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網游小說 > 位面游戲副本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中都群雄會
    告別了江南七怪后,簡明月雖然明知中都會有很多熱鬧,但她卻不感興趣,所以徑直南下,想要先找找洪七公、黃老邪的蹤跡,和他們過過招。可沒想到走了沒多遠,竟然巧之又巧的遇到了馬鈺和丘處機。

    見到馬鈺和丘處機,簡明月當然不能視而不見,只能上前施禮道:“拜見二位師伯,真是太巧了,在這里遇上了。二位師伯這是要去哪?”

    丘處機氣哼哼的沒說話,馬鈺卻依舊溫和,笑瞇瞇的道:“你丘師伯和江南七怪約定的時間快到了,要去中都帶他的弟子楊康南下。我久聞江南七怪的大名,對這樣的義士向來敬仰,就跟來看看。至于為何在這里能遇到你,那就要說你丘師伯費心了,兩年前你揭穿了楊康的身世,可讓他好不尷尬,要找你算賬呢。再說了,你捅了那么大一個簍子,自己拍拍……那個,你不收拾誰收拾?”

    簡明月明白了,這兩位不知用了什么辦法打聽到了自己的行蹤,特意在這里等她呢。不過說起來也是,兩年前她揭穿了楊康的身份,這個生長在權貴家庭里的孩子難免多想,覺得丘處機收他為徒目的太多,根本不是單純的師徒關系,所以對丘處機這個師父也不那么尊敬了,只是表面敷衍一下而已。這讓對楊康寄予厚望的丘處機當然失望透頂,對簡明月也有很大意見。

    既然這兩位是特意來找她的,簡明月知道自己是逃不掉這次中都之行了,只好點頭答應。

    重新上路后,不過幾天就到了中都。因為中都的城門到了晚上就會關閉,不想冒險闖關的馬鈺和丘處機就算計好了行程,在城外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進城。可沒想到剛進城,就見有不少金兵在到處搜捕什么人。這讓馬鈺和丘處機都感覺不好,之前他們都聽簡明月說了,江南七怪先一步來了中都,莫非被搜捕的是他們?

    擔心之下,馬鈺和丘處機立即向呼喝聲最大的地方奔去。等到了地方一看,發現有一個落魄的半老漢子護著兩個女人,那兩個女人一個年紀大些,另一個卻正青春年少,后面有金兵緊緊追趕。而那落魄漢子見到丘處機,頓時大喜呼叫道:“丘道長,今日又見到你老人家了!”

    丘處機被叫懵了,端詳了半天也沒認出來,落魄漢子又提起十八年前牛家村之事,又報了自己的名字,丘處機才認出,眼前這個形貌大變的人,正是他以為已經死了好久的楊鐵心。

    既然認出是楊鐵心,丘處機自然不能看著他被金兵抓住,立即出手救援。普通的金兵當然不可能是丘處機的對手,很快就被打的稀里嘩啦。這時,一個腦袋油光锃亮的禿頭從金兵身后沖上來,和丘處機對了一掌。這一掌那禿頭勝在出其不意,和丘處機打了個平手,都是各退三步,實際上還是丘處機稍勝一籌。

    簡明月一看那禿頭,就手癢癢的想動手。這人正是兩年前算計了簡明月和尹志平一把,緊接著消失不見的鬼門龍王沙通天。雖然那次簡明月并沒吃虧,可也沒有讓人算計了不報復的道理,只是這個沙通天隨后就消失無蹤,讓簡明月一直找不到他,才沒有算清這筆賬。沒想到他還敢露面,這次就讓他把命留在這吧!

    簡明月認出了沙通天,沙通天卻沒認出簡明月。現在簡明月已經習慣了在江湖上行走時戴著帷帽,省的一些不自量力的蒼蠅湊上來找死。因此沙通天雖然看到了跟在馬鈺身后的簡明月,卻不知道就是那個把他嚇的落荒而逃的冰玉仙子,只是將丘處機視作大敵,對了一掌后還不服輸,厲吼一聲再次沖了上來。

    可有差距就是有差距,沙通天即使再怎么努力,也還是不及丘處機,被丘處機的指尖在禿頭上拂過,留下幾道血痕。沙通天不得不承認空手打不過丘處機,只好拔出背后的鐵槳,繼續酣斗。

    有了兵器的沙通天,丘處機再想取勝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幾次想奪下沙通天的兵器都沒能得手,只能糾纏不休。而就在兩人相持不下的時候,忽然有人高聲問道:“道長是全真教門下哪一位?”

    丘處機聽到有人說話,立即跳開幾步看過去,就見又來了形貌各異的四個人,一看就都不好惹。這四個人正是彭連虎、梁子翁、歐陽克、侯通海四人,聽丘處機通報了姓名后,彭連虎竟然毫不猶豫的招呼道:“大家一起上!”就拔出判官筆,上手就招招直指要害,擺明了是想要丘處機的命。

    馬鈺是一心修道之人,對江湖上的鬼蜮伎倆知之甚少,見丘處機被圍攻,急忙叫道:“各位是什么人?大家素不相識,有什么誤會不能好好說,何必動粗?”

