成,能百步穿楊的也極為少見。結果簡明月一出手就是五百步,這特么簡直就是神話!她根本就不是人!

    寇仲等人都傻乎乎的看著簡明月說不出話來,對面戰船上的人也同樣傻眼,雙方居然一時間都沒有動作了。但簡明月他們的船還在順流而下,馬上就要撞到第一條攔江鐵索了,簡明月無奈的道:“寇仲,發什么呆呢?趕快斬斷鐵索,不然船就要撞壞了。”

    寇仲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收斂心神,深呼吸了幾次。看著漸漸接近的鐵索,突然大喝一聲飛身而起,人在半空才拔刀出鞘,井中月寶刀裹著一團黃色光芒斬在鐵索上。手臂粗的鐵索,好像一點阻礙都沒有似的,直接被一斬兩斷,落入水中消失不見。

    順利的一刀斬斷一條鐵索,寇仲再接再勵,接著剛才斬斷鐵索的一點反震之力,再次騰身而起,飛向嚇一跳鐵索,再次一刀斬斷。然后是第三條、第四條,等到第五條的時候,寇仲終于無法一刀就將鐵索斬斷了,而是只砍斷了一半。這才第五條鐵索,后面還有七八條,寇仲知道自己不可能一口氣全都斬斷,因此也不強求,飛身返回船上,大喘了幾口氣,汗水像是剛擰開的水龍頭似的,一下子濕透了衣褲。

    徐子陵見寇仲這個模樣嚇了一跳,連命伸手搭在他的肩上,說道:“你怎么樣?要不要緊?”

    寇仲艱難的笑了一下,說道:“用力過度了,有你幫我恢復,已經好了不少了。別管我了,你拿著我的刀,將剩下的鐵索砍斷。”

    徐子陵點頭答應,接過寇仲的井中月,飛身撲向鐵索。那條已經被砍斷一半的鐵索,被徐子陵又砍在剛才的缺口上,輕易的被砍斷了。接著徐子陵又砍向第二條、第三條,接過他的成績和寇仲一樣,也是砍斷了四條半,之后就不得不回到船上休息。

    商秀一看他們兄弟倆都力竭了,可鐵索還有好幾條,咬了咬銀牙就要自己出手。這時簡明月說道:“秀,你就不要動了,還是我來吧。”

    商秀回頭一看,只見簡明月站在船艙上,輕松的拉開震天弓,隨意的射出一箭。那支箭一閃就射中了鐵索,然后只聽鐵索“咔”的一聲響,竟然有一尺多長的一段全都被震成粉碎!商秀回過頭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鐵索落入江水中。接著剩下的鐵索也接二連三的被震碎一段,所有的鐵索碎的都一模一樣,看上去簡明月根本沒費力氣,即使再有幾十條也都能輕松震斷。

    即使對簡明月的深不可測早已司空見慣,可商秀還是呆了呆,然后忍不住抱怨道:“既然鐵索在你眼里根本不算什么,為何早不出手?現在小仲小陵都累壞了,咱們就失去了兩個強力的幫手!”

    簡明月淡然道:“就是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現在還嫩得很,要知道自己的極限到底在哪。至于強力的打手,咱們已經不需要了。”

    商秀轉頭再看那幾十條敵船,發現他們居然都逡巡著不敢靠近,更別說攔截了。這讓商秀松了口氣,又說道:“我說的是‘幫手’,不是‘打手’!他們好歹是你的教導出來的,你就這么看待他們?”

    簡明月道:“當然不是,不然也不會一有機會就鍛煉他們了。好了,別廢話了,事情還沒完,小心戒備。”

    商秀驚奇的道:“他們都不敢靠近,還有什么麻煩?”

    簡明月道:“誰說他們不敢靠近?左滿舵,避開水下的暗樁。”

    正緊張兮兮握著船舵的駱方,一聽簡明月這么說,嚇的急忙左轉。由于轉的太急,整艘船都向右側傾斜。商秀急忙拿樁站穩,憤恨的道:“水下埋木樁?這些人太過分了,戰后他們肯定不會撈起來,簡直是遺禍無窮!”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