    一邊說著,他一邊出手,替丘處機擋住了歐陽克。歐陽克試出馬鈺的內力淳厚,知道不可輕辱,開口問道:“敢問這位道長尊姓大名?”

    馬鈺也不隱瞞,報上自己的名號。彭連虎是鐵了心要和全真教作對了,先是試探全真七子的其他幾位在哪,馬鈺不防之下泄露了底細,說其他人都不在,彭連虎就更沒顧忌了,戴上帶毒針的指套和馬鈺拉手。

    簡明月在后面冷眼旁觀,當然知道彭連虎在使陰招,但她卻沒提醒馬鈺,讓他吃點虧長長記性也好,省的馬鈺總是當他的老好人。接著就聽馬鈺發出一聲慘叫,另一只手使出三花聚頂掌法,可彭連虎早就防著了,一躍倒縱出丈許遠,得意的哈哈大笑。

    可是他才笑了沒兩聲,一個苗條的身影就鬼魅般出現在他面前。彭連虎大吃一驚,急忙用戴毒針的右手一掌拍去,他的手剛抬起來,一道劍光過后,這只手臂就離體而去!

    彭連虎疼的一聲慘叫,然而緊接著他的臉上就挨了一巴掌,將慘叫打回了肚子里。再看打他的東西,卻是自己的那條斷臂!這讓他大驚失色,這只手上可帶著毒針指套的,在自己臉上來一下,豈不是說……,他顧不得斷臂之痛了,急忙用完好的左臂去懷里掏解藥,不然等毒氣入腦,他就死定了。

    可惜他剛掏出解藥來,就被簡明月劈手奪了過去,扔給了馬鈺。彭連虎急的連忙大叫道:“給我!快還給我!”

    簡明月一腳踩住他的后背,讓他像個翻蓋的烏龜似的干舞動四肢卻爬不起來。歐陽克見狀急忙一揮扇子,點向簡明月背后諸大穴道。他一出手,沙通天、梁子翁也都跟著出手了,侯通海武功最差,也想跟著出手卻落在了最后。也幸好他落在了最后,只見一片劍光閃過,歐陽克、沙通天、梁子翁全都灑血倒飛。沙通天的胸腹間被劃開一道二尺長的大口子,梁子翁的肩膀被一劍刺穿,歐陽克算是情況最好的,也落得個手腕骨折的下場。

    一招就將三大高手都打的負傷而退,侯通海都嚇傻了,急忙止住沖勢,傻乎乎的看著簡明月。忽然一陣風來,吹起了帷帽的紗巾,露出了簡明月的臉,侯通海頓時嚇的慘叫一聲,急忙轉身要逃,卻腿軟無力,一下跌倒在地,只能像個蠕蟲似的蠕動。那副狼狽的樣子,哪還有一點江湖大豪的氣概?

    沙通天雖然傷勢嚴重,卻兇悍之氣不減,見侯通海這個樣子,氣的七竅生煙,罵道:“你這像什么樣子?給我起來!她就算武功厲害又怎么樣?大不了一死!”

    侯通海帶著哭音說道:“師……師兄,她……她是……冰……冰玉……”

    不等他說完,沙通天就臉色大變,再看簡明月時,眼中的恐懼之色再也掩飾不住,剛才的氣勢全都消失不見了。口中喃喃道:“我真特么糊涂,全真教的,女的,怎么就沒想起她來?這回死定了!”

    歐陽克驚疑不定的問道:“老沙,她是誰?你怎么怕成這個模樣?”

    沙通天苦笑道:“她就是冰玉仙子,我的黃河幫就是被她一個人挑了的,我們兄弟兩年來如喪家之犬,惶惶不可終日,全是拜她所賜!”

    一聽是簡明月,歐陽克也是倒吸一口涼氣,說道:“不愧為大名鼎鼎的冰玉仙子,果然厲害!”

    既然被認出了身份,簡明月也就將帷帽摘了下來,看著沙通天冷笑道:“沙幫主,久違了。今日能在這里再見,真是有緣呢!既然如此有緣,咱們的賬是不是也該算一算了?”

    沙通天嚇的退后一步,表現的比侯通海好點也有限,顯然對簡明月是怕到了骨頭里。

    就在這時,又是一陣馬蹄聲傳來,眾人抬眼望去,發現正是完顏洪烈和楊康父子倆來了。完顏洪烈不愧為情種,來到這里后,眼睛一掃,連簡明月都沒在意,就看到了包惜弱,臉上顯出笑意,跳下馬就奔包惜弱去了。可還不等靠近,就被守護在旁邊的穆念慈逼了回去。

    楊康倒是比較敏銳,一看丘處機和簡明月都在場,心中頓時一驚,急忙叫道:“都是自己人,不要動手!”(未完待續。)
大乐透十二生肖选号